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情海生波(下)

    “你似乎把我给忘了!”一个仿佛来自地狱的声音在方天傲的耳边响起,似乎还有阴冷的风吹着他的耳朵,方天傲猛然打了个激灵。他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化掌为刀往后一切,与此同时,左脚一蹬想与后边之人拉开距离,好为自己赢得一点主动。

  可是这一切只不过是方天傲打的如意算盘罢了,站在他身后的易寒并没有给他机会,大刀高举在方天傲身形刚动之时,一刀直劈而下,准确无误的把方天傲给劈成了两半,一时间鲜血狂飙而出,内脏哗啦啦的洒了一地。

  “呃!~~”解逍遥看着地上沾满血水而蠕动的大肠,终于忍不住跑到一边呕吐了一起来,谢心儿更是捂着眼睛惊叫出声,反倒把众位谢家家将给吓了一跳。易寒摇头苦笑,女子终归是女子,不管是江湖侠女还是名门闺秀,不管是什么身份,最终她们还是一个女人,大部分女人总是无法面对这种场面。

  “易寒哥哥,这……这这也太残忍了!”解逍遥吐得一塌糊涂,好不容易才喘过气来。

  易寒把目光投向她,就这么默默的看着,一动也不动。回过神来的陈元甲觉得易寒的反应有些奇怪,忍不住走近细瞧,却发现易寒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完全无方才纵横敌群如无误的威风模样。

  他心中疑惑顿生,连忙往易寒走去,边走边试探的说道:“易兄,你怎么了?”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易寒哇的一声,口喷鲜血,紧接着轰然倒地而不醒人事。解逍遥与陈元甲二人被吓了一跳,还是陈元甲反应得快,迅速的冲到易寒前面仔细的查看了一番。见陈元甲的眉头越皱越深,解逍遥不敢相信刚才还好好的易寒怎么就突然倒了下去,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双眼含着眼泪飞奔过来,看着易寒苍白的脸颊,慢慢的蹲下来,用手抚mo着易寒的脸,眼泪却不知不觉的掉了下来。

  “易公子怎么了?他怎么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谢心儿由一名家将扶着走了过来,一脸紧张的问道。

  陈元甲紧皱着眉头,忧心的说道:“易兄因先前受的伤不轻,方才又强行催动体内真气,导致真气抽空一时转不过来,现在他只不过是晕厥了过去。只是……”陈元甲说到一半欲言又止,一脸为难的看着众人。

  “你倒是说啊!”谢心儿可是个急脾气,看陈元甲的模样,心中不禁紧张起来。

  陈元甲看了看谢心儿,又看了看同样一脸紧张的解逍遥,良久才说道:“只是……只是这气血逆行造成的内腑损伤,一时间是难以痊愈的,我怕易兄……易兄醒不过来啊!”说完陈元甲重重的叹了口气。

  “什么意思?”解逍遥闻言脱口而出,其实道理很简单,但此时的解逍遥因易寒昏迷而乱了方寸,连基本的东西都不知道思考了。

  陈元甲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解逍遥这一问还真让他不知道怎么回答,看着解逍遥的模样,陈元甲有些心痛。虽然他跟易寒说过他要放弃解逍遥,但感情之事哪有说放就放的。

  “有什么办法可以救他么?”谢心儿突然说道。

  陈元甲道:“除非……除非有天山雪莲,只是这天山雪莲长在极寒之处,而且异常难寻……”

  “天山雪莲?天山雪莲……”谢心儿喃喃的重复着四个字,突然她转身朝身后的家将问道:“我们家是否有天山雪莲?”

  众家将均摇头表示没有,谢心儿一脸的失望,转头看着易寒,看着因悲痛而哭倒在易寒身上的解逍遥,心情在不知不觉中转而沉重。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样,为何自己会如此担心眼前的这个男子呢?难道……难道自己爱上了他?不……不会的……

  谢心儿连忙否定心中的想法,抬首看着易寒,心中又荡起一丝波动,同时也让她陷入了沉思。

  “谢小姐,我看我们还是先把易兄送回逐鹿堡在说吧,说不定解堡主那里有天山雪莲呢?”

