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十一

  2008年1月23日,东渔315由船长赵旗率领,共14名队员启程离开起点岛去塔西提探险已经三天了。三个月以前,也是这一天,东渔315登上皮特凯恩岛,并将这个岛命名为起点岛。

  李海铁一大早就带着水手长张豫鲁和两个水手划着橡皮救生艇到2海里外的无名珊瑚礁盘上捞海藻。起点岛的火山岩结构显得不适宜海藻类的生长,所以要捞海藻必须要来到这海产极为丰富的珊瑚礁盘附近。

  岛上的伙食从一上岛开始就被船长赵旗命令以鱼虾海鲜为主,每人每天只能动用50克储备的大米。后来又将鲸鱼肉干当成主食。开始大家还觉得挺美,但日子久了就开始有些受不了了。李海铁说还是多吃些海藻比较好一些,毕竟人还是要以植物性食物为主的。于是,海带汤,凉拌海带,麒麟菜,海白菜都成了餐桌上的主要食物。要说,在这热带岛群上一群半职业渔民要生存是再容易不过的了,只是那种单调的食物还是让他们感到日子非常难熬。

  按照李海铁的说法,从“末日”那天之后,现在起点岛应该是全球生活最好的地方。假如东渔315不是来到起点岛而是回到大陆,恐怕这会儿是绝对找不到这么多食物的,否能够生存下来都是个未知数呢。

  一月是南半球的夏天,此时相当于北半球七月的天气。位于南回归线附近,属于热带大洋气候的起点岛海域却依旧那么阴冷。海水温度下降到17度左右,尽管穿着潜水衣,下海工作一会还是觉得海水冰冷刺骨。张豫鲁呼的一下从水里冒出来吐出呼吸器。然后把身上系着装满海藻的网袋扔到橡皮艇上,就趴在艇舷上喘起气来。

  “还不赶快上来暖和一下?”李海铁叫他。

  “上面也不暖和。这水凉 的,它妈的和我们青岛的刚开春差不多。”

  张豫鲁抹了一下脸上的海水,揪起几片麒麟菜叶子填进嘴里大嚼起来。一边嚼着,一边说:“以前在家吃这麒麟菜还觉得挺好吃,下酒绝对是好菜。可现在吃起来腥滋滋的一点味道都没有。”

  李海铁说:“那是啊,在家吃麒麟菜要加上调料味精香油,自然好吃。你吃的不但是麒麟菜还有调料的味道啊。”

  “是啊,能有棵大葱配上,味道就好多喽。”

  “你小子是不是想打我温室里的大葱主意?我可警告你啊,你如果敢偷吃,我可告诉船长掰你的狗牙!”

  “那哪敢啊?都知道那是你指导员的心肝宝贝,指导员的种!”

  “去你的,小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几个战士也都有些饿了,纷纷的开始揪打捞上来的海藻吃。李海铁知道,这些天大家都吃不下去多少饭,每天都是没有调料的海藻煮牡蛎,鲸油炸鱼实在难以下咽。倒不如吃一点刚捞上的新鲜海藻还能换换口味。看到大家吃海藻,忍不住自己也揪下一点海藻叶子放进嘴里嚼起来,海藻腥涩,但还脆嫩,吃起来的确比干硬的鲸鱼肉干好吃。

  李海铁抬头看看天色,已经到中午了。天色依旧那样,白茫茫的天上挂着灰白的太阳,海也白茫茫的,远处是灰白的涌浪。风不大,刚好合着涌浪的速度,不知是涌浪带起的风,还是风吹起的涌浪。这种让人寂寞的天,这种让人感到分外孤寂的浪……

  蚝田那边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发现了几只海象。那天张豫鲁他们就想去猎取几头换换口味。李海铁说你们别去了,海象除了油多一点以外肉并不好吃,还不如鲸鱼肉呢。哪肉吃起来又粗又腥。到了世界末日了,咱们多积一点德吧。

  最令李海铁感到悲哀的是,这些海象是南极海象。平时多生活在距离南极不远的礁石或者浮冰上。他们不远万里来到起点岛海域说明南极浮冰区已经大大延伸,几乎要到达起点岛所处的热带海域了。由此可见地球核冬天已经发展到什么程度。虽然天空中的阴霾变成了白雾,但是整个地球的温度却一直停留在严酷的冬天状态。这样下去,各个大陆上最后残余的少数人类真不知道能否支撑过去。因为人类没有海生动物的迁徙能力,只能在这严酷的核冬天里苦苦煎熬。

  李海铁不愿意相信起点岛上的居民是人类世界的唯一孑遗,如果是那样,这些居民将要承载着过多的责任。26个男人和2个女人将要面对十分艰难的抉择,尤其是如何繁衍人类种群的这个大问题上。其实大家都意识到这个难题,但是谁也不愿意区面对。毕竟,他们大家在面对这个现实的时间还太短。因为人在这种危险的逆境中,生存才是第一位的。

  于洁和胡宏在资料库中整理着那些信息档案,一一把他们备份和分类,有些重要的技术文献特别是海图等资料还要用手绘复制。所以她们两个的工作是最细致的和轻松的。

  于洁看着胡宏又在发呆,就问:“宏姐你又在想什么心事呢?”

