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九 一剑孤绝意

  

    文鸿儿一听,张大嘴巴半天合不拢,道,你骗人。绿衣少年轻舒袍带,缓缓道,谁有心思去骗你一个小丫头,如今我要去练武了,你可别跟来偷瞧。文鸿儿气鼓鼓地道,谁希罕你的破武功。心内却不由想道,若是武艺高强,自可保护父母周全,若是武艺高强,为父母报仇也是指日可待。转而又想,武功也是人创出来的,我便不信我做不到。过得几日,心内反复思索,削了一把木剑,自己比比划划,演练招式。这一日正练得起劲,忽听得背后扑哧一声,显是那绿衣少年嘲笑自己。文鸿儿火上心头,转身一剑便向他刺去。绿衣少年仍是大笑不止,讥讽道,从没见过这么练武的法子,哈哈,哈哈。文鸿儿唰唰唰疾刺几剑,在绿衣人衣袖上划了个口子,顿时得意道,叫你瞧不起我,让你看看本姑娘的实力。绿衣少年笑道,这是我一时大意,咱们再重新比过。此时,两人都郑重起来,绿衣少年见文鸿儿剑法与现今各门各派的武学皆有不同,端丽奇诡,锋锐暗藏,不由奇道,这是什么剑法,文鸿儿扁了扁嘴道,偏不告诉你。绿衣少年笑道,若是我赢了,你就得原原本本的告诉我。文鸿儿张口叫道,好。两人猱身又上,绿衣少年也不急于取胜,只是细看文鸿儿剑法路数,见她出剑奇快,于最不可能之处变招,确实是一套好剑法,只是剑中尚有不少破绽和不足,而她的身法内功也落于下乘,便无法尽显这套剑法的威力。看得差不多了,在文鸿儿头上轻轻一拍,说道,你输了,快说出剑法名称。文鸿儿摸摸头顶,道,这剑法的名字嘛,我暂且想不到,以后再说。绿衣人听她言中之意,讶道,这剑法是你自创的?文鸿儿不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道,我胡乱拼凑的,想来也不入你的眼,嘲笑我的话就不必说了,说毕叹了一口大气,坐在地上,托腮发楞。绿衣少年将她打量半晌,叹道,可惜,可惜,若是经我师父指点几年,以你的资质禀赋,定能成为天下第一剑客。文鸿儿傲然道,没有你师父,我将来也是天下第一剑客,你不是夸我的剑法好么?绿衣少年叹道,可惜你年纪太小,没有绝顶内功与身法辅助,剑法之威力只能发挥两三成罢了。文鸿儿若有所思,在地上推演术数,又分别勾画出两仪四象,细细琢磨。绿衣少年也不扰她,跑到湖边喂鱼去了。文鸿儿想了一阵,自己点了点头,又把八卦图抹了,又画了一幅图,这幅图看似杂乱无章,无不可能之处扭动身形,文鸿儿站起身来,试走了一遍,顿觉圆转如意,忽东忽西,颇能让敌人摸不着头脑。只是内力的问题,却是颇费周折,文鸿儿想了一下,便想找些道家书籍来看,寻到书房,只见里面藏书丰富,有各门各派的武林绝学,连少林的七十二绝技,也藏于其中,甚至还有天山逍遥派的各种武功。文鸿儿不由得心痒,心道,只要学会其中一种,便能跻身高手之列了。忽地想起自己对绿衣少年夸下海口,在心里暗骂自己没出息,返身到另一排寻找道家典籍去了。忽得看到一本老子的道德经,顺手拿出来,向外坐在小亭之上,便翻看了起来。这本书她年幼之时曾经看过,那时颇有许多不解之处,如今她历遭劫难,心中感悟颇深,所得也大有不同。只是一时半刻要创出一门独门心法,可说是比登天还难。自此之后,每天去书房之内取书阅读,老庄读完便读易经,各种奇门遁甲,玄黄之术,再到后来终于找到道家养生练气之法,各种书籍全都细细钻研,待到把除了武功之外的书籍都看完了,已经过了一年之久,这其间做的笔记也有厚厚一本了。只是内功心法一途少有进展,仍在原地徘徊。这一年之中,经那少年叶绿衣医治,内伤已大为好转,二人时常切磋,虽然文鸿儿每战必败,但每战过后她必有所悟,武功进境更快,与叶绿衣较量时抵挡的招数也越来越多。

