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三十

  说来也巧,欧阳刚刚说要把这鱼给船长送去,船长赵旗正好从驾驶舱里出来,听见他们说的话也看到张豫鲁手里的鱼。

  “什么好东西啊?给我看看——”赵旗说。

  “船长你看,这飞鱼好怪,翅膀长的特别长。我们再怀疑是不是核辐射引起的物种变异……”

  “嗯,翅膀是比一般的飞鱼大的多,和以前的飞鱼胸鳍相比不成比例。至于是不是物种变异……”船长赵旗沉吟起来。

  张豫鲁和欧阳也急于得到答案,都瞪着烟等着船长赵旗的结论。

  “我看还谈不上物种变异,应该是核辐射条件下产生的个体变异准确一些。因为你看,这条飞鱼的年龄肯定要大于两岁,你看这片鱼鳞,年轮上显示这鱼已经三岁多了。而核辐射的影响是从它一岁以后才发生,也就是说在它的胸鳍开始迅速发育长大的时候核辐射发生了。这种影响造成了这些飞鱼的胸鳍长的异乎寻常的大,成了这个样子。”

  “是呀,我还有些奇怪,这条飞鱼看上去应该有两三岁的大小,可是从鱼鳞上看却三岁多了,身体比正常这个年龄的飞鱼小,而翅膀要比这个年龄的飞鱼大……”欧阳插话说。

  不愧是渔民出身,欧阳的捕鱼经验还是很丰富的。船长赵旗一边想一边回答欧阳说:“核爆炸之后形成了核冬天,我们直到现在仍然被核冬天下的气候影响着。海生动物也不例外。生活条件变得严峻起来,你们看张豫鲁的那些海兽学生们也比以前瘦的多了。这些飞鱼个体偏小,生长缓慢也是自然的。”船长赵旗又看了张豫鲁一眼:“至于是否会产生物种突变,还要看这一代的飞鱼能否把现在的体形特点通过遗传影响传递到下一代或者下面几代,直到这些新的特异体形特点被遗传下来,才能叫做物种突变。水手长如果对这个课题感兴趣的话,建议你多观察繁殖速度快的昆虫类等微小动植物。因为从末日开始,它们已经能够繁殖多代了……”

  船在大洋上航行,人们得到最多的就是“寂寞”。飞鱼撞上甲板的这种能够让人们兴奋一阵的好事不能天天有,更多的时间都是孤零零的航行在一望无际的海洋上。船上好在有了爱斗嘴爱饶舌的张豫鲁,才能少了许多寂寞,增添一些笑声。

  南纬20度附近,事实上从起点岛(以前叫做皮特凯恩岛)开始一直到新卡里多尼亚群岛是一条横跨接近6000公里的岛屿带,其中有无数个大大小小的群岛,从地图上看是密密麻麻的。所以这一带岛屿以前有个总名称叫做多岛群岛,这个名称倒是名副其实的,不过后来自从英美法国等国家把这些岛屿划分成不同国家的殖民地之后,这个总名称渐渐的都不用了。

  利用风力行驶,虽然这些天几乎每天都有持续不停的西风可供使用,但是“起点号”需要行驶的是“之”字形航线,所以按照直线距离来说,它的航速只有每天不到120海里。

  早饭时,张豫鲁听船长赵旗说今天将要到达土布艾群岛海域,早被无边无际的寂寞折磨的他只要没事就呆在船头,自恃目力特好,(号称赛过望远镜!)想要第一个“发现”土布艾群岛的土地。并且登上它,为它命名!

  紫外线灾难虽然已经过去,但是此时的紫外线强度还是要比末日之前厉害的多。作为教会几百头海兽学生躲避紫外线的“张校长”不会不懂紫外线的厉害。他只好躲在首帆的阴影之下,契而不舍的坚持着,了望着,生怕这首先发现土布艾群岛的荣誉落在别人头上。

  转舵了,是右转。张豫鲁不看罗盘就知道现在“起点号”又改为西南航线,而未来将要被发现的土布艾群岛将会在船的右舷——西偏北方向出现。张豫鲁和欧阳系好调整后的帆缆,又要坐在前甲板的帆影之下观察了望,欧阳死乞白赖的拉他回舱打扑克他也不为所动,生怕错过了第一个喊出“发现岛屿”的机会。

  午后的阳光如锥子般的撒下来,强烈的反光在远处的水面上形成无数刺目的十字花,让人难以直视。张豫鲁只好戴上太阳镜继续守在他那争夺“发现者”的岗位上。

  驾驶舱里,大副吴膺一边掌舵观察一边和帆缆长欧阳聊天,其内容只有一个,就是在下面甲板上细瘦的帆影中蜷缩一团的水手长张豫鲁。

  “欧阳啊,你没有告诉他我们航海计划上没有登上土布艾群岛的内容啊?”

