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十二

  船长赵旗在第一时间里就百感交集,泪水不禁潸然而下。看来指导员说的不错,塔西提岛上有人!我们起点岛人不是孤儿!

  船长赵旗蹲在沙滩上仔细观察那几个脚印,想从脚印上看出些脚印主人的信息来。大家都怕破坏了脚印,就小心翼翼的跟船长赵旗的后面,弓着腰,侧耳听,等待赵旗的分析判断。

  脚印是赤脚印在沙滩上的,明显的在潮水线的上面,这说明至少脚印是昨天以前遗留下来的。船长赵旗量了一下距离海边最近的脚印距离昨天潮水线的位置,大约四米。从这个脚印到上面的大潮潮水线大约有七米。船长赵旗在心里默算了一下然后说:“这大潮线应该是这一段最大的一次潮汐。只有阴历十五月亮和太阳成为一条直线的时候才会行成这样的天文大潮,所以可以确定是一月20日阴历十五晚上的大潮行成的。今天是阴历正月十八,早上的潮位线在这里……那么前天的潮位线应该在昨天潮位线以上3米多的位置上”赵旗指了脚印旁边隐约可辩的潮水线。这说明脚印的主人是在20日之后,22日凌晨之前留下的。”

  细腻洁白的沙滩上印着的几只脚印,在天色变暗的时候显得更加清晰。这些脚印看上去比较瘦小,是赤脚留下的。因为脚趾间比较分散,可以看得出这脚印的主人没有穿鞋的习惯。这时正是低潮,朝海面上看去,会发现不远处有珊瑚礁盘,很明显,脚印的主人是从这里走向海里,游向珊瑚礁盘,又游回来的。从步幅来看,走的很快,回来的时候似乎还是小跑。这起码说明两个问题;一是脚印的主人去礁盘上的目的是寻找食物,捉一些鱼虾贝类充饥,二是他们感觉到有不明的危险存在。是什么危险在威胁他们呢?

  船长赵旗用手量了一下脚印,发现脚印的主人是两个人。脚印都比较瘦小,赵旗让个子比较瘦小的海图员小郑脱下胶鞋,也在平坦的沙滩上踩了一个脚印,明显的小郑的脚印比这两人的不明脚印大了许多。“是孩子还是女人?他们会遇到什么危险?”

  天色将晚,赵旗决定先回地峡附近去宿营。然后一路搜索新的痕迹,一路回到娄强守望的岛脖子地峡处。路上没有发现新的脚印。因为连接大小岛的脖子上有石板路活着残破的水泥路,所以如果脚印的主人从这里穿过也不会留下任何痕迹。天渐渐黑了,赵旗带着几个人在原来的渔船码头附近找个一块地势略高的平台,便下令宿营。

  天很快黑了下来,没有星光也没有渔火的渔港,伸手不见五指,一切都沉睡在混沌中。末日之后的天空,虽然已经没有多少乌云,但是大气中大量的微小悬浮物粒子弥漫在整个天空,白天就是白茫茫一片,只有太阳能隐隐约约露出自己的形状来。到了晚上,月光就无力穿透这道厚重的帷幕,只能有微弱的光晕。此刻正是下弦月,月亮还不该升起,所以这样的夜晚就完全失去了任何光线。

  枪炮长娄强今天蹲坑守望,没有随着大家搜索。所以体力最为充沛,于是第一夜值班的任务自然就落在他身上。娄强爱动不爱静,在这种完全没有光线的夜晚值班是在是难为了他。

  娄强想唱歌,怕船长赵旗骂,于是便无聊的摸黑摸弄怀中的95自动步枪。实在无聊,过了一会就下意识的企图练连摸黑分解步枪的功夫。不过刚把手放到分解螺旋的时候,脑子突然一机灵,“我它妈是怎么了,差一点就干出哨兵在哨位上拆枪的蠢事来了。”

  后来就开始想沙滩上的脚印。想以前探家时母亲给自己做的好吃的,想同学聚会时的热闹,想中学时班上那位腼腆胆小的女同桌……

  不知不觉间,东方稍微有了一些天光,应该是月亮到了升起的时候。这样漆黑的晚上,虽然看不到月亮,但是隐约能感到月亮的光晕。这淡淡的光晕也使地面上不再是完全黑暗。虽然还是伸手不见五指,但是凭着某种超感觉,还是能够感觉到某些物体的存在。

  娄强深知自己的责任,但是看不到任何景物也没有办法。本来东渔315上是有两部红外望远镜的,一部留在起点岛,另一部就在船上。想到这里,娄强后悔的想,我怎么没有把它带下来呢?

