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六

  大约距离岬口外15链的地方,一条黑色的鲸鱼在无力的漂游着。显然,它是在海啸中受了极重的伤害,十分虚弱、无力。偶尔喷出的水柱也是散乱无序的,尾部偶尔在水面以下缓慢的动一动,却不像健康的鲸鱼那样在水面以上把尾巴扬起高高的,然后再骄傲的拍击水面。

  欧阳参军以来一直在海上行船,五六年了,是个老水手,老“渔民”了,自然认得这种鲸鱼,是地球上最大的生物,蓝鲸。这条蓝鲸看来是成年雌性鲸鱼,看上去体长应该有30米左右,真是天佑起点岛,天降横财啊!

  帆缆长欧阳不敢怠慢,立刻打开电台呼叫船长赵旗:“船长船长,315呼叫,315呼叫!于洁和胡宏在海面上发现一条受伤的鲸鱼,距离15链。”

  “什么?发现受伤鲸鱼?多大?30米?好家伙!注意观察,我们马上赶到!”

  在一边听到这个消息的李海铁一点也不怠慢,马上大喊:“全体人员注意,全体人员注意,立即跑步到码头,立即跑步到码头!”一边喊着,一边快步去追已经奔出去的船长赵旗。

  船长赵旗第一个跑到东渔315停靠的码头边上,随即李海铁也气喘吁吁的赶到。李海铁看着表,只用了24分钟,全体人员除了烧窑组的四个人之外,已经在码头上集合完毕。这时船长赵旗已经进入驾驶舱,通过扩音机命令枪炮班全体人员携带95步枪2支,40火箭筒一支乘一号救生艇;帆缆班全体人员携带绳索和鱼叉乘二号救生艇,听船上扩音器命令。启动发动机,出发!

  鲸鱼能带来的收获实在太大了,连特别吝啬的船长赵旗也不由得大方了一回,居然让两艘救生艇都打开了挂桨发动机。

  有了动力的两艘救生艇立刻轻盈的向岬口驶去,后面拖着长长的尾迹,显得格外神气。

  李海铁站在露天指挥台上,用望远镜看的清除。这条鲸鱼的确就是蓝鲸。用望远镜的分划大致测量一下,这条蓝鲸大约长30米,体重大约有150吨以上。李海铁在记忆中搜索着蓝鲸的资料,他知道,蓝鲸不属于这块海域,是被颠倒的世界将它驱赶到这里来的。

  蓝鲸的家乡在北极,它们很少在靠近赤道的海域出现,更不用说到南太平洋来了。望远镜里可以看的清楚,这蓝鲸已经是遍体鳞伤。如果它支撑不住死去,就会将躯体沉入深深的大海海底。尽管战争以前蓝鲸是受保护动物,但是现在孑遗仅存的人类需要它来为人类的生存做一些贡献,那么猎取它也是自然的选择。

  岬口外面涌浪依然很大,两艘小艇一驶出海湾,行进立即艰难了许多。五米多高的涌浪里小艇一会被抛上高峰,一会被压到谷底,很快的,小艇上的人衣服都湿透了。

  扩音器里传来船长赵旗的命令:“一号艇二号艇注意,你们先不要惊动鲸鱼,绕到鲸鱼外侧,”

  两只小艇按照船长赵旗的命令,在距离鲸鱼尾部50米以外慢慢绕到鲸鱼的外海,小心翼翼的观察着鲸鱼的动态。

  遍体鳞伤的蓝鲸看上去已经奄奄一息,身上不少地方都被撕破了皮肤,露出白色的脂肪和鲜红的肌肉,有的地方的伤口竟然有三米多长。鲜血还在从伤口处流出,染红了蓝鲸身边的海水。

  虽然蓝鲸已经气息奄奄,但是偶然的一次呼吸,喷出的气流和海水依然是令人恐怖的。巨大的啸声震耳欲聋,气流夹杂着腥臭的海水让几十米外的两只小艇上的人们也笼罩再落下的雨滴之中。

  过了半个小时,蓝鲸似乎更加衰弱了,尾部已经很长时间不再摇动,渐渐的沉下去了许多,从中部以下的身体已经不再露出水面。帆缆长欧阳知道,如果蓝鲸死去,身体肯定会沉入海底的。这么大的身躯再想把它打捞上来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必须尽快把它弄到海湾里面去。于是欧阳站在船头,手持大号鱼叉,命令操桨的战士小王驶近鲸鱼,用船头去顶蓝鲸,试图让它向海湾移动。

  东渔315上传来船长赵旗的命令,“一号艇距离拉开,二号艇小心!”

