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主力脱险

    解逍遥运枪如飞,连续数枪横扫二人,接着把横里杀出一人刺了个洞穿。这时头顶上方破空声起,解逍遥想也不想拉紧马缰,用力往旁一甩,一枝长矛从她身边擦背而过。还没等解逍遥反击,只见旁边一团影子飞掠而过,紧接着便是一声惨叫。

  解逍遥定神一看,不是一直跟在旁边的谢心儿还有谁。连忙欣喜的说道:“多谢妹妹!”

  谢心儿柳眉轻皱说道:“哼,别谢我,要谢就谢他吧!”说完用剑一指不远处的易寒。

  解逍遥心中奇怪,旁边敌人的攻击虽然让她有些应接不暇,但还在忙里偷闲中问道:“不知心儿妹妹所言何意?”

  谢心儿一剑横扫砍飞一人后,回头说道:“当初就是他让我照顾你的啊!”

  “哦!”解逍遥漫应一声后,疑惑的看着谢心儿,难道就这么简单,这她可不相信。解逍遥想到这,再次暗中观察了一下谢心儿,发现她时不时的回头看,而目光所聚集的方向正是易寒无疑,女人特有的敏感在那瞬间让解逍遥彻底的明白了。原来谢心儿也喜欢易寒哥哥。

  “小心!”谢心儿的一声娇呼响起,解逍遥刚回过神来,却听见耳边一阵刀剑相击声响起,震得她的耳朵差点聋掉。谢心儿怒气冲冲的瞪了解逍遥一眼道:“你到底怎么了,心不在焉的!”

  解逍遥没有说话,暂时放下了心头的思绪扑向敌群展开了厮杀。谢心儿看着解逍遥离去的背影,奇怪的嘟喃了几句后,亦举剑扑向敌群而去。两个人不约而同的以易寒为中心点,一路杀了过去。

  “冲啊!”突然远方传来一声怒吼,易寒首先一愣,他已经听出那是赵元海的声音,刚才他还想想解逍遥询问一下赵元海的去向,没想到他自己首先给冒出来了。易寒听那声音中气十足,显然没受什么伤,心中之忧立即被抛到了九霄云外。抬头看了一眼,见远处人群突然混乱起来,易寒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随即向不远处的解逍遥道:“遥妹,快让弟兄们回头往里头冲!”

  解逍遥一愣,突围当然是往外冲了,哪有往里头冲的道理,但易寒这么说定然有他的道理,可解逍遥身上的责任却不允许她如此轻率的做出这种离奇的决定,她必须为手下们负责。

  就在解逍遥犹豫的时候,只听谢心儿举剑朝天一喝道:“谢家家将听本小姐之令,回头往里冲,准备接应解家堡的朋友!”

  “是!”人群中纷纷有人应声行动,谷口的敌人本来就被这群骑兵冲成散兵,连那王队长都不知道是生是死,谢家部署在来个突然回身反击,他们哪里反应得过来,没多久又被谢家之人杀了一地。

  易寒朝谢心儿笑了笑说道:“谢小姐真是聪明!如此便能推测出我的想法,不简单!”

  “哼,少说废话,耽误了战机,看你怎么办!”谢心儿极为冷淡的回了一句之后,便向前冲去了。

  易寒为之一愣,怎么感觉谢心儿这姑娘对自己有什么不满似的?想来自己也没有什么地方得罪她,为什么弄得好像跟自己有仇似的。易寒纳闷不已,一边陈元甲说道:“易兄,发什么呆啊,人家都冲上去了,我们怎么办啊?”

  “这不是废话吗,我们也上啊!走!”易寒早已经把陈元甲给的昂成了兄弟,说话之间毫不客气。

  陈元甲却摇头苦笑道:“走?你身上的伤这么严重,你想去自杀?”

  “呸呸呸!童言无忌,大风吹去!”易寒一听连忙作势往地上连吐几口痰,以示霉气消去。

  陈元甲出神的看着易寒,他感觉到易寒与之先前有些变化,这完全是内在的变化,不管从神态语气上都有所不同,是什么事情让易寒有了改变呢?陈元甲不明白。

  而易寒见陈元甲死死的盯着自己,连忙把自个上下个打量了一番,道:“干嘛?有什么东西吗?”

