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一章 逃生

    风吹动着满地的落叶,纷纷扬扬,雷火得意的笑声在风声中依旧清晰可闻,风逝声落,雷火笑着笑着竟渐渐的变为了苦笑,两鬓之间的发线因风而乱舞。易寒不经意间看见了雷火的模样,顿时一愣,在他心中竟然突如其来的产生了一种极其相似的感觉。

  在那瞬间易寒明白了雷火此时此刻的心情,单看他突然之间苍老了许多的面孔,易寒便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雷火心中那股思子之情。也就在这个时候,雷火不再是一方叱咤风云的霸主,而只是一位失去独子伤心寞落的父亲。可是雷火终究还是雷火,能成为一方霸主的人必须拥有比常人更为坚毅甚至无情的心,仅仅只是那么一会,雷火重新换上了狰狞的面具,眼射两道寒光,恶声大喝道:“易寒!明年的今天便是你的祭日!”紧接着头也不回朝后吩咐道:“来人,把他给我放下来!”

  “是!”身后两人应诺一声后,往易寒后方走去。一时间无人言语,神情专注的注视着易寒,尽管此时的易寒身在网中,根本不太可能有反击之力,但众人依旧不敢掉以轻心,毕竟对于他们来说,对易寒掉以轻心,等于让自己的性命得不到保障。

  两名手下绕到大树后面,麻利的结开绳结,呆在半空中的易寒顿时如流星坠落般,被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幸好密林中枯枝败叶一层叠着一层,地面较为松软,这一摔虽狠,却没有伤及筋骨。

  “嘿嘿!姓易的,说,你想怎么死!”雷火恶声道,两眼射出寒光死盯着易寒,如果目光能杀人,易寒早已经死了千遍万遍不止。可惜目光并不能杀人,因此易寒还有喘息的机会。易寒亦看着一步步紧逼过来的雷火,双手背后紧抓着一块利石,悄声无息的磨着网绳,这一切进行得无人知晓。

  在雷火的眼中易寒已经是待宰羔羊,想怎么整就怎么整,如此一来雷火倒不急于杀易寒,他要为儿子抱此仇,定然要好好的折磨易寒,不然他儿子岂不是死得太过不值了!雷火狞笑着手持大刀,一步一步的朝易寒走去,他要营造一种氛围,他想看看易寒面临死亡之时那种惊慌失措的丑态。

  在这凝重的气氛下大自然似乎也感觉到了一种窒息,悄悄的刮起了风,而且还有越来越大的趋势,到最后简直有种迷乱人眼的感觉。起初雷火还对此不以为意,但当他听到“嘶!”的一声之后,心中顿时一惊,紧接着他大叫一声:“不好!别让他给跑了!”说完便抢身往易寒之处扑了过去。

  那声音正是易寒割开网线所发出来的,在这紧要关头,他哪里还敢犹豫,只怕稍一犹豫的话,这条名就不属于自己了。易寒趁着缝隙的少许空间,用力一挣扎,被网绳紧蹦的身子顿时宽松了许多。

  透过狂风飞舞中的枯叶,易寒亦看到了紧扑而至的雷火,与此同时左右两边各有数名雷火手下包抄过来。易寒心念急转,如果用这仅有的时间挣扎出网绳之外的话,自己绝对逃脱不了眼前这些不知身手高低人物的刀剑之下。

  也就在这思索的瞬间,雷火的大刀首先横劈而至,直取易寒头颈之所在,看见雷火心中之恨意有多深了。易寒哪里还敢多想,缩头矮身朝右边草地一滚,堪堪躲过一刀,却被右边而来的数人用刀枪给拦截了下来。一时间前有狼后有虎,易寒处与进退不得之境地,眼看身后雷火与手下齐齐扑了过来,易寒在也顾不得其他,双脚用力一蹬,飞身而上,往林间一树杈之处扑了过去。

  雷火所带来的这些人显然是苦竹坞的好手,早就防着易寒往上方脱身,当易寒飞跃而起之时,那数人亦同时飞身而起,打算在空中把易寒加以绞杀,当他们万万也料不到,人在生死之即所爆发出的潜能是无法估量的,易寒这一纵跃的速度之快,去势之猛莫说苦竹坞等人,就连他自己也是始料不及。

  而且先前由于躲避得有些仓促,易寒没顾得对上方多看几眼,此时发现之时,已然就要撞上了树干。情况危及万分,因为易寒已经感觉到完全暴露在敌人眼前的背部已经有剑气临身的感觉。没有片刻时间给易寒思考,易寒猛然提气轻身,竟硬生生的半空之中翻了个身,恰到好处的闪过迎面而来的树干,侧身往一旁闪去。

