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师的现实传奇

大法师的现实传奇

天使心愿 著

玄幻
类型
2004.08.06
上架
2.5万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毁灭能量

    “北极神殿”

  在神殿入口处的一座冰雕巨龙像的后方,一名身著白衣银甲的天使静静的立在那里几乎同雕像融成了一体,若不仔细看的话极容易被忽略过去。

  他是在“北极神殿”看守魔界刺客的四名天使战士之一,身为天界最精锐的“神之斗士”的他却在这里担任区区的狱卒,由此可见诸神之王对拉哈尔特三人的重视程度,尤其是夏侬,她的“圣斗气”修为虽浅但若假以时日的话说不定会成为真正的绝世强者,诸神之王对她颇具戒心。

  就在这名“神之斗士”不发出任何声息的挺立在那里的时候,一条手臂突然无声无息的从他背后伸了过来一把就掩住了他的口鼻同时一道庞大无比的奇异力量从他的背部脊柱处传入在一瞬间就瘫痪了他全身的经脉。

  “神之斗士”不愧为诸神之王精心改造而成的超级战士,在如此突如其来的万分不利的情形下他仍凝聚起了强大的光明力量抗拒著背后那奇异力量的侵入,但入侵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足可与诸神之王相比拟,“神之斗士”的抗拒力量在一瞬间就冰消瓦解,白眼一翻失去了意识。

  我松开了抓著“神之斗士”的手任他软倒了下去,这个家伙还真是有一手,我在一瞬间以突然袭击的方式将“魔斗气”侵入他的躯体之中想不到他仍能进行反抗,实在是高竿的很。

  琳莎与亚夜这对姐妹花出现在了我身后,琳莎有点担心地道:“来,你杀了他?”

  我回首笑道:“你放心吧,我只是以‘魔斗气’封住了他的经脉让他失去知觉,过一段时间就能恢复了。”

  琳莎这才放下心来,道:“夏侬他们三人就被囚禁在这座‘北极神殿’中,除了这名‘神之斗士’外还有三个看守,来你能像对付这个一样无声无息的制住他们吗?”

  我嘻嘻笑道:“怎么,对我没有信心?该罚!”

  猛然在她的樱唇上偷了个香吻之后我闪身冲入了冰寒的“北极神殿”中,琳莎轻呼一声抬手掩住了自己的红唇,美丽的小脸上满是羞涩与幸福的光彩,可爱至极。

  亚夜拍著琳莎的香肩道:“姐,主人真的是很疼爱你啊,他有一个怪癖,越是自己心爱的人他就越是欺负戏弄,让人哭笑不得。”

  琳莎美目一转道:“那你一定是经常被来给欺负的很苦喽?”

  亚夜又羞又喜地轻捶了琳莎几下,如潮水一般的幸福喜悦溢满了这对神魔姐妹的心房。

  潜藏于“北极神殿”中的三名“神之斗士”都掩住了自己的气息,但他们终究无法做到像我那样的滴水不漏,在我的精神力量的查探之下三股淡淡的气息马上就回映在了我的心中。

  行动!

  我身躯一晃毫无声息的来到了一根冰柱的顶端,在那里正有一名“神之斗士”如雕像一般静立著呢。

  我依葫芦画瓢像对付上一个一般从他身后猛然伸手掩住了他的口鼻,同时庞大的“魔斗气”从背部直侵入了他的经脉之中。

  这个的反应也同上一个差不多,在经受突然袭击之下他连忙凝聚力量进行抵抗,他的命运自然也同伙伴一样转瞬间就经脉闭塞失去了知觉。

  我用这个看似简单但却十分实用的手法很快就将另外的两名看守也解决掉了(这是因为彼此之间力量相差太大的关系,若是旁人绝无法这样做到),然后我才向夏侬他们的所在地掠去。

  当夏侬、拉哈尔特、罗维三人的身影出现在我眼中的时候我心疼的几乎当场流下泪来,因为这三名我心爱的宝贝和最喜欢的部下已被冻僵在了森寒的冰室里,尤其是夏侬,她不仅力量全失而且还身负重伤,此时在寒气的侵蚀之下她的生命之火已是奄奄一息了。

  我也顾不得考虑是否会暴露目标了,一拳击出立将形成墙壁的永冻寒冰震成粉碎然后直射至三人的身前。

  僵立著的三人已连说话的能力都没有了,只能以眼神向我传达他们此时的兴奋之情。

  “暗龙!”

