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求援

    陈元甲带着方天傲以及黑衣五旗之一的金旗,急急忙忙的赶往易寒等人所在之处。震天的杀声响彻云霄,陈元甲心中担心解逍遥安危,脚程不知不觉中加快了不少。方天傲等人的轻功虽不错,但与陈元甲相比却逊了一筹,两者之间渐渐的被拉开了不少距离。

  而就在此前不久,易寒的计划已经开始实施,计划的前一部分主要是迷惑敌人的视线,这一点在众人的尽心尽力下完成得非常的圆满。接着便是计划的第二部分,也是最后关头的一个重点之所在。

  与此同时敌人似乎对着胶着状态下的战势开始不耐烦起来,攻势一波比一波来得猛烈,在雷火的强硬手段下,敌人的冲锋有些悍不畏死的味道,易寒知道解家堡这长时间的相持战斗中,能上阵杀敌的人全部都已经上去了,每一个人都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在无多少可战之力,溃败乃是迟早之事。

  当从两侧传来一阵震天的喊杀声之后,战斗在激烈的进行着,易寒在还没得知战况如何之前,便让解逍遥把早已待命准备的弓箭手给带了上来。起初解逍遥还有些不解,但还是照着易寒的话去做了,而当她把人带回来的时候,先前的不解也得到了圆满的答案。

  “大小姐!敌人似乎疯了,小人与兄弟们拼死抵挡,却依然拦不住敌人的冲锋。呜呜呜!我对不起阵亡的兄弟们啊!”那先来报告战果的一人说着说着禁不住哭了起来。

  易寒冷静的看着他,他是一名黑衣死士,这些人的存在是解家堡训练出来的一群杀人机器,在很多人的眼中,从他们脸上根本看不到人性之中那种叫做感情的东西,易寒不是圣人,起初他的看法跟大家没什么不同,只不过当他接触过刘知叶、刀疤等人之后才有所改变。不过此时此刻他看到一名黑衣死士跪倒在他面前放声大哭,让他彻底的明白这些人并不是没有感情,而是他们把感情藏在了冰冷的表面下,与普通人相比,反而就是他们更注重感情。身边的兄弟一个个的倒下,死的死,残的残,这一切让他们感到悲痛,但他们依然在压制自己,因为黑衣死士的第一要义是忠诚,主人给予的任务必须完成。

  然而在任务失败后,他们的感情在那瞬间仿佛彻底的崩溃了,如山洪一般爆发而出。易寒知道自己更了解了这群热血汉子,他暗想自己如果有这么一批忠诚热血的手下那该多好啊……

  易寒甩甩头,不让自己在胡思乱想下去,现在可是紧要关头,那名黑衣死士依旧跪着低头痛哭,易寒深吸了一口气后,朝那人厉声喝道:“不要哭了,哭什么,把眼泪给我吞到肚子里去,这个仇我们一定会报的!”

  易寒简简单单的一句,却显示出一股强大的自信,那黑衣人缓缓的抬起头,死死的看着易寒,渐渐的他眼中的悲痛开始有所变化,似乎被易寒强大的自信所感染一般,那人坚定的点了点头,朗声道:“易公子,您说得对!”

  易寒知道什么都不用多说了,有些话并不需要明说出来。当下他也不在拖延,转身朝解逍遥道:“遥妹,你会同谢小姐,把这批弓箭手带过去……”易寒说到着突然停住了,接着继续说道:“还是我去吧!”

  “不!我也要去!”解逍遥显然不愿意。

  “遥妹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别闹小性子啦!”易寒呵责道:“来人!保护小姐!”

  一群人很快就以解逍遥为中心,把她给团团保护在中间,解逍遥立即怒声道:“全都给我闪开!”

  其中一人看了看易寒,又看了看解逍遥有些为难的说道:“对不起!小姐,我们不能照您说的做!”说完低下头,准备接受了解逍遥的责骂。

  解逍遥不可理解似的看了看那人,怒喝道:“你听我的还是听他的!究竟谁是大小姐!”

  那人抬头看了解逍遥一眼后,却依然还是那句话:“对不起!小姐!”

  易寒看到这里,知道解逍遥的事就不用自己担心了,他之所以这么做是还不是担心解逍遥,可是解逍遥可不是这么想,依她的性子根本不知道危险为何物,她要和其他人一样,一同为突出重围出一份力,易寒同弓箭手们招呼一声,头也不回的走了。解逍遥虽极力想追上去,面对一群大汉却毫无办法,咬牙切齿的看着易寒的背影逐渐的远去。直到那黑衣人又道:“小姐,我们离开这里吧,转移到更为安全的地方!”

