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

    

  五十一章

  赵旗站在密林边缘的一个界碑前说,“这里就是原巴布亚新几内亚和印度尼西亚的分界线了。”他用手中的木棍拨开界碑周围的杂草,接着说:“可惜我们不认识印尼文字,瞧上面写的罗里罗嗦一大串却不知道写的什么……”

  “这下面不是有么?”海图员小郑蹲下身,把腐土败叶拨开,

  “哦,是经度标记,……东经141度00分,这个国界线划得好准确啊!”

  “那还不都是过去殖民主义者干的好事,早先这里是葡萄牙和西班牙两个老牌殖民主义国家分赃的结果。一般的国家国界都是按照民族居住的地域,根据山川河流的走向划分的。但是殖民主义者却根本不管原来居住土著民族的民族聚集情况,无论语言文化的区别,只是简单的按照自己的经济利益,双方谈判就以某个经纬度为分赃结果。这种行政区划的划分,就给以后世界上许多民族领土纠纷埋下了定时炸弹。”

  “是啊,我们看非洲、美洲许多国家的国界都是这样直来直去的,不像大多数国家的国界都是根据山川分水岭或者大河自然划分的。”小郑也说。

  “不管怎么说,当我们越过这条东经141度线,就进入了一个新的大洲……”

  “我们越过这条国界线,就回到亚洲了!”旁边一直没有出声的欧阳突然说。

  “是呀!我们已经回到亚洲了,我们回家了!”周围的娄强、张豫鲁一起兴奋的欢呼起来,弄得其它几个大洋洲岛屿上来的队员有些莫名其妙,为什么这几个领导一见到这个界碑就如此兴奋?

  十七岁的少年,以前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土著少年姬-普米用手拉拉小郑的衣角,疑惑的说:“你们到家了吗?你们的家不是在中国吗?很遥远的啊……”小郑说:“虽然是一条看不见的线,但是在过去的行政分划上来说,越过这条线就到了亚洲了。你们巴布亚新几内亚属于大洋洲,而这里就是印度尼西亚的马鲁古省,而印度尼西亚属于亚洲啊!我们是亚洲人,这不是到了老家了吗?”小郑——郑涛指着对面茂密的森林,却不知普米是否能够听懂他的意思。

  一行十五人的探险队是从原巴布亚新几内亚的瓦尼莫市,沿着海岸上原始森林的边缘向50公里之外的查亚普拉行进的。队中除了起点人之外,还补充了一些大洋洲原住民。姬-普米就是去年赵旗他们在瀛洲岛的密林里从饿死的边缘拯救出来的。当时找到他时普米已经饿的只有一口气了,全身看上去都象木乃伊一样瘦的只剩下骨头。因为身体状态实在太差,被带回瀛海之后交给了胡宏。在胡宏的治疗下很快活了过来,所以他清醒过来之后第一个看到的就是胡宏。在他眼里胡宏就像是上天派来拯救他的天使,于是死活非要做胡宏的儿子,这下可把胡宏弄个大红脸——最后好说歹说,小普米就成了胡宏的“弟弟”。

  葛根羹虽然不是最好的食物,但是在这种富含淀粉和养分的食物滋养下,普米很快的又成了生龙活虎的小伙子,整天和胡宏他们在一起,现在汉语也说的挺流利了。于是普米也成了探险队的一个年龄最小的成员。

  瓦尼莫市和查亚普拉市之间虽然只有短短的五十公里,但是两国以前并不太和睦,加上原印尼的新几内亚地区政治上一直不稳定,当地居民在闹独立,局势一直不稳定,所以两地之间却没有一条道路。

  虽说这里是原始森林的边缘,但是也很不好走,人们在尚未充分恢复生机的灌木丛中穿行十分艰难,需要不时的用砍刀把纠缠在棺木和树干之间的藤蔓砍断,否则就不容人们通过。这里的地形,一边就是海岸上嶙峋的悬崖绝壁,在悬崖和森林之间也只有这不宽的过渡地带,还是一丛丛一片片的灌木和热带不知名的藤蔓统治着。

  大家身上穿的葛布衣服早已被那些藤蔓和灌木撕扯的破破烂烂,个个看上去都衣不蔽体了。只有张豫鲁和娄强另类,他们心疼自己的衣服,早把外衣和长裤脱下来塞到背囊里,光着膀子在挥舞砍刀开道,身上被那些植物的利爪划出一道道血痕却也不在意。好在现在的气候依旧凉爽,虽然这里已经接近赤道,但是气温也不过三十度左右,那些森林中无数的飞虫小咬消失殆尽,要不,谁敢在这高温潮湿充满毒虫瘴气的热带原始森林中通过?

