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内鬼

    夜色深沉,黑暗似乎永远也不会过去。

  易寒旁边站着二女以及李凡、王穹、赵元海、刘知叶以及刀疤,此时的他们都在紧张的听易寒分派任务,一个个竖起耳朵在喊杀声中搜寻着易寒的声音。

  易寒沉声道:“赵元海你马上调急人手,让大家不要过与分散,尽量集中力量,原先防守的据点全部放弃,行动要快。”

  赵元海一错愕,他不明白易寒为何要如此做,百思不得其解之下,他忍不住出声问道:“全部放弃据点?那不等于把自己完全暴露给敌人,如果这时候敌人发现这一点,一个冲锋便能把我等给冲散了!”

  易寒笑了笑,面对赵元海的质疑,从容不迫的回答道:“赵兄且先听下去,等我把一切全都说完了在提问题,好吗?”易寒话虽说得客气,但语气之间却不容赵元海再次提问,易寒似乎感受到了当年父亲站在检阅台上的感觉,一种沙场秋点兵的味道。易寒微顿之后,继续说道:“李凡,王穹。你们二人挑选一些精壮之士,在各据点来回穿梭,务必要给敌人造成这些据点依然有人防守的错觉,给主力尽量争取时间!”

  “是!”李凡、王穹同时应声,二人对易寒的信任绝对超过一般人,甚至在他们心中,只要易寒说的,那便是对的,就连他们原先的主人赵元海在这方面亦比不上易寒。

  易寒见二人无异议,回头对刘知叶,刀疤二人说道:“刘兄与刀疤兄,你们二人则配合赵兄一起集中兵力,不过你们的主要任务还是佯动,撤退的时候不能太急,要在敌人的进攻中,佯装后退,让敌人察觉不到我们真正的意图,这点能做到吗?”

  易寒说完便看着二人,仿佛在等待二人给予自己肯定的回答。刘知叶,刀疤二人哪里肯示弱,当即豪气一生,双双挺身而出,大声道:“放心吧易大哥!如果连这点小事我们都做不好,以后就没脸来见您了!”

  “哈哈!好!那就等你们的好消息!”易寒笑道。

  “这就完了?”一直在旁边等待易寒给自己分配任务的谢心儿叫道,众人回头一看,见谢心儿一脸怒气的看着易寒。那紧锁的柳眉让谢心儿无形之中增添了一份别样风情,易寒轻笑数声后,说道:“谢小姐莫要心急,我还没说完呢?”

  “哼,这还差不多!”谢心儿鼻子用力一哼后,有些不耐烦的催促道:“快点说吧!”

  “我看谢小姐此次出来身边亦带了不少人,不知道他们身手如何?”

  “我家出来的人,还会差到哪里去!”谢心儿一脸的自豪之色。

  “好!那就好,你带你的人在这附近搜寻所有易燃物品,之后把这些东西放入我方防线最前端之处,而且要做好标记,到我等撤退之时,我会命令弓箭手利用火箭点燃,从而造成一线火海,让敌人一时追之不及。”

  谢心儿本以为易寒有什么重要任务发派给她,可等易寒说完之后,却是一些打杂般的小事,俏脸上颇有些不满之色。易寒见此,立即提醒道:“谢小姐,可千万别对此生轻视之心,这个任务事关重大,我等能安全退离与否全看此着,而且前方防线之外,敌踪难寻,一个不小心被敌人发现了易燃之物,那便把我等意图给暴露了出来,所以此事事关重大,望谢小姐多多慎重!”

  谢心儿这才明白这任务的重要,当下也不敢在过放肆,老老实实的应了一声便不在说话。

  接着易寒回头朝解逍遥柔声说道:“遥妹,你还是与我一同监督整个行动好了,如出什么差错也好立即调整,毕竟你是解家堡的大小姐嘛!”

  原本解逍遥见无任务让自己去做,在暗自伤心,当现在听易寒在众人面前主动说与自己在一起,虽知道这其实乃正常之事,但亦一张俏脸依旧便得通红。现在的她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是解家大小姐的身份,对易寒柔情似水,万事都以易寒马首是瞻。

  易寒不等解逍遥点头答应,回头朝众人说道:“那大家速速准备去吧!”

