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二十四

  离开张豫鲁他们,李海铁带着小郑继续沿着山坡转悠,手里提着一把普通羊角锤改制出来的地质锤,不停的敲打着岩石,试图能够发现些什么。可惜的是,他的大部分努力都没有得到心中所期望的回报。

  起点岛海域的天更冷了,还没有入夜,天就变的冷飕飕的。好在他们现在也在早已磨破的衣服外面穿上了海狮皮坎肩,暗灰色的花纹被巧手的胡宏裁减搭配的恰到好处,穿在身上既合身又暖和,看上去颇有些时髦感。只可惜鞋现在还没有做出来,脚上的胶鞋早就在山路上磨出了大口子,几个脚趾头都露在外面了,早上晚上还真的感觉有些冷。不过白天好多了,走在这山石嶙峋的地方,额头上早已有了汗水。

  除了*和硫磺之外,李海铁还在岛上发现一些磷灰石和铝矾土的贮藏,后来又在一片夹杂着云母、 长石的变质岩中发现了石墨的存在。虽然有了这些矿物,但是因为岛上暂时还没有电,他一时还没有想起这些矿物对他们有什么用途。这些发现对于李海铁来说,是远远不能满足的,但是查勘了好几天,岛上各处已经被走过好几遍,也没有发现什么新的有用矿物。这种火山形成的海岛,李海铁知道想找到煤等矿物燃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毕竟起点岛太小了,只有一百来平方公里,很难有多种矿藏在等着他们开发。李海铁不禁感慨,以前虽然对于太平洋海域的海洋水文情况比较熟悉,但是对于这些大洋岛屿的物产情况了解太少,这真是有些遗憾啊。虽然能够从保存下来的资料中了解到一些情况,但是毕竟信息还是太少。有一些大些的岛屿,如塔西提的物产也许比起点要丰富的多,但是目前这种环境那里的安全性却远远无法和起点岛这个天然的庇护所相比,只能等熬过了核冬天之后再说了。只要过了核冬天,或者起点岛拥有充足的补给之后,一定要走出去!走出去才有生路!

  李海铁边走边思索着,旁边的小郑却没有这么多的想法,只管准备做好指导员吩咐的工作就行了。

  南风缓缓的开始吹起来,李海铁知道起点岛还没有到最冷的时刻。岛上大部分树木都有些干枯,刚才经过树林的时候李海铁特意观察了一下,好在除了少数被冻死的热带阔叶树木之外,多数树木还只是叶子干枯脱落一部分,零度左右的最低温仅仅是影响了它们的繁殖和正常生长,还不至于因此完全枯死。就连特别怕冷的椰子树,也不过干枯了几片叶子,看上去生机还在,只是完全不结椰子罢了。但是那些低矮的草本植物和灌木就很难说了,海滩附近,除了有些剑麻类植物依旧保持的绿色之外,绝大部分的草本植物和灌木都已经枯黄,看来这些低温对于它们是致命的。唯有凋落在泥土中保存的种子才是它们度过核冬天后复萌的希望。但是,起点岛的植被能够接受更加寒冷的考验吗?李海铁的心里也没有底。

  同起点岛上枯黄的树林和灌木丛相比,指导员李海铁的宝贝温室里却是春意盎然,一片葱绿。这时李海铁出去查勘,这里就委托给胡宏照顾。小小的温室现在扩大一些,但也不过30来平房米的样子。苦于缺少玻璃,而一些塑料布又不耐阳光中紫外线的破坏,唯有不多的普通聚氯乙烯的低档塑料布却比较耐晒,在加上用一些白色透明编制袋做补充,才勉强保持不到二十平米的透光区。好在接近直射的日光比较强烈,才使温室内获得了比较强且均匀的光照。

  现在温室里生长的全是起点岛厨房中的遗留蔬菜和调料植物。靠边上是一行大葱,这时已经恢复了生机,仔细看上去有几株已经开始抽出葱苔,葱苔顶上俨然有了小小的花苞,最多再有一个月,大葱将会开花,结子,到那时,哪怕只有几朵葱花结出种子,他们就能够大量存活下来的。

  光照比较强烈的地方栽种的是洋葱和土豆,这些植物都是比较耐寒冷的,一定能够活的更好。看样子很快能够为起点岛食堂提供一点新鲜蔬菜和调料了!

