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

    四十五

  从瀛海市北面的山上俯瞰下来,晨曦中的瀛海市还在沉睡中。城市里的建筑几乎都是一个模式:石块做成的地基,上面用木材搭成简陋的木架,四周都是葛藤夹着茅草或者棕榈树叶做成的墙面,屋顶也是用树叶铺成的尖顶。五块小小的居民点互不相连,每个区域之间都有几百米宽的空地,空地上种植着一些不知名的热带树木,看上去不像是一座城市,而和过去中国南方的村庄很相似。沙石铺成的街道上,偶尔有早期工作的行人走过,这些行人大多都行色匆匆的向城市的西面走去,因为那里有几座简陋的工厂。城市里静悄悄的,没有村庄里曾经熟悉的鸡鸣狗吠,也没有城市里见惯的人声喧嚣,薄霭中似乎是一幅颜色浅淡的水墨画,如果不是偶然有行人走过,还让人觉得一切都是静止的图画一样。

  和城市隔着一道山梁的城堡,一些窗子里透出橙色的灯光来,站在山顶俯瞰这一切的李海铁知道,这是这个世界的管理部门大多已经开始工作。他突然心有感触,苦笑了一下,四年前何曾想过自己怎么会来到这样一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恬淡静谧的世界?过去那些处处人声鼎沸,时时充满喧嚣的城市生活一下子就变成一个几乎遗忘的梦境。

  昨天晚上,因为是中国的国庆节,晚宴上李海铁不知不觉的多喝了几杯葛根酒,因为几年没有喝过酒的缘故,虽然觉得喝的不多,可是最后居然有些醉了,不知道是酒有些烈还是因为常年不喝酒使自己的酒量下降,总之居然不记得临睡前的事情,想不起来自己使怎么样回到床上的。

  后半夜醒来,李海铁觉得口干的很,一睁眼看到床边原木做成的桌子上放着一个茶杯,这茶杯他认识是胡宏的,看到这熟悉的茶杯他不禁心里一动,似乎又看到昨晚灯光下胡宏那微红,洋溢着幸福感的脸庞和那双不时对他深情一瞥的目光。想到这里,李海铁心里觉得有些痒痒的,发觉自己的身体也有了反应。

  端起茶杯,里面是淡褐色的不明液体,喝了一口才知道是葛花煮过的水,里面不知道还加了什么,带有一点甜丝丝的味道。他一口气把这葛花茶喝下去,很快的觉得神清气爽,那种酒后晕乎乎的感觉一扫而空。说来也有意思,葛根造的酒能够醉人,而它的花却是醒酒良药,造化弄人,这真是一种充满矛盾的植物啊!李海铁继而又想:这葛藤真是宝贝,就是它在这严酷的核冬天里用它的根中的淀粉挽救了几万人的生命,还要在相当长的时间里继续作为人们赖以生存的主要粮食。它的叶子和藤蔓又是上好的饲料,养肥了豚鼠岛上的大群大豚鼠;它的纤维还为劫后余生的人们提供了纺织品和衣物……可是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它却被一些国家的人们叫做“克株”,当作植物中的洪水猛兽,恨不得将它们彻底铲除……

  感到神智特别清醒的李海铁在床上再也躺不下去,虽然天还未亮,还是披衣出门,向城堡外走去,然后借着微曦向山上走去。一边走,一边想起点社会的发展与资源问题。

  对于起点人来说,小瀛洲岛也够大了。但是岛东部以前最大的城市拉包尔附近现在还被正在喷发的活火山拉包尔火山喷发后带来的大量火山灰覆盖着。全岛至今也只有瀛海和金贝等几个有限的居民点,除了瀛海和金贝之外,几个小的居民点都是只有几百人,岛上的资源也很难抽出人手来进行调查。大瀛洲岛上有目的的找到了油田和煤矿,油田上发现两口没有毁坏的油井,虽然流量不大也足够目前的所有需求,煤矿矿场上也存有不少早已采出的煤,但是现在运输是个大问题,缺少足够的船只啊!

  天色开始亮起来了,东方已经一片橘红,薄霭散去,海面上波光磷磷,色彩分外丰富、娇艳,动人心魄。

  李海铁把目光投向海湾,根据东渔315的上的声纳探测,他知道海湾里有不少沉船,可是现在的人力物力和打捞设备技术都很难对这些沉船进行打捞修理,可是使用木材造船,同样遇到人力尤其是有造船经验的人才的限制,所以船只增加的太慢。

  想到周边海岛上丰富的资源难以合理运用,李海铁不禁有些着急。但是现实情况如此,即使你有能力改变也需要一个漫长的发展过程。

  李海铁正在想,突然听到山下有人喊,低头一看是海图员小郑和魏国民正在向山上走来。李海铁想起,今天上午要去豚鼠岛去看看那些新“家畜”们的情况,于是就赶忙迎着他们向山下走去。

  气候仍在恢复,虽然是清晨,但是穿一件葛布衣服已经没有寒冷的感觉,即便到了海上也觉得气候开始令人感觉凉爽宜人起来。李海铁看了看起点二号驾驶窗框的温度计,摄氏22度,正是给人良好感觉的温度。记得昨天中午在东渔315上看到的温度是摄氏29度,只比正常平均温度低上七八度。这就意味着大部分的热带植物在这个温度下将能够逐渐恢复茂盛的生机。李海铁不仅想到,对于赤道地区来说,核冬天这个噩梦已经过去。但是对于那些主大陆上的残余人们来说,还要再熬过今后更加艰难的一两年才能获得比较容易的生存条件。

