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十九

  2008年2月18日,船长赵旗带着东渔315号船和全部人员回到起点岛。当船缓缓驶近起点湾的时候,驾驶台上的船长赵旗看到大家都聚集在码头上,唯有于洁和胡宏站在码头旁边更靠近自己的一块巨大礁石上拼命的挥动着胳膊。

  在他们返回之前的两天,帆缆长欧阳和枪炮长娄强曾经提出一个建议,这个建议就是:既然塔西提岛比较大,自然环境也好,而且现有的别墅区可以充分利用,不如将起点岛上的人员集中在塔西提岛发展更为有利。

  船长赵旗微笑着听了他们的建议,并没有表态,“只说抓紧时间,该干啥干啥。这个事情还要从长计议。”后来,大副魏国民也委婉的附和他们两个的建议时,船长赵旗才把他们三个叫在一起说:“你们说的都不错,塔西提的面积比起点岛大过十多倍,山也高,林也密,也有许多房子。作为我们的基地是很好的选择。但是有一个问题不知你们想过没有,就是安全问题。这个世界已经向我们证明,并不是只有我们这28个人,除我们之外,还曾经存在杀人魔龟田这些人。塔西提虽然大,但是大却是我们的威胁,我们在这里这些天并没有能力将整个岛屿搜索一遍,密密层层的山林里还会有什么我们完全不知道。作为军人,我这么说决不是胆怯,而是在这人类文明生存的最后关头,我们必须要保证安全第一!”赵旗看了看这几个得力的部下,接着说:“起点岛天然的火山口屏障,加上山上的起点湖,对我们都是佷珍贵的啊!火山口内,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入的安全性,还有存水足够的起点湖,才是我们的命根子啊!”

  “可是,塔西提岛上不也有许多水量充沛的河流吗?”帆缆长欧阳不解的问。

  “没错,这些河流看上去水量都佷充沛,但是这是前一段时间暴雨的结果。目前的气象情况肯定和末日之前不同的,大气环流早被彻底破坏。指导员断定这种特殊的气候情况下,接着面临的很可能就是干旱。如果长时间的干旱,你会很快发现这些河流都会迅速见底的。而起点湖是火山口湖泊,水特别深,水质也好。我们估计至少有上亿吨的淡水,即使三年五载不下雨没有水源补充也不会干涸的。所以,指导员我们早就认为,起点岛特殊的地理环境和起点湖,是天赐我们的最佳避难所。起点岛虽然小,但是也有好几千公顷可以耕种的土地,也有虽然不大,但是足够我们使用的山林。所以,对目前只有30来个人的我们这个团体,资源是足够的,能够保证我们安全渡过漫长的核冬天。”

  听了船长赵旗的这番话,大副魏国民也恍然大悟,说“船长说的对!起点岛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洞屋里要比这些别墅暖和多了。”

  “是啊!现在是阳历2月,是北半球的春天即将开始,但是对我们来说,却是夏末初秋。过上几个月,以后的气候会变得更冷。火山口里可以避风,这是有效的屏障作用,洞屋里一定比别墅住的舒服一些的。”船长赵旗说。

  随后,船长赵旗命令将岛上所有的物资搬上东渔315号。这些物资虽然不是很多,但是依靠人力搬运还是一件艰巨的工作。这时大副魏国民想起那辆汽车,就带领大家去把它翻过来,发现轮胎居然还有气,发动机也没有大的损伤,只是风挡玻璃都破碎了。于是,这辆公羊就被当成板车使用,大家一起呼着号子把它推上半山。在把它翻过来之前,船上最喜欢最迷恋汽车的帆缆长欧阳就找了一截树枝,加上一点点肥皂细心把油箱上被钻露的小孔堵上,几次张口想让赵旗批准灌一点柴油试试看能否发动,都被“小气龟”船长给堵回来了。

  不过船长赵旗倒是给欧阳出了了过车瘾的主意:“欧阳啊,你要是真想开,就等装好东西下山的时候,你开开这世界上最节能的汽车好了!”

