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回]犹如故人归

    回去的路上,舒庆说,公子,你怎么去那里了?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没什么啊,只是一去就这么久,真是让人担心,而且这个汀芷是个很奇怪的人,她本来是要派到太太屋里的,可是她一定说自己笨,见不得大场面,会害怕的。管事的跟她说了太太很和气的,可她就是不肯,还一定要到园子里来,要住到潇湘馆,本来还以为她一个女孩子待在园子里会害怕,住不了多久,谁知道一住就是大半年的,她没见过太太就说怕,住这么个地方到不怕了,爷你说是不是奇怪?

  哦?我沉默了,汀芷,你真的不同的。我不由想。

  舒庆,有一件事情和你说啊,要是回去太太问起,你就不要说我见到了汀芷啊,听到了没有?

  哦,听到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要舒庆对母亲这么说,从小到大我就没有一件事隐瞒过母亲,我对她说过的每一句话都深信不疑且照做不误,如今为了这个才见过一面的不相关的丫头却改变我十六年的习惯,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甚至连自己都开始骇异自己。只是我的心里隐隐的觉得让母亲知道有这么一个人是十分不妥的,到底不妥在何处,我却也说不清楚。我感觉母亲会不喜欢她,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为这个担心,母亲不喜欢她就不喜欢吧,又有什么要紧,我又何必无来由的为一个丫头担心。

  想着想着就已经出了园子,只是经过这么一想,我不由有些心绪烦乱,我对舒庆说,你去和太太说一句,我就不去吃饭了,叫她不用等我了,我有些累了,想要先去歇着了。

  我径直会自己的房舍去了,走的时候又忍不住叮嘱了舒庆一次,要他不要和母亲说见过汀芷的事情,才放心的走了。

  回去的时候,我的小丫鬟语容已经掌灯在等我了,我对着她笑了笑,说语容,你等了很久了吧,你会不会饿了?

  不打紧的。她望着我温柔的笑了一下,爷,太太打发人来问过了,吩咐下来说要是你等会回来就不要去她那里吃饭,太太送了几份菜来,我给你热一热啊。

  不用了,我不想吃的,我倦了,想要休息一下,你先出去吧,我一个人呆会。

  爷,她看着我细声细气的问,要不你多少还是吃点?别辜负了太太的心意,太太对我说你去了园子里大半天,不吃点东西恐怕会感染风寒。

  罢了罢了,你拿上来吧。

  语容很高兴的就出去拿饭菜了。

  我看着语容的背影,这个丫头和我的母亲是一样的性子,和气敦厚,长相也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看上去却是温柔淡雅的样子。我的丫头都是这个样子的女孩子。

  汀芷,我不由又想起我今天遇到的那个女孩子,她的眼睛如水波流转,有着哀戚的凉意,说话时如冰落玉盘,言谈之间自然有一种让人忍不住怜爱的力量。

  烛光映照在窗纱上,我真的觉得倦了,想要睡了,想到这个,我就不禁笑了。

  我对汀芷有着很多疑惑,我想我还是要去问个清楚的,期间家中有些事情母亲要我帮她打点一下,所以我一直没有机会再去大观园,直到把事情弄完。

  再见汀芷,已经是一个月以后了,那天倒是个晴朗的日子,风轻轻云淡淡,秋日的和暖日光洒了下来。

  我站在潇湘馆的院落里,听到有清淡而幽雅的琴声从房里飘了出来,我知道是汀芷的琴声,她真是聪明,只有一个月,就学会了,虽然只是很简单的曲子,但是琴声氤氲晴空。

  我推门而入,笑着对她说:汀芷,你弹得很好啊。

  她微微的笑了一下,是你来了啊。她迟疑了一下,然后叫我,是你来了,兰初。

  怎么一般人弹琴要学很久的,你怎么这么快就会了?

  她拿起放在桌上的琴谱,说,那是因为我有个好师傅啊。眉宇间有调皮的神色。

  是吗?可是你学得真的很快的。

  其实学琴也是需要缘分的,琴是有灵性的东西,缘分不到也是枉然。

  她笑殷殷的望向我,我觉得我根本就琢磨不透眼前的这个女孩子。

  兰初,你来找我有事情吧?

  你怎么知道?

  我还知道,你是要问我关于林姑娘的事情。

  我奇怪了,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因为你和这个园子是有渊源的,你会觉得奇怪,为什么我这个丫头会知道得比你还多,所以你一定会回来问我还知道些什么。

  是啊,你怎么会知道的?

