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悬崖突变

    方天傲的安排也就是先比轻身之法,接着就是弓箭,然后是马术,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最后的比武,这才是今天的重头戏。校场上的气氛非常热闹,无论是解家堡的人还是逐鹿堡的堡民们都聚在一起愉快的交谈着,谈论着谁会是今天的赢家,最近一段时间逐鹿堡可是多事之秋,已经好久没有这么热闹的场面了,人们都有点兴奋。

  陈元甲身边也围着一群人,大多都是之前就已经见过面的陈元甲的好友,他们那边也在几个人的欢呼之下热闹非凡,只有陈士达一脸的慎重,自家儿子与易寒比赛,如果输了他这个做父亲的也没面子,因此陈士达首先放下了架子,给儿子进行赛前的补课,虽然大多数人并不好看陈元甲,甚至连陈士达自己亦是如此,但他还是在尽他最后一份力。就算输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起码他们已经努力过。

  “易寒哥哥,你一定要打败那个陈元甲哦!一定要哦!”解逍遥拉着易寒的胳膊说道,那样子有点撒娇的味道,让易寒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

  于是他随口问道:“为什么呢?”

  “你打败他就是了,问这么多干什么!”易寒此时才见识到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境界,解逍遥一脸脸臭臭的扭过头去,不再看着易寒,看样子是生气了。

  易寒大奇,为何解逍遥对此事如此紧张呢?就算是想自己赢了光彩,也不必如此啊!易寒脑袋正在快速的思考的时候,不经意间突然发现解逍遥正在向某个方向挥舞着粉拳,脸上的表情又是恶狠狠的样子。

  易寒越来越觉得奇怪,悄悄的凑过去,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却见陈元甲正朝这边微笑。当他看见易寒的头出现在解逍遥后面的时候,原本一副笑呵呵的脸顿时变得面目表情。易寒不知道陈元甲为何会对自己这么一种态度,心中纳闷不已,却也是无从去问。

  “遥儿,你在干什么呢?”

  “啊!”解逍遥这时候才发现易寒已经站在了自己身后,一转头却看见一颗超大的头出现在眼前,她赶紧拉开距离,这期间时间虽只是短短那么一点,但易寒那股男子汉的气息早已经把解逍遥,给熏得满脸通红了。

  “没什么啊!”解逍遥低着头轻声说道,要不是易寒听力非凡,恐怕这声音只有解逍遥她自己才能听得到了。

  “没什么?”易寒这句原本只是一句无心的反问罢了,解逍遥听在耳里却是一种疑惑,她怕易寒胡思乱想,再也顾不得羞涩,赶紧抬起头,着急的说道:“真的没什么啊,陈元甲这个混蛋以前老是缠着我,现在我恢复女儿装之后,缠得我更紧了!可是我好讨厌他哦!”

  解逍遥的神情说有多着急便有多着急,要知道陷入恋爱中的少女,是多么在意对方内心的想法啊。

  “呵呵!”易寒看着解逍遥的样子,竟觉得有趣,忍不住笑出了声,还道:“原来是这么回事,解小姐艳名远播,追求者大有人在啊,哈哈!”

  易寒是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解逍遥却气得半死,只听她怒哼一声,把头一甩,红着脸不再理会易寒。易寒虽不知解逍遥为何生气,却也是无奈的对她千般完哄,务必让她再次笑起来。

  “易公子,比赛就要开始了,请跟我来吧!”方天傲突然出现在二人面前,吓了易寒一跳。

  比赛就要开始了!易寒突然对比赛多了种期待,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会有这么一种感觉,是想亲手杀了雷火吗?他心中也是茫然不片……

  深深的吸了口气,顿觉胸中力量无限,易寒朝方天傲点了点头后,方天傲也不在说话,径自往前带路去了。

  轻身之法的比赛场地上在逐鹿堡的边缘,逐鹿堡依崖而建,这边缘之处便是一处悬崖峭壁,而峭壁之上,正好有一处不大不小的平台,这里便被逐鹿堡前堡主赵得贤作为逐鹿堡内的一处哨岗,在上边视野开阔,可以俯览全堡,当真是一处绝妙之地,而此时便被人拿来做了比试轻身之法的用地了。

  易寒抬头仰望这悬崖峭壁,峭壁上怪石嶙峋,不时有突石裸露在半空之中,崖高二十余丈,如此一来,这些突石便可用作着力之点。易寒一开始便在心中默默计算着每一步的落脚点,在哪一点落脚才能达到最佳的效果。

  解逍遥看着聚精会神的易寒,眼神变得迷蒙,眼前的这个男子如今是这么的让自己如痴如醉,甚至连自己悄悄的爱上他也不自知。原本解逍遥为易寒身边有个赵婉而痛苦不已,但凝翠崖之行,赵婉的理解让她放心的向易寒表露出自己的情意,那天大概是她一生中最为快乐的日子了吧。