  随著我的一声轻喝六条颜色不同的灵魂能量带立时出现缠绕在我身上,六带在瞬间融合为一实体化成了一件深沉漆黑无比的全身剑士甲——“暗龙铠”。

  著铠完毕之后我的背部赤芒暴闪,一双由火焰所构成的“不死凤凰翼”顿时伸展而出,在此情此景之下使用这“不死凤凰翼”为夏侬三人进行治疗要比圣光系的治疗魔法合适许多。

  宽大的“不死凤凰翼”在刹那间就伸展包裹住了夏侬三人,赤红的火焰顿时熊熊燃烧,其热浪甚至连周围那万年不化的永冻寒冰都开始融化了。

  我此时的心情实际上是十分紧张的,“不死凤凰翼”的功效我不过是听暗龙介绍过还没有进行实践,眼见夏侬三人身险熊熊火海之中我心中不由有点后悔,或许我不应该使用这“不死凤凰翼”,若用圣光系治疗魔法的话虽然会麻烦一点但安全保险……

  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仅被“不死凤凰翼”的凤凰神火炙烤了片刻夏侬三人就如同浴火重生的凤凰一般伤痛全消精神大震。

  我心中欣喜忙将“不死凤凰翼”收回然后轻喝一声连发三拳分别击在了三人的胸膛上,诸神之王在他们身上所设下的封印立被我突破,力量马上就又回到了他们的身上。

  “爷!”

  夏侬娇呼一声不顾拉哈尔特、罗维二人在侧径直扑入了我的怀中,这位凌霜傲雪的冰美人再也忍受不住心中的思念与深情,在我怀中忘情的放声大哭了起来。

  拉哈尔特和罗维还是第一次见到冷冰冰的小妹如此失态,他们不由都呆楞住了。

  两道婀娜曼妙的倩影突然电射而至,拉哈尔特和罗维立时反应摆出战斗姿态卫护在我身前,他们虽然已失去了“铠甲魔枪”和“戟叉魔剑”但仍用气与魔力形成枪和剑的形态,其赫赫神威并不比以前稍差分毫。

  来人是两名分著黑白异色的精致铠甲的绝色美女,拉哈尔特与罗维一见其中之一竟是琳莎公主,他们不由脸色大变,拉哈尔特低喝一声手中由真气凝聚而成的气之长枪立时直刺而出。

  他身旁的罗维亦是如此,黑暗能量剑在一瞬间张开了一片如大扇子般的剑影罩向了琳莎周身的要害。

  对于将他们害至如此境地的罪魁祸首琳莎公主他们可是已恨之入骨了。

  拉哈尔特与罗维的力量都不在琳莎之下,此时虽然没有趁手的兵刃但他们的攻击仍是威凌已极,毫无敌意的琳莎自然没想到竟会受到这样的接待,一时间她连抵抗闪避都来不及了。

  好在我感应到了拉哈尔特二人在一瞬间所散发出来的战意与杀气,连忙身形一闪挤入了琳莎的身前,左手一抬身前的空间立即塌陷扭曲形成“次元盾”,拉哈尔特的气之长枪与罗维的黑暗能量剑先后刺在了“次元盾”上暴出了一大团的散乱气流。

  “你们住手!”

  我散去“次元盾”所形成的扭曲空间一把将惊魂甫定的琳莎抱入了怀中,道:“她已经是我的女人了,你们不得无礼,这一回可是真的!”