  枪炮长娄强命令一号艇将距离拉开一些,但是仍然不肯远去,只在距离蓝鲸50米以外的地方打转。

  二号艇小心翼翼的用船头顶了一下鲸鱼,鲸鱼似乎没有什么反应。然后欧阳就命令小艇继续顶下去。

  和鲸鱼相比,小艇实在太小了。虽然似乎顶动了一些,但是鲸鱼却被顶的转了一点角度,而不是象人们希望的那样向岬口的方向移动。

  船长赵旗看到蓝鲸基本上没有什么反应,便命令一号艇也上去顶。但是即使两艇合力,也不能让蓝鲸按照人们预想的方式移动。

  这时欧阳有些着急,便用手持电台请示船长赵旗,允许两艇相机而动,直接捕捉最佳战机。

  船长赵旗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于是就再三叮嘱大家检查救生衣,千万注意安全后,允许欧阳指挥二号艇和一号艇相机动作。

  鲸鱼的呼啸声音实在太大,欧阳招手将一号艇也靠过来,对娄强说,将一条鱼叉放到一号艇上,由娄强和自己同时掷出,然后两艇一起迅速撤离。娄强明白了欧阳的意思,将手中的火箭筒交给一个战士,然后两艇一起转到鲸鱼的内侧,以便在鱼叉掷出后一起向海湾内撤离。

  200米的绳索也许有些短,但是对付这样一条奄奄一息的巨鲸,欧阳觉得还是应该够用的。

  欧阳出生在舟山群岛的一个渔民家庭里,从小就是在渔船上长大的。当兵6年的时间里,他随伪装成渔船的侦察船出海过50多次,早已是舰队闻名的捕鱼好手,尤其是他的鱼叉,又狠又准,对付鲨鱼更是从来没有失手过。

  枪炮长娄强也是舰队有名的一个狠角色,不单他的枪法好,单兵格斗也是曾经获得过舰队第三名的好成绩。不过,他对于帆缆长欧阳还是着实佩服的,因为你毕竟是在一条“渔船”上,打鱼的机会可比打人的机会多多了。

  两只救生艇在鲸鱼头部内侧靠在了一起,欧阳示意娄强仔细整理好鱼叉上的绳索,将绳索尾部系牢在线缆环上,然后单手举起鱼叉,让小艇倒退着尽量靠近鲸鱼头部。

  欧阳举着鱼叉来到艇尾,对两艇的操桨机舵手命令道:“注意听我口令,保持机器转速,随时高速撤离。”

  两只小艇靠在一起,随着涌浪一起一伏的距离鲸鱼越来越近。欧阳高高举起鱼叉,寻找着最有利的投掷点。

  在一个涌浪到来,两只小艇同时上升到最高点的时候,欧阳大喝一声“射!”随即两只鱼叉同时飞向鲸鱼头部。欧阳的一支深深扎进鲸鱼的额头,入骨三寸,而娄强的一支也飞进鲸鱼的眼睛后部,鱼叉带着绳索尚在颤抖不止。

  转瞬电石火光之间,欧阳确认了两支鱼叉投掷有效,立即命令两只小艇全速撤离。

  鲸鱼被刺痛了,尾巴立即高高举起,疼痛唤起来它那巨大的力量,仿佛要给予它最后的生命辉煌,这愿望使它象仍然畅游在自由的天地间那样,尾巴优雅的尽情在空中舒展成一双翅膀,然后又重重的拍击下来,顿时掀起了一阵巨浪,把正在逃逸中的两只小艇几乎掀翻。

  两只小艇在高速冲向岬口,向海湾内驶去。鲸鱼被尾巴拍击的巨大力量推动,一下子猛冲出去近百米,鲸头迅速向小艇逃逸的方向冲去,距离后面的二号艇越来越近。欧阳举起第三支鱼叉不顾涌浪的颠簸,努力稳站在艇尾,一边命令舵手加速,一边紧紧盯住越来越进的鲸鱼头部。鲸鱼借着尾部重重一击的余力直冲近二号艇的尾部只有四五米的地方,开始慢了下来。当鲸鱼的大嘴和二号艇的距离拉开到八米以上的时候,欧阳手中的第三支鱼叉飞了出去,稳稳的钉在鲸鱼的鼻孔附近。

  蓝鲸再次感到疼痛难忍,又试图抬起它那巨大的尾巴。但是它实在太虚弱了,尾巴勉强颤抖着抬起,落下时却显得那样无力,缺少了那种撼天动地的力量。鲸鱼只是略为前冲了一段小小的距离,便被巨大的身躯产生的阻力减慢了下来。

  二号艇终于赶上了一号艇,绳索都已拉直,两只小艇尽管开足了马力,但是也只能借着鲸鱼自身的惯性,缓慢的拖带着无力的鲸鱼象岬口内驶去。

  进入岬口之后,欧阳命令两只小艇沿着海湾的西侧靠岸,然后将两只鱼叉尾部的绳索系上浮筒,抛进海湾。剩下的一支鱼叉上的绳索由自己牵着登上了海岸。

  两只小艇远远的离开了鲸鱼,只有欧阳一个人在西岸将绳索牢牢的系在一块礁石上。然后站在岸边上观察着鲸鱼。

  蓝鲸半昏迷间感到了自己并不是身处大海之中。作为地球上的生物之王,它自然有自己的骄傲的尊严。它生来就是汪洋大海的王者,怎么能困身于这小小的海湾?它愤怒了,它绝望了。它绝望中奋起了自己最后的全部力量,一声嘶吼,似乎发出了最后的绝唱。吼声未落,它剩余的全部力量凝聚一起,奋起一跃,便高高的腾空而起。那一瞬间它巨大的身躯象一片浓黑发蓝的乌云,遮住了天空,带起一阵狂风和暴雨。在欧阳的眼里,那一瞬间,鲸鱼的身躯似乎凝固在空中,形成一个巨大无比的雕塑,在演示一个伟大生命的最后辉煌!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起点岛地形

  

第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