  靠近墙壁比较暖和又获得比较充分日照的地方种植的是生姜,已经长到半人高了,长势喜人!胡宏回想着刚看到那些几乎完全干瘪的生姜块时,真不相信它们居然还能够成活,生长……

  温室里显得比室外包括自己的卧室要暖和多了,胡宏继续把一些研磨细碎的干燥鸟粪细心的洒在疏松的土壤里,然后从温室边上流过的小水渠中撩起水洗洗手。小水渠是用石片砌的,不深但是宽宽的,这是为了让水渠里的水尽量在温室里散热。渠水温温的,冒着袅袅的热气,稍微有些滑腻的感觉,真舒服。她坐在一块石凳上,伸直了双腿,又惬意的伸了个懒腰,被海豹皮连衣裙裹的紧紧的胸脯画出了一条美丽的曲线。

  她喜欢每天晚上夜幕降临之前到这里待一会,喜欢这里的温暖,喜欢这里的绿色,也喜欢“他”在这里留下的痕迹,墙角靠着他经常用的那只铁锹,他精心整理出来了一条条垄沟田埂,那一片片他侍弄抚mo过的绿叶,可是“他”却从来没有对自己的倾心有所反应。

  “末日”之前,他们都有自己的生活,他有一个漂亮的女教师的妻子,还有一个活泼可爱的两岁的女儿。而胡宏自己则接受了一位年轻有为的硕士中校,驱逐舰副舰长的求婚。若不是战争开始,他们现在早已走上了幸福的红地毯……虽然她和他早就佷熟悉,但是那时的胡宏总把李海铁看成一位尊敬的师长,一位博学渊博的老师,一位关心自己的大哥哥,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还会对这个心里最尊敬的人产生更深的依恋和关爱。

  战争带来了末日,以前的生活不管你愿意不愿意相信,大家心里都明白,那些时光已经如一个美丽的梦远去了。不管你夜里哭醒过多少回,你终究要明白一切都已失去,生活还在继续。

  问题在于现在的生活却完全不同了,她知道自己作为一个女性,更承担着起点岛人类延续的责任和重压,一种责任和使命感最终还要战胜女性的羞涩与矜持。

  前几天在谈心中指导员李海铁告诉她,关于起点岛的社会问题他和船长赵旗的意见是一切取决于她和于洁的选择。船长赵旗仍然负责军事、生产;李海铁自己则负责文化科技和大家的精神领路人。并且希望胡宏和于洁负责社会和人……胡宏明白,所谓社会和人就是指的人的繁衍,社会组织的形式,其实就是一种暗示,这种暗示是建立在目前起点岛现有的现实基础上的,起点岛这个群体的稳定与发展都是这个人群性命攸关的大事。也许我们的现有道德观念和家庭观念对这些必然的选择会有很大的抵触与反对,但是当你身临其境,使命感压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你必须要作出正确的选择。

  作为一个医生,胡宏比于洁懂得更多的医学科学道理,懂得更多的人类生殖理论,因此必须尽快建立一种社会形式来。胡宏不愿意在自己的脑海里映出“母系社会”这个单词,但是这个挥之不去的词汇却越来越顽强的占据这自己的脑海。这是环境的逼迫,也是自然的选择,你个人在这个选择面前完全无能为力,只能去接受它,因为它的科学性,因为它对于起点岛这个群体的未来影响。

  当你不可避免的要接受一种选择的时候,你就去勇敢的面对它吧。胡宏想,虽然是“母系社会”,但是这个新的母系社会部落与原始的母系社会还是有根本的不同的。因为那种原始母系社会是蒙昧的,是未开化的,是缺乏文明的。而现在将要见到的母系社会是拥有更多物质和文化科学财富的,是一个新文明的开始,是人类进入一个更加美好新社会的起点。这种不同也为她们带来了更多的责任,也赋予她们更强烈的使命感。

  不过,当想到自己不能专属于“他”,自己的爱要分给更多的起点岛兄弟的时候,她还是觉得心里有一种非常矛盾的感觉,这感觉有羞涩、有愧疚、有担心、有无奈……纷乱如麻,不知所措。

  天渐渐昏暗下来,温室里以绿色为主调的色彩已经慢慢蜕变成一片灰色。胡宏心里纷乱如麻的时候,似乎看见了“他”那双深邃期待的眼睛。她看懂了那双眼睛的希望的含义,觉得自己的选择应该到了战胜羞涩和自我的时刻,于是就站起来,决定今晚去找于洁好好谈谈。

  

第二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