  “遥儿,比赛快要开始了,随我到台上去观看易公子的比赛吧!”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解逍遥的缥缈思绪,解逍遥回头一看,原来解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她身后,易寒依旧陷于他的思索中,对比比赛他开始变得重视起来,完全没有听到旁边二人的对话。

  解逍遥看了看易寒,又看了看自己的父亲,之后便随解元去了。

  “遥儿!你是否喜欢易公子啊!”走着走着解元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啊!”解逍遥怎么也没想到解元竟然会这么直白的问她着个问题,刚刚恢复常色的小脸,又腾的一先变得血红,那种娇羞让她的脸颊象火烧一般:“爹爹!你……你……我不理你了!”解逍遥怎么好意思回答这个问题,想说又不敢说,想说不是那也不行,娇羞之下唯有一走了之,避开这羞人的问题。

  “呵呵,还害羞起来了!”解元看解逍遥的模样,突然感叹时光流逝,转眼间自己的女儿就成了一个大姑娘了,这短短的一年时间来,遥儿的变化可真大,原本一个假小子的模样,现在变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子,而且这小妮子长得更她娘还真像……

  解元拍了拍自己的头,摇头苦笑自己又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抬头看解逍遥正在抬上向自己招手,连忙快步走了过去。

  “爹爹,你看!比赛开始了!”解逍遥怕解元旧事重提,赶紧把话题给岔开,专心致志的看起比赛来。

  而不远处的悬崖下边,易寒、陈元甲都在聚集功力,准备在方天傲一声令下之后,全力而发一势冲天。

  “开始!”随着方天傲一声暴喝,易寒与陈元甲二人同时身形暴涨,“唰唰!”两声,二人凌空跃起,飞快的朝悬崖上各自选定的一块突石上掠去。场外的众人全都目不转睛的看着二人,各自为自己心目中的人选加油,不论是陈士达还是解逍遥此时的心情都是蛮紧张的,似乎在比赛的不仅仅是易寒和陈元甲二人而已,而是连同他们在内,都在和二人一起比赛着。

  易寒起先聚集的功力,此时缓缓的从全身各处释放出来,他感觉到全身的力量纷纷往脚底涌去,让他的身子轻身如燕,每一个纵跃都是那么得心应手。从一开始二人并驾齐驱,在几个纵跃后,陈元甲终究不是易寒的对手,被甩在了后面,虽然不过是数步之遥,当易寒的获胜似乎以成了定局。

  眼看终点近在眼前,解逍遥不由得松了口气,身子一放松,解逍遥才发现自己身上居然紧张得出了汗,一阵无力的坐倒在后边的椅子上。可就在这时,易寒那边的突发qing况,让她不敢相信似的,刚坐下的身子,猛的从椅子上弹了回来。口中喃喃道:“怎么会这样?”

  原来当易寒一个纵跃落在其中一块突石上的时候,原本脚下可以借力的石头突然一阵松动,石头便顺着悬崖峭壁哗啦啦的往下滚落,这一突发事件,让悬崖下边的人防不胜防,有好几名士兵被石头砸到,而易寒则是借力不足,身子在半空中往下回落。

  这时候悬崖下已经乱成了一片,解逍遥骇得就要跳下土台,去救易寒,却被解元一把给抓住了。解逍遥不解的回头喊道:“爹爹,你这是干什么,在不过去,易寒哥哥可能要摔成一滩碎骨了啊!”

  只见解元一脸凝重的抬头看着易寒的那个方向,沉声说道:“等等,你看!”

  解逍遥不知道又起了什么变化,连忙转头看过去,但眼前的情形却让她惊呆了,张大着嘴巴,比之先前更为夸张。因为在她眼前出现的实在太不可思议了,易寒整个身子往下倒落的过程中,竟硬生生的在半空中打了跟斗,双脚稳稳的落在下方的一块突石上,双脚加力猛力一蹬,整个人身顿时冲天而起,直上崖顶。

  “唰!”的一声,一条人影在眼前掠过,陈元甲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原本他以为自己已经胜卷在握,却没想到易寒还能反败为胜,在绝无可能的情况下,超越自己首先到达崖顶。

  易寒稳稳的落在悬崖半腰的平台上,微笑的向崖下的众人挥手示意,高空之处的风挺大,把易寒的衣裳吹得猎猎作响,刮得他的脸有些生疼,可这情形看在崖下众人的眼中,却愈发显得易寒的玉树临风,举手投足间,隐隐约约有一股霸道的气势流转全身,让人看得有些震撼的感觉。

  刚才那极为惊险的一幕,以及易寒精彩漂亮的反应,让众人如痴如醉久久不愿醒来,大多数人都没有注意到一脸沮丧的陈元甲在此时也达到了终点,只有易寒,还有一个陈士达注意到了……

  

第三十七章 悬崖突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