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右侯张宾

    右侯!天下之大能称右侯者唯有张宾一人而已,难道此人便是羯人石勒麾下张宾是也?

  刘知叶有些不敢相信似的再次伸头细看,那张宾步履从容,轻摇羽扇,确实有当世诸葛之风。这个人给刘知叶所带来的震撼,实在难以用语言形容,张宾为何会出现在此地?张宾与雷火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石勒是否对豫州心怀歹意?无数个问题在刘知叶脑海中一一闪过,突然间一种巨大的危机感在心中弥漫开来,此时刘知叶心中唯一的念头便是赶紧把这一消息告之易寒,他相信易寒会对此提出相应的对策,是的,他相信……

  张宾的出现扰乱了刘知叶预先布置的计划,可时间在后边紧催不舍,如果继续拖延下去,会造成整个计划的脱节。刘知叶抬头透过上方浓密的树枝叶干看了看天色,知道自己得赶紧行动了。

  敌方营地之中,张宾仔细检查了一下马棚的守备情况后,方才率众人离去。与此同时刘知叶却一动也不敢动,毕竟盛名之下无虚士,对这个张宾他从心底下便有所顾忌。他在等,他要等到张宾离去,然后以出其不意的手法突袭马棚,从目前来看,只能也必须冒这个险了。

  刘知叶是善于遄摸心理的人,张宾的突击检查让这群守卫先是一阵的紧张,而张宾一离去,这些守卫心中必然松了一口气,防备上不知不觉间会有所松懈,而这个时候就是刘知叶的机会了,一个突袭的机会了。当然这也不过是刘知叶的推测,并没有十成十的把握。可时间不等人啊,他根本没有其他选择,就算失败,至少也能吸引敌人一会,以易寒之能应该可以带人安然离去。

  火光依旧在风中闪烁不息,照射在林间的树木上一闪一闪,显得有些诡异。张宾离去之后,守卫们各自坚持了一会之后,随后一个个又开始散漫起来,三三两两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男人之间永久的话题。躲在灌木丛中一直盯着的刘知叶心中忍不住有些雀跃,情况果然不出他所料。

  稍微整理了一下头绪之后,刘知叶转身同手下交代了一番任务,每一个人都有相应的任务,各司其职,每个人之间都需要紧密的配合。

  行动在紧锣密鼓中悄悄的展开,刘知叶紧握着枪柄,他感觉到手心有些滑腻,刘知叶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如此的紧张,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以前的生活,只要堡主一声令下,不管情况如何,他绝对不会有所犹豫,哪怕是死也只有前进,没有后退,这不仅仅是因为他对自己的身手充满信心,还有他不怕死。当时的他对死是没有什么感觉的,因为他感觉不到自己的生命。

  但他现在竟然会紧张,这说明什么?难道自己突然之间开始害怕死亡?刘知叶自己也不清楚,他只知道这次的行动不能失败。

  手下不时的林间躲散腾挪,缓慢谨慎的向马棚方向接近。马棚的守卫三三两两的站着,两两之间的距离控制得很好,相互之间都在视线可及的范围之内。因此要解决守卫的话,必须在同一刻发动攻击,同一时间解决守卫,这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有些难度,但对以杀人为生的黑衣死士们来说,那是轻易而举的事。众人之间的配合在杀人的行动中早已经磨练祥熟。刘知叶的考虑很周全,如此做的好处是即便行动失败,惊动了敌人,也可以争取少量的时间以便展开行动。

  正当刘知叶出神之时,黑衣死士们已经行动了,黑暗中火光随风一闪,与此同时,刀身所反射的寒光亦是一闪而过,顿时那些守卫们一个个都软棉棉的倒了下去。

  “做得好!好样的,弟兄们!”刘知叶高兴得忍不住朝自个大腿上拍了一记,接着迫不及待似的从灌木丛中飞身而出,快速迅急的朝马棚飞扑而去。

  黑衣死士们行动还在继续,每人敢耽误那怕是片刻的时间,刘知叶沉着的指挥人手进入马棚。突然马棚里一匹马被惊动了,发出一声长嘶。紧接着远处传来一声喝问:“宋子,搞什么呢!惊动了右侯,小心你脑袋不保!”

