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十七

  大潮之夜。月光在天顶透过云雾,漫射出微弱的光晕。虽然只是微弱的光晕,但是也比以前好多了,起码能在这微弱的月光照耀下依稀看到涨潮带来的一条条白色浪线,能够看到隐隐约约的黑色山峰,能够辨别密林的黑暗和天际线的微光。

  没有风声的夜,那涨潮的涛声听的分外真切。涛声夜掩盖了密林中细小树枝折断的微弱声音。

  别墅群里,中间那座别墅的窗户板封的缝里透出了油灯的光,从窗中散射的光线里,凝神观看,可以看到别墅外游动的哨兵,偶尔还能看到哨兵手持的枪口上的反光。

  别墅里显得佷热闹,被孤寂折磨已久的少女铃木乃子和船长赵旗以及几个战士聊的正热闹。

  “乃子,你说海啸之后还有一些住在别墅里的人活着,后来他们到那里去了呢?”船长赵旗问乃子。

  “是呀,海啸之后我看见过几个人,不过因为语言不通,我们没有说过话的。这些岛上的人很多是讲法语的,我只懂日语和一点英语,不懂法语的。”

  “后来呢?”

  “这些人都显得佷痛苦,大家都佷悲伤的。后来就慢慢的不见了。”

  “他们没有到你这里找食物吗?”

  “听叔叔说,他们后来都搬到岛的北方去了,那里可能有一个半山的镇子没有被海啸卷走。”

  “岛上还有土著人吗?”

  “哦,海啸之后我见过两个土著女孩,好像是以前给旅游客人表演舞蹈的土风舞团演员。大约两个星期之前,我从窗子里看到过她们,在别墅区寻找什么,也许是寻找食物吧。”

  “那么后来你再见过她们吗?”

  “没有了,因为叔叔不许我出去,我每天都只呆在别墅里。”

  “你叔叔叫什么名字?是你亲叔叔吗?”船长赵旗突然问道。

  乃子有些扭捏的低下头,回答说:“叔叔叫做龟田横二,听说是大学教授。乃子半年前在东京的新蓿一个酒吧认识的叔叔。叔叔说带乃子来塔西提岛度假,还送给乃子十万日元的零花钱,给乃子买了许多时装还有好看的东西,乃子就跟叔叔来了。没有想到一来就回不去日本了……”

  听到这里船长赵旗明白了,原来铃木乃子以前是东京爱知县一所高中二年级的学生,通过日本女中学生中流行的“援助交际”(就是女学生为金钱做有钱人的情人的一种交际活动)认识的所谓“叔叔”龟田横二,成了龟田临时的情人,被带到这休假天堂度假,刚好遇到了“末日”,之后便留在岛上。看来浑浑噩噩的乃子只是龟田横二留下的******,也不象那个屠夫的帮手,对他的行为可能是完全不知的。

  夜深了。密林中山间小小独立别墅的四周几乎完全陷入黑暗之中,四周静悄悄的,云层中透过的月光依稀为这孤零零的别墅描出了一圈轮廓。

  突然,两条纤细的黑影慢慢从密林中潜出,灵巧的来到别墅的后面,沿着木墙摸索着什么。这两个黑影虽然是极其小心的移动着,但是脚下的枯枝还是发出了微弱的破碎声。

  枯枝破碎的声音虽然佷细小,佷微弱,但是山林遮挡了海的涛声,这里依旧能够听的佷清晰。

  两个黑影看来找到了后窗的位置,其中一个高一些的用手轻轻推了推,那窗子纹丝不动。它又用了些力,窗子却发出响亮的咯吱声,另一个矮一些的黑影夜用手来帮助它推窗子,窗子响了两声似乎有些松动。就在这时,黑暗的密林中忽然窜出一个身材高大的黑影,抡起手中的长型物体砸向其中高一些的黑影,只听“呀——”的一声清脆的惨叫,那高一些的黑影应声而倒。高大的黑影抢上一步,用右肘弯扼住另外一个黑影的脖子,左手就捂住了细瘦黑影的口鼻,可怜这细弱的黑影只能发出微弱的“呜呜”声。

