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四

  10月23日中午,东渔315终于靠上了起点岛残破的码头。

  船长赵旗命令,除了值班人员之外,大家都可以上岸休息。同时命令上岸人员不得离开码头300米之外,枪炮班全体武装人员沿着一公里的边缘线警戒。

  “转转去?”李海铁对船长赵旗说。

  “是啊,恐怕以后相当长时间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赵旗心情不无沉重的说。

  “好吧,先让我们来熟悉一下今后的家。”

  “大副魏国民留守负责指挥全体人员和船的安全,二副吴膺,帆缆长欧阳,水手长张豫鲁三人随我们去察勘地形,带上武器。”

  胡宏在一边听到以后,也背上随身带上岸的药箱说:“我也和你们一起去。”

  李海铁看看胡宏肩膀上的药箱,想了一想说,“也好。你就做察勘分队的救护员好了。”

  船长赵旗打头,一行六人走向开阔地。他们走的似乎是以前的一条水泥道路,不过水泥路面早已残破不堪,大部分都被海啸破坏的七零八落。好在岛上全是沙质土,地面上的积水很容易就渗入地下,所以走起来还不很费力。离开码头没有几十米,前面登上一个斜坡,斜坡边上是残破的海塘,明显的比海滩和码头高出五六米来。等到他们登上海塘一看,大家都沉默了。眼前这一大片分明就是以前的市镇,但是现在荡然无存。只有杂乱的残桓断壁、折断的房梁上面乱七八糟挂着的海藻,还有一些垃圾般的杂物。

  路边,一堵残墙的根基还剩下30厘米左右的高度,残墙里面还有一些积水,几条小鱼在水中敏捷的窜来窜去。只剩下不到一米高的断柱上,撕裂的缝隙上夹住一件红色的儿童衣服,看上去大概是一两岁孩子的,在阳光下红的鲜艳、刺目。

  原来的市镇,现在的废墟或者开阔地以一个缓缓的角度向着山脚升高。沿着过去的“路”继续向上走,眼帘中全部都是这样的景况。虽然有不少杂物,但是尸体却很少见到,大概是因为人体是圆的,不容易被杂物卡住,都被海水带入海中了吧?

  李海铁也注意到这种现象,说:“科学家研究的结果说,人的祖先是从大海走出来的。所以跟大海融为一体是人们最好的归宿吧。”

  一只不知从何处飞来的海鸥飞了过来,落在不远处的一处残壁上。水手长张豫鲁举起95步枪做准备射击状。胡宏看到了立即用手抬起张豫鲁的枪口,“你干什么呀!地球上的生灵都快死光了,你还忍心去杀害她。”

  张豫鲁咧嘴笑笑说:“哪里啊,我怎么舍得开枪?不过是好久没有站在地面上瞄准过了。瞧把你吓的,你以为我舍得开枪啊?这子弹比命都重要呢!”

  他们来到了山脚下,环形山在西北面有一处一百多米宽的缺口,大概是地质风化形成的缺口中间,一条两米多宽的小溪婉转流淌下来,将流过的地方冲刷成一道山涧,清水不时的越过大小的石头,如小小的瀑布群在向下延伸。

  胡宏快步走到涧水旁,蹲在一块石头上用双手捧起水就要喝。李海铁赶快叫了一声;“等等,不要喝!”

  说着,他从挎包里掏出一个袖珍盖格记数器(辐射仪)来,来到涧水边蹲到胡宏身边。打开仪器开关,将探头靠近水面。盖格记数器的绿灯闪亮,慢慢传出缓慢的滴答声。

  “嗯,可以喝,水中辐射不大,接近自然本底辐射。”

  “指导员多虑了,这里距离最近的爆炸点也有两千海里之外。不会有辐射的。”船长赵旗说。

  “还是谨慎一些好,我们处在一个陌生的世界里。我们面对的已经不是过去我们熟悉的那个世界了。所以要步步小心啊。”

  “啊,水怎么是咸的啊!”胡宏失望的喊了起来。

  李海铁也捧起一捧水,喝了一口发现。这看上去异常清亮的水果然带有咸味。不过不是海水那样咸,总体上还是淡水,似乎里面混进去了一些海水一样。

  李海铁略一思忖,说:“这说明海啸已经曾经漫过山顶的积水处。山顶存水的地方掺进去了海水。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海水会慢慢减少,水还是能喝的。”

  继续上攀,他们来到环形山缺口处,原来缺口是两个,除了这西北处有一个缺口外,西南方向也有一个,两个缺口差不多一样大。他们走进缺口,才发现环形山的内部陡峭无比,差不多全部是直上直下的悬崖峭壁,而环形山外部坡度就相对缓了一些。环形山的东部如一个叵形,中间那个口字就是一个小小的火山口湖泊,湖面也是东西长南北窄,最窄处只有不到200米,而宽度则有500米左右,湖边四周都有40-50米左右的湖岸平地,在南面的湖岸,平地更宽阔一些,直接连接到几乎垂直的崖壁。湖岸上长满了齐腰深的杂草和一片片一丛丛2米多高的灌木,只有最东面有几十株不知名的乔木长的很高。

