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十八

  2008年2月4日,李海铁从万年历上知道今天是传统的中国节日春节的前一天——除夕。起点岛上洞屋前面天不黑就燃起了一排陶土烧制的王八灯,灯虽然做的粗糙,但是从灯口露出粗大的野麻捻子,沾满了腥腻腻的海象油,燃起明亮的灯光,为这节日增添了一些喜庆的气氛。

  自从石灰组发现了一片陶土矿之后,水手长张豫鲁就狂热的爱上了制陶工作。他和二副吴膺整天热衷于研究“制陶工艺”,在经历几百次失败之后,在李海铁的指导之下才学会了控制窑炉的温度,并且掌握了渗碳工艺,最后才有模有样的制成了光洁、油亮的黑陶。大概是喜欢抽象原始艺术的缘故,这些“王八灯”却做的古朴,粗糙,颇有民间艺术家的风范。这些灯本来燃烧鲸油,后来因为鲸油能够代替一部分柴油,所以被李海铁下令减少使用,是这些粗大的油灯只好被束之高阁。直到起点岛海域的海象、海狮等海生哺乳动物大量增加,对起点岛周围的海洋生态产生一定的影响,李海铁做出了捕猎一部分海象海狮的决定之后,油料供应才被重新放开。

  即便如此,这些灯在平时也不大受欢迎,尤其两位女士,更是对这种“王八灯”深恶痛绝,因为他们燃烧时冒出的大量黑烟要不了几天就把洁白的洞屋墙壁熏的黑黢黢的,所以女士们平时只是用海象油做成的蜡烛,还要装上防止烟熏墙壁的灯罩才行。

  这些灯在露天燃起的时候,还是佷实用,佷壮观的。洞屋门前一拉溜三十多盏“王八灯”,把洞屋门前照得亮如白昼,不远的起点湖里,于洁和胡宏野放进去许多木片做的河灯,远远看上去宛如漫天的星斗落了下来。这些灯光为起点村凭添了许多节日的喜庆气氛。

  洞屋又扩大了一些,李海铁的目标是除了公用的一些房间之外,争取所有的人都有自己单独的一间洞屋。唯有为两位女士,李海铁选了两块分别靠近湖边的高地,要大家为她们建了两栋别墅式的小房子,每套房子都是石灰砖墙壁,石灰砖地板,上面却别出心裁的采用木结构和椰子叶做成的茅屋顶。“别墅”里有客厅和几个不同的房间,厨房卫生间齐全,甚至做了壁炉和高高的烟囱。唯有上下水比较麻烦,只好采取人工打水——好在离湖不远。下水则在屋后挖了巨大的渗井来解决。

  建房子的时候,看着大家忙碌的身影,于洁和胡宏不由得显得有些羞涩。因为她们感觉到,一旦这些房子建好,她们搬进去之后,一种新的生活将要开始。

  三天前,从电台上听到塔西提岛上东渔315的消息,李海铁就说,等节日之后还要再建几间这样的小“别墅”,她们两个听了之后既是兴奋又是忐忑,不知道这几个陌生的姐妹能否很好的相处。

  这段时间,岛上的生活更加艰苦了。因为每天的食物只有一些海菜、牡蛎和鲸肉,海象肉,大家的胃都不同程度的有些衰退,因为缺少调味料,每到吃饭的时候厨师长崔园都愁眉不展,看着大家难以下咽的神态,不由得自己恼恨自己。虽然他试尽了所有的招数,可是毕竟巧媳妇难以无米之炊,每天都面对腥滋滋的海鲜和干硬的鲸鱼肉,每人一小撮大米,且除了海盐之外没有任何调料,哪怕是一级厨师也难以做出可口的饭菜啊!好在昨天指导员不知动了那根筋,居然指示自己可以动用封存的调料,(当然不包括温室里刚刚长出新叶子的葱姜蒜等美味)而且让准备两包香烟和四瓶白酒,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后来才想起今天是除夕,而且东渔315大概从塔西提收获了不少物资的缘故。

  为了做好今天的晚宴,厨师长崔园绞尽了脑汁,用了一整天的时间来准备,并且拟订了一个几乎完美无缺的菜单:

  醋拌石花菜(真正的老陈醋啊!)

  油炸五香花生米(花生米是仓库里的珍品,而且用真正的色拉油炸!)