  陈元甲回过神来,连忙摆摆手道:“没!没什么!我们走吧!”

  易寒哦了一声后,便随着陈元甲朝谷口深处赶了过去。陈元甲见易寒走路不方便,又回过身来扶着易寒走,却听易寒一路上骂骂咧咧的,说什么解逍遥谢心儿二人为什么不给他们马,就算给一匹也好啊,省得他们俩走得那么辛苦。

  陈元甲本来就不是怎么会说话的人,何况易寒的突然转变他还有些不习惯,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搭上易寒的话,唯一的选择就是不作声,最后大概易寒见没人和他说,也没什么意思了,只好乖乖的闭上嘴巴。二人便如此闷头走路。

  前方喊打喊杀声接连不断的传过来,看来战斗进行得非常激烈。陈元甲扶着易寒来到一个高坡之处,朝远处看了看,回头对易寒说道:“我说易兄,怎么就不要过去了。我们俩人均受了伤,过去也是于事无补,反而会给解小姐他们增添麻烦!”

  易寒看远处看得出奇,对陈元甲的话不置可否,随便应了一声后,突然用力的拍了拍陈元甲的手背,喊道:“快!快看!有人往山崖顶山冲了,看来遥妹这么一回冲,虽然使自己突围的希望减少了,但谷内的敌人却受不住头顶上来的攻击,开始派人上去准备抢夺制高点了!”

  “哦!这么说你先前让解小姐往回冲,打的就是这个算盘?”陈元甲问道。

  易寒没有明确的回答陈元甲,而是故作神秘的笑了笑,如此一来陈元甲哪还有不明白的道理,心中不禁暗叹易寒心思之缜密,奇谋秘计层出不穷,这也难怪他每次都能在鬼门关前逃回来了。这并不仅仅靠身手,更重要的还是智谋啊!陈元甲对易寒越来越为敬佩,也就是从这时候开始,才真正的为陈元甲日后效忠易寒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陈兄!我们走,绝对不能让敌人抢下制高点,不然我等就处与被动的位置了。遥妹等人能不能突围也全看那些兄弟了!”易寒话语中无不透着焦急。

  与此同时陈元甲也皱起了眉头,但随即拍了拍易寒的肩头道:“易兄,请相信那些兄弟吧,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嘛!”

  易寒听这话当即愣住了,陈元甲这话不是自己常常对自己说的么?怎么一到关键时刻自己便把这条原则给抛在脑后了呢,真是该死。易寒暗自责骂了自个几句后,向陈元甲笑道:“陈兄说得极是,说得极是!”

  正说话间,解逍遥仰天一声长啸,紧接着后方不远处仿佛接应似的传来一声相对浑厚的啸声。两声长啸过后,随之而来的是解逍遥等人的猛烈进攻,谷口的敌人早已经顶不住了,现在经此一冲击,立即溃不成军,一时间逃的逃死的死,没过多久,解家堡主力重新会聚在一起。

  解逍遥待谷口敌人清除之后,跟旁边的谢心儿打了个招呼,便带着几个人往易寒陈元甲二人立身之处奔来。易寒待他们一过来,纵身一跃跳到一名兄弟的马背之上,那兄弟配合的立即下马与其他人共乘一骑。

  “易寒哥哥,我们赶快走,后面的敌人被人拖住,一时追不上来!”解逍遥急促的说道。

  易寒道:“山崖上是咱们的兄弟在顶着,我们不能这么放下他们走啊!”

  “啊!这个怎么办?我们的时间不多啊!”解逍遥焦急的朝后头的敌人了看了又看,她没想到山崖上还有自己的兄弟,一时间原本的撤退计划便乱了套。易寒也暗怪自己考虑不周,当时就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呢?一边的陈元甲也是低头沉思,三人都在想办法怎么才能有个两全齐美之策。

  正当三人苦恼之际,谢心儿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说道:“你们不用烦了,我带家将上去救人!”

  “你!~”易寒道:“这怎么行,绝对不行!”易寒一脸的不同意。

  “怎么不行了,是不是看不起我们女人。我告诉你易寒,我们谢家的女人可不是什么好欺负的。”谢心儿顿了顿后,见易寒依旧不肯同意,又道:“别犹豫了,没时间了,等张宾追上来,我们谁也别想逃出去?”