  突然,两条强光从密林边缘两起,照射在一个身穿黑色猎装,脸色惨白的高大男人脸上,他肘弯中一个身材细小,皮肤黝黑,近似****的女孩尚在挣扎。地上,另一个同样近乎裸体的黑瘦女孩倒在地上。

  男人吃惊的脸上看出惊愕不小,但是他的反应依然很快,不假思索的将手中的女孩向一个灯光的光源抛去,然后转身就向密林中跑去。

  大概是眼睛被强烈的灯光晃了,男人一下子什么也看不清,慌忙间碰到一颗小树,一个踉跄差一点摔倒。就在这时,因为方位的转换使他的眼睛避开了灯光直接的照射,相反,强力电筒的光柱还变成了给他指路的光源。他向前跑了几步,稳住了步伐,接着便端起了手中的双管猎枪,抄起来便转身向其中的一个灯光对准。

  枪炮长娄强带着两个战士下午就在这座孤立别墅后面的密林中隐蔽下来了。凭着他当过海军陆战队侦察兵的经验,用枯草和树枝把自己隐蔽的天衣无缝,只等猎物出现了。

  本来,娄强对船长赵旗的安排还有疑问,认为下午自己的三发枪声会吓住这个屠夫,使他不敢来这个屠场附近出现。但是,船长赵旗的分析使他不由的半信半疑。因为这里是屠夫的物资基地,在“末日”之后的艰难时期,这些物资对于任何人都是生死攸关的,是它们主人的命根子。所以,出于保护这些物资的目的,屠夫必然会在夜里在附近出现。

  耐心的在隐蔽地埋伏了近8个小时,只有不请自来的两个土著少女的突然出现使船长赵旗没有预想到的。

  战士小毛没有料到那男人会把他手中的少女向自己抛来,慌忙中一把接住,抱个满怀,自己也随之被冲击力带倒在地,手中的强力电筒也飞了出去,被一根树枝挂住皮带,在空中晃动不止。

  娄强看到男人举枪,连忙大喊一声:“住手!”话音没落,枪声已想,正在半空中晃动的那支手电应声而灭。

  娄强看到小毛方向的手电被击灭,以为小毛中弹,心里气急,一股血气立刻集中在脑门,口中大喊:“小毛——”,手中就扣动了连发扳机。

  95步枪以每分钟300发射速,只是短短的三四秒钟,就是近20发子弹射出,只听那男人大叫一声便重重的摔在地上,娄强又压低了枪口对准那男人的屁股打了一个三发点射。

  娄强赶快回头看小毛。另一个战士手中的电筒也射了过来。娄强一下子看的清楚,那小毛不但毫发无伤,躺在地上怀里还紧紧抱着一个皮肤黝黑身材健美在拼命挣扎的姑娘。

  娄强长出了一口气,“******你这小毛差点把我吓死啊!”然后才转过头看那倒在地上的男人。

  娄强走过去,用脚把那趴在地上抽搐的男人翻过来,看到那男人穿了一身近乎黑色的猎装,身材高大强壮,年纪大约有四十岁,脸色惨白,上唇留了一部修建整齐的东洋小胡子。

  男人胸部中了三枪,看来子弹是从背部射入,从前胸出来,此刻口中正在大口大口向外冒血。男人还没有咽气,眼睛里射出一种仇恨的光。

  “我本来不想打死你的,屠夫。”娄强鄙夷的说!

  “小日本,你他马的打坏我的手电,要让你赔!”小毛抱着不断挣扎的女孩好不容易爬起来,一边恨恨的说。

  听到枪声,船长赵旗很快带着五六个战士来到现场,看了看已经咽气了男人,在他的身上搜索了一下,掏出一些零碎。在一个精致的打火机上看到精工雕刻的名字:“龟田横二!这个屠夫死了也好。我们走!” 另外两个战士轮流背着被打昏的那个女孩,走出密林向别墅群走去。

  小毛对娄强强行从自己手中夺过,抗在他肩上的被缚住手脚,嘴里不知在叫着什么的女孩虽然不满,但是也毫无办法,只好讪讪的跟上队伍。一边走,一边还嘟囔着心疼自己被打坏的手电。

  

第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