  “啊!对对对!”解逍遥跳了起来,说道:“快!我们快回去,爹爹那里可能有天山雪莲啊!如果有就可以救易寒哥哥了,我们快走啊!”解逍遥焦急的催促陈元甲快走,那急切之情任谁也感受得到。陈元甲不敢久留,抱起易寒便往林外走去。谢心儿也无法可施,只能任由陈元甲而去。

  一众人等带着急切的心情不停的赶路,陈元甲率先前行,解逍遥与谢心儿二女分别在左右两旁,二女均不时的看看易寒。易寒始终紧闭着双眼,他的脸上的苍白之色已经被一种金纸色给取代了,任谁都知道易寒的情况在持续的恶化。解逍遥忍不住悲从中来,却独自强忍着不让眼眶中的眼泪掉落下来,她在心中默默的对自己说,还有希望,要坚强,要相信易寒哥哥。

  而谢心儿则始终绷着一张脸,神情严肃的正视前方,其实在她的心中并不比解逍遥好上多少,甚至她的紧张已经超过了解逍遥,唯一不同的是她不敢把自己的情感给表达出来,外表大方的她其实内心依然保留着少女的情怀,看着解逍遥,看着易寒,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急促的马蹄声宛如一记记重锤,每一次都正好落在鼓点上,谢心儿感觉自己的心好累,好疲惫,而且每次看着易寒心都会好痛……

  “前边有人!”身边的家将突然指着前方惊声道。

  其余众人皆是一惊,经历了无数次的杀戮,他们哪里还能再一次承受杀戮,战吧无可战之力,不战吧!难到坐其等死。后者是在场之人万万也做不到的,就算是死也得壮烈的死,不管是陈元甲还是谢家家将门,甚至与解谢二女都是同一想法。

  正当众人准备决一死战之时,前方来人中突然有一人策马冲出,并且高声喊道:“来者可是解小姐?”

  解逍遥闻言眼睛一亮,当即抬头仔细一看,来人不是解家堡的陈士达,她的陈叔么?此时此刻陷入无助境地的解逍遥看到陈叔就象见到了亲人一般,直涌心头的喜悦终于让她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爹爹!”陈元甲也看清楚了来人是谁,当即策马迎了上去。

  “哈哈!终于等到你们回来了!”陈叔一脸笑意的说道,可当他看见解逍遥以及陈元甲那狼狈模样之时,心中惊疑不定,紧张的问道:“儿子,怎么了?你们出了什么事?”

  “爹,说来话长,我们回去再说吧,对了易兄强行动用真气,导致气血逆转,看情况唯有天山雪莲方能救他了,不知道解家是否……”

  “啊!走走走!我们快回去,到时候问问堡主就是了!”陈叔看了看易寒的脸色,知道事态严重,还不待陈元甲说完,便挥手打断,边说边走到解逍遥的旁边,轻轻的拍了拍解逍遥的粉背道:“遥儿啊,是谁欺负了你,说出来,陈叔第一个帮你给宰了他!”

  陈叔本就不知道怎么安慰人,几番话却引得解逍遥哭得更厉害了。解逍遥并不需要什么安慰,她只要把心中的酸楚释放出来那就没事了,但见到从小对自己疼爱有加的陈叔,就仿佛见到了亲人,先前一直因为环境的原因,让她不得不奋起而战,但此时此刻,她哪里还撑得住……

  一行人急急忙忙的赶往逐鹿堡,一路上谁也没说话,每个人只是想快点赶回逐鹿堡。

  当逐鹿堡高大的城墙出现在眼前的时候,连陈元甲也不禁松了口气。陈叔远远的便发出号令,命守城打开堡门,众人策马狂奔笔直入堡。原本宽敞的街道由于这群人的到来,便得拥挤起来。

  “让开!赶快让开!军务,紧急军务!”陈叔带人的手下在上司的嘱咐下,在前边高喊着开路。百姓们远远的便躲到了一边去,好奇着看着这群风尘仆仆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解元目前暂住与赵家府内,陈叔一马当先,首先来到赵府门口,把马交给迎上来的兵士,便一头往府内冲。陈元甲等人也不慢,陈元甲抱着易寒跳下马紧随其后,与自个父亲往里没走几步路,正好碰见接到下人汇报而赶出来迎接的解元以及赵婉。

  陈叔一见连忙也顾不得什么礼节,张口便道:“堡主,您可有珍藏天山雪莲?”

