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黑夜

    “喂!我说易兄,我们要在这里待到什么时候!你看看这天都快黑了!”丛林中一处极为茂密的千年大树上,陈元甲压低着声音朝坐在另一边粗壮树干上的易寒问道。

  “嘿!急什么,我等的就是这天黑,要不然就凭咱们俩现在的状况,有可能活着这条小命出去么?”易寒轻笑道。

  两人经过先前在湖中战斗之间的一轮配合之后,之间的那种隔膜早不知道什么时候便消失了。此时二人如同多年好友般交谈,易寒也没了先前那番客套,倒是陈元甲还是一口一句“易兄,易兄”的叫,让易寒不甚其烦。

  “恩!这倒是,没想到这次雷火带了这么多人,他想抓你也用不着动这么大阵战吧,看其规模恐怕有五千人之数啊!”陈元甲想起先前在林中偶然之间发现的苦竹坞大部队,凝神分析道:“咦!怪了,据我所知苦竹坞的兵力也不过两千,那多出来的三千从何而来呢?还有,雷火动如此大阵仗用意何在?恩?该不会是在动我们解家堡的脑筋吧!”

  陈元甲越分析越是心惊,易寒见此亦道:“呵呵!不仅如此,我进这丛林之前,方总管曾告之四周有黑衣五旗守卫,但直到此时亦不见其动静,难道他们眼睛都瞎了么?苦竹坞如此规模的侵袭,竟没有发现,我看这其中有古怪!”

  易寒越说越有气,陈元甲却羞红着脸,一脸怪怪的模样看着易寒傻笑。易寒气的不过是因先前的狼狈,并无其他意思,见陈元甲如此看着自己,明白他误会了自己,赶紧道:“元甲,不要误会,我并没有其他意思!”

  陈元甲干笑数声后,说道:“易兄说得有道理,不过如果真出现这种情况,我看形势有些不容乐观啊!”

  其实不用陈元甲说,易寒早已经想到,易寒不立即明说出来,是因为他想进一步了解陈元甲,这也是从易寒发现陈元甲除了高傲一点外,并无其他讨人厌的地方,相反,优点倒是不少,如此一来高傲一点也便为自然,毕竟有才华才高傲得起来嘛!

  “易兄!易兄!你怎么啦?”易寒想得出神的时候,耳边传来陈元甲的唤声,赶紧道:“没什么,想到一些事!”

  “哦!”陈元甲不疑有他,漫应一声后便低头沉默不语,一副怅然若失的模样。易寒见此,单手撑起身子,沿着树干走了几步,在陈元甲旁边坐下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元甲啊!用不着担心,雷火此来虽有些突然,但为了对付我,雷火耽搁了不少时间,如此规模的部队行动,必然会有所动响,想必解堡主和你爹对此应付自如也说不定哦!”

  “恩!这点我倒不是很担心,我是觉得解家堡之中是否会有内鬼的存在!”陈元甲脸色凝重的说道,语气上却有些不太敢肯定的味道。

  “内鬼肯定有!”易寒毫不留情的打碎了陈元甲心中的希望,易寒知道陈元甲对解家堡的忠心并非一般人能比,他肯定不愿意相信解家堡中有内鬼,而这内鬼能调动黑衣五旗,必然是解家堡重要人物之一,照此排除,最后所剩下的几个嫌疑人便清晰可见了。

  “唉!”陈元甲重重的叹了口气,不再言语,而是仰头看着远方那日落的西山出神。易寒见此也不再说话,反正这时候也没其他事可做,便同陈元甲一般,看起了这傍晚之时的美丽景色。

  太阳在临下山之前躲入了天际间的云朵,顿时那天边才了血样的红色,映着云彩更为绚丽,由浅至深,由深至浅,虚虚实实变幻无穷。“唉!”陈元甲没由来的一声感叹,顿时打破了先前的宁静,易寒皱了皱眉,朝陈元甲说道:“元甲兄年纪轻轻,本应是朝气勃发之时,为何观此美景而长吁短叹?”

  “呵呵!”陈元甲听其言干笑数声后,活动了一下因长时间的坐在树干上而有些发麻的脚,眼睛盯着易寒看了好一会,才喃喃的说道:“我是为我们先前的明争暗斗而叹,不知道易兄是否知道为何一开始我便对你有些敌意呢?”

  易寒对此亦是百思不解,但先前陈元甲对他极为冷淡,他也不好相问,而等二人关系转变之时,易寒又觉得这时候问些东西,实在是大煞风景,于是直到此时,易寒也对此不得而知。而现在陈元甲既然主动说起,易寒当然是求之不得,连忙道:“我也很是纳闷,不知元甲兄可否答疑?”

