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伏击

    喊打喊杀的声音越来越为清晰,单从这声音上便可以让人感受到无数人在进行惨烈的厮杀。易寒陈元甲二人的心情不免得有些紧张,不知道单凭自己二人的力量,在这战场上是否能发挥作用,要知道大规模的拼斗就等同与军队之间的战争,这需要领导人物准确的判断,和灵活的指挥,方才让形势朝己方较为有利的方向发展。

  远远的二人已经可以看见攒动的人头,眼尖的陈元甲一眼便认出其中一方正是解家堡所部,一时间二人喜忧参半,喜的是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回到了自己人中间,忧的是前边的情况显然有些不妙,苦竹坞方面显然人多势众,两侧正逐渐的展开,缓慢而无声无息的欲把解家堡部队给包围在其中。解家堡方面战力显然比之苦竹坞要高上许多,人数上虽属劣势,却与苦竹坞的部队打得有守有攻,双方一时间是相持不下。

  易寒心中大急,解家堡对苦竹坞暗中的动静不知是没发觉,还是怎么样,反正对此并没有采取应有的策略。如果照此情况下去,过不了多久,等苦竹坞的部队完成了整个包围之后,解家堡部队的败亡将仅仅是时间上的问题。

  想到这易寒催动真气,把飞奔的速度达到极限,陈元甲被易寒突然加速而猛然一惊,却也没有多说,紧跟而上,但他终究差易寒那么一点,自始至终也只能跟在他后边。

  离双方厮杀之处越近,易寒看得越为清楚,首先他看见解逍遥的身影在人群中闪动,在她旁边还有身着其他服饰的人在旁边守护着,另外解逍遥旁边还有两名女子,却不知道是何人。与易寒只有一步之差的陈元甲亦看到了解逍遥,二人几乎是同时大喝,准备冲入杀场,准备大开杀戒。

  却在此时箭羽声响,两旁草丛之中一排如蝗箭羽疾射而至。二人完全没想到此处竟然还有伏兵,骇然之下赶紧顺着冲势滚倒在地,劲箭从头顶上方掠过,险到了极点,亦害得二人灰头土脸,狼狈不堪。

  两人知道此时停留不得,不然待劲箭第二波攻势到达之时,恐怕两人都成了身死的刺猬。易寒闷头往左边的草丛扑去,紧接着耳边响起脚步之声纷至沓来,忽然一队人马出现在二人面前,二人还没看清楚到底是何方人物以及多少人数之时,对方已经对二人展开了进攻。

  一开始便有两枝长枪分别攻往易寒和陈元甲,二人连忙跳将起来,撤出长刀迅速格挡,使长枪的两名敌人哪里受得了二人全力一击,顿时惨叫一身倒飞了出去,引起身后一片混乱。不过敌人并没有给予二人喘息之机,这边刚击退了敌人,那边又有敌人扑了上来,易寒片刻也不敢犹豫,举刀横扫,一刀便砍断了一名敌人的右手,紧接着回身直劈,格飞身后偷袭而来的长枪,最后趁着一丝空隙,与陈元甲背靠背喘了一口气后,说道:“这下麻烦了,救人突围不成,自己倒要被人给围住了!”

  陈元甲一脚踢飞左边的敌人,接着往右边虚晃数招后,接上易寒话道:“是啊!妈的,我就不信咱们这么容易死!”

  易寒听陈元甲突如其来的一句粗口,愣了一下,随后哈哈一笑正想说上那么几句时,突然听其右边破空声响起,易寒知道不妙,赶紧一个矮身堪堪躲过这阴险至极的一枪。接着手腕一翻,首先拨开另一方袭来之长枪,最后手中大刀方向逆转一刀横劈右边之敌,那敌人虽可以清楚的看见易寒的刀势,却躲之不及,结果被易寒硬生生的拦腰砍成了两半,鲜血四溅而出,这倒让敌人的进攻稍微停歇了一会。

  或许是受到了鲜血的刺激,敌人并没有因此而有所退却,相反一个个似杀红了眼一般,呼喊一声,比之先前更为凶猛对二人展开排山倒海似的进攻。易寒二人左挑由拨,前挡后拦,敌人这连番而出的攻势直杀得二人心中叫苦不已,这分明就是车轮战术,照此下去,纵使二人侥幸不被人杀死,也会被活活的累死。

  易寒亦晓得如此下去不是办法,背靠陈元甲挥刀猛劈,直杀得敌人不胜抵挡,陈元甲与易寒相比,竟差不到哪里去,他面前的敌人,要不是一招便被格挡,要不就是一招毙敌,勇猛异常。不过这也是因为先前有伤在身,虽然在丛林中躲藏之时,调养一番后恢复了许多,但经过此匆忙一战,亦被消耗得差不多了,且手臂上被雷火所伤之处,血丝开始渗透而出,染红了伤口的白色布带。

  敌人逼得越紧,越是激发了易寒的抗性,他可不想这么容易就让这些小兵给结果了。当下易寒手中大刀幻化出千百刀影攻发身前之敌,敌人见其威势惊人,不敢与其硬碰,纷纷躲闪,而易寒却立即转身朝陈元甲喊道:“我们闯!”

