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十

  地平线上,远远的露出奥雷黑纳山那圆锥形的山影时,船长赵旗知道自己的导航精确度至少能够达到千分之一以上的水平。塔西提岛在望,东渔315只用了38个小时就走完了430海里的路程,而且没有一点偏差。船长赵旗不由的为自己利用天文导航的能力感到自豪。当然,东渔315航行的顺利还和现在的气象条件有关,虽然整个地球进入了核冬天,但是也由于太阳的热力到达地球的热量被厚厚的尘埃层大量阻挡,使海洋吸收太阳辐射大量减少,造成海洋热动力不足,所以,热带海洋上常有的强对流天气也不再发生,热带风暴也不再出现,海洋上显得分外平静。这些都为东渔315的顺利航行提供了条件。

  船长赵旗能够如此精确的利用天文导航系统,有很大程度上要依赖东渔315上那一座电子天文钟。在“末日”(船长赵旗把战争爆发的10月11日叫做末日。)那天以前,这座天文钟是随时和报时卫星保持数据交换的,可以说基本没有误差。末日以后的三个月时间,据船长赵旗估计,现在这座高精度天文钟的误差也不会超过百分之一秒。

  东渔三一五继续行进,到距离塔西提岛东北侧海湾外10链处抛了锚,这里几乎可以看到整个塔西提湾。

  塔西提所处的群岛有两个名字,英文叫做波利尼西亚群岛,而法语叫做社会群岛。在东渔315刚到达起点岛的时候,船长赵旗就自作主张的决定以后沿用这个群岛的法语称呼,正式用中文命名为社会群岛。至于群岛的主岛塔西提,船长赵旗为了表示对历史上一个伟大艺术家的尊敬,就决定沿用以前的名称不变。

  塔希提岛长的很有意思,这是一大一小两座火山形成的一个“8”字形的火山岛,由两个火山高地组成,陆地面积1042平方公里。从地图上看上去主要是一个圆形的火山构成的大部分,在火山的东南方向紧靠着又是一个小的火山锥,使它看上去象一个没有把的葫芦一样。在葫芦腰处有一南一北两个海湾,成为天然良港,而岛的其它地方都被洁白的沙滩所环绕。这是一座无法设防的和平海岛。

  岛的中部悬崖陡峭,峡谷幽深,海拔2237米的奥雷黑纳山在岛上拔地而起,高耸入云,飞瀑从峭壁上泻下,直落入碧潭之中,溅起珠辉玉丽。几条小溪从山上蜿蜒流下,分成几路注入太平洋。

  “末日”以前的塔希提岛阳光明媚,气候宜人,一派绮丽的热带风光,被誉为“太平洋上的明珠”和“世界乐园”。岛上山青水秀,绿草如茵,到处是成林的棕榈树、椰子树、芒果树、面包树、鳄梨树、露兜树、香蕉树、木瓜树,热带水果四季不断。岛上多海滨浴场,海滩优良,适于游泳、泛舟和休息,好像是热带人间仙境。半山腰处的山洼处,人们建了一些茅草别墅。山上的气候宜人,海风吹来显得特别凉爽。在这热带太平洋上,是难得的避暑胜地。

  李海铁就是看中了这些地处海拔1700米高的山间别墅群。出发前,李海铁告诉船长赵旗,这座奥雷黑纳火山口附近,是最有希望找到“末日”以后残余人类的地区之一。

  李海铁重视塔西提岛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里的人民大部分是中国人的后裔。在长期的热带海岛环境中生存,又与澳大利亚,南洋群岛的居民长期通婚之后,兼备了中国人皮肤细腻和波利尼西亚上体态优美的特点。现代的塔希提人皮肤黑里透红特别细腻,体态健美修长,性情豪放大胆热烈,情感浪漫能歌善舞,直到现代还保留着祖先从中原带来的一些风俗习惯。“末日”之前,赛龙舟曾经是波利尼西亚的一项重大的民间活动,据说是为了纪念他们的祖先于五、六世纪时从中国大陆东南沿海驾木舟漂洋过海来岛定居。

  历史上,1761年英国航海家瓦利斯登上了塔希提岛,他和他的船员们以这个岛的发现者和拥有者自居,很快引起了岛上居民的反感,最后被居民们赶到了海里,灰溜溜的离去。后来法国航海家布甘维尔接踵而来,他带来了大批现代生活用品和装饰品,并且采用谦卑和平的姿态受到了岛上居民的欢迎。

  不知是因为岛上气候原因还是微量元素的失衡,岛上居民性别比例严重失调,岛上男性居民人数很少,而且寿命很短。一直实施一种类似原始一夫多妻制的家族式社会结构。18世纪末。法国的布甘维尔船长和他的水手们一上岛就被岛上的姑娘们囚禁在温柔之乡,直到三年后才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上船返回法国。

  生性浪漫的法国人被布甘维尔的游记深深的感动了,他们大群大群的涌到塔西提岛来度假、定居,使这个群岛不知不觉的成为了法国的殖民地。以后,塔希提岛以其迷人的风光和世界上最浪漫的异国情调吸引了许多西方游客,其中包括文学家梅尔维尔、史蒂文森、杰克·伦敦等知名人士。特别是20世纪60年代,美国影片《布恩蒂船长的反抗者》向全世界展示了塔希提岛的美妙新天地后,大批游客狂潮似地涌向塔希提岛,从此,塔希提岛成了冒险和消遣的代名词。