  豚鼠岛距离瀛海城不远,目视就能看到。所以很快的起点二号就已经在豚鼠岛的一个小海湾里抛锚。

  还没等他们上岸。豚鼠岛管理员杨-汤卡便带着两个小伙子满面笑容的迎了过来。汤卡原来是哈派岛上的渔夫,是起点人最早把他从饥馁而死的边缘拯救了出来,开始到葛岛协助葛西塔工作,后来便到了这里管理这些家畜。看到魏国民和小郑,汤卡是非常熟悉的,但是李海铁却从来没有见过。于是魏国民就向李海铁介绍说:“指导员,这位就是豚鼠岛管理员汤卡,以前是渔夫,波力尼西亚人,懂得英文也能说一些法文,现在中文也不错哦!在葛岛当过警长的助手,后来还当过杨村的村长呢,到这里来当管理员可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听说面前这个面色黧黑,神情平静的人就是起点政府最高的领导人,汤卡赶忙把自己的双手在衣襟上擦了擦。满面笑容的把双手紧紧握住李海铁伸出来的右手,说:“指导员好!我们瀛洲人早就盼着你来呢!”

  “哈哈,汤卡的中文说的越来越好了……听说葛岛上周-塔里雅还给你生了了女儿?”

  “呵呵……是呀是呀,我也是后来才知道是个女儿,因为塔里雅怀孕之后我很快就来到这里了,还没有见过女儿什么样呢!听说是塔里雅的姐姐周市长给女儿取的名字,叫做周杨-眉。”

  “呵呵,那么该祝贺你了!想不想去看看女儿啊?”李海铁说。

  “当然想了,不过葛岛太远了,一来一回一个月也不够啊,再说这些豚鼠也离不开我啊!”

  “这些豚鼠还需要很多照顾吗?”李海铁问道。

  “这些家伙虽然是野生的,但是我们不知道它们的基因变易能不能长期保存下来,需要观察。再说汤卡他们在这里一方面是让大豚鼠们习惯和人类相处,慢慢接受驯化;另一方面需要他们保护的不是豚鼠,而是那些葛藤根。”

  “是食物不够吗?”

  “倒不是不够,现在这些葛藤的枝叶发展的比大豚鼠快,肯定是够它们吃的。不过这些家伙都是啮齿类动物,喜欢打洞的习惯还没有改掉,虽然它们体形啷糠,不能打较深的洞,但是我们用来保护葛藤根部的那些石圈很快就会被它们拱塌,葛藤根就会被它们拱出来吃掉……所以豚鼠们拱,管理员要即时保护,要不它们把葛根都刨出来后非饿死不可。”

  “呵呵,这些家伙也知道葛根更好吃啊,因为葛根里有大量的淀粉,肯定要比葛藤葛叶更有滋味。走,咱们去看看这些宠物。”

  大豚鼠保留了啮齿类动物繁殖快,生长快的特点。在营养丰富的葛藤枝叶的滋养下,又没有任何天敌,才一年多的时间里岛东部这个种群就由最初的七只发展到现在的七十多只,为了防止因为种群太少引起的退化,船长赵旗他们有把陆续捉到的几只幼豚放到岛的西部,现在也发展到三十多只了。沿着山梁走上去,看到山坳里一片绿色,葛藤几乎盘满了这个小小的山谷,几只肥硕的豚鼠正在专心致志的大嚼着丰美多汁的葛藤嫩叶,发出难听的咯吱声和嚓嚓声。对于不远处出现的客人似乎不屑一顾。

  李海铁还是第一次看到活的大豚鼠,不禁为它们的体形震惊。那些成年豚鼠的个头都在两米以上,大的身长甚至超过了三米,单是尾巴就由碗口粗细,乍看上还真有些骇人。

  “这些家伙食量特别大,白天里几乎不停的吃,一到傍晚就变了性子,雌的爱打洞,雄的爱打架。你瞧那个大家伙就是这一群的首领。”汤卡指着一只个头较大,缺了一只耳朵的家伙说。

  “它们怕人吗?攻击人吗?”李海铁问。

  “开始的时候它们特别怕人,见到我们就躲的远远的。现在时间长了就不怕了。它们不攻击人,不过有时候你把它惹急了也会用尾巴扫你一下,或者用身体冲撞你一下,这些家伙力气可不小呢!”

  “它们的繁殖速度怎么样?”李海铁又问。

  “它们成熟的很快,一胎能生七八只,小豚鼠生下来也就两三公斤重,一个月断奶后就能长到近一米多长,体重三十多公斤,象山羊那样大小。到了四个月能长到差不多两百公斤重,雌豚鼠就开始交配繁殖了。豚鼠怀孕期两个月……有意思的是它们一边怀孕还一边长身体,长到一岁的时候就差不多有五百公斤重了。你看那只雄豚鼠,才一岁半的样子,现在体重应该接近一吨了。”

  “现在岛上开始提供豚鼠肉了吗?”李海铁想到了昨晚吃的滋味很好,很像牛肉的豚鼠肉。

  “还没有呢,赵旗船长说现在先捕猎野生豚鼠食用,到这里种群发展大了,几千只之后在开始提供豚鼠肉。不过,瀛洲岛上现在这种大豚鼠也被捉的差不多了,只是森林里面大概还有些。”

  “其实这不能算野生的物种。特殊条件下产生的变易种群大多时不稳定的,而且在自然界的豚鼠中野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产生了变异。我们只要把这些岛上的豚鼠能够驯化,保留它们变异的特征就已经不错的了。”

  

第四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