  陈元甲边点头边奋力逼退敌人,二人顿时飞身越起,躲闪下边突刺而来的长枪,落地之后,二人不顾身后之敌,只顾对眼前的敌人进行疯狂的砍杀。虽然二人在招式之间早已没了章法,但却往往是最有效的杀敌之技,一招一式间狠辣异常,务必能一招毙敌,因为身在如此状况之中,杀死一名敌人,便多了一分活的机会,同时亦能节省时间,对付其他方向而来的攻击。

  如此一来,眼前的敌人竟没二人一合之将,敌人哪里见过如此凶狠的对手,先前还有不怕死的敢冲上来拼命,后来见多易寒二人狠辣手段,剩下的敌人哪里还敢上前受死,一人开始躲避二人,紧接着这一行为如同瘟疫一般,其后的敌人再也没人上前阻拦,只是装模做样一番后,便朝旁一闪,让易寒二人毫不费力的通过。

  二人其实早已经气虚方怯,见状连忙全力冲刺了一番,冲出了重围。二人不敢停歇,一路横冲直撞,笔直的往解家堡人员所在的位置冲去。大部分的敌人全都在围攻解逍遥等人,连易寒二人是何时闯进来都不得而知,就算有单个的敌人偶然遇见了二人,也只有被杀之局,而为数不多的敌人一起进攻,则被二人冲击了一番后,变得七零八落,被二人一该个个加以捕杀。

  很快,二人异常侥幸的冲入尚未完成合围的包围圈中,解家堡之人见突然有两人速度极快的朝自己这一方飞奔而来,连忙凝神戒备。易寒二人一见,明白他们以为自己是苦竹坞的人,陈元甲首先大声喊道:“遥妹!是我们!”

  身在人群之中的解逍遥听见喊声,顿时美眼一亮,待她抬头细看了一番后,顿时惊喜的跳了起来,高兴的朝四周喊道:“是易寒哥哥和陈哥回来了!”

  解逍遥这么一说,解家堡的人群中顿时发出一阵欢呼之声,紧接着人群中闪出数人,易寒仔细一看,见赵元海,李凡,王穹,甚至刘知叶,还有刀疤全都来了。易寒虽心中奇怪他们怎么会来到这里,却没有立即相问,倒是赵元海兴奋的迎面扑了上来,一把拉住易寒的手有些激动的说道:“易寒兄弟,你可回来了!”

  “易兄!”

  “易兄,见到你太好了!”

  王穹,李凡,刘知叶等人见到易寒纷纷有些激动的说道。易寒一一应答,看着这些曾经患难与共的兄弟如此的关心自己,易寒多少有些感动。不过他可不想在这紧要关头让大家心情变得沉重,于是他哈哈一笑后,对赵元海故作轻松的说道:“赵兄,你这是怎么啦!为何如此激动的模样?”

  “你还有心开玩笑……”

  “易寒哥哥!”赵元海正待臭骂一顿易寒的时候,解逍遥幽幽的声音响起,赵元海顿时停住不说,只是看了看解逍遥,又看了看易寒,便退往一边而去了。

  易寒看着有些消瘦的解逍遥,似乎也就在这瞬间,他仿佛明白这是解逍遥为自己担心所致,于是他柔声的说道:“遥妹,你瘦了!”

  解逍遥低着螓首,轻轻的点了点头,复而又抬头想对易寒说什么,但看了看周围之后,又把想说的话硬生生的咽了回去。易寒见解逍遥此番模样,正想开口询问,却听四周喊杀之声骤然响起,接着陈元甲在身后说道:“易兄,敌人的攻势比之先前更为猛烈了!”

  易寒看了看四周的敌人,一排排的敌人开始向解家堡人员之所在展开了冲锋,呐喊之声颇为壮观,而解家堡为数不多的人手一个个都在凝神戒备着,一脸的凝重之色,每个人都知道此时乃生死存亡之即……

  “遥妹,有什么话,等我们逃出生天在说好么?”易寒回头对解逍遥说道,解逍遥再次轻轻的点了点头。易寒见此本想在说什么,但敌人的进攻让他不得不得中止心中的儿女情长,转头看了看陈元甲后,两人一同朝在前边走去……

  

第二章 伏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