  刘知叶先是这声音惊得一身冷汗,闻言之下,赶紧让停下手屏住呼吸不敢乱动的黑衣人门抓紧时间。十名黑衣死士不知道从哪里搞来十根还没点燃的火把,刘知叶一见,眼睛一亮,这还真是个好主意,昔年齐人田单有火牛阵,今天我们这些后人便如法炮制来个火马阵也不错啊。哈哈!

  大手一挥,十条人影凌空朝马扑去,惊得战马连连嘶鸣,到此时刘知叶等人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对于远处的喝问丝毫不予理会。火把腾的一声一齐燃烧起来,大概是老天也在帮忙,熊熊燃烧的大火借着风势迅速蔓延,张牙舞爪的火舌仿佛洪水猛兽一般吞噬着一切事物,远处传来人们惊恐的叫声,人声屏沸,吵吵嚷嚷之声一下子遍及营地。

  战马们受不了尾巴被火灼烧的刺痛,纷纷扬蹄狂奔,可四周都是火光,有些小马慌乱之下,四处乱跑,横冲直撞起来,刘知叶见此,暗怪自己没考虑周全,有些着急的放眼往马群望去,目光搜索着马王的身影,江湖经验老道的刘知叶清楚的明白一队马群之中,定然一匹德高望重的马儿当头,这匹马就如同一家之长,不过平时不仔细观察的话,是看不出到底是哪一匹的,可在这紧急关头,马王必须率领大家脱离危险,因此刘知叶没费多少劲,便认出一匹毛发黑亮,神俊非凡的黑棕马便是马王了。

  当下他也来不及多想,轻身提起,几个纵掠便往马王飞扑而去。众黑衣人见自己的头儿在人家都往外跑的时候,竟往火堆里跑,忍不住惊呼出声,看刘知叶在火光之下一闪一现,还要防备着随时会倒塌下来的马棚,别提有多危险了。

  刘知叶可管不了那么多,身上的衣服被烧了几个洞,头发也因为被灼烧而散发着难闻的焦味,可刘知叶看也没看,瞧准了马王便急射而去。就当刘知叶将要成功跨上马背的时候,那马王突然后脚一齐发力,往前冲了几步,刚好让刘知叶落了个空。突遭此变,刘知叶也不惊慌,好像早已经料到马王会来这一招般,右脚轻点旁边一匹马的马背,没有片刻犹豫的继续朝马王上方扑去。

  哪知火光一闪,不知道什么时候横里突然冲进一匹白马,扬蹄而起,刘知叶被吓了一跳,硬生生止住冲势,也就是这么一缓,白马冲劲已过,双蹄落地,刘知叶顿时松了口气,没想到马王身边还有如此神勇的护卫。

  劲风又起,刘知叶知道有新的变化,想也没想侧身闪过,连忙抬眼一看,这次却是马王来袭。刘知叶大感头痛,听远处越来越近的人声,如此拖延下去,恐怕要功败垂成了。这边马王又一下子收拾不了,这可怎么办呢?时间的紧迫,使刘知叶的眉头越皱越深,两匹马儿好像跟他较上了劲似的,轮番对刘知叶展开进攻,刘知叶唯一能做的就是腾挪躲闪,一边还摇头苦笑道:“难不成你们认出我是放火之人,为何对我如此记恨?”

