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二十三

  起点岛东侧一块布满嶙峋礁石的海岸,水手长张豫鲁无聊的坐在紧靠山崖搭建的一个小茅草棚子里,有一搭没一搭的将手里的弹弓拉开又放松,或者捡起一粒石子放到弹弓上对着海里成群的想游到岸边的海象或者海豹射一下。棚外的阳光虽然看上去并不十分强烈,但是蓝天上耀眼的光晕却画出一个硕大无比的充满妖媚气息的神秘光圈。

  他现在的职务是皮革组组长,还要兼任“海兽学校”教师,就是教育这些海象、海狮、海豹们白天不得登上它们喜欢的这块栖息地,只有下午三四点钟之后,这里的海岸充分被起点山遮挡,晒不到太阳时,才可以允许它们上岸。

  随着海水的渐渐冷却,三个月之前很少能够看到海生哺乳动物的起点岛开始来了一批又一批的新客人。它们是被越来越冷的海水和天气从南方驱赶来的。先是一群海豹在这片海域游来游去,后来几头胆大的海象居然登上岸来,将这里当成了新的避难所。渐渐的海狮和海豹也跟了上来,数量也越来越多,时间久了这片礁石和悬崖遍布的海岸居然成了它们的家。这些家伙不喜欢炎热的气候,但是天气太冷它们也不喜欢,所以平时都群居在南纬四十度线以南(或者北纬四十度以北)的温带地区,现在由于和冬天的缘故,它们原来的居住地气温下降的厉害,整年出于冰冻地区,食物也开始缺乏,所以它们只好迁徙到气候相对温和的起点岛海域来居住栖息。

  虽然这些海生哺乳动物是比较聪明的动物,但是它们毕竟不是人类,不懂得天上那轮给万物带来温暖和能量的太阳已经成为它们的杀手。如果不干预它们,它们就会在有太阳的时候懒洋洋的爬上礁石和低矮的悬崖,躺在那里懒懒的晒太阳,直到不知不觉间全身的皮肤都被紫外线晒的溃烂脱落,然后再在海水中感染后衰竭而死去。

  张豫鲁他们的皮革组,虽然是为了取得它们的皮肤和脂肪、肌肉而成立,但是这些海兽已经成为他们的家畜,怎么能让它们在大量紫外线的杀伤下无谓死去呢?于是,指导员李海铁和船长赵旗他们商量之后,决定在保证人员得到充分的防护的前提下,皮革组人员仍按照白天工作的方式来作息。

  这些海兽不喜欢在沙滩上蠕动它们笨重的身体,都喜欢群居在海边矮悬崖地区,和遍布礁石的乱石滩附近。所以起点岛东侧,距离蚝田不远的这块地形就被它们占据。这块地形大约长不到2公里的样子,附近挤满了大大小小的海兽,身躯较小的海豹还好些,上岸的时间并不长,而海狮和海象则大部分时间都喜欢呆在岸上,只有腹中饥饿时才愿意跳进海里。

  皮革组人手不多,只好沿着海岸每隔一段设一个隐蔽所,这样“教师”便不用出门,只守在隐蔽所里,用弹弓来当教鞭,教育他们的“学生”,让它们学会不要在太阳强光之下上岸,以免被强烈的直射紫外线杀死。对于那些由于饥饿或者已经晒伤的“学生”,他们便会在傍晚和清晨被人道毁灭,将自己的皮革、肌肉和脂肪贡献给学校。即便这样,短短的一个来月里,也已经有十几头海象,二十多头海狮,还有几只海豹成为太阳杀手的牺牲。

  用弹弓做“教鞭”是张豫鲁的主意,因为子弹现在实在过于珍贵,谁也舍不得轻易动用,虽然指导员利用岛上的*和草木灰做出了*,又在岛上找到了硫磺,用*和硫磺加上木炭粉造出了火yao,但是依然缺乏能够使用这些火yao的枪支。听说指导员正在利用船上的金属管子制作火绳枪,但是总不如这弹弓用来的方便。再说,又不是要把“学生”们杀死,用枪还是有些危险的。

  由于海岸是曲线的,三个隐蔽所谁也看不到谁。大太阳底下又不允许出去,虽然戴着太阳镜,浑身披挂整齐,但是手套还没有做出来,出去毕竟不太安全。所以他们都是一早出来,一直要待到下午五六点后才能回去。漫长的一天天,守在这个荒凉的海岸,平时绕射的张豫鲁也只好对着这些海兽说话解闷。

  “地主,你******活腻了,记吃不记打的家伙,给你一下!”张豫鲁瞅准那个胖胖的黑灰色的拖着两条长长牙齿的雄海象,拉满皮条,飕的一声把一颗石子发射出去,正打在它那肥胖的脖子上。“地主”猛的一惊,吃疼后一个后滚翻赶快离开海岸,放弃了这次登岸的尝试。庞大的身躯在海水里却显得分外灵活,有威势,激起的浪花把它身后的几只海豹吓的也远远逃开。

