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二十二

  张豫鲁永远也改不了那种“好了伤疤忘了疼”的性格。脊背上的伤还没有彻底痊愈,被晒伤的地方结起一大片黑色的结痂。他可又已经成了活跃分子。不过这两天谁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先是到树林里找了两个黄昏,找到一根上面生出五根树杈的树枝来,视若珍宝的带回来。然后就找一块新鲜的一米多宽,差不多两米长的海豹皮用小刀使劲的刮起来。

  张豫鲁把海豹皮浸湿泡透之后,用小刀先把正面的毛发彻底挂干净,然后就从里面把残余的血肉、脂肪等一点点,一层层的继续刮直到海豹皮只剩下均匀的薄薄一层。

  娄强看到张豫鲁卖力的干着这张海豹皮的事儿,自然少不了揶揄他几句:“哟嗬,水手长怎么成了臭皮匠了?”张豫鲁却一反常态的不理他,自顾自的继续认真的干着自己的活。

  “我说水手长啊,你还是省省吧?你这皮子没有药硝,干了就成你们老家出的煎饼了,越薄越脆,有个屁用啊!”

  张豫鲁鼓着腮帮子,生生把回击的话咽进肚子里,就是 不理他,脸也涨的通红,只管埋头认真的刮那块皮子。

  娄强见说不动张豫鲁,只好讪讪而去。嘴里继续嘟囔:“这小子有力没处使了……”

  张豫鲁连续干了两天,那张海豹皮已经成了均匀的一张,薄博的。半透明的一张皮革。他把这皮子泡进水里,就继续出去找他需要的东西了。

  在起点岛东南靠近蚝田的几处崖壁上,看来以前是大量海鸟的栖息地。现在虽然海鸟的数量大量减少,但是海边山崖上堆积大堆大堆的年代久远鸟粪层,下面大量的鸟粪层都已石化,成了上好的磷肥层。再往下,张豫鲁知道那些白色的石头样东西就是鸟粪层经过雨淋风华后析出来的硝化石,他找到这里敲下几块带回去,再敲成粉末加进泡着刮好皮子的水里,然后又从厨房找来一些草木灰倒进去搅拌。

  等到他把硝制好的皮子凉干后,他自己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笑了。浅灰色的皮革上,海豹身上的花纹依稀可见,轻轻的薄博的,软软的皮革手感简直象缎子一样。

  他把这块海豹皮铺在地上,按照可获得最大直径画了一个圆形,然后裁下来放好,这才把剩下的皮子收在一起,用破衣服包好,然后就兴冲冲的跑去找胡宏。

  胡宏不在自己房子里,张豫鲁想了一下,就到机房去找。还没有跑到机房,就听见几个女人唧唧喳喳的话语声,张豫鲁不敢贸然进去,就停在门口大声喊:“报告!”

  乃子打开门,一看是张豫鲁,赶忙双手垂膝,略微弯腰,恭敬的说:“原来是水手长啊,快请进来吧!”虽然口吃不清。但是那话音却已经有模有样的了。

  “我不进去了,宏姐在吗?我找她有事!”张豫鲁拘谨的说。张豫鲁以前就怕和女孩子说话,一见女孩子就脸红。现在整天在男人世界里,见到这集合女人更是手足无措,心砰砰直跳,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唯有在胡宏面前还好些,这些时候胡宏给他涂药抹油的习惯了一些。所以他觉得在这些女人中间,唯有胡宏才感最亲近,也放的开一些。

  “你眼里就有宏姐啊?怕进来我们吃了你?”于洁也走到门口,满脸威胁的看着张豫鲁。张豫鲁最怕的就是她,于洁那张不给人面子的嘴最能让他避退三舍的了。在这犀利无比的目光下,张豫鲁只好撒谎说:“我……我请宏姐看……看我的伤。”

  “好了好了,你们别吓唬他了。水手长要被你们吓唬出什么毛病,看谁能担待的起!”胡宏听见她们的对话,忙打着圆场从屋里出来。

  “走吧,到我那去,看看你的伤怎么样了。”胡宏以为张豫鲁真的找她看伤,便带着张豫鲁一起要到自己房里去。门口的乃子看见他们要走,忙又弯腰说 “三哟……啊不,再见!”

  一直走进胡宏房子里,张豫鲁才把手里的衣服包打开,涅喏着说:“宏姐,我想……请你帮我做件背心怎么样?”

  女孩子天生对于衣料是极敏感的,胡宏一看见张豫鲁手中的皮子,眼睛就不禁一亮。她连忙接过这块皮子在手里摩莎着,揉搓着,脸上放出兴奋的光来。

  几个月以来,起点岛的人除了几个女性之外,大家的劳动强度都很大,衣服早已破烂不堪了。虽说大家都有几套衣服,但是都知道下一套衣服还不知在哪个世界里呢。塔西提岛上倒是搞来一些如窗帘一类的旧布,但是用来做衣服却是在有些不合适,而且数量也不多。

  看着手里这轻薄细软的皮革,胡宏觉得为起点岛真的解决了大问题,不禁激动的把这块皮革放在脸上感觉着它的柔软……

  “你从哪里弄的,自己熟的吗?”