  令塔西提岛更加出名的是伟大的法国印象派画家高更。他一到塔西提就被这里迷人的热带风光和浪漫的塔西提姑娘迷住了,在这里一住就是十二年,渡过了他一生中的最后时光。高更在这里创作了大量以迷人的塔西提风光和热情奔放的塔西提姑娘为主体的油画。连东渔315的船长室里,热爱油画艺术的船长赵旗也悬挂了一副高更以塔西提岛风光为主题的一副油画复制品。

  东渔315在锚地已经停留了半个小时。船长赵旗等到驾驶舱顶部的露天指挥台上,双手举着望远镜一直在观察岛上的情形。港口和岛上山下的建筑和他们初到起点岛一样,所有的船只和房屋都荡然无存,只有以前的市镇上残留的一些残垣断壁和被沙子半掩埋的瓦砾能够看出这里曾经是人类生活过的地方。一条游艇被远远的抛到到离岸一公里外的山坡上,已经被摔的支离破碎。冷风吹拂下,残余几颗歪歪倒倒的椰子树显得分外萧瑟,无精打采。

  船长赵旗竭力想看清山间别墅的情况,但是除了有几座颜色鲜艳的铁皮屋顶和依稀能够辨认的残破茅屋之外什么也看不清楚。从山上的植被情况可以看出,海啸和巨浪只能到达山的跟部不远,大概 不到300米的高度,因为这里一带的树枝上可以看到五颜六色的衣物或者其它杂物悬挂在上面。象五颜六色的小旗。

  “这么说,山上的别墅里一定有人?但愿不要被饿死!”在听完船长赵旗的报告之后,电台里传来了李海铁的声音。

  “按照预定方案可以登岸。小分队带上武器,搜索前进。别忘了带一些吃的。”

  “好!放心吧。随时保持联系。”

  “起锚进港!”

  东渔315又重复了一下起点岛上搜索探测的程序之后,才慢慢的进入塔西提港在距离码头50米左右再次抛锚。这时那灰白色的太阳已经到达了正头顶。

  这次东渔315的探险队,由船长赵旗带领大副魏国民、海图员小郑,枪炮班娄强以及四名战士,帆缆班欧阳带领四名战士以及轮机班刘强与三个轮机手组成。李海铁和其它人员留守起点岛。

  船长赵旗命令放下救生艇,然后命令枪炮长娄强带领四名战士随他上岸。

  “报告!”别人都没有吱声,海图员小郑却挺身而出。“我的职责应当随你们一起上岸!”船长赵旗说“你为什么应当上岸?”

  “是你说的,你说过每一个地方都要严格标注海图。所以我应该跟你们一起去标定海图。”

  “嗯,这个-是有过这个命令,但是……这样吧,任意一会把小艇开回来。”

  任意一听让他守橡皮艇也有些不高兴,但是却 不敢吱声,只好默默的服从命令。小郑一看船长批准他登岸,高兴的立马跑去拿海图夹子。

  塔西提岛上的居民区主要在葫芦大头靠近葫芦脖子的位置,现在已经成为荒凉的废墟。葫芦脖子上东北一侧是以前的码头,主要用做客货运输;西南一侧是渔港。现在两侧的码头都已经残破不堪,没有船只的踪迹。葫芦小头上一座圆锥形的火山口,没有名字,岛上人们以前只是叫它南山。南山不高,只有四五百米的样子,从水迹上看,海啸已经基本覆盖了它。所以,南山有人迹的可能极小。尽管如此,船长赵旗还是命令登岸小分队围绕南山搜索一周。

  塔西提岛葫芦小头的中心就是南山,除了葫芦脖子处之外,围绕这小头一周需要20多公里。船长赵旗命令枪炮长娄强一个人守在脖颈处一块能看到东渔315同时也能监视这一侧山下动静的高地上,自己则带领海图员小郑和三个战士踏上了环小葫芦一周的行程。

  环半岛一周除了几处不高的崖壁之外,基本上都是洁白的沙滩。这种沙滩是由珊瑚礁碎片和贝壳碎片组成的,走起来很受力,下陷不多,留下的脚印也是浅浅的,所以走起来并不费力。

  船长赵旗命令特别注意沙滩上的痕迹,特别是人的足迹。因为现在半岛上如果有人,那么山上以热带灌木为主的植被林中是很难找到食物的,对于需要生存的人来说,海里才是最容易最有效的食物来源地。也就是说,山上的人如果活着,不能只依靠山间的淡水生活,要生存就一定会下山到海里寻找食物。因为在沙滩和滩涂上,很容易找到海中生物如小鱼小蟹和贝类海藻等食物。

  他们手里紧紧握着95步枪,一边小心翼翼的搜索前进。不放过任何沙滩上的痕迹。

  “我说小郑啊,你死其佰列的要上岸,是不是想在塔西提岛上找个小媳妇啊?”一炮手王成也是个嘴闲不住,爱开玩笑的家伙。

  小郑今年才21岁,刚从海校毕业还不到一年,性格特别腼腆,爱脸红,所以船上几个“坏”家伙总爱开他的玩笑。

  “去你的,你才是专门上岛找媳妇来的呢!”小郑红着脸回击王成。

  “没听指导员说,这个岛上女人多男人少,一个男人可以拥有四五个老婆呢。你想要几个啊,小郑?”

  说说笑笑间,谁也没有觉得累,不知不觉间天色已经有些暗淡。这时已经快完成了环半岛一周的巡视,大家不由的加快了行进的脚步,葫芦脖子。突然间满怀心事的小郑不经意间发现了什么,“船长,你快看!”

  船长赵旗听到小郑的声音,立刻顺着小郑的目光看去。

  不远处,几行人类的足迹赫然出现在洁白平整的沙滩上。

  

第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