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下)

    

  墨西哥湾一个叫做阿尔卡拉多的小镇旁边,舍尔玛踯躅的沿着海滩走着。她一边走一边寻找着海滩上的寄居蟹或者别的什么小东西,她熟知这些小东西们藏身的小小洞穴,一旦发现它们就不顾一切的蹲下身去,设法把它们从深深的沙土中挖出来,填进自己的嘴里。

  舍尔玛一边走,一边不时停下来挖掘,但是很多时间她的努力还是会落空的。

  赤脚在冰冷的海水中浸泡着,残余的皮肤有些发白了。她从来没有觉得海水象现在这样寒冷过,在浅水中的脚象针刺一样的疼,所以走不了多久,她会弯下腰把脚掌和冷的几乎没有知觉的脚趾用手揉一会,这样会让它们恢复一些知觉。和脚掌相比,手的知觉就太多了一些。手上的皮肤早已全部脱落,露着鲜红的肉,一碰到海水就钻心的疼。还有脸上和脖子上,不知道为什么和手上一样,皮肤一块块的脱落,变成黑紫色,成片成片的掉下来……脸上的颜色大概现在和手上一样吧?她想。没有镜子,也不需要镜子。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继续活下去,只是腹中的饥饿促使她下意识的来到海边,寻找一切可以暂时止住饥饿的东西,因为那饥饿的痛是更难忍受的。

  洛基山脉南端一个山谷中的金堪宁小镇,这个在地图上从来没有显示过的地方,此时显得比任何时间都更加宁静。全镇的残墙断壁都被雪夜笼罩上一片深蓝色,只有镇边的一所尚未坍塌的房子透出橙色的灯光。

  堂普森博士现在把这座不知以前属于谁的房子当成了自己的栖身之地。在他看来,现在这里应该是他最安全最理想的避难所。因为虽然基地早已不再存在,但是深藏地下,设计完美的供水供电系统却还在工作。这样就使这座房子在一片荒芜的世界里仍然保持着一个家的感觉。虽然核热电偶的电力已经开始下降——博士瞟了一眼电压表,现在数码管上显示的是208V,但是博士并不担心,现在如此轻的负荷使它几乎工作在空载状态,相信它还能工作很久。

  电炉上的不锈钢锅在冒着热气,蒸汽甚至能从壁炉 的烟囱上透出去,在雪夜中看的很清楚。但是博士知道,现在自己不用再担心有人闯进来企图分一杯羹了,因为那些家伙早已消失了。自己把食物的秘密一直保留到最后时刻……可笑那些家伙居然不知道沙发还有皮鞋这些东西都是上好的蛋白质。记得自己在废墟中寻找沙发和其它皮革的时候亲眼看到,一个家伙在临死前用牙齿生生从沙发上啃下一块皮革,但是他却无法把它嚼烂咽下去,最后还是自己费了好大力气才把那块珍贵的皮革从那死了的家伙嘴里掏出来。

  博士引以为自豪的是自己在最艰苦的时候也没有丧失自己的道德准则,当他们开始互啮的时候也从来没有吃过一口人类组织,总是用自己的知识来为自己得到食物。

  基地上末日之后残存的人都死了。他们虽然躲过了火球和辐射,但是没有躲过饥饿和寒冷,还有紫外线……有的被互相吞噬了,有的死于紫外线的杀伤,不过那些蛋白质和有机物最终都被互相消耗了。人人都知道,基地贮存有一大批粮食,但是偏偏那条坑道被彻底炸塌,粮食被深埋在200米以下的地下。基地的建筑图纸都在博士的心里,他凭着自己的记忆用谁也看不懂的符号把方位画在纸上,并牢牢的记载心里。

  电炉上的锅子在冒着白色的蒸汽,这些浸泡过两天的皮革只要煮上几个小时就会成为浓浓的肉皮汤,虽然滋味有些不大妙,但是博士的胃还是对这些充满蛋白质的汤满怀期待。

  博士用废旧元器件组装的电台已经架好了天线,作为一个二十年的老“火腿”,今晚将要开始尝试用无线电和世界上其它的幸存者开始联系了!不过,作为一个幸存者,一个聪明的博士,深知自己和自己的小巢穴处境的危险,是不会轻易暴露自己的身份首先同外界联络的,尽管自己很久没有使用敲击莫尔斯电码手指有些发痒,但是他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手指,他要用耳机去倾听世界,看看这个世界如今在什么人的统治之下……

  他给自己设定的呼号是“洛基山1号”,现在这个世界已经不需要任何人为他分配频率和指定呼号了,这是一个火腿族多么自由的事啊!博士把电台的波段放到20米,开始轻轻转动可变电容器,搜索起来。

  

第二十八章(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