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五章

    六十五

  北马鲁古岛的形状特别复杂,像一个大写英文字母“K”,又像一只横跨赤道,向北飞翔的燕子。它位于东经127度附近,主岛面积三万零八百平方公里左右,由一系列火山岛组成,是原印尼的大岛之一。北马鲁古和马鲁古以及周边的一些小岛组成的群岛成为印尼的马鲁古省,而得那地就是原来的省会。

  北马鲁古对于原印尼来说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地方,这里对大多数信仰******教的印尼人来说是一个异类地区,因为这里原来的居民大多信仰基督教。这里的工商业比较发达,因此也成为原印尼比较富庶的地区之一。

  虽然北马鲁古面积不大,但是因为地形复杂特殊,从地图上看,整个岛屿就如用毛笔划出的单线图形一般,海岸线特别长,用船沿海岸绕行一周需要几天的时间。但是也是这个原因,造成岛上内陆任何一个地点距离海岸线都不超过40公里,这对东渔315号寻找北马鲁古内陆山地原始森林中劫后余生的人们也提供了相应的方便。

  赵旗在抵达北马鲁古岛前就制定了详细的搜索方案:东渔315在北马鲁古东南角的哈马海岸靠岸,由欧阳、张豫鲁、娄强带领五名水手携带手持电台和武器还有信号枪登陆,进入岛上内陆森林中去搜索,自己则率领东渔315沿着海岸开启大功率扩音喇叭进行呼唤,预计绕行北马鲁古岛的速度和在内陆搜索的速度,决定三天后第一次汇合将在岛的东北角普龙角,然后为内陆搜索队补充食物;然后继续同时进行内陆搜索和沿海呼唤,三至四天后到达岛最北面的缅衣角再次汇合……然后在得那地,在最南端的巽普,经过四次汇合后,最后回到哈马海岸,完成全岛的第一次搜索。这样,可以让内陆搜索队尽可能的轻装前进,携带尽可能少的给养。

  内陆搜索队上岸之后,将一些葛羹和番薯装在袋子里,放到海边一些容易被人发现,动物难以取到,海浪冲不到的礁石上。郑涛说:“别教那些海鸟把食物糟践了。”赵旗说:“那也没有办法,但愿它们打不开这些布包,能多少留下一些吧。”

  当内陆搜索队走远后,东渔315也开始了沿着海岸缓缓进行呼唤的行动。

  东渔315上拥有两支两千瓦的气动扩音喇叭,这种全金属制成的大功率喇叭由压缩空气驱动,用音频电流震动气阀而发声,音量可达到140分贝之高。虽然音质尖锐,效果很差,但是由于它的功率很高,指向性特别好,在海面上使用时,声音能够传播的很远。如果在寂静的夜间风平浪静时使用,甚至30公里以外都能听到它发出的声音。这种喇叭在起点人搜寻各个岛屿上的人们时曾经起过不少的作用。这次是第一次主要以中文广播的搜寻行动。

  赵旗命令将这两只喇叭长长的号筒高高的安装在修复的主桅顶端,全部朝向右舷,然后命令打开扩音机和空压机,顿时伴这气流尖锐丝丝声的巨大声音立刻发出了:“这里是中国搜救船只,前来寻找所有的遇难者,为你们带来了食物。如果你们听到声音,请来到海岸寻找我们留下的食物,并留在海岸明显的地方等待我们找到你们……”广播每隔三分钟用中文播出几遍,然后又用英文和印尼语也播出一边,就这样循环不停的播放。

  别以为在船上进行呼唤寻找的船员会轻松一些,事实上在船上反而是一件苦差事,每当广播想起,虽然喇叭的指向性很好,船员们也都用上了耳塞,但是毕竟距离这极高分贝的声源太近,那种音频震动也是令人很难受的,喇叭说明书上注明,严禁在指向方向上距离人300米以内开机,因为在这个距离上足够让人耳聋。

  虽然进入了茂密的原始森林,东渔315 发出的广播声依然很清楚的震撼着内陆搜索队,不过早已不再显得那样震耳欲聋。

  张豫鲁把双手从耳朵上拿下来,如蒙大赦般叹了一口:“哎哟我的妈呀,两只胳膊都酸了……这操蛋喇叭声音真难听,要让于洁听到自己的声音变成这个模样,非难受的哭了不可。”

  “你听着难听啊?这声音要让南京号剩下的弟兄们听到,肯定比神仙的声音还好听呢!”娄强反驳张豫鲁说。

  一边说,八个人一边用手或者棍子拨开那些树枝和气根,艰难的在这热带原始森林里穿行。

  和以前的热带雨林相比,森林里显得了无生气。空气干燥了许多,森林里没有了那种湿热不透风的感觉,那些此起彼伏的虫鸣很难听到,讨厌的蚂蟥和叮人的飞虫小咬蚊虫也消失了,只有远处传来的广播声和搜索队的行进声。

  大概是广播和来人惊动,前面不远处突然扑扑拉拉一阵响动,一团色彩艳丽的东西飞了起来,只见红的黄的斑斓无比,想一团硕大的花朵又象一团燃烧的火焰。

  “什么玩意?”娄强霎那间一拉枪栓就将枪口瞄准了那飞起来的东西。欧阳赶忙上前一步,用手掌轻轻压住娄强举起来的95步枪枪管,“嘘……别开枪,是极乐鸟!”

