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四十

  天刚蒙蒙亮,起点号上大家都起来了。大副吴膺说:“你们起来这么早干什么?饭还没有做好呢。”

  枪炮长娄强恼火的说:“什么起来这么早,整个晚上根本没有睡着。”

  “怎么了?害怕了?”水手张张豫鲁总算抓住娄强的短处就不撒手。

  “害怕?我看你后半夜也不停的在翻身。”

  “开玩笑嘛——怕倒是没有啥可怕的,就是这是什么玩意一直叫,叫的心烦。所以就睡不着。”

  欧阳一开始没有跟他们两个掺和,这时也说:“听声音,这家伙个头不小,可是声音又不像猛兽,还真的弄不懂了唉。”

  海图员小郑也和几个小战士嘀咕上了,看来大家都对着陌生的动物有些说不上来的紧张。

  船长赵旗从船舱里出来,伸了个拦腰说:“大清早的天不亮你们就吵吵起来,那野兽不叫了你们倒开始叫起来了!”赵旗这么一说,几个活宝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张豫鲁讪笑着说:“都怪我这大嗓门,下回注意,呵呵……”

  看赵旗没有责怪大伙的意思,小郑心里憋不住,就问:“船长,那我们今天还上岛吗?”

  “上还是要上的,就这几根木材也远远不够盖房子。不过上岛之后咱们人员要分开两班,派几个人警戒,其余的人砍木头运木头。这样,娄强带两个人负责警戒。吃完饭就出发!”

  大副吴膺也说:“看起来这些东西只是晚上活动,昨天一天没有叫,今天天快亮的时候也都停下来了。估计白天它们会躲到林子深处不敢出来的。我们小心一点应该不会有问题。”

  “现在首要目标是木材,等木材整的差不多了我们再设法看看这些究竟是什么东西。”赵旗又补充说。

  在林子边上忙了一天,那些野兽也没有出现,虽然少了三个人干活,但是这儿的树好砍,一天下来又砍了三十多棵,照这样下去,明天再有一天就足够了。

  娄强他们三个在林子边上一边警戒一边搜索,没有发现那些野兽靠近。不过地面上却发现一些巨大的爪子印痕迹。娄强悄悄的把船长赵旗叫来看,那爪子印每个都像蒲扇大小,四趾在前,后面是长长的脚掌。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明堂。赵旗说:“这不象科摩多龙的爪子,蜥蜴类的爪子是四趾或者五趾分开星形的,这爪子倒像******大老鼠爪子……什么玩意儿还真搞不清了。不管它,先严密警戒,干活要紧。等木材搞完了在想法看看这些东西是什么。”

  这天夜里,那些东西又开始叫了起来,此起彼伏的闹腾了一夜。不过起点号上大家也都累了,就不再理会它们的叫声,踏踏实实的睡了一觉。只有张豫鲁还是没有睡意,一直在琢磨这奇怪的动物到底是什么。

  第三天下午,木材收集的已经足够。赵旗就让大家到船上休息一下。打算傍晚带几个人到林子里去看看这些动物究竟是什么。

  下午五点,赵旗带着娄强,张豫鲁还有欧阳四个人上岸,来到昨天发现足迹的那块地方。继续向林子深处走,发现的足迹越来越多。

  林子里面的草丛大部分是枯黄的干叶子,不像青草,被踩倒之后很快会恢复。这些枯黄的草丛一旦被踩倒就会一直呈倒伏状态。欧阳第一个发现这种现象,就对赵旗说:“这些家伙很可能是吃草的动物。”赵旗点点头说:“从足迹看,也不像食肉动物。”

  “怪不得声音象牛叫一样,要是我们找到一群野牛就好了!”张豫鲁说到野牛,立刻就回忆到牛排的香味,忍不住伸舌头舔了一下嘴唇。

  “看来牛肉你暂时还吃不到,没准这怪兽还想吃人呢!”娄强忍不住又想和张豫鲁斗嘴。

  向密林深处走了大约半个多小时,这一带林木稀疏起来,灌木和杂草从明显多了起来。虽说这些灌木和杂草都是枯黄的,但是有许多地方明显的被某种动物啃掉了许多。

  赵旗在密林边缘的树干上仔细观察了一番,然后把大家叫过来说:“这些动物很可能是食草动物,但是野不排除是杂食性动物。它们体形很大,肯定是我们不熟悉的野生动物。具体是什么很难判断。不过有一点,这些家伙大概不会爬树。我在树干上观察很多,没有发现有爪子抓树干的痕迹。所以我们要在树上设伏观察,如果能够抓到一两只更好,实在不行就开枪。”赵旗看了一下,选定了几棵比较粗壮的棕榈树说:“棕榈树叶子大,好藏人。我们分别上到那几棵树上,防止瞌睡了掉下来,要用绳索把身体绑到树上去、还要防止那些动物啃树,注意火力互相支援。”

  入夜,月光很好。赤道地区的空气透明度大概是全球最好的了,月光显得特别明亮,撒在密林中的空地上,把一切都变成深浅不同的银灰色。由于昨天晚上仍没有睡好,张豫鲁刚刚爬上树就觉得眼皮沉重有些支撑不住。于是就找了一条树杈,让自己舒舒服服的坐在上面,然后用绳子把自己牢牢的绑在树杈上,没多久就去了梦乡。