  “是!”众人齐声应诺,其声轰然作响。

  赵元海不愧是经验丰富,数百人马的调度,在敌人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悄然进行的,当然这也归功与李凡,王穹二人的惑敌计划之成功了。

  当易寒等人紧张准备最后的计划时,陈元甲正在回逐鹿堡的路上飞奔,他片刻也不敢多作停留,因为他知道如果他稍微耽搁一会,解逍遥易寒等人便多一分危险。在他内心虽然已经与易寒明言放弃了解逍遥,但在深处,他对解逍遥依然还有很深的牵挂,因此当解逍遥处与危险之时,看到一丝希望的他毫不犹豫的挺身而出。

  身后杀声震天,每一次喊打喊杀声都让陈元甲心头一紧。两边的树木在飞快的倒退,仿佛永无止尽,焦急让陈元甲的心情变得有些烦躁。然而就在此时,他突然看见前方有一人闪出,他反映也算快,赶紧凝神戒备,如果是敌人的话,相信陈元甲会聚集全身的力量,务必把人给一刀斩下。可当他看清楚是谁后,心头的狂喜简直是难以形容,那种喜悦的程度恐怕是陈元甲这辈子也没感受到过的。

  这一切皆因为那人正是黑衣死士中的精锐五旗旗主之一,金旗旗主包立宗。陈元甲连忙快步上前道:“包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原先方叔不是让你们五旗在林边守卫的么,怎么苦竹坞的人跑了进去你们都没发觉,其他人的,包大哥快把金旗所部叫出来,随我去救大小姐,他们现在的情况异常的危险!”陈元甲虽对包立宗的突然出现而惊喜,但事情到此地步黑衣死士的这批精锐也难免有些责任,因此陈元甲言语之中,不免有些责怪之意。

  包立宗直到陈元甲把话说完,那脸上的表情依然如旧,那冷然之色能让人感觉到一丝寒意,要不是陈元甲早就知道这些黑衣旗主个个如此,他定然会以为包立宗中了什么邪!要知道黑衣死士是解元特别训练的,第一要求便是对解家的绝对忠诚,现在解家大小姐身在危险之中,身为黑衣死士不管是刀山火海,甚至牺牲自己的性命,也得前去救援。

  “陈元甲!请你随我来,方总管就在里面,请你和他亲自汇报!”包立宗冷然道。

  陈元甲心头浮现一丝疑虑,这包立宗今天到底是怎么啦,换做以前,他绝对不会如此直接称呼自己的姓名,多半称呼自己为陈兄弟。而且他说方总管亦在此地,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此地与战场虽距离相去并不是很远,仔细聆听之下还可以隐约的听到那一处传来的喊杀声。突然陈元甲心头一震,他想到了易寒先前与他之间的一番交谈。

  包立宗一声不响的径自往前带路去了,陈元甲疑心一起,反而有些犹豫,是否要跟包立宗而去。心中快速的搜寻了半天,终归还是因为对方天傲的怀疑,并无半分真实证据而作罢。

  “陈兄弟,你怎么啦?”包立宗的声音从不远处飘来,陈元甲顿时回过神来,连忙摆手道:“哦!没什么!”说完便跟了上去,不过陈元甲在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如果方天傲真是易寒所说的那个内鬼,那凭自己的武艺在早已戒备的情况,还是有机会逃脱的。

  陈元甲这样做是冒了极大的风险,如果方天傲就是内鬼的话,情况将对陈元甲非常不利。可陈元甲为了争取最短的时间请到援兵,还是决定试试看,加上他对自己的武功有着非凡的信心,这才会跟包立宗而去。

  两个人之间并没有交谈,包立宗原本就是不太说话之人,而陈元甲则在心中胡思乱想着,一会想到解逍遥,一会儿想到易寒,一会儿有想到方天傲,脑海中烦乱不堪。

  “方总管,属下在林外偶然碰见陈兄弟,这便把他给带来见您了!”走在前边的包立宗突然朗声道。

  “哦!”接着是方天傲的声音响起,陈元甲赶紧抬头一看,只见一身白衣的方天傲在一众黑衣死士之中甚是显然,方天傲看见陈元甲顿时笑着说道:“呵呵,这不是元甲兄么?”

  “方叔!雷火来了!”陈元甲故意说到了雷火,想看看方天傲的反应,同时想从中看出一丝端倪。

  方天傲一天状若大惊,神色紧张的说道:“雷火?苦竹坞的人怎么会到这里来?元甲贤侄,快快告诉为叔,他们来了多少人?现在在哪里?”

  陈元甲见方天傲的表情不象是故意装出来的,这才放心的说道:“方叔,你真不知道?雷火带了足足五千人之众,看来苦竹坞准备对我解家堡发动反攻,方叔,你快去救大小姐吧,雷火的手下已经快把大小姐他们给包围了,在不去的话,恐怕就晚了!”

  方天傲没有立即回答陈元甲,而是转而朝包立宗喝道:“包立宗,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如此失职如何能担当重任,回堡之后我定然要向堡主禀明情况,然后在由堡主定夺!”

  “是!”包立宗依旧面无表情,冷然应了一声,仿佛这事与他无关一般。

  “元甲贤侄,情况有些紧急,这样吧!我带人赶过去救援大小姐,由你带路如何?”

  “好的,方叔,那我们这就出发吧!”

  

第四章 内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