  李海铁顺着船长赵旗的目光看去,知道他在看那些树。说“那是水杉。原来以为这种史前遗留的树种只有中国长江流域的深山中才有,谁知道这个世外桃源也还存留了几棵。”

  “这些灌木是什么?”船长赵旗特别佩服李海铁的博物学知识,似乎自然界中没有什么是他所不知的。

  “这些灌木的,是亚热带常见的啊。”李海铁摘下一支长长的荚果轻轻一捻,几粒鲜红的豆子就出现在手心里。那豆子如绿豆大小,朱红色的外皮饱满红润,而豆嘴处却有一块圆圆的黑色小帽子,看上去惹人喜爱。

  “哦,我知道,这是红豆生南国的红豆。”船长赵旗高兴的说。

  “是啊,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此物最相思……”胡宏女儿家心性,更是喜爱这些能够寄托情感的小玩意。于是也采了一些,小心翼翼的放进贴身衣袋。

  他们又走出缺口,在环形山的外侧靠西南方找了一条容易些的路线,继续向环形山的最高处攀去,这里的攀登就比刚才一路走来困难多了。山虽然不高,但是很陡峭,黑黝黝的火山岩坚硬锐利,没有多久,胡宏的手指便被划破。帆缆长欧阳笑道:“我们的随队医生第一个负伤啊!”胡宏懊恼的瞪了他一眼,“幸灾乐祸!”

  李海铁说:“胡宏你不要上来了,把手指包扎一下,然后到湖边找个瓶子将湖水灌一点回去,化验一下看看水质。”

  胡宏无奈,只好停下来,慢慢的下来回到湖边。

  剩下的五人攀登的速度明显加快,不到十分钟他们就登上了山顶。

  这里是整个环形山的最高处,放眼望去,整个起点岛尽收眼底。

  他们沿着山脊走了一圈,对整个岛屿的环境一目了然。以前,船长赵旗曾经在海图上看到过这座岛屿。不过因为岛子太小,海图上也标识不清,难以对这个岛屿的地形有清晰的印象。此时,才一窥全豹。

  整个起点岛呈不规则圆形,全岛唯有起点湾一处海湾。岛的东面几乎都是陡峭的山岩,船只无法靠岸也无法登陆。东北面是起点岬的外侧,虽然不是很高但面临海岸的也是陡峭的岩石。起点湾的西面也有一座突兀的小山,大约只有50米高,和起点岬形成一座海门。小山内侧和环形山之间有一个宽不到一公里的通道。岛的东北面和北面,就是半圈平坦的沙滩和一到两公里宽的平地。在西北面的小山和环形山之间有一片茂密的热带森林,远远的看不清楚都是些什么树种组成的。大概因为那小山的屏障,海啸才没有将这片森林毁掉吧。

  他们一边观察,二副吴膺一边将全岛地区仔细的画下来。吴膺从海军舰艇学院毕业已经四年,因为性格腼腆内向细心,船员们总叫他外号――“妹妹”。吴膺的细致耐心名不虚传,虽然捧着图夹手绘,但是这全岛地图也绘的有模有样,比例准确。

  “船长啊,看来我们要抓紧时间啊!”李海铁站的高,天边四周那些色彩诡异的云线更加清楚了,肉眼已经看到天边那些一缕一缕的乱云。

  “是啊,虽然天气这么好,但是我们这两天一直向北航行,这已经到了南回归线,却没有感到气温上升。这说明气温一直在下降啊。”

  “你看我们的家准备安在哪里?”

  “开阔地肯定是不行的,我看啊,就把家安在火山口里。”

  “嗯,好主意。避风防寒,除非再来一次大海啸,海水也冲不到。距离水源也近啊。你看东南角靠着水杉林那块地方怎么样?地势稍微高一些,距离湖水也稍微远一些,不会很潮湿。”

  “好!我们一会下去再看看,要是行,这里以后就是我们的家!”

  李海铁选中的这块宿营地在火山口内的东南侧,距离南缺口接近两公里,距离北缺口大约一公里半的样子。在湖的东北岸,这里东侧湖岸宽度有400米,紧靠着背后几乎垂直上升20米的山崖,山崖上面还有一块十多米宽的台地,真是一个理想的背风朝阳的风水宝地。要说这块宿营地有什么 不足和遗憾的话,那就是距离码头有些远,有大约四公里的路程。对于习惯枕着海浪睡觉的水手们来说,不能不说是一点不足和遗憾之处。

  

第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