  说完我还在琳莎甜美的红唇上狠狠地“咬”了一口以做证明,琳莎虽然羞涩无比但仍一动不动的任我品尝著她的甜美,我们看起来实在是唯美极了。

  这时亚夜也笑著道:“若是你们伤害到了姐姐的话父王绝不会饶过你们的哦,她可是我的亲姐姐啊。”

  拉哈尔特和罗维都不是笨蛋,他们马上就明白了亚夜话里的意思顿时双双脸色大变,一向冷硬如铁的拉哈尔特竟失声道:“公主你的意思是说……是说她是……”

  亚夜道:“你猜的没错,就是这样,琳莎是我同父异母的亲姐姐啊。”

  罗维惊骇地道:“既然路西法大人是琳莎公主的亲生父亲,那诸神之王……”

  我接口道:“他们自然是夫妻啦,像诸神之王这样的美女居然被路西法那个老狐狸给……命运对美女真是不公平!”

  琳莎与亚夜姐妹娇嗔著捶了我几记粉拳以抗议我对她们的父亲大人的不敬,而夏侬、拉哈尔特和罗维却被这令人难以想象的真相给惊呆了。

  就在此时两股强的惊人的力量气息突然被我的精神力量所察觉,而且我能感受到这两股气息正在迅速向天界接近著。

  夏侬也感应到了力量气息的接近,她神色一变惊道:“爷,好象是……”

  我皱眉点了点头,道:“没错,是路西法和羽衣,他们正全速的向天界飞来大概是因为我们的缘故吧。嘿,这回可有好戏看了,你们说路西法和诸神之王见面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真让人期待啊。”

  亚夜等人都苦笑著不知该如何回答,这时又有几十股强大的气息猛然从天界爆发了出来并且腾空而起,其中的一股气息犹为强盛竟涵盖了整个的天界大陆,自然是诸神之王和她那数十名几可与“炽天使”相比拟的“神之斗士”了。

  这场王见王的好戏我自然不能置身事外,也没有同诸人打招呼我就展开了六对十二只神魔羽翼冲天飞起,亚夜诸人也跟了上来。

  因为我不想被神魔两位巨头发现所以掩藏住了自己的力量气息,但如此一来我的飞行速度就大受影响,在我赶到之前两位巨头的力量气息就撞击在了一起并产生出了声势惊人的能量波动,显然这对失和的夫妻已开始兵戎相见了。

  但这惊天动地的波动突然在一瞬间消失,甚至连他们和羽衣、“神之斗士”等人的力量气息都完全消失了,可能是被什么特殊的结界隔断了气息的传散,看来他们并不想让天界的众人知晓这次神魔巨头的相会。

  我的预测果然没有错,在“飘渺城”外六百多里处出现了一个超巨型的大结界,结界分为两层,外层是诸神之王最得意的高频震动结界,内层却是一个漆黑的黑暗结界使得外人根本看不清结界中的状况,这自然是路西法的杰作了。

  我在结界外停了下来,亚夜、琳莎、夏侬等人很快赶上,琳莎柳眉微皱道:“这是母亲自创的最为得意的结界,任何试图接近的人都会被震成粉碎,如今里面还有父亲所设下的功效不明的黑暗结界……来,你要小心啊。”

  我微微一笑道:“两位大佬所设下的结界的确了不得,路西法的结界虽然不像诸神之王的结界那样具有可怕的破坏力但刚才在我以精神力量进行探察的时候竟被它吸纳去了一大半,看来这个结界的功效和‘地狱浩劫’相类似能够吸纳外界的游离力量,难缠的很。不过这也难不了我,我吴来岂是这两个结界就能难得住的!”

  随著我心灵讯息的传出亚夜娇躯一旋化成了剑的形态飞到我手中,我轻喝一声摧运起“魔斗气”贯注于其中,“亚夜”虽然有著将力量增辐三倍的能力但因为我所注入的“魔斗气”极少,所以仅在“亚夜”那狭长的剑身之外形成了一层淡淡的黑色的光晕,看起来一点也不显眼。

  琳莎见我挺起闪烁著淡淡的黑光的“亚夜”缓缓地刺向诸神之王所设下的高频震动结界她连忙叫道:“等一下!母亲的这个结界有著极强的破坏力,‘亚夜’虽然锋芒绝世但你仅用这么一点力量……”

  我微微一笑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停顿:“你放心吧琳莎,这个结界的奥义已被我识穿,我敢说在对这个结界的原理的认识上我还超过了你的母亲。所以,我就以这一点点的力量击破结界给你看!”

