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二章 阻杀

    “水鬼?”其他众人发出惊恐的叫声,有些惊慌的看着那名落难的兄弟,却谁也不敢上前去搭救,相反离那人比较近的几人却纷纷往旁边逃离。

  雷火终究是一方大佬,面对眼前有些混乱的场面,还算比较冷静,他仔细的观察水面,想从中看出什么端倪。他可从来不信什么妖魔鬼怪之说,落难的手下在水中疯狂的挣扎着,翻腾起的水花四溅而起,心中早已发毛的众人此时哪里还敢在水中待着,一个个逃到岸边,却是不敢上岸,相比水鬼什么而言,雷火残酷的手段更让人感到恐惧,纵使有不怕死的,也顾及留在坞中的妻儿家小。

  突然雷火铜陵般的巨眼一两,似乎发现了什么东西,有些兴奋的大声喝道:“快给我潜下水去,仔细搜寻,是那个姓易的在水中搞鬼!”

  众人有些惊疑不定,对雷火的话是将信将疑,纵然是易寒在水中假装水鬼,但从易寒落水到现在也有挺长的一段时间了,为何易寒不浮到水面透气呢?想归想,这些问题众人可不敢明着说出来,要是惹恼了雷火,那可是事关性命的问题。

  这时不远处的湖面上突然几声水泡破裂声响,在这万籁俱寂的丛林中显得特别引人注意。众人一愣之下,随即对雷火的话信了几成,当下一个个齐声呐喊,仿佛为自己壮胆一般,唰的一声潜下水去,那动作整齐如一,还当真是壮观。

  “元甲兄!敌人来了!”身在水中的易寒比划着手势,对一边的陈元甲示意道。

  陈元甲怎么会同易寒在一起呢?说来也巧,当易寒为求脱困而与雷火等人争斗之时,陈元甲正好为追寻一猎物,而赶到了附近,同时对所有的情况也了解得一清二楚。原先陈元甲心中欣喜,如此一来这场比赛自己可不就赢定了么?但随即他便否定了这番想法,雷火可是解家堡的仇人,他的突然到来,会否对解家堡有什么不利之举呢?

  想到这里,陈元甲的心中有些矛盾,论私易寒身属的这番状况对他是极为有利的,论公,雷火的突然出现,可能会对解家堡有所不利,单是这一点便让对解家堡忠心耿耿的陈元甲不得不出手了,更何况不管怎么说易寒也是解家堡的客人呢。

  于是乎在易寒落水之后,陈元甲匆忙之间准备了点东西,便紧更着跳入了水中。如此一来便有了现在的这一幕。

  “恩!”陈元甲对易寒的提醒淡淡的应了一声,易寒看在眼里颇有无奈之感,不知道为什么陈元甲一开始便对自己充满了敌意,这敌意来得又是那么的莫名其妙,让易寒百思不得其解。

  “元甲兄,你水性比我好,我去吸引敌人的注意力,这湖中水草茂盛,易于躲藏,你便埋伏在此。你说这可行否?”易寒对陈元甲不得不用商量的语气,显得对陈元甲相当的尊重。没办法,如果不是陈元甲带来了几个能在水中换气用的气囊,就算自己能在水中破开网绳脱困,也会被苦竹坞的人众阻杀与这湖水之中,更别说此刻在水中待如此之长的时间,二人共同在水中联手御敌了。

  “恩!”陈元甲还是不说话。

  易寒也不在罗嗦,转头便一言不发的朝前游过去。易寒水性虽不是极佳,但他天资聪颖更在陈元甲后边没过多久,便掌握了其中的要领,尽管熟悉程度还不是很够,但游起来的速度可比一般人快上了许多。

  “在那边!快,兄弟们围上去!”苦竹坞的人发现了易寒,易寒没多做停留,稍在水面上一露头,便往水底潜去,不过易寒现在的游水速度比之先前慢了许多,且时而上浮,时而下潜,众人大喜,暗道易寒在水中待得过久,已经到强弩之末了,如果趁此机会抓住易寒,那可是头功一件啊!

  疯狂的想法取代了原先的恐惧,苦竹坞的人突然卖命似的朝易寒追赶而去,个个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不过身在岸边注视湖中情况的雷火却对易寒产生了怀疑,他心中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却怎么也抓不住这种感觉。

  难道易寒此举有什么阴谋?雷火暗道,与易寒交手多次,雷火对易寒的强悍和智谋也算熟悉,当下他不管感觉是否准确,朝一众手下喝道:“别他妈跟傻子似的让人耍,小心姓易的耍什么花招!”

