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九

  2008年1月3日当地时间早上九点,吃过早饭的时候,连续十天的大雨终于停止。被大雨憋闷坏了的张豫鲁第一个冲出营房,跑出火山口,向山顶最高处,起点峰上攀去。在东渔315上这28个人的队伍里,张豫鲁应该是第一个活跃分子,不但嘴闲不住,手脚也闲不住。被连日大雨整天憋在洞屋里的确有些受不了。用他的话说,没地儿活动简直比没有饭吃还要难受。

  看到水手长张豫鲁冲出了营房,其他几个小伙子先观察到船长赵旗没有阻止张豫鲁,也都扔下手中的扑克牌跟着跑了出来。枪炮长娄强跑到值班室门口,早已不见张豫鲁的身影。正纳闷:“这小子跑那么快到哪儿去了呢?”还是小机灵任意眼尖,一眼瞅见西面山的豁口处张豫鲁的身影。顿时大叫起来:“在哪儿呢!水手长爬山呢!”

  听到喊声,船长赵旗也从值班室出来向西面山豁口望去,只见张豫鲁的身影若隐若现已经爬到半山腰。船长赵旗看看天色,比前几天下雨前还明朗了许多,颜色已经成为灰蒙蒙的白色。便说:“这几天也真闷坏了!任意,叫上指导员他们,干脆我们一起爬一回山,也活动一下筋骨!”“好嘞!”任意答应一声就朝营房东边跑去。

  等到李海铁带着于洁胡宏两个气喘吁吁的爬到起点峰顶的时候,发现大家都面朝东方呆立在那里, 船长赵旗脸上还分明挂上了晶莹的泪珠。李海铁回头望去,只见 东方灰白色的天空上朦朦胧胧出现了一轮白色的太阳。

  近三个月了,东渔315上全体人员第一次看到太阳。这三个月来,每个人都要比过去坚强,他们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个世界的毁灭,承载着的是一个新世界建立的重任,在80天没有阳光的世界里,他们忘记了自己每个人内心所承载失去所有亲人的巨大悲伤,忘记了自己和这其他27个人所处的艰难困苦境地,默默的劳作着,奋斗着,用辛勤的汗水来冲淡自己内心的酸楚,用若无其事的平淡来掩饰自己的悲伤,每个人都不愿让别人看到自己内心的软弱。当此时看到久违的,亲切的太阳的时候,虽然这阳光分外淡薄,但这一群坚强的汉子,世界的孤儿们也终于忍俊不住。李海铁再回头看大家 ,每个人都面朝东方,泪流满面。

  大雨过后,起点岛的气温终于不再下降,开始稳定在摄氏摄氏3度到16度之间。太阳开始每天露面,但是阳光黯淡,天空和太阳都仍然是灰白色的,只是太阳看上去是有些刺眼的白色。到了元月十号前后,地面上已经可以看到淡淡的影子。根据起点岛所处的纬度,和气温下降的情况,李海铁推算现在中国的长江流域,气温应该在摄氏零下20度到零下10度之间。就连地处北回归线的广州附近,此时的温度也会下降到零下十度以下。我可怜的华夏大地啊,你这时可真的成为白茫茫一片,被厚厚的积雪全部覆盖了。

  有了阳光,李海铁的种植计划就有可能实现。他在东渔315上找到了一块大约七八平方米的塑料布,然后在值班室东面找了一块平整的地面,用石块和灰沙砖砌了一个半坡形的小温室,把还没有烂的土豆、蒜头、生姜和大葱种了下去,从此这一块小温室就成了李海铁和于洁、胡宏的禁地。李海铁给于洁解释说,粮食作物的种子还可以存放一两年,而这些依靠自身来繁殖的作物已经不能在存放了,所以必须要先种下它们。

  胡宏用温度计测量地温,室外露天的地表只有摄氏5度左右,而温室内的地表温度达到了12度。这个温度让他们几个“农业专家”信心百倍,为自己能够挽救这几种物种而高兴。

  这几天船长赵旗不分昼夜都呆在船上的海图室里。这场大雨的洗消作用使他对陆地回复了一些信心。赵旗认为李海铁的想法是正确的,人类不会如此脆弱,在太平洋一些远离战争的海岛,应该有人类能够躲避海啸和风暴的摧残,留下一些文明的种子。否则,只有东渔315的28个人也太孤独,太过于巧合了。

