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三章

    六十三

  即便是这庞大的钢铁军舰,在水底的重量也是要大大轻于在水面以上的重量的。除了军舰结构本身在水中排开水而产生的浮力之外,军舰的结构中还有许多大大小小未进水的空间。另外,根据多次对171号的自沉情况考察发现,在军舰自沉的时候有许多舱室是保持了水密的,这些结构和空间都将产生一些浮力。所以,自沉的171号在海底重量实际上要远远轻于自身的重量。

  抬升开始了。四条船和四个浮箱组成的八个浮体都在舱内注入了大量的水,四条船的干舷都已经很低,连高大的浮箱也只有一米多的箱体露在水面上。随着赵旗的一声令下,八台水泵同时开始了工作,随着压舱水位的降低,八个浮体开始产生强大的动浮力,开始一点点上升,而那一条条钢缆也渐渐绷紧,不时发出咯嘣咯嘣的声音。这声音在无风浪的海面听起来格外刺耳,船上所有的人的心都随着这些声音变得紧张起来。

  东渔315的位置在八个浮体之间,赵旗站在船头上眼睛一直注视着八个浮体上新标出的刻度和十六条缆绳的紧张度,用口令来让手里挥动着信号旗的任意来指挥八个浮体上安装的水泵工作。

  “一号泵到四号泵暂停……”赵旗口中发出命令。站在他身边的任意立刻挥动信号旗,用旗语将指令发出去。

  海底下,南京号的舰首被架在两块礁石之间,V型的船底被礁石夹持着,海底下藤壶等贝类的附着生长虽然不快,但是毕竟也经过了几年的时间了,直接上浮肯定会产生一定的阻力。于是赵旗的计划就是让平搁在礁盘上大船尾先提升一些,使船首部位与礁石的缝隙产生一些松动,然后在继续让船首上升,不过这也是一个需要悉心掌握的尺度,因为在这样巨大的力矩面前,船体结构毕竟十分脆弱,必须要小心翼翼的进行才行。

  因为搜集到的水泵口径不大,还功率不一,几个浮体的排水速度并不一样。尽管对它们进行了合理的编组,但是指挥起来仍然麻烦。

  南京号尾部的四个浮体上缆绳崩的更紧了,这个时候是打捞初期最关键的时刻。随着浮箱中水位的下降,浮体产生的浮力越来越大,缆绳也越崩越紧,但是浮箱却随着缆绳的充分绷紧而停止了上升。

  “停!”随着任意手中信号旗一阵翻飞,所有的水泵都停止了工作。水泵的运转声和哗哗的排水声消失了,顿时水面上寂静下来。浮体上所有的人都看着赵旗,惴惴不安的等待着他下一步的指令。

  赵旗提着一只扳手,跳下橡皮舟,轮流到后四个浮体附近,用扳手逐个敲了敲紧绷绷的缆绳,查看它们的紧张度和受力情况,然后一边命令橡皮舟返回,一边大声命令说:“五号泵到八号泵,继续排水!”

  随着后四个浮体内的水位继续下降,突然一声轻微的闷响,后面四个浮体几乎同时升起了一些,这说明南京号的船尾已经离开了礁石。顿时船上发出了一阵兴奋的惊叹声。

  “一号到四号泵,开始排水!”

  水底下,南京号终于离开了它沉睡四年多的海底,在十六条钢缆的提升下,一点点升起来了。夹持在舰首的那两块礁石似乎也被震动了一下,生长附着在船体上的一些藤壶和牡蛎掉了下来,海底的沉沙淤泥也被扰动了,在人的视线看不到的黑暗处,升起了象烟雾一样的一阵浑浊。

  这是南京号在沉睡四年之后的第一次震动,生活在南京号底舱和各个缝隙角落里的水生动物们也被惊扰了,惊惶的争相逃离这个安全隐蔽的巢穴家园……当然它们不可能知道这个家园发生了什么,但是这一次的逃离,也许就是会永远失去了这个它们生活了四年的巢穴。

  因为四条船做的浮体容积比较小,此刻早已上升到了正常的水位,无法继续产生动浮力了,这时只能依靠四个浮箱还在继续排水,上升。

  南京号随着浮箱里的水位下降,依靠浮箱的浮力在一点点上升着……一米,两米……三米……

  四个浮箱里的水位已经降低到最低点,而浮箱的吃水却还有两米五深左右,这时浮箱的排水量就是浮箱自身的重量加上南京号的水下重量。

  浮箱的水泵停止了工作,静静的浮在海面上,稳稳承载着漂浮在水下的南京号。四条浮船又开始注水,当水位达到预定位置的时候就开始把浮船上的缆绳收紧,然后开始排水让船体上升,缆绳绷紧来接替浮箱的浮力。这时浮箱开始注水下沉,然后收紧缆绳固定好之后,在开始排水上升。就这样,四个浮箱利用浮船当作接力站,一米一米的将南京号提升起来。

  开始打捞的第三天,南京号的船底深度已经被提升到水下三十米左右,这时在清澈的海面上方已经能够看到南京号那高高的主桅即将出水。赵旗陪着李海铁小心翼翼的乘坐橡皮舟来到主桅的上方查看了一遍之后,再次命令浮船与浮箱接替,收紧缆绳,才又命令继续抬升。