  解逍遥回过神来,怒气冲冲的瞪了那人一眼,一跺脚方才转身离去。

  易寒带着弓箭手们找到了谢心儿,此时的谢心儿亦在等待易寒,她从紧张的战事中看出此刻应该是动手的时候了。因此待易寒一出现,她开口便道:“易公子!快,在耽搁恐怕对我等不利!”

  易寒知道事实确实如谢心儿所说一番,已经到了万分紧急的时刻,当下也不多说,让手下的人马各自随谢心儿的人而去。这是早已经安排好了的,弓箭手们同谢家家将组合起来,几人为一组,任务其实非常简单,就是点燃那些易燃物,人为的造成一场大火。

  但或许是事关能否突围与否,是成是败也全靠这最后一举了,易寒和谢心儿难免有些紧张。待手下各自朝目标奔去的时候,易寒便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没一起去,因为他实在受不了等待的煎熬。谢心儿也是如此,没有了同易寒的争风相对,有的只是紧锁的柳眉,还不时的看着远方。

  时间悄悄的流逝,大火还没有烧起来,易寒忍不住站起来来回度步,心中寻思手下们在半路上是否会出事,接着又想到赵元海他们,不知道他们此刻是否还顶得住敌人的进攻。易寒知道就算顶住,那也是很勉强了,解家堡的部队死伤只可以用惨重来形容,目前还在坚持战斗的人中还有许许多多轻伤者。

  “别走了!”突然一声断喝打断了易寒的思绪,谢心儿有些不耐烦的埋怨道:“易公子,你别在我面前走来走去的,烦死了!”

  易寒无奈的笑了笑,与这谢心儿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自己可没发觉到她有这么大的脾气,本以为她只不过是活泼一点罢了。可奇怪的是看她与解逍遥在一起时,那温柔的模样仿佛是另一个人似的,想不通,想不通,易寒苦笑的摇了摇头,让自己不再去想这些东西,不过最终他得出了一个结论,那便是女人心海底针。

  “公子,小姐,快看,火烧起来了!火烧起来了!”突然一名谢家家将兴奋的呼喊起来。

  谢心儿几乎与易寒同时跳了起来,举目远望,只见远处浓烟滚滚,火光冲天,映照着这黑色的天空。紧接着相隔不远处又是一阵火光,随后林中好几处都燃起了火。

  “成功了!”谢心儿高兴的笑了起来,易寒在黑暗中看见她如花笑脸,忍不住一呆,这一笑笑得羞花闭月,笑得沉鱼落雁,易寒第一次看见谢心儿如此媚态,根本与先前完全不是同一个人。

  “报!易公子,大火已经全部点燃,敌人已经一片混乱!”一人大声来报。

  “好!太好了!回去我会禀明解堡主,为你等请功!”

  “谢易公子!”

  易寒哈哈一笑,摆摆手示意他先下去,接着回头朝谢心儿说道:“谢小姐,你派人在此接应他们,我们马上回去部署撤退计划!”

  “恩!好的!”谢心儿答应一声后,朝身后一人道:“谢彪,你带几个人在此接应弓箭手!”

  那人应了一声后,便带着几个人连同先前来报的小兵消失在夜色之中。

  易寒率先领头而去,脚步匆忙表现出易寒焦急的心情,大火一燃,敌人虽一时不能反应过来,但我方的计划也差不多暴露在晴空之下了,所有人都明白我方准备趁大火燃起,众人混乱之际突出重围,因此现在所要做的便是争取时间。

  时间!时间!易寒的心中全部都是这两个字眼。他可不敢去奢望陈元甲求来援兵,他清楚的知道作为一名将军,绝对不能抱以侥幸的心理,冒险虽然是必须的,但亦要权衡利弊,当利大于弊时,才值得去冒险。然而易寒所面对的情况,如果要冒险的话,说不定便是全军覆没之局,因此他才会有这么一个计划。

  当易寒回到先前所在的地方时,大部分人都已经在那里等他了,当然也包括解逍遥。赵元海、李凡、王穹、刘知叶、刀疤每一个人身上都多多少少带着伤,每一个人脸上都显现出一丝倦容,但看到易寒出现时,他们全身一震,一个个挺直着腰板,便得精神抖擞起来。

  这一切并不是说易寒的魅力如何如何,而是每一个人都知道整个计划的最终部分,突出重围,事关生死的命令即将从易寒的口中发出……

  

第五章 求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