  “我们起点岛终于有了自己的汽车了!”汽车迷欧阳一边小心翼翼的操纵汽车向山下滑行,一边兴奋的想。驾驶这发动机舍不得转动的汽车,虽然少了引擎吼叫的兴奋感,但是那加速下滑的感觉还是让欧阳着实过了一把车瘾。

  用这半人力,半自动的“汽车”一连运了四趟,才把岛上搜集到的有用物资全部运到船上,只是最后将汽车本身运上船的时候,也遇到了不小的麻烦,大家费了不少的力气才用修好的起网机小心翼翼的将汽车吊到船上。

  起航之前,船长赵旗命令东渔315绕塔西提岛缓行一圈,同时开通了船上的扩音设备,通过大扬声器让绘图员小郑用英语和华语,让乃子用日语,又通过无线电让懂一些法语的胡宏用法语向岛上广播:“我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救援船,前来拯救你们,给你们送来了食物。如果岛上的人听到呼唤,请走到沙滩上来……”

  塔西提岛相比起点岛果然很大,东渔315缓缓而行,绕塔西提岛一周居然用了足足一天的时间,从清晨直到傍晚,沙滩上和没有障碍的空地上被船长赵旗用望远镜搜索了无数遍,也没有发现任何生物。东渔315才仿佛失望的拉响汽笛,离塔西提岛而去。

  太阳变红了,天色也变红了,虽然没有清晰的翻滚的火烧云层,但是大气中残余的大量微粒很快的阻断了斜射阳光中的蓝色,绿色光波,只剩下波长最长的红色光线把天空染成一片血红,显得分外瑰丽鲜艳。船长赵旗站在船尾,全身仿佛披上一层红色的铠甲,如船尾甲板上一尊雕塑的铜像。他凝视着渐渐远去的塔西提岛,不禁默默的说:“再见了塔西提,我们不久还要回来的!”

  起点岛上,最先知道东渔315即将起航归来的是于洁,从内心里最盼望东渔315早日归来的也是于洁。因为她心里从东渔315出航那天起,就一直牵挂着船上的一个人——船长赵旗。

  于洁心里知道,在这个时候奢谈爱情是没有意义的。但是无论今后我们是一种怎么样的社会结构,但是这种自然发生的感情倾向却无法从道德和伦理上阻止。那就是无论怎么样,一个人的心里会对另一个人有更加亲近,更加倾向的感觉。她会最惦记他,最牵挂他,最……爱这个人。

  于洁还在研究所工作的时候,就认识船长赵旗,那时她还是刚除工程技术大学不久的学生官,刚刚佩戴上中尉的肩章。她上船调试检修通讯侦察设备的时候认识了这位整个海捕大队最出名,最优秀的船长。刚一见面,少女的心就为这个还佷陌生的男人扑通扑通的跳。他那刀刻一般线条清晰的脸上露出一种成熟美,被海风和骄阳涂上一层铜红色泽的肌肤,显示出一个海上汉子的粗旷和神韵。

  于洁暗暗的打听过,得来得信息令她十分失望,就是少校船长赵旗,早已和卫生队的女医生相恋,据说很快就要结婚。后来曾经听说船长赵旗和女医生的婚期就定在2008年春节……上船之后,于洁又从胡宏嘴里听说了那女医生非常美丽温柔,是胡宏在卫生队实习期间最好的朋友。

  从那之后,于洁将自己心里的暗恋强制抑止了,看待船长赵旗的目光从爱恋又转为尊敬。虽然这佷困难,但是于洁也不是那种会不顾一切的疯狂女孩。

  来到起点岛之后,不知不觉之间,连于洁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她自己看船长赵旗的目光有渐渐的恢复了以前那种热情。她逐渐意识到,经历了人间最悲伤的末日之后,在这个新的世界里,她的心是属于他的。但是,她却不能只为他。因为这个新世界里,一切都变得陌生了,包括人类以前最美好的爱情也要用新的规则来理解。那么,这个新世界能允许她的爱情存在吗?

  那种模模糊糊萦绕心里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其实就是:倘若她拥有不止他一个“丈夫”,她该如何分配她的爱?能够一碗水端平吗?她自己不信,也不愿意相信。

  听胡宏说的意思,与其说自己是他们许多男人的妻子,不如说他们许多男人是自己的丈夫,可是这又有什么区别呢?胡宏似乎不愿意把道理说那么透,也许她和自己一样,还没有走出羞涩……想到这里,她遍觉得脸上一片潮热,心脏也开始跳的厉害。

  她开始计算着东渔315号的航速,计算着东渔315号回到起点岛的日子。在东渔315号到达起点岛的前一天,她就下意识的开始修饰自己,甚至取出了珍藏很久的化妆品,用了一多半的润肤霜,刚开口不久的粉底,还有半支口红,一小段眉笔。她对着镜子看了很久,比划了很久,最后还是没有舍得把它们往脸上用一点。她要把它们留到明天,把自己最美丽的一面,最美丽的姿容让他第一个看见。

  汽笛响了,东渔315回来了,他回来了!于洁跑到火山豁口边上,遥遥看到东渔315的船影出现在岬口之外,正准备进港。她却慌慌张张向回跑,跑回自己的屋里,用最快的速度将自己无数次“演习”过的化妆方案实施了一遍,有反复的照了照镜子才飞快的冲出房门,向港湾跑去。

  

第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