  胡宏听到她问,就再也控制不住,眼泪不知不觉的就流了出来。于洁看到胡宏流泪,便立刻也控制不住自己,虽然什么也没有去想,但是人在这种环境中还能想什么呢?家庭,亲人这些根本是不能去触动的,即便什么也不想,人们特别是女人也随时处在一种巨大的悲哀之中。

  看到于洁流泪,胡宏终归还是要比于洁大两岁,不由的就承担起姐姐的角色,将于洁的身体拢到自己怀里,用手轻轻的抚mo于洁的头发。

  “宏姐,我好怕。”于洁颤抖着轻声说。“我好怕世界只剩下我们28个人。”

  “是啊,那样我们就太孤独了。虽然起点岛能让我们活下去,但是我们会活得太艰难,太孤独了。早知这样,还不如我们也和整个世界一样,在末日那天一起死掉。”

  “可是,宏姐。指导员和船长说过,我们很可能是世界上最后的人类,我们还要重建人类文明啊!”

  “谈何容易啊!就我们28个人,还只有我们两个女人。人类咱们延续啊!”

  “宏姐你是学医的,应该比我懂的多些。难道我们真的要给他们每个人生个孩子?那我们算谁的老婆呢?”

  “其实,人类的早期社会是一种母系社会。那时的孩子是不知道谁是父亲的,他们只知道母亲。”

  “这我知道,中学历史课上老师讲过的。可是谁来照顾孩子和母亲呢?”

  “在母系社会里,虽然孩子不确切知道谁是这个孩子的父亲,但是部落里每个男人都有照顾女人和孩子的义务。每一个男人都可以说自己是孩子的父亲的。母系社会是在原始共产主义的基础上存在的,一个家族就是一个部落,大家都是无论整个家庭而工作的。”

  “但是宏姐,我想到另外一个问题。孩子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将来他们长大了有没有可能形成近亲结婚的悲剧呢?”

  “原始人类也很聪明,虽然他们实行的是母系社会,但是孩子长大之后,本家族的孩子是不允许发生婚姻关系的,女孩子留下,男孩子就必须离家出走,到别的家族和部落去充当父亲的角色。”

  “我——有些明白了。我这些天一直在想这个问题。现在似乎有些明白了。” 于洁羞涩的说“就是我们两个分别组成两个家族或者部落,将来自己的孩子不能通婚,我的孩子只能和你的孩子通婚对吗?这样就可以避免了后代之间的近亲结婚了。”

  “我想也许这是唯一的选择——如果世界上只有我们28个人的话。”胡宏看了看羞涩的低着头的于洁“我们要把他们26个男人分开,每人有13个男人。”

  “羞死了,宏姐!”于洁小女儿心性,对于这种将来的确有些难以接受,实在太害羞了。因为这种婚姻关系是她们以前绝对无法想象的,她们所接受的人生关系,她们已经形成了的婚姻观,人生观都是对这样的特殊关系难以接受的。但是现实就是现实,在人类延续生存的大问题和个人家庭婚姻观念的冲突面前,你别无选择,必须要适应严酷的现实问题。

  “我们要分别确定一个姓氏。你的孩子姓你的姓,我的孩子姓我的姓。在一定时间内同姓不能通婚,这样就最大程度上避免了近亲结婚的情况。无论进一步区别他们的遗传关系,还要将他们父亲的名字加到他们的名字里。”

  “宏姐你不是说,孩子不知道父亲是谁吗?”

  “小傻瓜,那是原始人。难道我们的智力不比他们高一些吗?”

  “那么宏姐你准备让你的孩子姓什么?”

  “我将来姓姬怎么样?”

  “哦,我知道。咱们中国的老祖先黄帝就姓姬!”

  “那么你应该让你的孩子姓姜,姓炎帝的姓氏!”

  “好啊!指导员说,将来地球文明的重建要以中华文明为基础。这样我们就是炎黄二帝的的母亲呐。”

  “可是,我们就只有繁衍种族的义务,没有爱情的享受了。”

  “这个时候,讨论爱情是奢侈的。”胡宏沉重的说:“不过你依然可以有爱情,爱情是自己心里的寄托,只要你把爱情和性分开,你照样可以得到爱情。”

  “也许,爱情将以另一种形式出现,比方,你的十三个男人都是爱你的!”

  “小丫头,胡说呐!”

  虽然难为情,但是这个却是最严肃的问题。于洁和胡宏两个这次还是非常认真的讨论了很久。

  于洁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对了宏姐,你说这个问题这么重要,为什么指导员和船长他们从来没有提起过呢?”

  “这个我也不知道吧?也许这个问题太敏感。大家都必须有一个适应大过程,对我们目前所处的情况有了习惯的心态之后才好考虑的吧。”

  “嗯,也许他们还顾不上考虑。民以食为先吗,首先他们要解决大家的生存问题。”

  “也许他们认为这对我们太艰难了,太难以接受这个现实了。所以指导员一直坚信附近的岛上还会有一些遗存的人类。只要我们不是那么孤独,我们的压力就会小一些。”

  “是啊,我也好盼望船长他们出海能够发现别的人,让我们不要这么孤独啊!”

  

第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