  “三嫚,我看你也得教训教训了,几天没有挨打了是吧?看箭!”张豫鲁对那只身上有深蓝色花纹的雌海狮还是挺照顾的,这次没有瞄准它的头或者脖子,只对准它的尾巴(实际上是后腿)不轻不重的给了一下。那“三嫚”似乎明白老师的教育,回过头来,温柔的看了老师一眼,只好向海里继续游去。

  经过了这个把月的“教育”,海兽们似乎已经渐渐习惯这种生活,每天白天尤其是上午都在海里捕食,栖息,玩耍,到了下午三四点之后才陆陆续续登岸。不过还是有一些不太听话的,总想在禁令时间到岸上休息一会,晒会太阳。但是岸上这几个严格的老师却不时给它们一些教训和惩罚。

  太阳偏西了,高大的起点山开始把它的影子铺洒到海面上,近岸的礁石和悬崖慢慢的全部被笼罩在阴影之中。张豫鲁看看手表已经接近三点,于是就开始叫两边的同伴:“下课拉——开饭了!”张豫鲁一叫,海里的学生们似乎早已等待着这声下课的信号,纷纷开始向岸上,向礁石上跳过来。一时间不同的吼声响彻于耳,顿时海边乱成一团。

  战士大李和小刘沿着山崖,在阴影里小心翼翼的攀过来,还没坐下,大家憋闷了大半天的话就冒了出来。是啊,一个人只对着这些哑巴海兽说话,大半天里这些年轻人谁不着急,谁不憋闷的慌啊。

  虽然下课了,但是从这里要回到营地还是要被太阳晒到的,所以他们几个只能在过上两个小时后才能从蚝田那边的小路回去。这段时间除了吃点东西,喝点带来的水,就成了他们几个的娱乐时间。张豫鲁的“中心教研室”备有一幅精心用海豹皮做成的扑克牌,三个人便玩起了“拱猪”的游戏。

  不知不觉间,时间很快过去,天空已经变成了橙红色。张豫鲁把自己黑陶壶里的水喝干,说声该回去了,三个人便攀到崖顶上,踏上回营地之路。

  三个人刚走过蚝田,就看到指导员李海铁和海图员小郑两个人走过来。张豫鲁就大叫:“指导员违反纪律,提前出门!”大李和小刘也起哄说:“就是,指导员不以身作则,带头违反纪律!”李海铁只笑不说话,旁边的小郑却说:“我们准时五点半出来的,是你们打老K忘记时间了吧?”张豫鲁抬手看了一下手表,“可不是,现在都六点多了……”但是他那困扃只持续了极短的一瞬,立刻又涎着脸讪笑说:“呵呵,真是我们忘记时间了……指导员又去查勘啊?”

  李海铁知道这家伙的性格,也不答他的问,说:“赶快回去吧……对了,今天有没有发现受伤的?”他指的当然是张豫鲁他们的“学生”了。

  这些天好像它们都学乖了,晒伤的很少发现。只是前天有一头雄海狮似乎被逆戟鲸咬断一条腿,勉强爬上岸。晚上我们把它处理了,皮已经带回来,肉还在山坡上晒着呢,等晒干了再背回来。

  “嗯,逆戟鲸这家伙在附近出现不是好事,虽然它吃不了多少,但是海狮海豹躲开它的办法只有上岸。这样吧,你们明天早点过来,把高射机枪搬一挺过来。提高点警惕,如果看到它们就开枪。”虽然张豫鲁不是枪炮兵,但是李海铁对于他的军事素质和枪法还是放心的。

  “有多少都干掉?”张豫鲁知道,逆戟鲸虽然对于海豹们来说是个噩梦,但是这种美丽的鲸鱼对于人类还是佷友好的。他心里有些不忍。

  “只要你能把它们赶走,这些海中老虎生命力特别强,让它们害怕了就不来这块海域。实在不行就干掉算了。注意不要浪费弹药啊,否则我可饶不了你!”

  逆戟鲸又叫杀人鲸,也叫虎鲸,是海洋中最漂亮的哺乳动物之一,但是也是最凶猛的海洋哺乳动物。它们以海豚海豹海狮海象等海洋哺乳动物为主要食物,海豚对付它的办法是逃,是用自己无与伦比的速度和灵活来逃避逆戟鲸的攻击,而笨重的海象和海狮,躲避逆戟鲸的办法便只有爬上礁石或者悬崖。它们不爬上悬崖便无法躲避逆戟鲸的攻击,上岸却存在紫外线的威胁,所以无论更多的海洋动物存活,消灭它们便成为不可避免的选择。好在逆戟鲸的数量在这一带海域不多,到目前为止张豫鲁他们也不过发现一两次单独活动的逆戟鲸。也许它们也很聪明,受到攻击后就会离开这片海域。

  天下这么大,海洋这么阔,李海铁明白,保护这些海洋动物不受灭顶之灾,仅靠起点岛是远远不够的。但是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吧,无论如何也是人类文明为自然界作出的一点贡献。

  

第二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