  那是因为给我们说故事的人不是同一个人。

  是谁告诉你的?

  她却摇摇头,说兰初,我可以告诉你,但是我想要问你,你喜欢你的母亲吗?

  几乎是不假思索的,我回答,那是自然。这个府里没有人不喜欢她。我突然凛了一下,她一开始就不肯做母亲的丫头,现在又问这个问题,难道她对母亲有着什么成见?

  你为什么要问我这个问题?

  她还是不答,兰初,你告诉太太有我这个人的存在了吗?

  她的问题直指内心,我不会说慌,且我也没有骗她的需要。我老老实实的说,没有,我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告诉她。

  她看着我说,你真的长得和你父亲好像啊。你知道你为什么没有告诉你的母亲我的存在吗?那是因为血的传承啊。

  我越来越奇怪了,她说的话似乎每一句都有着玄机,她根本就不像一个丫头说的话,她好像对发生在我出生前的那段过往了解的非常的清楚。

  汀芷,我听不懂。

  那你过来。

  我跟她走到了房里,她取出钥匙,轻轻的打开柜子,从里面取出一张画来,我打开看,画里有一个年轻的公子,眉目俊秀的样子,有一个女子在窗下教她弹琴,神色温柔。画的颜色很清淡,可是画得神情兼备,让我都为画面里弥漫出的暖煦所感动了。

  你看看啊,这里面的这两个人,兰初。

  不用她说上这一句,我已经看清楚了,那个男子定是我那个没有见过面的父亲,因为他的眉目有着和我一模一样的神采。可是那个女子,是的,不是我的母亲,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我对于告诉母亲汀芷的存在有着惶恐。

  因为画里的这个女子是林姑姑啊,她穿着月白的衫子,淡蓝的裙子,十指纤长,划过琴弦。我看着眼前的汀芷,她长得和林姑姑好像啊,不只是与我和父亲一样是眉目相似,她们给人的感觉是一样的,眼睛里有哀戚的凉意,让人忍不住的怜爱。

  这幅画,这幅画是林姑姑留下的吗?

  不是。

  啊?那你从哪里得来的啊?

  她原本是笑殷殷的样子,但我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她的脸色立刻就变得郑重,她用她澄澈的眼睛看着我说,兰初,我自有我得来的地方。

  那是谁给你的?你以前认识林姑姑吗?你还知道些什么,可以告诉我吗?

  兰初,我不认识林姑娘,可是我认得一个人,她告诉了我这个家里所有的曾经。我能够告诉你我还知道些什么,可是你为什么这么想要知道呢?

  我不知道,其实我母亲和我说过整个故事的,但我还想要知道一些我和母亲都不知道的。

  是的,有很多是你母亲不知道的 ,即使知道,她也无法理解的。

  那你可以告诉我了吗?

  可以,但这个故事的讲述者不应该是我,我想我要带你去见那个告诉我这个故事的人,她才应该是你的讲述者。

  汀芷说明天她会带我去一个地方见一个人,让我知道我想要知道的东西。然后她看着我说,你一定要来哦。

  我点点头,我问她,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呢?

  我已经说过了啊,因为你是和这个故事,和这个园子有渊源的人啊,你应该知道的,是不是?

  我应该知道的,我的母亲和我说的时候,亦说过一句同样的话。

  第二天上午,母亲说要我去见几位大人,和他们谈谈经济仕途的学问,本来是要去找汀芷的,既然这样的话,只好下午再去了。

  午饭时候,母亲问我谈得怎么样,我说还不错的。舒庆和母亲说,那几位大人都极力的夸赞公子呢。母亲笑得很快乐。是的,我得到了他们的称赞,其中有一个大人对我尤其赞赏,看了我很久。

  可是我的心里却觉得厌倦,我不喜欢这些应酬,我厌倦了这些客套而虚伪的笑容。其实我渴望的只是一盏清灯之下,抱一本书,过无忧无虑的生活。

  可是母亲她那么高兴,她渴望有一天我可以为她分担这个家的责任,成为她眼里顶天立地的男子,能够重新振兴贾家,让贾家恢复昔日的辉煌。

  她看着我说,兰初,你真的没有让我失望啊。

  我说,母亲,我会永远不让你失望的。

  

[第三回]犹如故人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