  “张宾?”解逍遥还是第一次听人说起张宾,当下疑声道:“你们可说的是右侯张宾?”

  易寒和陈元甲也奇怪谢心儿怎么会知道张宾也到这里来了,于是易寒问道:“谢小姐怎么知道张宾来了?”

  谢心儿爱理不理的回答道:“本小姐早收到消息了,这次来也是奉了家主之命为此事而来,只是没想会碰上这档事,更没想到右侯张宾也来了?”

  “哦!谢小姐在此见过张宾了?”一边的陈元甲忍不住出声问道。

  “没有!”但观其敌人行动如此迅速,且敌人似乎早就了解我等的下一步计划,每一次都能在我等之前把出路给封死,当今事上如此神机妙算之人,除了张宾还有谁,更何况本小姐与张宾在战场上有过几次交手,对他的行事方式多少有点熟悉!”谢心儿回答道。

  “哦?这应该是心儿妹妹的猜测之词吧?”解逍遥还是不肯相信这个事实,在她的脑海里右侯张宾根本不能和她解家堡联系在一起。

  “谢小姐说得没错,右侯张宾确实已经来了,而且雷火也被刀疤兄弟给杀了!盛名之下无虚士,张宾之能不可小觑,可以说现在比之先前更为危险,我等必须马上撤退回堡,到时再与解老堡主功商对策。”易寒逐条分析道。

  众人纷纷点头,连谢心儿也是如此。解逍遥却指着山崖方向说道:“那些兄弟怎么办?”

  “怎么办?救啊,一定要救下来,我们绝不放弃任何一个兄弟!”易寒斩钉截铁的说道。

  “好!不愧为我的兄弟,说得好!你们撤退吧!那些兄弟就交给我吧,我保证把他们安全的带回来!”一个声音从大伙身后响起。众人回头一看,不是赵元甲还有谁。

  易寒高兴哈哈一笑道:“赵兄,哈哈,别来无恙啊!不过那个我可不能交给你,这你就被跟我争了!”

  “为什么?为什么不行!易寒兄弟看不起我老赵?”赵元海原本一脸的笑意,听到易寒的回答后,脸色一扳,颇为不悦的回答道。

  “我是怕……”

  “易公子请放心,还有我们俩呢!哈哈!”李凡王穹二人也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边朝易寒快步走来,边说道。

  易寒看着眼前这三个兄弟,一种愧疚油然而生,仿佛从开始到现在,最危险的事总是安排他们去做,易寒觉得对不起他们。但话到嘴边易寒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拍了三人的肩膀,沉声说道:“好兄弟,时间紧迫,我也不多说了!我易寒离堡十里等你们归来!”

  “走吧!”易寒话音刚落,赵元海把手一挥转身便走,什么话也没留下!李凡与王穹则向易寒笑了笑后,同赵元海一番没说一句话便跟了上去。

  “我们也走吧!”易寒沉声说道。

  “这……这……”解逍遥还想说什么,却被易寒打断了。

  “这什么这,不要辜负了赵兄的一片苦心!”

  易寒的心在流泪,赵元海的决定看似轻松,但在每个人的心中都在为他们而感动,不管是解逍遥还是谢心而,当然也包括陈元甲。每个人都在看着赵元海带着手下离去,直到易寒再次催促,才匆匆上马往解家堡方向而去。

  易寒之所以如此冷血,不想辜负赵元海的苦心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山谷中的敌人已经冲出来了,如果继续耽误时间的话,这剩下的兄弟如何能支撑得住。

  心中一痛,伤口又开始迸裂,痛得易寒忍不住伏在马背上以减轻战马颠簸所带来的痛苦。陈元甲见了关心的问道:“易兄,你没事吧!”

  易寒咬咬牙重新坐了起来,摆摆手喘了口气后说道:“我没事!陈兄,你带几个兄弟去林中接出我们的伤员,之后马上跟上来,千万别在途中逗留。快去吧,好在我们有马代步,敌人完全以步兵追击,一时还赶不上来的!”

  陈元甲知道此时不是说废话的时候,应诺了一声后,招呼了几名兄弟便往林中而去了。易寒等人亦扬起马鞭,催马狂奔而去。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第十五章 主力脱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