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加入VIP声明(杂篇)

    公元两洞洞四年幺洞月四日,就是范含开始更新电子生涯VIP那一天,我独在网上闲逛,遇见范含,前来问我道,“你丫可曾为我加入VIP说了一点好话没有?”我说“没有”。他就正告我,“你丫还是写一点罢;我以前就很爱看你的帖子。”

  这是我知道的,凡我所原创的帖子,大概是因为往往胡言乱语之故罢,回复一向就甚为寥落,然而在这样的生活艰难中,毅然以回复的名义连续灌了一百一十三桶纯净水导致帖子被斑竹同主题删掉的就是他。(前一天晚上我在另一个版面他的帖子后面回了二百篇,斑竹将其同掉,封了我一周。或许这次范含想同样灌二百篇或更多,却没有料到这位斑竹起床如此之早,壮志未酬。)

  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作者毫不相干,但在读者,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天网恢恢”,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

  说句实话,就文笔来看,我不觉得范含的电子生涯写得有多好。这也是他一贯的特点,挖坑不灵,填坑灵。如果别人发了一篇现成的东西,他看着不爽,回帖损人当真是文采飞扬。反过来,让他立论一篇,多半是结结巴巴,洋相百出。喜欢反驳,喜欢抬杠,喜欢损人,喜欢讽刺影射,这都是北京人的特征。虽然我也是北京人,但明显不如这小子更典型。

  书里说范含平生最恨“小资”,不对,应该是第二恨才对,这家伙平生最恨的应该是“道学先生”。以前在BBS上,凡是碰上道学家发贴,赶紧通知他一声,然后等着看好戏吧。范含不把人损得狗血喷头就誓不罢休。现在年纪大了,脾气也好多了,我们也没什么热闹好看了。

  其实他损人,尤其是损道学家,有固定的模式。首先,抢占真理的至高点;其次,抢占道德的至低点;最后,将上述两点有机的结合起来。这“最后”一点正是我们最佩服范含的地方,乍一看耸人听闻,其实绝对没有强词夺理。越是道学家不好意思,不愿意说的东西,范含越是要逼着人家说出来不可。到后来,看着道学家们在“真理”的感召之下多半不得不承认“XX无罪,OO有理”,怎一个爽字了得!

  现在再看书里的限制级内容,应该就很好理解了。在现实中,范含其实特尊重mm,我们因此还都嘲笑他。当着mm的面,这家伙绝对不讲荤段子,也从不搞xing骚扰。当然,我们自己人一块鬼混的时候,也不会说这些东西。又不是情窦初开的小孩,那点花花肠子能瞒得住谁呀?范含在生活中如果能有书中主角一半无耻,也不会到现在都是光棍,虽然有好几次险些“脱guang”。话又说回来,如今这世道,gg们都是物美价廉,mm们一个个都质次价高,水准以上的真没几个。宁缺勿滥,这小子可能这么想的吧。

  -------

  至于这个声明,我实在也是没什么好写的。原来催我的时候,我说等你的外篇出来再说吧。今天又催我,这回没什么借口拖稿了。进不进VIP那是他自己的事,我捞不着什么好处,也没什么损失,事不关己,那这个声明我怎么写?

  帮他说好话,也不容易。一个钟头估计能写一千多字吧,但是查资料,构思的时间加起来恐怕就不止一钟头了。这么一算,收入绝对没工资高,哪怕接点私活也比写书来钱快。可据我所知,这小子也不接私活,成天就是“白天出门忙活,晚上出门转悠,碰上熟人打招呼,‘怎么样’?‘咳,凑合’!”(崔健《混子》,1998)

  一开始他决定写这本书的时候,给我个链接让我看看。我当时就说,你这个坑太深了,没几年填不满。我知道他写这本书的目的是为了练笔,但是同样意淫的构思他明明还有不少,写点别的,到几十万字不想写了,一停,谁也不会说什么。像电子生涯这样的,年表都列好了,别说中间一断,恐怕就算真的写到两千年,也会有人骂太监。他现在还没觉得不想写,写烦了,但早晚有这么一天。自己挖一大坑自己慢慢填吧,这是自讨苦吃。

  我知道他这几年上班,除了写文档之外没打过汉字。但是我觉得,写东西就像骑自行车一样,搁多久,也只是不熟而已,简单练练就能缓过来。现在一练几年,耽误人啊。不过,听说当年日本北条司自称,画《猫眼》的时候,一个礼拜就烦了,但还是坚持画完,到后来画《城市猎人》才算用心。不知道范含会不会以此人为榜样,将几年郁闷化为力量,弄出一部“大作”出来。当然,另一方面,不知道范含会不会从此倒向力量的阴暗面,将此书太监。^O^

  大概也就这些吧,啊,对了,范含在“外篇”里说的都是实话,我证明,丫的书真多!

  -------

  忠实读者某

  两洞洞四年幺洞月幺拐日

  北京

  

加入VIP声明(杂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