  “是啊,我自己打的海豹,自己熟的!”

  “你从哪里找来的熟皮子药啊?”

  “那还不好办?咱用的天然的皮硝啊!”接着张豫鲁把自己刮皮子,熟皮子的过程又说了一遍。

  “水手长啊水手长,让我怎么看你呢?你又为咱们起点岛立了大功了!”说着,冷不防就对张豫鲁的脸颊上猛地轻啄了一口。

  这一下的突然袭击,让张豫鲁如雷击一般呆若木鸡,他咱们也想不到,自己心目中如姐姐,如女神一般的宏姐居然会突然亲了自己一口,顿时心跳如鼓,脸上红的如关公。

  不过胡宏亲他这一下却不是如张豫鲁心里的那种含义,虽然她也佷喜欢张豫鲁这种无拘无束的开朗性格,但是胡宏此时却想到另一个问题。起点岛地处热带海洋中心,虽然食物现在能够保证,但是穿的问题一直是胡宏她们担心的。衣服多少都会遇到消耗完的问题,难道将来大家真的要裸呈相对?或者穿上热带土著的草裙?她看到张豫鲁手中的海豹皮,立刻就知道衣物的问题已经解决,对于爱漂亮衣服如命的女孩子怎么能不激动?

  过了两天,还不到傍晚,太阳还没有下山的时候,当身穿海豹皮坎肩,手里举着海豹皮晴雨伞的张豫鲁正在湖边得意洋洋的散步——其实他是向大家展示他的新衣和新伞,特别是想让娄强看到,“要他小子嫉妒的脸色发青!”他手下的三个战士一起跑步过来在他面前立正,齐声说:“报告组长,皮革组全体战士向您报道!”他正摸不着头脑,眼睛里却瞥见远处船长赵旗和胡宏站在一起向他微笑。

  晚饭时,这两天在石灰组那边忙活的指导员李海铁带着一身白灰回来了,看到风尘仆仆的指导员回来,海图员小郑赶忙跑到湖边提来一大桶湖水,让他清洗一下。李海铁在房里脱下衣服,痛痛快快的冲洗了一遍,突然觉得不对劲,就问小郑,“这些天气温多少度?”

  “今天山上摄氏3度到10度,营地摄氏8度到13度。”小郑看着航海日志回答说。

  “那湖里水温呢?”李海铁又问。

  “海水的温度为13度左右,这湖水倒没有量过,不过我也奇怪,这湖水的水温好像一直是温温的呢。”

  “嗯,这湖水是温水,湖里一定有热源。我说洗澡怎么没有觉得太冷呢。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营地的气温要比山上高的多的原因。”

  李海铁 穿上衣服,对小郑说,“趁着天还没有黑,我们到湖边看看去——带上温度计。”

  来到湖边,小郑蹲下去,俯身将温度计放进水里。不一会,红线稳稳的在摄氏18度的位置停了下来。指导员李海铁站在岸边凝视着湖水,天色将晚,湖对岸已经看不清楚了。湖边的气温也感觉有些冷飕飕的,但是湖面上若隐若现的出现一层水雾,仔细看时就成了一缕缕的水蒸气。李海铁不禁感慨:“老天给了起点岛多么大的眷顾啊,居然让我们把营地建在这座温水湖边,为我们抵御核冬天该带来多大的帮助啊!”

  李海铁审视着飘着缕缕白烟的湖水,这是一座火山口湖泊。湖中心深不可测,一定是直接通到火山口的底部,那里蕴藏着大量的地热,将湖水也加热了。平时,由于降雨量大,湖里排出的水多,这微小的加温没有被人注意过。现在,从暴雨过后就很少下雨,连阴天都不多。湖里的水已经不再向外排出,小溪早已断流。湖水中的热就被贮存起来,和越来越冷的天气形成了对照,热量就显示出来了。营地建在这里,南面的风口也被堵上,四面都是山,在谷里就形成一个温暖适宜的小气候,真是天助起点岛啊!

  当……当……当……食堂门口的钟被崔园敲响,李海铁说,“吃晚饭了,我们走!”

  张豫鲁端着一大碗用海鲜海菜小鱼煮成的海鲜粥,抓着一大块不知是鲸鱼肉还是海象肉,三下五除二就消灭掉,然后放下碗说:“皮革组吃完饭到我屋里开会!”

  张豫鲁的大嗓门引起指导员的注意:“嗯?皮革组?”一边正在喝粥的船长赵旗说:“这两天你不在,我一会告诉你。”

  指导员李海铁的眼光一下子集中在张豫鲁身上,他站起来走到张豫鲁身边,伸手撩起海豹皮坎肩的衣角,“是你熟的?”

  张豫鲁不好意思的低头:“嗯,是俺熟的。”

  “哪来的硝?”李海铁目光灼灼。

  “蚝田那边鸟粪层旁边就有……”

  李海铁用手掌猛拍一下张豫鲁的肩膀,“好!好!天然硝石,*——草木灰——*!真是天助我起点岛啊!”

  

第二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