  解元先是一愣,回答道:“有!怎么了?”

  此时陈元甲抱着易寒上前一步,却听赵婉“啊!”的一声,掩着小嘴一脸不敢相信的模样。

  “这不是易公子吗?他怎么了?”解元不愧为一堡之主,反应比之常人冷静了许多。

  陈元甲首先把易寒受伤的经过告之解元,解元听完之后,为易寒把脉查探一番之后,双手背后在原地来回度步,却没有回答陈氏父子到底有没有天山雪莲。陈氏父子身为属下,想问却不敢问,只得在心中空自着急。

  还好这个问题被随后进来的解逍遥给解决了,只听她急切的说道:“爹爹,我们家中是否有天山雪莲!”

  解元这才回答道:“有!”

  “有就赶快派人去拿啊!”解逍遥差不多要喊起来了,这完全不应该是一个女儿对待父亲的态度。

  解元吃惊的看了看自己的女儿,女儿的这一次回来,似乎多了些自己不认识的东西,可又不能具体的描述出来。解元摇摇头,回到原先的思路道:“照易公子目前的情况来看,就算是把天山雪莲从解家堡取回来,也已经来不及了!而且就算时间上来得及,天山雪莲属极阴之物,单单用天山雪莲的话,非但救不了易公子,还会害了他!”

  “啊!”赵婉再次惊呼一声,当即眼前一黑,身子瘫了下去,众人又是一阵的手忙脚乱。

  解逍遥眼泪夺眶而出,这几天她也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恐怕这一辈子的眼泪加起来也没这段时间多吧。她恨自己为什么不能在此时坚强起来,但……但她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啊。

  “爹!难道……难道易寒哥哥……没……没……”后面的话解逍遥怎么也说不出来了,她要不是身后的谢心儿扶着,早如赵婉一般瘫下去了。

  “堡主,那还需要什么?”一旁的陈元甲突然出声说道,很显然他已经听出了解元话中之意。

  解元看了看陈元甲后道:“天山雪莲必须配合性属极阳之物,方能发挥出应有的功效,但极阳之物要到何处寻觅,这可是可遇不可求的事!唉!”解元说完一声重重的叹气,把众人重新燃起的希望给扑灭了。

  “极阳之物?极阳之物?”谢心儿口中喃喃的不知道说着什么,突然她惊喜的叫出声来:“麒麟玉!解堡主,麒麟玉可以用么?”

  解元一听,亦是惊喜异常,道:“麒麟玉?这位小姐有麒麟玉?太好了,易公子当真是福缘深厚,不知道是他几世修来的福份,如此难得的机遇都给他碰上了。麒麟玉乃世间至阳至炎之物,比之天山雪莲有过之而无不及啊!哈哈!”解元愁眉一展,高兴的笑了起来。

  但随后他略一沉思后,疑惑的看这位从未见过面的谢心儿道:“如果老夫记得不错的话,麒麟玉乃北方望族谢家之物!请问这位姑娘到底是何人?”

  听解元这么一说,连同陈元甲在内也记起除了知道谢心儿来历不凡之外,其他的知之不祥,当即都露出留神之色。只听谢心儿带着些傲气道:“不错,我就是谢家第三代子弟,谢心儿!谢乘风便是家父!”

  “哦!”众人一听谢心儿当真是谢家之人,不约而同的发出惊奇之声。

  “那就没错了!呵呵!”解元忍不住高兴的击掌说道,随后他便转身吩咐下人速速去解家堡取回天山雪莲。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第十七章 情海生波(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