  娄强看到天上微微有一点亮光,就竭力想去看看地峡上的景物,但是仍然如在黑色的雾中。他想借着自己良好的耳力听听有什么动静,但是涌浪的声音一阵接一阵的传过来,占据了他全部的听力域。

  就在娄强竭力想感到些什么的时候,两条黑影敏捷的轻灵的从距离他不到20米处掠过。几乎没有任何声音,只有轻轻的风让人感觉到前面有过什么。

  娄强感到眼前掠过了什么,但他什么也看不到听不到,只是凭着一种莫明的感觉确信这一点。他浑身一激凌,“哗”的一声拉开的枪栓大喝一声:“谁?!站住!……”

  凭着感觉,娄强知道刚才掠过的东西已经远去,超大岛方向过去了。船长赵旗和战士们一起跳起来,问娄强发现了什么。

  “刚才有东西过去了,我感觉是人。”娄强揉了揉眼睛,还是什么也看不清楚。

  “你怎么不打开电筒?”

  “我不是怕打草惊蛇吗。再说电池也不多了,我舍不得用啊。”

  船长赵旗打开电筒,朝着前面的石板路闪了一下,他知道即使打开电筒也不会发现什么的。便说,“继续睡觉,看来这种黑天也发现不了什么。我们发现不了别的,别人也看不见我们。天亮再说。”

  哨兵换了班,娄强也能躺下咪一会儿。

  天终于亮了。船长赵旗决定将船上留守的人员再调下来三个,携带武器,同时也要求将红外望远镜带下来。虽然电池紧张,但是晚上不能守着望远镜做睁眼瞎啊!守卫在地峡也就是岛脖子最细的地方,然后他带着搜索组全体人员向大岛正是开始搜索。

  因为经过昨晚的动静,船长赵旗也知道,从娄强身边掠过的肯定是人,而且很可能就是脚印的主人。如果是这样,那么小岛上现在肯定没有人了,要寻找只能从大岛上上着手。

  船长赵旗举起望远镜观察着大岛的地形。从地峡通向大岛的路边,就是原来的市镇,这条路继续向大岛延伸,就逐渐上了山。山腰的凹处,山谷中露出一些铅皮或者茅草的屋顶,赵旗知道,那些就是著名的塔西提山间别墅,过去是良好的避暑胜地。看来海啸飓风海浪都没有把他们彻底破坏,也许在这里还能找到一些什么线索。只是从望远镜里看上去,这些山谷间了无生气,似乎只是一张呆板的图画。只有偶尔海风能逐次摇曳了山上茂密却枯黄的树梢。

  “搜索组成一路纵队,搜索前进!”船长赵旗依旧象指挥海上的船只一样,鉴定有力的发出了命令。娄强走在最前面,船长赵旗殿后,小小的队伍逶迤向奥雷黑纳山的山路上开去。船长赵旗边走边嘀咕:“什么名字啊,居然会叫做奥雷黑纳山。它妈的这个奥雷黑纳英国佬发现这山后没有干一点好事,今后还得有我船长赵旗重新命名。既然塔西提岛的名字不改变,那么这座山的名字就叫塔西提山好了。”到这儿,船长赵旗大声说:“小郑,记下来!以后这座山海拔2237米的死火山就叫塔西提山,标定为塔西提岛的主峰!”“是,标定塔西提山海拔2237米为塔西提岛主峰!”

  起初,搜索队经过的路边都是海啸和巨浪覆盖冲刷过的地方,路面被山泥掩埋,两边的植被被冲刷拔起,看上去杂乱荒芜。越向上走,植被和道路的保存情况就开始好转。只是热带丛林的植被在这核冬天的气候下难以生存,植物都开始纷纷凋零,一些宽大的阔叶树看上去几乎是死了,枯黄的叶子都无力的耷拉下来。

  小郑问船长赵旗道:“船长,塔西提岛的纬度应该比我们起点岛低,更加靠近赤道地区,气候应该更加暖和,为什么这些树木的情况看上去受核冬天的影响更厉害,要比我们起点岛更差呢?”

  “你要看看这些树种啊!”

  船长赵旗笑了。“你看这些龙血树、槟榔树都是热带雨林树种它们是不能经受寒冷的。而起点岛是热带季风气候,树种和这里不大一样,山上还有一些针叶树,也更加耐寒一些的。你朝山顶看,那里的树种也多数是耐寒的针叶树,所以情况就好的多。”

  再走上去,就到了没有经过海啸覆盖的位置高度了。这里植被开始浓密,搜索队的人们就像走进去枯萎的原始森林。树叶虽然干枯萎黄,但是植被浓密,两侧树林似两条屏障一样,树林里的什么情况也看不到,也听不到热带丛林里常有的鸟鸣虫声,显得静谧的可怕。只有一条三米宽灰白色的盘山公路悄然无声伸向那灰暗的尽头。

  看到这阴森森的景象,船长赵旗不由得提高了警惕,再次命令大家:“放慢速度,注意路两侧警戒!”

  

第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