  传说,极乐鸟是一种神鸟,它住在“天国乐园”里,吃的是天露花蜜,飞舞起来能发出一阵阵迷人的乐声。因此,几乎所有最美丽的名字都被它拥有了,有人又叫它天堂鸟、太阳鸟、风鸟和雾鸟。新几内亚岛和附近的一些岛屿是世界有名的极乐鸟的主要栖息之地。据统计,全世界有40多种极乐鸟,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就有30种,其中最出名的要数蓝极乐鸟、无足极乐鸟和王极乐鸟。极乐鸟头部为金绿色,披一身艳丽的羽毛,特别是有一对长长的大尾羽,更显得妩媚动人,光彩夺目。蓝极乐鸟在求偶时,或仰头拱背,竖起身体两侧的金黄色绒毛;或倒悬在树枝上,抖开全身织锦般艳丽的羽毛,以吸引雌鸟。“无足极乐鸟”并不是真的无足,只是足短一些,飞行时藏在长长的羽毛内,人们见不到。无足极乐鸟的尾翼比身体长二三倍,又被称作长尾极乐鸟。王极乐鸟体长只有20厘米左右,比别的极乐鸟小得多。它对爱情忠贞不渝,一旦失去伴侣,另一只鸟就会绝食而死。王极乐鸟生性孤独,不愿和别的极乐鸟共栖一处。当别的极乐鸟迁徙时,它也随之飞上天空,充当空中“引路者”。极乐鸟是巴布亚新几内亚的象征,连国旗、国徽、民航客机和各种纪念品上都能见到它的形象。

  自核灾难之后,虽然起点人经常来往于新几内亚岛和附近其它岛屿的原始森林中,却一直未能一睹极乐鸟的芳容。欧阳问过李海铁,为什么难以见到这么闻名的美丽大鸟,李海铁也无法回答,后来想了想说,也许这尊贵的鸟儿太娇贵了吧,气候条件经过这么严酷的变化,也许它们适应不了而灭绝了,真是可惜啊!

  搜索队意外的见到了极乐鸟,自然是一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连娄强也不好意思的放下枪口说:“呵呵,谢谢你欧阳!幸亏你阻挡的快,要不啊,以后的历史没准会写上,最后一只极乐鸟灭绝在一个叫做娄强的家伙的枪口下。”

  “极乐鸟?”边走边查看着树根青苔查找痕迹的张豫鲁一听,立刻一愣,等到会过神来。那极乐鸟已经飞上树梢顶,沿着树冠潇洒的飞去。留在他眼帘的只有一团红红黄黄模糊的斑点……“唉 我连它什么样子都没有看清嘛……”

  东渔315沿着曲折的海岸缓缓行进,每隔几分钟就播放两遍广播,不停的派橡皮艇在海岸上留下食物。不知不觉的过了两天,已经到了第一个汇合点——岛的东北角普龙角。按照计划,内陆搜索队还要等一天才能到达汇合点,于是东渔315只好在这里不断的广播,等待。

  郑涛在海图上标上了这两天的航迹,趁着广播的间隙,对赵旗说:“我们沿着海岸走了两天也没有走多少路。不过是在燕子两个并拢起来翅膀之间走了这一段,实际上从哈马海滩到这里直线距离只有70海里……”

  “那是不得已啊。我们尽量要走的慢一点,离海岸近一些,好让广播在内地传的远一些啊……嗯?你的意思是说……”

  “是啊!船长,我们等欧阳他们还要一天时间,这一圈如果距离海岸三海里左右的话,可以走的快一些,总共大约需要26个小时左右……”

  “你说的对!如果岛上有人听到我们的广播,然后在海边等的话需要等一个星期以上我们才能回来,趁着 这一天我们可以回去转一圈的!”

  从岛的东北角普龙角,回到东南角的哈马海滩,东渔315走的是直线,不到三个小时就回到了寰岛航线的起点,因为这一段不需要广播,所以东渔315号上全体人员的耳朵和神经也得到了几个小时的休息。到达哈马海滩之后,赵旗和郑涛他们都在高倍望远镜前仔细搜索海滩,甚至能够看到他们出发时放置的食品袋,当确认没有人来到海边后,再从这里开始,沿着一条不太曲折的航线以15节左右的航速,向原来广播的方向查看一遍。

  北马鲁古是由一些大大小小的死火山岛组成的,最大的火山口遗迹就在燕子形两支翅膀之间的岛中央。欧阳他们循着一条不知道是人还是动物踩出的小道越走越高,直到穿越了火山口四周的密林,来到稀疏处,抬头看时一座高达1000米左右的火山赫然在望。

  黑色的火山岩从黄绿色的植被中突兀而起,陡峭险峻,到了火山口附近似乎就是生命的尽头,没有任何植物的覆盖,只有一圈黑色的玄武岩形成一个硕大的,残缺不全的指环。

  “瞧,那儿有一个缺口可以进入火山口……”张豫鲁举着望远镜,嘴里嚷嚷起来。

  “我们看到了,就你眼睛好啊!”娄强总忘不了和张豫鲁抬杠。

  “看那缺口下面……对,有植被的地方……”

  “嗯,好象是一条路,对,是人在草里踩出来的路!”

  “是人踩出来的路,没错,我都看到脚印了!”张豫鲁把望远镜的焦距调到最大。

  “吹你的吧……不过倒是人踩的肯定没错!”

  “走!我们赶快过去看看!”欧阳说完一挥手,一行8人立刻向山上那缺口处连奔带爬而去。

  当东渔315回到这燕子形的两支翅膀之间,海湾的尽头附近时,一发绿色信号弹从岛中间的火山顶附近升起,东渔315立刻向岸边驶去。

  

第六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