  当我吐出最后一个“看”字的时候“亚夜”已刺到了高频震动结界之上,一阵尖锐无比的鸣响立时响起,在剑尖刺中的部位结界竟以其为圆心出现了一个缺口,一个可容人通过的缺口。

  最是了解高频震动结界的威力的琳莎见状之下不由难以置信地道:“天,你真的做到了,这怎么可能?”

  我将“亚夜”扛于肩头得意地道:“答案其实很简单,因为我注于‘亚夜’之上的‘魔斗气’组成粒子也以同样的形式高速震动著,而且震动的速度比结界粒子还要快上数倍,如此一来我虽仅用了少量的‘魔斗气’但就像用锋利的刀子刺牛皮一样刺穿了这个结界。嘿,说到对于高频震动这种物理知识的理解和认知诸神之王可是还差我很远呢。”

  第二层由路西法所设下的黑暗结界具有吸纳外界游离能量的能力,但在我双手不断发出的“次元刀”所形成的小型空间裂缝的斩击之下结界硬是被我给砍出了一道门户,我身形一闪就直冲了进去,琳莎诸人不敢怠慢连忙跟入。

  刚一进入结界空间中声势惊人的力量波动便迎面而来,只见诸神之王与路西法各自伸展著十二只羽翼相距百米左右正在全力凝聚著最为纯粹的光明力量和黑暗力量,晶莹闪亮的圣光与深沉漆黑的乌芒分别在他们的身躯上闪烁著,抢眼极了。

  以欧娃为首的二十余名“神之斗士”盘旋在诸神之王身后数十米之外,神情凝重严阵以待。

  舒展著八只漆黑的羽翼的羽衣悬停在路西法的身后空中,她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在了眼前神魔二巨头的身上,连我的到来她都没有察觉。

  庞大的光明力量在达至几乎实体化的程度之后骤然暴缩,变成了二十余枚耀眼的小光球悬浮在诸神之王的周围,正是她苦研而成的圣光系终极魔法“太阳之剑”的完全形态——“审判”。

  一见这几乎令我烟消云散的“审判”我的脖子就不由自主的一阵发凉,实在是有著一种出于本能的畏惧,我连忙将目光转向了路西法想看一下他是否有应付这“审判”的方法。

  此时路西法的表现十分的怪异,按照黑暗系终极魔法“地狱浩劫”的应用程序现在的黑暗力量应在他身前凝成高度压缩的能量球才是,然而在此时的路西法手中这个程序的最后一步变了,变的截然不同,原本应压缩的黑暗力量竟如黑色的帐幔一般向四方扩张了开来,转瞬间就涵盖了方圆百余米的空间并且仍在不断的高速扩张著,眼看连诸神之王都要被罩入这黑色的帐幔之中了。

  诸神之王绝美的玉容上现出了一抹惊色,她眉头一皱娇躯周围的二十余枚光球中突然有三枚骤然爆裂并且化做一道光屏包裹住了她的娇躯,宛如一件由光所形成的铠甲一般。

  就在光球刚化成光屏罩住了诸神之王的娇躯的刹那间黑色的帐幔便吞噬了她,而且在一瞬间整个的结界就完全被黑暗力量所充斥,所有结界中的生命体都无一例外的陷身于黑暗力量的包围中。

  在黑暗力量触体的一刹那我就顿觉不妙,我的精神力量、魔力、真气等各种各样的力量竟完全不受控制的向外狂泄而出,大惊之余我连忙张开“圣光灵阵”结界进行防御,然而即使是这最强的绝对防御结界也仅能使力量流失的速度变缓而无法使其停止。

  这实在是有点令人难以置信,且别说“圣光灵阵”那绝对的防御能力,从理论上来说拥有最高层次的黑暗特质的我是不应该会受到外在的黑暗力量的影响的,然而此时的情形却彻底的违背了这个理论。

  结界中所有的人都惊恐万分的各自张开了防御结界,但既然连我都无法完全阻止力量的流失那他们就更不济了,除了羽衣和夏侬还可勉力支持外其余诸人在短短的一瞬间就流失了大半的力量,琳莎、拉哈尔特、罗维三人最先支撑不住,结界消失从空中直坠而下。

