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二章

    六十二

  得那地港外海,风平浪静。海水呈透明的翡翠色,被缓慢移动的船头撞上,碎成一团雪白的浪花。几只海鸥在远处自由的游荡着,因为这么慢的船队打不翻水中的鱼,所以聪明的它们觉得这个目标不值得追逐。

  东渔315身后拖着四只高大的浮箱,为了保持稳定,这些浮箱都注入了三米深的水,即便这样,在拖动的时候它们还会摇摇晃晃的。所以东渔315只能以4节的速度缓慢移动,以保证拖带安全。

  赵旗亲自站到驾驶台上,掌握着舵轮,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船速,不时还要回头看看两边远远跟随的起点一号和起点二号船队。

  “船长,让我驾驶一会儿吧,你去休息一会儿。这一带海域我熟,”站在他身边的任意关切的说。

  “呵呵,我不是不放心你。只是想亲自把这几个浮箱拖带到位。”

  “船长啊,我看你对这南京号比对谁都上心呢。嘻嘻,听说于姐快生了呢!你也不经常发个报问候一下?”

  “臭小子!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发报啊?”

  “也是的,你和瀛海联系都要先经过于姐的耳朵,顺便可以说几句悄悄话的啊……哈哈。”

  “对了,任意……今年22了吧?到了该做蜜月客的年龄了呢。有喜欢的姑娘了吗?”

  “……哪有啊!”

  “口不对心了吧?上回看见伊波对你情谊绵绵的,是不是有意思了?”

  “不是啊船长……伊波说我是她哥哥呢……才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你想入赘到哪家啊?呵呵……告诉我,回头帮你拿拿主意。轮机,前进三!”赵旗一边和任意说着,一边扭头对准传声筒喊道。

  “快到了吧?船长?任意问。

  赵旗透过舷窗,转头往得那地港旁边的那块高大的礁石瞄了一眼又看看导航雷达屏幕说:“还有两海里,半个小时后定位。”然后又对传声器说:“声纳室,预热合成孔径声纳,饰物分钟后开始扫描。”

  下达完指令,赵旗又回头对任意说:“别藏在心里啊……你别把我当船长,就当你亲大哥看待。心里话只管对我说,我会给你拿主意的。”

  任意的脸红了,忸怩半天才讷讷的说“我想……我想……”

  “说呀……男子汉大丈夫要勇敢的选择嘛!”

  “我想……去周家?”

  “去周家?嗯,周家那几个波力女孩都不错,哪个女孩被你先看上了?是卡美?还是周小静?”

  “……不是?

  “都不是啊?难倒你喜欢周市长?”

  “……”

  “呵呵,我明白了。原来你喜欢这个大姐啊……周塔娜啊周塔娜,你的魅力不简单啊,让我们这个小弟为你着迷!”

  “才不是呢……船长……”

  “才不是什么?你不喜欢周市长啊?”

  “……嗯……也不是……”

  “男子汉嘛,喜欢谁就只管说。周市长虽然年纪比你大些,但是也真不错的嘛。”

  “她开始说喜欢我,要做我姐姐……后来又说要做我,让我第一回蜜月客在她那儿做……”

  “好啊!这个周塔娜……呵呵,以后你就是她们周家的人了……到时候我为你主持晚会!”

  “报告船长,合成孔径声纳已经开机,开始扫描海底地形。”传声筒里传来声纳室龙学军的声音。

  “好!核对航迹,注意我船位置。”

  在没有GPS导航的情况下,利用海底地形导航应该是现在最准确的方式了。因为利用导航雷达依靠附近地标导航的方式精度不够,难以使船队准确的停泊在南京号的上方。而利用东渔315多次在这一带海底扫描的图像地图,能够保证船队位置精确到米为单位。

  从扫描得到的海底地形图上看,南京号自沉的位置选的十分精确。这一带的海底地形十分平坦,水深平均300米以上,只有在南京号自沉的位置上有一座突然从海底突兀出来的礁盘,性状就像一个砚台,一边呈笔架型,另一端基本平坦。南京号就可可的自沉在礁盘上,前端放在笔架上被牢牢的卡住,不至于因为海流的冲击而倾倒,尾部就悬在礁盘顶部另一端的边缘,连螺旋桨都没有一点损伤。这种绝妙的自沉能够人为吗?在全面核战的紧急时刻,171号在仓促之间能够选择这样一个理想的自沉位置来保护这条美丽的军舰,真的有些匪夷所思……这简直不叫自沉,应该叫做保存了!

  赵旗把舵轮交给任意,说:“小心操纵,听我口令。”说完就走下声纳室,以后的定位就需要从声纳显示屏上找到精确的定位点了。

  声纳海底地形图上,一条略带弯曲的红线指向沉船位置,那搁置南京号的礁盘就在前方不远处。

  在赵旗的指令下船队准确的定位在南京号的上方,李海铁带领的起点一号,刘强带领的起点二号也在相应的位置抛锚。赵旗走上驾驶台顶,手拿对讲机开始指挥两艘起点船和两艘驳船在指定位置抛锚,然后将自己拖带的四个浮箱也分别拖带到准确位置。

  现在,除了东渔315之外的其它船舶和浮箱排列成这样的位置:在南京号沉船位置的左舷,依次排列着起点一号、浮箱一号、驳船一号、浮箱三号;在南京号沉船的右舷,以此排列着起点二号、浮箱二号、驳船二号、浮箱四号;东渔315为指挥舰和机动拖船。所有的船只都下了锚,牢牢的固定在礁盘四周的海底。在两列船舶之间还用粗大的葛绳缆互相串连,牢牢的成为一个稳固的阵列。

  “潜水员准备!”检查了船队位置后,赵旗终于下达了进一步的指令。

  李海铁在起点一号上帮即将下水的张豫鲁和欧阳检查装备,一遍又一遍的检查着他们身上所有的管道,电缆接头。张豫鲁看着李海铁的认真劲说:“放心吧指导员,你怎么跟我妈似的……我在这儿都下去过七八回了,不会出错的!”