  陈元甲并没有立即回答易寒,似乎下面的话有些难以启口一般,陈元甲面露难色,似乎在躲避易寒的目光一般,回头仰望远方的天际,沉默良久之后,再次叹了口气才缓缓说道:“这一切皆因为遥妹!”

  易寒完全想不到这其中还有解逍遥的事,而且看陈元甲的那番模样,解逍遥在他们两人之间似乎非常的重要。易寒寻思了一番后,突然被自己的想法给吓着了,惊呼道:“元甲兄,你该不会是……喜欢上了遥妹吧!”

  易寒如此夸张的模样,使陈元甲的面色变得通红,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易寒又是一阵大奇,没想到陈元甲对待感情方面较之自己更为稚嫩,堂堂七尺男儿尽然会因此而脸红,不过这亦说明他的本质并不坏。

  不过易寒虽然也是木头脑袋,但解逍遥平时对自己的情谊,他多多少少也感受到几分,经陈元甲这么一提,易寒回忆起往事的点点滴滴,那种感觉变得更为清晰,这让易寒头疼不已,忍不住挠挠后脑,心情不禁烦闷起来。

  “易兄!不必为我烦恼了,就在刚才我突然间仿佛明白了什么,在说一直以来遥妹对我根本无男女之间的感情,她最多只是把我看成一个哥哥!”陈元甲的声音在易寒耳边响起,只听他继续说道:“我可不想到最后连这个哥哥的名分也失去咯,呵呵!”

  虽然陈元甲故作轻松,但他最后的笑声中却完全出卖了他的真实感情,易寒不知道该怎么对他说,安慰么?恐怕不合适,一时间两人便如此沉默着,各自低头想着什么东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天空已经拉开了夜晚的序幕,丛林之中在夜晚出没的动物开始了一天的活动,鸟鸣虫呤之声响不绝耳,这亦把这夜晚衬托得更为宁静。然而就在此时,易寒眼睛突然一亮,迅速的朝四周观察了一番后,紧接着凝神细听,顿时耳中传来沙沙的脚步声。陈元甲奇怪的看了看易寒,但他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像,顿时想开口一问,没想到眼尖的易寒立即发现了陈元甲的动作,连忙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出声,接着指了指丛林中某一个方向。

  陈元甲见易寒脸色凝重,知道有情况发生,当下屏住呼吸,学易寒如蛇一般,平伏在树干之处。没过多久,在易寒所指那个方向传来了人声,只听一人骂骂咧咧的说道:“坞主这是怎么了?自从昨天负伤回来之后,便命我们这些小的在这丛林中四处巡逻,连晚上都不放过,这黑灯瞎火的又不准点火把,如果那两个小子在暗处一藏,我们哪里找得到哦!”

  此人显然是多话之人,一开口便说个没完,此时另一人粗声粗气的轻喝道:“别说了!把人给惊跑了,看坞主怎么处置你!”

  “嘿!哪有这么巧的事,放心好啦!”先前说话那人虽然嘴上说不在乎,但对雷火还怀着几分畏惧,当下便不在说话,只留下沙沙的脚步声。

  良久,等敌人走远之后,易寒一个翻身坐起,压低着声音说道:“元甲,咱们走!”

  不用易寒多作解释,陈元甲也明白易寒的用意,当下点了点头之后,先易寒一步,朝西方飞驰而去,易寒紧跟其后,没多久便追上了陈元甲,二人一前一后在丛林间纵移挪跃,时而动如灵兔,时而稳若磐石。

  雷火派出的人手虽然众多,但纪律松散,行为散漫,警戒也是极为松懈,这才给予易寒二人逃匿的机会,若不是如此,凭易寒负伤还没恢复多少的体力,根本不可能如此轻易便过关。两耳边风声呼啸而过,树木开始渐渐的稀疏起来,应该快出了这该死的丛林了,两人一阵兴奋,脚下却不敢松懈,反而更为卖命的狂奔起来。

  当两人快到丛林边缘地带的时候,突然不远处火光冲天,紧接着一阵排山倒海的喊打喊杀声响起,直透黑夜下的星空。狂奔中的二人被突然的变化惊得一愣,对视一眼之后,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纷纷望往声音传来之处。

  陈元甲首先说道:“易兄,看此情况必定是两方人马在厮杀,而其中一方定然是雷火无疑了!”

  “恩!虽然现在还不知道另一方是谁,但可能性最大的解家堡之人!”易寒分析道。

  陈元甲亦同意的点点头,却没有出声,而是静静的盯着易寒看。易寒见此笑道:“元甲兄为何看我!走吧!”

  陈元甲一听亦是哈哈一笑,又是先行与易寒朝人声之处狂奔而去。二人都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决定,意味着刚刚脱离危险之后,又主动的回头投入到危险之中,而且情况可能比之先前更为凶险,听其人声之威势,那里定然是人数规模众多的战斗……

  

第一章 黑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