  当他被吼声惊醒的时候,因为距离太近,声音太大,不由得猛一哆嗦。幸亏他把自己绑的很好,要不就直接掉下去了。

  月光下,大大小小十几只黑影慢慢的移动着,一会儿就来到这块林中空地。张豫鲁一看,不禁倒吸一口冷气,也不知是天冷还是惊诧,不由自主的猛的又 哆嗦了几下。

  “他奶奶的,这家伙个头可真不小……”这些动物走近之后,张豫鲁看清了它们——简直是一群怪物:脑袋有些象袋鼠,又有些象沙皮狗一样,耳朵大大的搭拉在脑后。庞大肥胖的身躯足足有三米多长,后面还有一条粗大的尾巴。当它们立起身子时,也有三米多高……只是月光之下,皮毛的颜色难以分辨。

  赵旗在另一棵树上,对这些动物已经观察老半天了。他发现这动物走路的姿势很怪异,它们行动的时候几乎不是走,而是两条后退同时向后一蹬,身体向前耸动一下,有些象巨大的兔子一样。当一只大个儿的家伙走到赵旗所在的那颗树下几米远的地方时,那家伙突然一抬头,把大嘴张了一下,白森森的两颗门牙足有一揸多长。赵旗吓了一跳,以为它发现了自己,不过那家伙很快的低下了头,继续大嚼起来。

  看起来,它们的食物就是那些干草。它们很少活动,一直在吃,嘴里发出喀嚓喀嚓的咀嚼声。在最初的几次叫声几声呼应之后,赵旗发现它们开始一心一意的享用起这干草大餐。直到吃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后,才又此起彼伏的开始鸣叫起来。

  月上中天,赵旗看看手表已经接近午夜。他心里已经有数,别看这些家伙体形巨大,但是就那两颗巨大的门牙已经说明了它们的实力——一群啮齿类的家伙,无非是大老鼠或者大兔子更准确一些。不过这么大的个头要用人力活捉它们看来是无望了,看来只好用枪来打一只再研究。

  赵旗看看离他最近的娄强,发现娄强也在看他。于是就用手腕上夜光表的光线轻轻向娄强摇了一下,娄强知道他的意思是准备行动,于是也把自己的手腕晃动一下。

  突然,一道耀眼的强光从赵旗手里发出,强光手灯的光柱直打在赵旗树下的那个动物头上。那家伙受到突如其来的光击,立刻抬起头来,眼睛傻呆呆的盯住光源,一时不知所措。两条大牙在光线下显得特别突出、可怖。就在这时,娄强的枪响了,一颗子弹直接钻进那动物的脑门,紧接着又是一声,子弹打进了那家伙的耳根。

  天亮之后,这家伙的尸体才乘坐“八抬大轿”来到海边。因为它太重了,四个人根本抬不动,只好又从船上叫来几个人把它抬到海边。这个家伙究竟是什么,在到了海边之后才产生一场争论。

  吴膺看了这家伙之后说:“21世纪初,媒体上早有报道,说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岛屿上发现一种怪兽,身长三米多,身体是兰灰色的。可能说的就是它。”

  赵旗说:“那报道我也看到了,都是村民传说,但是没有实物证实。而且那报道说,它可能吃掉了几条农民家的狗,但是也没有办法证实失踪的狗是不是被这种动物吃掉。”赵旗指了指它的那双大牙说:“请注意,这大牙看起来可怕,但是两颗牙并排长在它的上颚中间,是门齿,而不是犬齿,也没有锥形的犬齿那么尖利。这种特征只有一类动物具有,就是它属于啮齿类动物。也就是说这家伙和兔子、老鼠属于本家。”

  张豫鲁听了这话之后说:“船长,我们看到这家伙是吃草的,你看它吃的多肥啊,还有这身皮毛……我们可不可以抓几只小的养起来,咱们葛岛上不是有的是葛藤吗?”

  赵旗笑笑说:“是啊……葛藤是优质的饲草,看来这些家伙将是我们开始驯养的第一批家畜啊!”

  欧阳说:“这些家伙吃干草,不知道吃鲜草会不会闹肚子啊?”众人听了大笑。娄强说:“现在没有鲜草了它们才吃干草,那以前没有干草的时候它们吃什么啊?”

  “这些都不成问题,它们愿意做我们的家畜的话……”赵旗沉吟着:“它们叫什么名字呢?以前没有发现过这种动物。”

  “是呀,我看它们长的很像热带草原上常见的豚鼠,是不是因为辐射或者其它因素导致豚鼠的变异,使它们在两年多时间里体形变得这么大?”大副吴膺仔细观察它们的体形之后说。

  “我看它们长的也的确很像豚鼠。普通热带草原豚鼠最大不过长到两公斤,谁知这些变异的家伙居然能够长这么大,不知道它们的后代能否保留这种遗传变异。”赵旗又仔细看看了说:“不管怎么样,我们明天先设法捕捉几只养起来再说,但愿这个新物种是我们在灾难之后获得的第一种优良家畜品种。”

  

第四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