  “你小子就在这张嘴上!小心没大错。看人家欧阳,潜水次数比你多多了,还是比你稳重的多。”

  “嘿嘿,他欧阳不是要下水,是准备进绣房呢!”

  “我说你是欠修理不是?等到南京号出水之后,咱们俩再练练?”

  “嘿嘿,欧阳哥……俺不是故意的啊,摔跤你是老大啊,俺可甘拜下风啊……”

  “操作程序记清楚了吗?今天趁着天黑之前争取系好两条缆,任务还紧着呢!”

  “没问题!底下的情况早摸清楚了。系缆位置清清楚楚的,放心吧指导员,不会有什么情况的。”

  “别大意,小心水下出现突然情况。上回遇到章鱼的事你可把船长吓了一跳……”

  “呵呵,那章鱼还不是变成了咱们的小菜……”

  “别净说大话,下去以后你们两个要注意配合,小心水下出现什么情况。欧阳,你对付海底比他有经验,注意多观察着一点。”

  “放心吧指导员,我们一定会安全快速的完成任务。”

  话说得虽然轻巧,实际上这系缆的活并不轻松。虽然南京号的船底大部分部位架空,但是要把这条一寸多粗的钢缆用夹具和粗大的螺栓固定在船舷的特定位置并不是一件省力的活,在陆地上干都要一些力气的,别说在几十米深的水下。

  每条船上或者浮箱上要固定两条钢缆,每侧都是八条。总数十六根缆绳都要紧紧固定在沉船上的特定承重部位,然后才能正式开始打捞上浮工作。

  四个浮箱定位之后已经按照指令向浮箱内部注水到了预定位置。现在浮箱在海面上已经显得不那么高大,每个浮箱里面注水之后都只剩下一米五高的干舷,这是浮箱下沉的最大深度了。

  按照打捞计划,要先系好固定在四个浮箱上的八条缆绳,每个浮箱中部都留有穿缆通道。缆绳就从浮箱底部穿上来固定在浮箱两头中部的绞盘上,被夹具咬的死死的。当浮箱上所有的缆绳都固定好,然后在两条起点号和两条驳船上系缆。

  看到两个潜水员准备完毕,李海铁就示意他们带上头盔,拿起报话机通知赵旗:“潜水员准备完毕,请求下水!”

  “可以下水!”

  “好,祝你们顺利!下水!”

  李海铁话音没落,站在舷梯上的张豫鲁就向后一倒,普通掉入水中。紧接着欧阳也离开舷梯悄悄的消失在水里。李海铁伏到船舷上,看着一团橙红色渐渐的沉入水里,颜色渐渐的变暗,很快就消失在碧绿的水下。

  潜水员下水的时候,无法拖带沉重的钢缆,他们身上都要带上一根尼龙牵引绳,当到了预定位置之后,做好接缆准备,然后向船上发出送缆信号,这时粗大的钢缆才开始按照牵引绳的方向一点点的放下去,绳头慢慢到达系缆位置。然后,由潜水员人工把缆绳用特制的夹具固定在缆绳上。

  这个工作说的容易,实际上由于缆绳过于粗大,是个非常耗费体力的活儿。虽然张豫鲁和欧阳两个都是身强力壮的汉子,做这个工作也并不容易。等到系好头两条缆绳,潜水衣里都被汗水湿透了。欧阳向船上发出了检查完毕的信号,看了看潜水表,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

  就在欧阳看表的同时,李海铁和赵旗在不同的船上不约而同的看了看手表。赵旗拿起通话器命令说:“好!现在开始上浮,注意保持速度!”

  这里赵旗说的保持速度的意思可不是要高速上浮,而是要保持上浮的低速度。因为潜水员在水下要承受巨大的压力,因为在海水中每下潜十米,就会增加一个大气压,在七十米左右的水下工作,潜水员要承受八个大气压左右的气压。虽然有硬质潜水衣的保护,潜水衣内部的气压也会很高。高压使空气溶解在潜水员的血液和组织中,如果减压太快,气体来不及通过呼吸道释放就会在血液中形成气泡,造成潜水员的潜水病。如果减压过快 ,气体甚至会一下子爆发出来,就像打开的汽水瓶一样,使潜水员一下子就丧命。所以潜水员在上浮的时候要慢慢的一点点上浮,让身体内逐渐减压。所谓保持速度就是保持上浮的慢速度,在这个深度上浮每次只能上浮五米,然后依靠联系绳固定下来,在这个位置停留三分钟以上,接着再上升一点,再停留……直到上浮到海面。所以,从开始上浮到浮出水面,两个潜水员至少就需要50分钟以上的时间。

  在停留的时候无事可做,耐不住寂寞的张豫鲁就又和欧阳贫了起来,打屁唠嗑没个停,让在船上听着的赵旗也又可笑又可气的。

  

第六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