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二十一

  毕竟是世界上空气中尘埃最少的地区,南太平洋的天空虽然常常还是白茫茫的,但是有时也开始透出蓝色。阳光比3月份强了许多,虽然空气仍然寒冷刺骨,但是白色沙滩的反光却让人不得不眯缝起眼睛,在沙滩附近,那种强光的感觉就像登上了雪山一样刺目。

  3月16日,早饭时水手长张豫鲁和帆缆长欧阳就钓鱼技术展开了一场小小争论。张豫鲁在青岛海边长大,而欧阳是南海渔民的儿子,对于钓鱼技术谁都不服谁,多次想比个高低。

  张豫鲁端着半碗少油没盐的海带煮牡蛎,实在有些难以下咽,不禁牢骚的半开玩笑对厨师长崔园说:“瞧你这厨师长怎么当的?天天让俺吃这玩意儿,也不会换换花样?是你把好东西都偷吃了吧?大家看看,咱们都吃这些烂玩意儿,个个黑瘦黑瘦的,就他厨师长还是白白胖胖,一定是天天偷吃好东西!”

  “冤枉啊!捕捞组每天都弄些这东西,我有什么办法?你看看,你看看,我难道吃的和你不一样?”崔园一听这话刻受不了了,赶快把自己的碗端到张豫鲁面前要塞给他。

  “哼!看上去一样,谁知道你那碗里有没有多放一些作料?什么胡椒、姜米的。”张豫鲁不吃这一套,依旧故意气他。

  “得了吧豫鲁,你不要捉弄人家老炊了。这些都是人家捕捞组好不容易搞来的,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嘛!”欧阳看着崔园受窘,于是就开始打圆场。

  听欧阳这么替崔园说话,张豫鲁不禁又把牢骚朝捕捞组发:“捕捞组这几个人也是的笨的可以,好一点的鱼也捉不到,天天就弄点海草糊弄人……要是我还当捕捞组长,天天弄鲜鱼给你们吃,想吃石斑吃石斑,想吃苏眉吃苏眉……”

  “呵!你当人家捕捞组几个战士是吃素的啊?人家个个都是行家里手,小李、小陈都是渔民出身呢!你会比他们强多少?现在水这么凉,你以为深海鱼好钓啊?”

  “他们比我强?我七岁就开始在栈桥上钓鱼了。他们——哼!也就是在船上撒撒网,起个网什么的。”张豫鲁什么时候对人服过气?

  欧阳存心看张豫鲁的笑话,不由得就激他,于是就戗他的话茬说:“哎哟!是呀,水手长整天说自己是钓鱼专家……要不这样,今天傍晚收工之后你去海边给大家钓几条像样点的鱼来,也让咱跟着沾沾光,打打牙祭啊!别说苏眉、石斑,你就是钓上几条海鲤什么的,咱也吃一顿火锅怎么样?”

  听了这话,张豫鲁也有些犯嘀咕,后悔刚才自己话说的满了一点。他心里也知道,这段时间随着海水温度的下降,这些热带深海珊瑚礁鱼类早不知跑哪里去了,海边半天也只能抓到一些小杂鱼。不过他对于自己的钓鱼技术还是佷自信的,灵机一动,想到他们捕捞组一般都是早晚去海边捕捞,这个时候水凉,鱼大概不好找。但是中午太阳开始烈起来,水温应该有些升高,也许鱼会出来?

  于是,他没有言声。心想,我中午自己悄悄去到海边找个没人的地方钓一会,没准能够钓到几条好鱼。如果万一钓不到,自己悄不言声,谁也不知道,也不会热他们笑话。想到这里,嘴角不由得生出一丝笑意。“要是能钓到宏姐爱吃的石斑就好了……”

  那天中午吃完饭,张豫鲁对谁也没有说,提上早准备好的伸缩鱼杆,提一个塑料通就悄悄的去了海边,一坐两个多小时。果真被欧阳说对了,两个多小时只钓了几天四指长的小猫鱼,他不好意思带回来,就悄悄扔到海里自己悄悄的溜回来,这事谁也没有说。

  下午他就感到有些不对劲,觉得脊背上火辣辣的疼。哦,对了,今天中午太阳底下觉得有些热,把外衣脱了。里面的衬衣早就破烂的不像样子,没准被太阳晒着了。谁知到了晚上,更加严重,脊背和肩膀疼的睡不着,他也只好忍住。天亮之后爬起来发现,床上血迹斑斑。于是只好去找胡宏想找点药抹抹。

  胡宏一看见张豫鲁脱掉外衣的脊背,大吃一惊,真是惨不忍睹,之间张豫鲁脊背和肩膀上的表皮全部坏死正在脱落,血肉模糊,吓的忍不住掉了泪。她用清水小心的洗净血迹,却没有什么药物去给他治疗。因为现在药太珍贵的,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允许动用的,于是就拿出自己早已精练多次的海豹油给张豫鲁涂上。

  这事被指导员和船长发现之后,指导员还没说什么,船长赵旗冲着张豫鲁大发雷霆,臭骂一顿。指导员只好劝船长赵旗说:“算了,这事也不全怪他。还怨我们没有把紫外线的杀伤力说清楚,他们毕竟没有见过那种自然力量,只是嘴说的他们还以为我们吓唬他们。这件事也好,一方面让大家都接受教训,另一方面也提醒我们也该在作息制度上改变了。要不,以后伤员会越来越多。”