  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等待这一刻,注视这南京号主桅即将露出的位置。平静的海面上先是一个小小的涟漪,然后一根钢管渐渐的露了出来……

  “南京号万岁!”正在橡皮舟上待命的张豫鲁第一个喊了出来,随即各个船上传来一阵兴奋的欢呼声!张豫鲁在这欢呼声中一下子从橡皮舟上跳进海里,三下两下就游到南京号刚刚露出的主桅上,抱着那根露出来的桅顶就亲吻起来……看到张豫鲁的行动,那边娄强、欧阳他们几个也一下子全跳进海里向桅杆游去。

  赵旗看着露出来的桅杆,突然觉得鼻梁两边一阵酸楚,紧接着眼眶里就湿润了。他再也抑止不住内心的激动一下子拉过一边的李海铁把他紧紧的拥抱起来,不停的用手掌在李海铁的后背上拍打……

  张豫鲁抱着桅杆,激动的什么也顾不上说,就像抱着久别的情人,用手去擦拭着桅杆上的海藻、贝壳,就像用手擦去情人脸上的泪水一样……不一会,娄强他们也游到桅杆旁,抱住桅杆,一个个激动的不知如何是好,脸上也分不清是海水还是泪水在流淌……

  李海铁用手轻轻把赵旗推开,微笑着说:“先别激动,看看你那些宝贝……”

  赵旗转头一看,心里也不禁羡慕这几个家伙。但是指挥员的责任还是没有忘记的。

  “你们都给我回来!回到岗位上去!”赵旗恢复了脸上的镇定,冲着这几个大喝起来。

  桅杆在水面上越升越高。十字形横担连同导航雷达罩露了出来,敌我识别天线露了出来……当南京号的主桅下部和安装在驾驶室顶上巨大的半球形主炮火控雷达罩基本上全露出的时候,赵旗下令停止了上升。因为继续上升的话,船的结构主体就会开始露出水面,这个时候露出水面部分就会失去海水的浮力,沉船的重量就会突然大大增加,这是小小的八个浮体无法承受的重量。

  “怎么停止了打捞?”

  “再加一把劲,船体就要露出来了!”

  “是呀,马上就打捞成功了怎么停下来了?

  船上的人们纷纷议论起来,交头接耳的有些不解。

  “切!“娄强因为参加过打捞方案会,自然必其它人懂的多些,对这些议论有些不屑。“你们懂什么啊,该增加南京号自身的浮力了!”

  娄强说的不错,这边张豫鲁和欧阳两个金牌潜水员已经准备完毕。因为这时船底深度只有不到20米,所以现在他们已经换上了轻潜水具,除了工程塑料制成的头盔之外,全身都只是一层薄薄的橡胶潜水衣,活动起来比穿那笨重的重潜水具要轻松多了,方便多了。

  这次下水的任务是要把充气橡胶管从海底门导入南京号的前后两个上层密封舱室,然后注入压缩空气,让这两个舱室的水排出来,南京号自身的浮力就会大大增加,然后才能继续打捞。

  “报告船长,潜水员准备完毕,请求下水!”

  “下水!”随着赵旗一声令下,张豫鲁和欧阳相视一笑,两人同时用标准的后滚翻动作滚入水中。

  毕竟橡胶通气管比钢缆轻柔多了,再加上轻潜水具几乎不影响人体动作,所以安放通气管的工作要轻松的多。天还没有完全黑,两条通气管就已经安放到位。

  接近20米深的水下,因为热带大洋海水的透明度特别高,还能看得到海面上照向船底的强光灯的光线,张豫鲁和欧阳沿着导引绳慢慢上升,只用了不到20分钟就攀上了舷梯。上得船来,张豫鲁头一句话就说:“妈呀……中午没有吃饱,在下边觉得饿死了,真想当场抓一条鱼塞进嘴里啊……”听他这么说,李海铁笑了,忙吩咐水手说:“快去厨房给水手长拿两块葛羹来,要金枪鱼味的。”看那水手往厨房走去,张豫鲁连忙大喊:“别忘记带一根大葱!”

  “好了,现在没有你们俩的事了。好好休息,明天一早还有你们两个的任务呢!”

  “知道!我们明天早上下去关上南京号的海底门。”

  空压机响起来了。两个多气压的空气沿着充气管被打入南京号的前后上层密封舱,舱内的海水被压缩空气排了出来,南京号的重量一点点的在减小,船体开始慢慢上升……

  到第二天中午,船舷已经有一半浮在水面上的南京号看上去格外高大。在张豫鲁的倡导下,水手们都把自己的上衣脱下来绑成信号旗的模样,从主桅上向前后分别扯起来,乍看上去还真有点挂满旗的样子。

  八个浮体紧靠南京号被牢固的系留在一起,东渔315在船队的最前面,充当拖船的角色。然后赵旗一声令下,起点一号和起点二号的轮机同时开动,船队缓缓转了一个湾,开始向南京号未来的母港——查亚普拉慢慢驶去。

  赵旗仍旧站在驾驶台上,小心翼翼的亲自掌握着舵轮。偏西的阳光从背后射过来,撒在他身上,像是为他装上了一层金色的轮廓。他强忍着内心的激动,表面并不喜形于色。依旧沉稳的命令:“海图员郑涛。”

  “到。”

  “通报指导员:船长赵旗建议将查亚普拉市命名为黄埔市,查亚普拉港改名为黄埔港。”

  

第六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