  紧跟在易寒后边的数人,除了雷火反映迅速及时侧身一闪,其他数人则被这意料不及的变化害得一齐撞在了树干之上,那糗样可笑之极,直气得雷火破口大骂手下是一群饭桶。然而当他再次在林中寻找易寒的身影之时,易寒早已经“飞”到了远处。

  此时的易寒确实如同在空中飞行一般,因为当他闪过树干之时,双脚朝树干猛蹬,如此一来身形去势更为迅速,待雷火转过来时,易寒已经去之以远。

  不过纵是如此,雷火也不愿意放过如此难得的机会,更何况易寒此时身在网绳之中尚未脱身,就算雷火不能立即把他抓住,亦能在易寒脱身之前斩杀于大刀之下。

  可惜雷火如意算盘打得虽响,事情的发展却让他始料不及,当易寒挨着树枝树叶的刺痛刮擦,穿过一片树林之后,出现在眼前的竟是一处大湖,且照易寒去势,落入湖中那是定然之事。易寒心中惊骇,如果自己就此落入水中,不在水中溺死那真是奇事了。身后不远处腾挪纵跃的雷火亦看到了此番情形,他的脸上闪过一丝狞笑,但随即便飞快的消失,因为经过刚才的教训,他在也不敢对易寒掉以轻心了。

  “你们给我加紧跟上,在让那小子给跑了,小心老子要你们的命!”雷火朝手下怒声喝道。众手下猛然打了个机灵,齐声应诺之后,一个个奋勇争先的朝易寒飞逝的方向追了过去。

  “咚!”落水声响起,紧接着又是“咚!”的一声,这两个声音分别来自两个方向,第一声正是易寒的落水声,那第二声是何故?雷火心中起了疑问,难道还有另外一人落水了不成?可放眼望去湖面上平静如画,并没有落水之后所荡起的涟漪。雷火仔细观察了好久,这才百思不得其解的往前赶去。

  等他赶到湖边之时,远远的看见自己的数名手下站在岸边看着湖水发呆,这可把他给气得七窍生烟,怒气冲冲的走上前去,朝着一名靠湖边站着的手下就是用力的一脚,那人哪里料到自己的主子会来此一着,粹不及防之下唯有惨叫一声跌落水中。可怜那人似乎根本不会水性,嘴中呀呀的叫着,双手无助的拍打着水面,仿佛数十年修炼的武功全都没有用处一般。

  雷火现在正在气头之上,可不会理会一名手下的生死,只听他对剩下的几名手下怒骂道:“你们还站在这里干什么,会水的都给我下去找人,不管是死是活,我都要见到人,******,你们这群饭桶……”

  雷火还待继续骂上几句,突然其中一名手下指着湖面惊声道:“坞主,李二不见了!”

  雷火黑着脸朝湖面一看,果真如那手下所说,此时的湖面上虽然平静,但显得有些诡异,原先在湖中激烈挣扎的那人在此时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众人忍不住发出几声惊呼,显然对湖中那人突然消失感到惊异,那人虽不识水性,但也不会如此迅速便沉到了水底。难道这湖中有什么蹊跷之处?

  人们对奇怪的现象以及无法解释的事件总是加以人工的猜测,苦竹坞的众人亦是如此,低声交谈之间,不知道说到了什么,一种恐惧在众人之间弥漫。雷火的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终于他鼻子用力一哼,吓得众人不敢在出声交谈。

  “别******胡说八道,什么水鬼不水鬼的,赶紧都给我下去找,都给我下去,妈的!”雷火叫骂的催促手下下水寻找易寒,而被妖魔鬼怪之说吓得心中发毛的众人是百番不情愿,但在雷火的怒喝之下,唯有胆战心惊的下了水,行动缓慢,小心翼翼的朝湖中央潜去。

  这湖占地面积不大,但水之深却是出乎人意料之外,手下前进的速度之缓慢,让站在岸边的雷火虽然气得暴跳如雷,却也毫无办法。

  碧绿的湖水下面,不时有游鱼经过,看见水中突然出现的庞然大物,吓得纷纷往别处潜逃。水下没有其他的声音,硬要说有那也只有众人划水之声,众人谨慎的前进之时,还不时的朝四周张望,怕真出现什么鬼怪之类的东西,心头传来一阵阵的寒意让他们有种爬上岸从回人间的冲动,但想到雷火残酷的手段,他们也已经死了这条心,在这种状态下,苦竹坞的众人搜索之时也显得有些漫不经心了起来。

  可能是越担心出事,偏偏更会出事,突然平静的湖面突然破开,一名苦竹坞的人惊恐的大叫起来:“救命啊!救命啊!快来救我,水鬼在拖我的脚!救命啊!”

  

第四十一章 逃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