  这个事件之后,让起点岛的作息时间有了很大的变化,为了防止紫外线的杀伤,船长赵旗命令每天上午9点到下午6点为休息时间,早晨和傍晚才能进行室外工作。唯有于洁的工作没有受到多少影响,因为她们的工作都在室内。

  于洁以前手下的两个男操作员都被调去做其它事情,只好带着新来的乃子和两个塔西提土著姑娘伊波和伊丽姐妹边教她们汉语边工作。她们的工作就是打开扫频电台,日夜不停的监听所有波段的无线电信号。

  天线高高的竖立在山顶,两条馈线沿着山岩蜿蜒下来就进入监听机房。乃子按照于洁的指示在各个频段间不停的缓缓搜索,于洁就带着耳机凝神细听。两个年轻,充满活力的土著姑娘伊波和伊丽则轮换着摇着手摇发电机,一边给蓄电池充电,一边供应着电台的能耗。

  自从塔西提岛归来之后,指导员李海铁和船长赵旗对世界上人类的存留情况信心大增,同时也有很大的忧虑。世界这么大,应该有不少人类的种子遗留着,这对以后的新世界当然是好事。但是,目前严酷的环境现实中,遗留的人类为了生存,会将隐蔽中的动物性暴露出来。地球上剩余的人与人之间会是完全善意的吗?在严酷的生存环境中人类也许会丧失原有的一切文明和道德,赤裸裸的展示着其兽行的一面。这些不知道是起点岛人群未来的福祉还是会为起点岛带来灾难和考验?

  “我们未来面临的是同志还是敌人,这是个未知数!”船长赵旗经常对起点岛上的人们说。

  东渔315是干什么的?我们本来就是监听侦察船啊!所以,指导员李海铁和船长赵旗决定,将东渔315上的通讯监听设备搬到岛上来,利用岛上起点山的高度设置高增益天线,日夜监听搜索一切人类发出的无线电信号。但是,在接收到人类无线电信号后不准立刻与对方联系,直到调查对方无恶意和其文明程度之后再说。

  “末日”之后的天空是宁静的,完全没有了人类进入工业文明之后各种电波充斥天空的污染现象。宁静的耳机里,除了外太空轻微的电磁干扰声之外,连地球上打雷下雨产生的杂音也很少听到。是啊,核冬天里大气温度大大下降,地面空气难以被太阳加热,很难形成强对流天气,也就很难产生比较强烈的大气电荷不均,所以这半年来,雷电也几乎消失。

  于洁在解放军工程技术学院的时候,学的就是信号监听专业,天生一副好听觉,对于各种不同的无线电信号在耳机里就能分辨信号的种类和性质。无论是人为发出的各种调制后通讯信号还是电力、电磁设备工作时发出的噪声辐射辨别的佷清楚。然而,这些天来耳机里只有一片寂静。唯有超高频段偶尔传来几声残留在太空中几颗高轨道卫星没人指挥调制发出无奈的咕咕声和吱吱声。

  面对这一片寂静和无聊,时间长了便不免有些倦怠。要是一个人整天守在这里听无声的耳机还不闷死啊?好在于洁还有一个附带的任务,就是一边监听一边教这三个异国姑娘学汉语,这样才不会在这小小的机房里太过于枯燥。

  因为有英文作为于洁和乃子交流的工具,所以乃子学起中文来要快的多,不到半个月就可以用一些短语进行日常对话了。虽然很难脱开那种鬼子腔,但是于洁基本上能听懂乃子所说的“中文”意思了。只是伊波和伊丽两个女孩学的难一些,因为于洁也听不懂她们的母语,塔西提语是以法语为基础,夹杂了许多民族土语形成的。只好常常把懂一些法语的胡宏请来,两人一起用法语、手势和实物一起来猜度这两个女孩的意思。

  不过时间久了,于洁也慢慢听懂了一些她们两个的语言,汉语的学习进度也快了一些。毕竟是小女孩,这亲姐妹俩伊波才17岁,而伊丽只有15岁呢。刚来时眼睛里那种戒备的目光早已消失,很快就回复了那种表情生动,爱笑热情的本性。热带的女孩发育很早,虽然只有十几岁,但是身材已经发育的很好,盈盈一握的柔韧细瘦的腰肢,丰满高挺的胸脯都露出热带女孩那种火热的浪漫诱惑。对她们来说,岛上的营养已经不错了,才不到一个月,那黝黑的皮肤便发出青春跳动的光泽,瘦削健美的身材看上去连于洁都感到暗暗嫉妒。但是乃子对她们两个却有些敌视,虽然没有明显的去欺负她们,但是神情里就带着不爱和她们两个说话,似乎觉得和她们两个交流会让自己有shi身份的意思。唯有对于洁的话,仍然改不了那种日本民族过分的谦恭和卑微,不管于洁吩咐她什么,都是一口一个鞠躬“哈伊!”于洁实在讨厌这种日本腔调,教育她很多次,才把那种鞠躬“哈伊!”改成鞠躬说“xi!Xi!”

  

第二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