  寻找人类的种子,用中华文明重建人类文明。这是船长赵旗与李海铁无数次在鲸鱼油灯下畅谈后确定的今后任务,赵旗认为,这也是起点岛今后唯一的选择。起点岛只能作为起点,绝对不是目标,目标在整个海洋,在整个陆地。

  起点岛(原皮特凯恩岛)的地理坐标在南纬24度47分,西经130度31分,在南回归线南侧120海里处。根据现阶段地球上的气候环境,赵旗按照李海铁的意见,在南纬20度的南太平洋岛群中仔细的观察着,研究着。

  从受核战争影响最小的角度上来看,南太平洋诸岛应该是首选。考虑到海啸和巨浪覆盖的能力,被选择的目标至少应该有标高200米以上的地形。所以,距离起点岛并不十分遥远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都不在船长赵旗考虑的航线之内。

  让我们把目光回到南太平洋岛群,忽略掉那些珊瑚礁,从起点岛向西北方向,大约400海里就是以前的法属社会群岛或者叫做玻璃尼西亚群岛。赵旗熟悉它的名字是因为社会群岛的主岛黑珍珠-塔西提岛,这个因为著名画家高更在这里居住过12年而闻名的传奇小岛。现在群岛的名字虽然依然被赵旗命名为社会群岛,塔西提岛也被重新命名为高更岛,但是在社会群岛前面已经去掉了“法属”两个字,含义于原来的社会群岛已经根本不同。在从社会群岛继续向西,越过国际日期变更线,在南纬17度线附近依次排列着汤加、斐济等岛群,最后,船长赵旗手中的红蓝铅笔画出的红线越过新卡里多尼亚岛群继续向西北,直指向巴布亚新几内亚这一块面积可观的陆地。这一条路线,考虑到航线的曲折,往返路程将达到8000海里。这条航线的关键问题是燃料问题。

  东渔315在风暴前一天刚刚进行了补给,虽然到目前应该还剩下10000海里左右的油料,但是这一次前程未卜的航行就要耗费全部燃料的80%,实在让船长赵旗心疼。

  赵旗正在绞尽脑汁为东渔315燃料的问题发愁,突然从舷窗上看到指导员李海铁和轮机长刘强抬着一个铁桶向码头上走来。船长赵旗赶忙下到甲板上,大声问道:“指导员带什么好东西来了?”

  李海铁只顾用手去擦额头上的汗珠,轮机长刘强大声回答道:“船长,指导员给你送宝贝来了!”

  船长赵旗看着那铁桶纳闷,“不对啊?这铁桶我好像见过指导员在鼓捣,但是里面好像装的是鲸鱼油啊!他把这玩意儿抬到这里做什么使啊?”

  “指导员啊,你把这玩意儿弄上来干什么啊?它又不能当柴油使!――”说着,船长赵旗还是跑下舷梯,从李海铁手里接过抬油桶的棍子。

  桶里果然是鲸鱼油,不过好像和仓库里放的不大一样。仓库里的鲸脂都是粘稠的块状,而这铁桶里的鲸脂却如稠乎乎的白糊涂浆一样。

  李海铁随手抓了一条毛巾,擦了擦脖子上的汗水,又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个酒瓶,里面装了多半瓶柴油样的液体。

  “你看看这是什么?”李海铁把酒瓶递给船长赵旗。

  赵旗接过酒瓶对着天光看了看,又拔开瓶塞闻了闻,“有些象柴油,可是这味儿不太对呀?”赵旗看着这液体有些纳闷。

  “呵呵,猜不出来了吧!这是指导员给你准备的新燃料!”

  “这是掺进去50%精练鲸脂的柴油,我看流动性没有什么变化,没准能用!我们先用辅机试试怎么样?如果能用的话,就等于增添了几十吨燃料啊!”

  “啊?你们可真不简单啊,这鲸脂你们是怎么精练的?”

  “呵呵,不过是用大油桶重新练了两边罢了,也说不上什么精练,这鲸脂含水量少了,就不是那大块的了。”

  “嗯,咱们没有试过,不过我听说过。这柴油机有时是可以使用植物性燃料和动物性燃料的,只要这燃料的热值和流动性足够好,不阻塞喷油嘴就能用。”

  当辅机柴油机突突突的运转起来时,船长赵旗就觉得自己的腿更长了,路可以走的更远。

  

第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