  我心中大惊连忙以“次元逆转”将坠落的他们传送到了自己身前然后展开火红的“不死凤凰翼”裹住他们的身躯并将自身的力量输送向了他们。

  此时的“不死凤凰翼”是以依附在我那十二只神魔羽翼上的形态出现的,不论白色还是黑色的羽翼在外层都出现了一层赤红的火焰,我的力量就是通过这火焰向他们进行传送的。

  “扑通……”

  二十余名“神之斗士”相继从空中坠落,他们背后羽翼上那原本的金芒已完全消失,所有的力量都被吸纳入了周围的黑暗空间之中毫无规律的流转著,踫撞著,狂暴的破坏性能量流逐渐形成,充塞了整个的结界并且其威力呈几何倍数的暴增著。

  得意的笑容出现在路西法嘴边,他轻声道:“咱们真是心意相通啊,都给自己留了最后的一手。我这以‘地狱浩劫’为原型所创出的‘灭绝’的威力如何?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止‘灭绝’的吸蚀,你也不会例外!”

  诸神之王那弯月般的柳眉微微的皱了一皱,道:“你说的没错,即使是我也无法完全抵抗‘灭绝’的吸蚀,但你的‘灭绝’有著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失去了‘地狱浩劫’的一击必杀的能力,因此我的‘审判’正是你这‘灭绝’的克星!”

  话音一落她周围的光球立即化做十余支小型的“太阳之剑”攒射向了路西法,但随著“审判”的发出她的护身能量骤减,体内各种形式的力量立时向四周狂泄而出,空间中激荡著的能量流在接受了她这庞大无匹的外泄力量之后顿时变的更加狂暴,整个结界宛如变成了修罗地狱一般。

  路西法此时的情形实际上并不像他所表现出来的那么轻松,他已将自身全部的力量转化为“灭绝”那特殊性质的黑暗吸蚀之力,没有一丝的保留,换句话说现在即使是一个普通的高级魔法也能将他这位伟大的魔界之王给彻底消灭,更别说是诸神之王全力发出的“审判”了。

  如今的诸神之王已流失了大部分的力量并被卷入了能量流之中,而路西法在“审判”的攻击之下却已无抵抗的能力,所以他们的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同归于尽,结界中的其他人则是他们的陪葬品。

  就在同归于尽的前一刻,他们的目光接触了,所有的嫉妒、仇恨、怨怒都在这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余下的只是彼此之间对对方的深情与思念,直至此时他们才意识到只有对方才是自己最重要的人,自己只为对方而存在。

  他们笑了,无怨无悔的笑了,能够同时死去对他们彼此而言算得上是一个美满的结局,他们已了无遗憾了。

  但是,无论诸神之王还是路西法都忽略了一个人,一个力量绝不在他们之下的人——我,“魔神王”吴来!

  失去了力量的“神之斗士”们已被毁灭性的能量流绞成了粉碎尸骨无存,分别以“圣斗气”和“圣光灵阵”护体的夏侬与羽衣也到了崩溃的边缘被能量流卷地四下乱飞。

  我忙以“次元逆转”将她们转移过来纳入了我的保护圈中,羽衣见到我脸上顿时现出了狂喜的神色,然而情势已容不得我们互诉衷情了。

  纵然是我在经受著狂暴的毁灭性能量流冲击的同时还要将大量的力量传输给拉哈尔特等人委实也有点吃不消了,又见到路西法和诸神之王那同归于尽的态势我不由真急红了眼,牙关一咬“暗龙铠”脱离我的躯体变成了六色的能量光屏护住了琳莎诸人,我则长啸一声仗剑直向路西法二人射去。

  在身躯冲出的刹那间我摧运出了自身所有的力量,“魔斗气”闪耀在我躯体的周围并且以高频的形式震动了起来,“亚夜”更是喷出了一道足有丈余长的“剑罡”匹练,狂暴的能量流与之一触之下就消于无形。

  “呀——”