  东渔315早该到了查亚普拉港口了吧?艰难的企图把缠在身上的藤蔓钩端从身上扯下来的赵旗想,也许这一行人不应该和东渔315分开,要是坐在东渔315上,这短短的50公里两个多小时就到了,可是自己这一行人却要在这些灌木和藤蔓之间奋斗两天才能有希望到达查亚普拉。

  也怪不得这新几内亚岛被人从中间一分为二,这道路也太难走了。一直到了第二天中午森林才开始稀疏起来,林间空地上甚至能够看出耕种过的痕迹来。灌木少多了,林边地上不时可以看到绿色的植物一丛丛的似乎已经焕发出生机来。突然,赵旗眼前出现几株绿色的植物,大约有半人高,肥大翠绿的叶片重叠而生,似乎比别的植物更能适应现在这种凉爽的气候。

  赵旗看着这植物,觉得有些眼熟,心说自己一定见过这种东西,可是是什么那?却想不起来。他把最上面刚刚发出来的嫩叶揪下一点用手指搓了搓,然后放在鼻子下面闻,觉得有些熟悉却仍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味道,于是他又揪了一点叶子放在嘴里慢慢的品……

  “张豫鲁,你过来……”赵旗看着前面走着的张豫鲁叫道。

  “船长,哦,你叫我啊……”张豫鲁回头说。

  “你过来看看这是什么东西,我看着挺熟悉却想不起来……”

  “嗯?是不是一种花呀……我好象见到过。”

  “什么花呀,你尝尝……是你朝思夜想的东西啊!”

  张豫鲁听了赵旗的话,也小心翼翼的摘了一块树叶在嘴里咀嚼着……突然发出大喊!高兴的几乎跳起来!

  “啊!烟草……这是烟草!我就要有雪茄了喂!就要有烟抽了喂!”

  娄强对着东西也很有兴趣,凑过来说:“船长,我们这是找到了野生的烟草了吗?”

  “哪里有野生烟草啊,烟草原生在南美亚马孙外面一带……这里不会有的。不过这里以前曾经引种过烟叶,大概是烟叶种子被什么东西带到这里,在这肥沃的森林边缘自然长了起来。”

  这时欧阳也走了过来,哈哈一笑,朝着张豫鲁肩头就是一拳,“你小子这下可找到宝贝了,不过也该你小子拜师了!”

  “什么?拜师……让我拜你为师呀?别做梦了,你比我多会些什么啊,编绳子吗?”

  “以前我有一次在哈瓦那修船的时候,曾经到雪茄厂参观过,还跟古巴女工学过卷雪茄呢……怎么样?拜不拜师随你……”说着,欧阳假装无所谓般的就要转身。

  张豫鲁一听欧阳这话,顿时两眼放光,连忙拉住欧阳的肩膀,把他拉的面朝自己,然后深深的作了个揖,口中说:“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本来赵旗他们都微笑着看着张豫鲁表演,当赵旗的眼光转到欧阳身上时,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只见含笑接受张豫鲁拜师仪式的欧阳,肩头缠着一圈绿色的藤蔓,婴儿小手般的掌形叶片也是翠绿鲜嫩……赵旗不禁上前一步。伸手把那细藤拉到面前仔细一看,然后对着欧阳的肩头就是一拳!“好小子……你在哪里找到的?”

  欧阳身子趔趄一下,随即笑笑说:“就在前面,我想扯过来一点让你看看,不想你们发现了烟草。不过这东西如果是的话……可比烟草还要好啊!”

  “是啊是啊……难得你居然认识这藤蔓是什么!”

  “我以前在渔村的时候,我们也种植这玩意儿……所以看着熟悉。”

  张豫鲁听着纳闷,也凑过来说:“师父……你老人家发现的这是什么玩意儿?”

  “什么玩意儿?告诉你吧——这就是地瓜!”

  一行人历尽千辛万苦,却有了不少收获。森林开始稀疏,大家的行进速度加快了许多,看来今天不到天黑就能到达查亚普拉市了。但是船长赵旗却不这么想。当即将走出丛林,即将看到曾经耕种过的大片农田的时候,赵旗叫住了大家,然后掏出随身带的盖革计数器,查看这里的辐射情况。打开电源开关,计数器上黄灯亮起,开始以大约两秒的间隔发出滴答声。

  “还好,辐射刚刚到达警戒强度,还没有到危险区。”赵旗说。

  “难倒查亚普拉也遭到核爆?”娄强问道。

  “查亚普拉是运气的,本来这里是印尼的一个军港,二战时期被日本人用作军港,后来又成为美国太平洋舰队的一个停靠地。按理说他是逃不掉一颗核弹的。但是因为技术误差的关系,这颗核弹——大概是俄罗斯的——掉进距离查亚普拉5海里的太平洋中,这样查亚普拉遭到比一般地区遭到的海啸更严重的海啸冲击,而且是两次——但是,核爆产生的核污染也大大减小了,所以今天我们还能站在这里。”赵旗说着看看手表接着说:“时间不早了,我们先离开森林,既然辐射不是很严重,我们今晚也不要进入城市区,在外围找个地方宿营,明早再和东渔315联系吧。”

  前面的路就好走了,不多久就到了悬崖的尽头,从这里下去就是以前的查亚普拉市区,但是他们刚刚走到崖边,却有了一个重大发现。

  

第五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