  经过雷火这一提醒,众人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在前边吸引敌人的易寒见此顿时一愣,没想到雷火这看似鲁莽的家伙还能在这种情况下做出正确的判断。如果不能在水中消灭一部分雷火等人的力量,那他们想逃出这片丛林恐怕有些难度。

  易寒急中生智,稍一借力,纵身跃出水面,随即口中发出一声大喝,紧接着竟猛朝苦竹坞等人所在的方向猛扑过来。这些人可非普通兵士可比,一个个并非易与之辈,因此易寒打定了主意不与他们硬碰,只打算一碰即走,为的就是吸引他们追他而去。

  可这时岸边的雷火突然飞身而起,迎着易寒而去,这一着谁也没有料到,更是吓了易寒一跳,先前雷火一直站在岸上,似乎没有亲自动手或者水性不佳的模样,因此易寒在潜意识中把雷火暂时给排除在外了。

  不过等易寒看清楚雷火和自己之间的距离,他猛然失笑,雷火要是能不借助任何东西,能到达他所立身之处的话,恐怕这世上第一高手的名号非雷火莫属了。如此易寒不再犹豫,猛扑至一人跟前,双手化为手刀,猛击在那人后颈之处,可怜那人想招架却不知从何处入手,还没等他多想,顿觉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这一切说来话长,可一切也只不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正待易寒想迅速脱身往后飞退之时,只听耳边传来“哎哟哎哟!”数声惨叫,易寒不由自主的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不看还好一看顿时使得易寒心中惊骇不已。

  原来雷火竟以飞快的速度朝自己接近,看雷火的手下一个个捂着脑袋的痛苦模样,敢情雷火是以众手下的脑袋为借力点。雷火狰狞的面孔已经清晰可见,易寒不敢犹豫,连忙一个翻身准备潜入水中。雷火如何会放过这大好机会,脚尖一点其中一名手下的脑袋,纵身凌空越起,身后传来爆裂之声,那名手下的脑袋承受不住雷火脚尖散发的真气,顿时被得粉碎,一时间湖面上血腥味极其刺鼻。

  逃命中的易寒感觉到朝天的后背寒气逼人,顾不得心中惊骇,此时想要躲避可来不及了,除非有优遇般灵活的身法,易寒暗提一口真气,在寒气即将透体之时,在水中硬生生的一个翻身,看也不看一掌便横扫而出,顿时耳听“当!”的一声金属敲击声响起。雷火的大刀被易寒这猛然一击角度偏离了不少,原本雷火这一刀直取胸口之要害,如此一来大刀仅仅割破了易寒的左臂,但雷火也并非无能之辈,在这一瞬间的时间,他竟硬是拔起身形,拼着气血逆转之痛苦,狠狠的一脚踢在易寒的身上。

  “啊!”易寒发出一声惨叫,吃受不住雷火这一脚所带的巨大劲道,整个人迅速的往水底射去。紧接着“扑通!”一声,雷火也随之落入了水中。

  此时的易寒几乎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意识逐渐的模糊,雷火那一脚踢得异常之狠,且易寒粹不及防下没有任何防备的被正面踢中,伤势之严重由此可想而知了。不过也幸好雷活的先前一刀,体外飞快倒退的水流,急速的冲刷着手臂上的伤口,强烈的阵痛让易寒不至于就此昏睡过去。

  “易兄!你怎么啦!”陈元甲从附近一处水草丛中闪了出来,他呆在水中良久,并不知晓水面上发生了什么事,故而有此一问。

  易寒苦笑道:“呵呵!被雷火给扁了一顿!”

  “别说了!看情况我们一时间之间也奈何不了他们,不如赶紧逃离此地,或许还有一线希望!”陈元甲道。

  易寒不置可否,若有所思,但还是点了点头。陈元甲一见二话不说揽过易寒,便向另一个方向游去。可事不从人愿,二人才游了不远,便听到水流中有异响。陈元甲对水中的任何情况都比易寒了解,刚一听到这声音,便急忙拉着易寒往旁边一躲,一枝长枪紧贴着二人飞射而来,直插入二人原先所待之处的水底泥沙之中。

  看来苦竹坞的人已经追上来了,这些人虽然是高手,但此时此刻易寒所担心并不是他们,还是那手段狠辣的雷火,在这水中就算自己没有负伤再加上一个身手仅次与自己的陈元甲,想要全身而退绝非易事。

  易寒被陈元甲拉着急速往前游,方才有时间思考。陈元甲拉着易寒,游动之间阻力大增,但那速度在陈元甲极力的催动下,还是非常惊人,起码在易寒看来就是如此。不经意间易寒看到陈元甲面对如此紧急的情况,虽面色凝重,却毫无惊慌之色,在对付身手敌人的追击之时,也把握得异常的准确。

  易寒奇异之间暗道:难道陈元甲心中已有了定计?

  

第四十二章 阻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