  “他也没有问我啊,我如果说了他就该失望透了,还不如给他点想头,这样在船上不寂寞些。”

  “那他要是发现土布艾岛,而我们不上去就该更失望了。”

  “呵呵,那个失望只是一会儿,要是早告诉他,他会失望两天呢。你没见昨天他就开始盼着今天到达土布艾岛吗?”

  大副吴膺看了看驾驶台上的海图说:“土布艾岛主岛周围水道不算复杂,很少有沙洲和礁石。一会儿我们可以靠的近一些,让他看个够也会少一些不能上岛的失望。”

  “嗯,让他看看,是会少一些失望的。”欧阳回头一看,原来是船长赵旗又上来了。

  “船长,你怎么不多睡会儿?”大副吴膺知道还不到赵旗接班的时候。

  “快到土布艾岛了,我还是六年前从这里经过的时候远远看过它一眼。”船长赵旗没有回答吴膺的话,似乎在自言自语。

  “也是个美丽的岛啊!”赵旗感慨一声。“岛子大小和我们的起点岛差不多,或者稍微小一些。岛上到处都是椰林和白色的沙滩,绿白相间特别漂亮。岛上居住一些波力尼西亚人,以椰子加工和旅游为生。岛上出产的红椰子特别甜……可惜了。”

  “怎么可惜了?”大副吴膺不解的问到。

  “可惜这个岛海拔太低,没有山。最高海拔只有40米。”

  吴膺仔细看一下海图,明白了。也随之沉闷起来。

  按照海图和方位的计算,此时应该来到距离土布艾岛主岛不远的位置,应该能够从望远镜里或者肉眼发现这个岛屿了。何况船长赵旗记得,在岛的最高处还有一座礁石和水泥垒成的灯塔。而前方海面上,依然银光闪闪,茫茫一片。

  还是张豫鲁的目力好。经过很长时间的纳闷和搜索,张豫鲁终于发现西方天际线上闪烁的白光中有一块奇怪的似乎是凝固的白色光斑。他很纳闷,“那是什么?”他揉揉眼睛,还以为是长时间看海面的闪光把眼睛闪花了,可是那斑块还在。于是就大声向驾驶台喊:“大副——你用望远镜看那是什么,正九点方向,方位27。”

  大幅吴膺无言的把望远镜递给船长赵旗,赵旗看了一会没有说话,又把望远镜递给欧阳。欧阳看了一眼耶没有出声。

  “走吧,我们靠近些,注意水色。”

  那白色斑块果然是土布艾岛。

  渐渐的,“起点号”终于驶近了土布艾岛。此时正是涨潮时分,“起点号”倚仗自己吨位小,吃水浅的优势小心翼翼的来到距离土布艾岛只有一两海里的位置缓缓绕行。

  在大家的记忆和印象里,土布艾岛是一个美丽的镶着银边的绿色岛屿,海图上还表明岛上有几个小小的淡水泉眼,可以为岛上的居民提供充足的淡水。而此时,站在船舷上的大家都震惊了,出现在眼前的土布艾岛和印象中、记忆中完全不同。

  眼前这一片土地,只有一片惨白色。两年多前的海啸和飓风把这片岛屿上一切附着物包括椰林植被和人工建筑统统摧毁扫平。就连岛的最高处曾经用坚硬的礁石和水泥建筑的老灯塔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大幅吴膺伫立在驾驶台上,默默的想象着海啸到来时这个岛的情景:几乎是毫无征召的一个晴朗日子,美丽岛屿上的人民和游客正在无忧无虑的过着他们悠闲的时日或者假期。突然一条白色的线从远方无声无息的迅速包抄过来,到近处会发现那是一面几十米高的水墙,就在那一瞬间,水墙一下子漫过整个海岛,在岛的中心撞在一起,形成爆炸般的巨大水蘑菇……

  瞬间,一切都消失了,树木房子和人,还有无数的小船、花花绿绿的帐篷,都在一瞬间化为乌有。被淹没的人们甚至没有感觉到痛苦,甚至没有说出最后的一句话就突然融化在无边无际的大海。

  此刻的土布艾岛,只剩下一片银白色的沙洲,沙洲上间或散布着一些黑色的折断的树根。这种光线的反差在强烈的西斜阳光下显得分外刺目、荒凉。尽管阳光灼灼,可是让张豫鲁的心里却感到揪心的寒冷。此刻,他心里登上土布艾岛的愿望完全消失了……

  虽然缓慢,“起点号”还是慢慢的从土布艾岛的南侧缓缓的通过了,土布艾岛渐渐的落在后面。“起点号”绕着土布艾岛又转了一个角度。升起满帆,开始加速,在身后留下两道白色的浪花。

  

第三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