  说着刘知叶见白马双蹄袭来,顺手便用枪柄往白马袭去,哪知马王突然发狂一般,猛冲上来,往刘知叶撞来,那股冲势让刘知叶不敢小觑这马王的能耐,依旧闪过。如此往来数次之后,刘知叶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对马王放过不管,只往白马逼去,却又留了不少力道。果然如刘知叶心中所想,马王必来救之。

  刘知叶窃喜之下,手中攻势却没停止,白马毕竟不是马王,数招过后,已经有些气喘,刘知叶看准一个机会,飞身上马,一把抓住白马雪白透明的鬃毛,任凭白马怎么颠簸,硬是不肯放手。

  马王见白马被人欺负,扬蹄长嘶一声,闷头往刘知叶踢过来。刘知叶抓住了机会哪里还肯跟他斗,枪柄往马臀上用力一击,白马吃痛之下顿时扬蹄狂奔起来,刘知叶小心翼翼的控制着白马奔跑的方向,尽量的把它给拉往马棚门口之处跑去。

  开始白马还极力挣扎,经过几番较量之后,在刘知叶的强力手段之下,白马似乎屈服了,乖乖的顺着刘知叶的意思,往马棚外撒开脚丫子的跑。刘知叶得意的往后一看,准备朝马王示威一番。这一看可把他给吓了跳,马王带着它的手下紧跟其后,嚣张的火舌,飞扬的尘土,奔腾的骏马,可把刘知叶给看呆了。

  自己原本只不过想让马群冲击一下敌人,从而造成敌人的混乱,激怒敌人,跟随自己逃离的方向而去。却没想到这一动,完全出乎意料之外,到现在竟搞成这么大而胡乱的场面。

  说时迟,那时快,刘知叶与马王之间的较量其实也就在那电光火石之间。

  待白马将要到达门口之时,刘知叶已经看见了迎面赶来救火的敌人。

  “什么人!给我抓住他!”敌人纷纷呐喊吆喝起来。

  刘知叶知道是时候了,双脚一蹬,双脚一离马背,腾身隐入火光之后,身后却留下为数众多的箭雨。

  “兄弟们,扯呼啦!”刘知叶见目的已达成,往天空装模作样的高喝一声后,率先往密林中而去。黑暗中黑衣死士们纷纷现身,仿佛故意让敌人看个清楚似的,一个个不紧不慢的朝一个方向而去。

  马群在敌营中横冲直撞,把追击刘知叶等人的人马给冲散了。不管他们如何吆喝,马群就是停不下来。

  “你们给我拦住战马,实在不行,给我杀了!你们给我继续追,绝对不能让他们给逃了!”一个中气十足的男中音在营地间回荡,每个人都知道这声音的主人是谁。所有的人都自觉的归队,一队朝刘知叶追去,另一队则留下控制有些发狂的马群……

  而在这边易寒望着远处的火光,心头的焦急与先前的刘知叶如出一撤。毕竟事情的成败关系到全体兄弟,而靠这仅有的人手要达到迷惑敌人的目的,确实是件比较困难的事,其中一个环节出了差错,那便是全盘皆输之局,这样也就难怪易寒会着急了。

  当然如何易寒知道对方的主将是鼎鼎大名的右侯张宾的话,恐怕他早已忍不住却接应刘知叶了。

  易寒躺在担架上仰望着星空,远处的喊打喊杀声,让他的心一直提在半空之中,或许只有看着平静的星空才能让他稍稍平息一下吧。天色渐渐的泛白起来,易寒突然出声打破了这边的平静:“出发吧!”

  与易寒在一起的都是些伤号,为配合刘知叶和刀疤的行动,易寒特地命人在附近的一块空地上燃烧起火堆,好误导敌人的视线。

  此时的刘知叶正带着兄弟们在林间穿梭,每个人的心头都相当的沉重,他们低估敌人的追击能力。之前他们与敌人一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但不知道什么时候,敌人渐渐的追了上来,刘知叶命令兄弟们尽量拉开距离,却因为连日来的疲惫所致,成效并不是很大。

  到后来,一名兄弟首先转身往反方向而去,朝敌人扑过去,这名兄弟突如其来的举动,并没有使这些杀手感到惊讶,因为他们在心中清楚的明白这名兄弟所作所为的目的。他们有的只是感动,他们没有劝说,没有阻止,有的只是心中的泪水和愤怒……

  兄弟们的血绝对不会白流,血债必将用鲜血来偿还!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第十一章 右侯张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