  糖水黄桃(自然是库存的罐头了)

  香油咸菜丝(用库存的干咸菜切的细细的,然后淋上芝麻香油……)

  卤水海豹里脊(库存了卤水香料加白糖!)

  熏鲸鱼(酱油和糖放的足足的!)

  辣子鸡丁(海鸟肉丁+罐头笋还有足足的辣椒!)

  酥炸生蚝(动用一点面粉和生粉将生蚝裹起油炸,最后撒上花椒盐)

  至于汤嘛,崔园想了很久才决定将仅有的四包豆奶粉打开一包,让大家痛痛快快喝上一碗热豆浆!

  最后,厨师长崔园哀求指导员李海铁很久,几乎要下跪求情了。李海铁终于批准崔园用两公斤大米做一锅腊肠煲仔饭。

  厨师长崔园一整天都在为今晚的晚宴努力,中午吃饭的时候虽然在熬海带里偷偷的加上一点五香粉,但是大家却似乎都没有胃口吃饭,只等着晚上的年夜饭了。

  夜幕降临,宽大的餐厅里也点上许多“王八灯”,在大厅中央还燃起了熊熊的篝火,颇有些山寨过年的味道。晚宴开始了,大家面对丰盛的饭菜,端起来酒碗,不禁热泪满面。是啊,好长时间了,这四个月中大家都像度过了整个人生,把所有的悲伤喝痛苦埋在心底里,谁也没有丧气,水也没有失望,相反,一种神圣的责任感充斥在大家的心头。

  指导员李海铁端着酒碗,很长时间没有说话,只是目光灼灼的扫视着大家,眼睛里闪耀着泪光。过了一会,他将酒碗慢慢的撒在地面上,然后说:“我这这一碗酒,带着大家的心意,来祭奠我们所有的亲人和朋友,还有所有在战争中失去生命的同胞……请大家干杯,来庆祝我们在新世纪的第一个新年!”

  与此同时,塔西提岛港湾里的东渔315号上,一个类似的晚宴也在进行着,两个土著女孩早已消除了恐惧和敌意,连同铃木乃子,和十四个队员同时举起来酒杯,共同庆祝这新时代的第一个节日。船长赵旗举起酒杯,面色依旧冷峻。他说:“虽然罗马人制定的公历是比较科学的,但是在新世纪里我们还要进行一些修订。元旦不过是公历历法上的一年开始,其他西方的节日都是无用的。今后,我们要将充满中国文化,东方智慧的农历新年当作我们最重要的节日来庆祝,这将是整个新文明的节日!我们中国的文化,也将是新世纪的主体文化!新世界的文明要将要在古老的东方文明基础上重新建立!让我们举杯,为了新世界,为了新文明,干杯!”

  北美洲的洛基山下,一座人工修建的地下掩体里,已经患上严重的辐射病的玛德林娜正在发着高烧,她又被冻醒了。她吃力的喘着气,奋力撑起自己虚弱的身体,半依在一团棉絮上,轻轻用手一抹,便又掉下来一团金色的头发。她看了看手里的乱麻般的脱发,挣扎着爬起来,给早已死去的丈夫和儿子盖上一条毛毯,然后朝着从洞口射进来的一条光线蹒跚的走去。

  非洲冈比亚的野生动物园,管理员纳牙鲁在抱着濒死的母狮取暖。他很想让母狮如两星期前吃掉自己的妻子一样把自己吃掉,但是母狮现在已经连睁开眼睛的力气也没有了。纳牙鲁想,等到母狮的身体凉下来的时候,自己的生命结束,魂灵就会随母狮和妻子的魂灵一起升上天堂。

  从太空遥望地球,整个地球被薄雾覆盖着,除了赤道地带附近之外,全球大部分地区的陆地都覆盖了厚厚的白雪,北极和南极附近的冰盖大大的扩展了它们的范围,整个星球被核冬天所统制。以前夜晚中那些布满地球各地的璀璨美丽灯光不见了,到处一片死寂和黑暗,地球看上去成了一座宇宙史前一样的冰冷星球。但是,当你仔细看时,会发现浩瀚的太平洋中部,南回归线附近两个相距不远的地方,黑暗中似乎有两点火焰燃烧的星光,为毫无生机的地球带来一点文明的希望。

  注:王八灯是中国北方民间常用的一种陶质油灯,状若扁壶,长长的灯嘴若王八头颈,灯捻粗大,亮度高,就是油烟太大过去常用在戏台上。也有叫做老鳖灯的。

  

第十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