  冲到了路西法和诸神之王之间的中间地带的我狂吼了起来,手中“亚夜”如系万钧重物一般以极为缓慢的速度在虚空中画起了圆圈,随著“亚夜”的划动一股浑圆无比毫无斧凿之迹的柔韧之力顿时产生,周围那狂暴的能量流、路西法的“灭绝”之力和诸神之王的“审判”的力量竟同时受到了这圆韧之力的牵引向我汇聚而来。

  这是“太极”的借力打力集气之法,本是借著剑势的划动将周围的气尽数吸纳于无尽的圆圈之中然后在一瞬间发出克敌,我此时活用了此种手法将四周所有的力量都吸纳了过来,甚至连本身就具有无伦的吸蚀之力的“灭绝”力量也不例外,我那用“亚夜”所划出的圆圈仿佛就是一个无底的黑洞,任何形态的能量都躲不过它的吸纳。

  被吸纳了过来的光明力量与黑暗力量分为黑白两色的光带随著“亚夜”的画圈而交错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标准的圆球,两条光带虽然相互交错但并没有融合在一起,黑白相间其形态正是“太极”的代表图案——阴阳鱼。

  路西法与诸神之王终究不凡,当威胁著他们的力量骤然减弱之时他们马上就有了反应,路西法大喝一声十二只堕落天使之翼全力地拍打了起来,硬是冲出了“审判”的威力范围,尽管他的“暗黑魔甲”已破碎不堪身上更是伤痕累累,但性命总算是保住了。

  诸神之王的情形倒不像路西法那么狼狈,她宛如一条灵巧至极的美人鱼一般在声势大减的能量流中自由的穿梭著,因为她的动作是顺著能量流的卷动而随波逐流的,所以她就像是波涛汹涌的海浪中的一只小船,虽然被波涛上下卷动著但始终没有沉没。

  他们虽然脱离了危险但我这厢的情形却变的万分不妙,随著“亚夜”所形成的黑白能量球的扩大我所承受的压力呈几何倍数的增长著,路西法、诸神之王和二十余名“神之斗士”的力量是何等的巨大,无论如何也不是我一个人所能控制得了的。

  眼见黑白能量球越变越大并开始了不稳定的震颤,经验丰富无比的神魔二巨头马上就看出了我此时的艰难,虽然自身的力以所余无几但他们在情意深长的对视了一眼之后仍义无返顾的展动羽翼双双向我飞来。

  我已将自身全部的力量都应用于对外部力量的控制之上,但我所吸纳的力量实在是太巨大了,巨大到已超出了我所能控制的范围,黑暗力量与光明力量剧烈的震颤了起来,如果它们一旦相会的话那将产生出数倍于“两极爆破”的破坏力,方圆数里之内不会再有任何物质存在。

  我拼尽余力大叫道:“你们快离开!我支持不住了……”

  羽衣、夏侬、拉哈尔特等人闻声之下非但没有离开反而向我冲了过来,保护著他们的圣兽魂先他们一步射至我身上又变成了“暗龙铠”的形态。

  路西法和诸神之王飞至,他们二话不说的就开始全力从我所维持在身前的能量球中回收自己的力量,然而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光明与黑暗力量终于脱离了我的力量的束缚,一接触之下立即引爆。

  在这千钧一发之时我倾尽所有的力量向身侧发出了一记“次元刀”并以精神力量使空间裂缝扩大(我已发不出‘大次元斩’了,只好以‘次元刀’代替),随著这连接不知名的异空间的裂缝的扩大一股如黑洞一般的吸力顿时产生,在刹那间将我和眼看就要引爆的能量球一起吸入了异空间之中,裂缝失去了我精神力量的支持立时消失,只余下了些许的残余能量激荡绞动著。

  “亚夜”在空间裂缝消失的一刹那被我掷了出来,乌芒一闪她变回人形同夏侬、羽衣等人一起如同疯狂般的尖叫了起来。

  “不——”

  进入异空间的我心情竟是出乎意料的平静,毫无畏惧的等待著死亡的来临,或许消失于这异空间之中才是我吴来的最终归宿吧……

  光明力量与黑暗力量终于引爆了,映入我眼帘的是绝顶美丽的光彩,好美丽啊……

  

毁灭能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