  这日,文鸿儿看见叶绿衣在湖边垂钓,口中还哼着长长短短的调子,甚是好听,不由得站在他身后听了一会,叶绿衣也不回头,调笑道,怎么,我的大武学家,可是开创出什么惊天动地的武功来了?文鸿儿顿时勾起满腔怒火,上前一把握住鱼杆,左右使劲摇晃,那正要上钩的鱼儿顿时被惊散了。叶绿衣也不生气,只笑道,难为你这火爆脾气,竟在书堆里埋了许多时候。我劝你还是不要自己苦干了吧,我教你算了。文鸿儿把头摇得像拨浪鼓,坚定地说,我说过要独创武功,就要算数。你这里有医书没有,若是没有,我要出去找寻。叶绿衣收了鱼杆,摇头道,真是个倔丫头啊!跟我来吧。文鸿儿听了,蹦蹦跳跳地跟在叶绿衣后面,喜不自胜。叶绿衣在山谷中走了许久,七绕八绕地来到一棵巨树上前,在树干上拍了几下,顿时露出一个洞口,叶绿衣当先走了进去,轻声道,跟紧我。文鸿儿心中奇怪,赶忙答应,悄悄拉住他衣角,摸黑向前走去,曲曲拐拐也不知走了多久,忽地眼前有光照斗室,原来是一颗碗大的夜明珠悬在屋顶正中,屋内玉制的书架上排满了书籍,文鸿儿瞧了瞧,架上有玉心素心剑法,黯然销魂掌,降龙十八掌,独孤九剑,龙象般若功,弹指神通等等,不由问道,这是什么武功,怎么我全未听说过?叶绿衣也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师父并未告诉我,只叫我严加看管。如今带你进来,可是破了例了。你要给我发个毒誓,今日之事不可向任何人提起,否则。。。否则你必遭天谴,死状惨不可言。文鸿儿听了有些毛骨悚然,转念一想,这是人家的隐秘之地,带我看了,已是不小的恩惠,发个毒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说着声音朗朗,将叶绿衣的话重复了一遍。叶绿衣道,这屋里全是武功秘籍,你想看医书,还得跟我到这边来,转而旋开旁边一扇木门,一股潮湿之气顿时涌了过来,二人进去,只见每本书上都有油纸封着,油纸上写着书名,叶绿衣道世间最精华的医书毒经全部收录在此,你尽可观看,只是将来不得以此伤人。文鸿儿郑重点头,道,你如此信我,我决不会叫你失望。叶绿衣点头又道,这里的书不能带出去,你只能在此观看了,一会我给你送午饭来。说着转身带门出去了。屋内顿时又漆黑一片,文鸿儿嘀咕道,黑成这样,我怎能看书呢,不如把外面的夜明珠拿进来,边想边随手在架上扯了一本下来,翻开油纸,只见中华医经四个大字熠熠生辉,翻开里页,尽是人体穴位图,淡淡地发出绿光,字图都清晰无比。文鸿儿喜道,原来如此。立刻专心看了起来,她看得入神,直到一本书看完,才觉疲累不堪,见旁边地上有一食盒,打开看来,尽是她平时爱吃的小菜,知是叶绿衣所送,心头一喜,抓起筷子,狼吞虎咽。自此文鸿儿便在这屋中尽览医经药典,到得后来,连毒经也一并看了,心道,我不去害人,只用它防身好了。黑屋中不知时日之既过,她也不去在意,欲将这书籍所述尽数融会贯通,利用人体穴位,引气海真气向各处经络冲行,逐一试法,连七经八脉也不放过,不想内功法门未找到,倒经常岔了气络,躺在地上动弹不得,心中又是凄惨又是好笑,只能等叶绿衣又为她送饭之时方助她理通经脉,少不得又被他似笑非笑的嘲讽一通。文鸿儿心道,娘常说不吃苦中苦,难做人上人。如今我岂能畏惧艰难险阻,既然做了,便要做到底。强忍痛楚,仍是每日逐一试练,发现前人未见之处,心中喜乐,自不必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文鸿儿只觉衣衫缩短,那内功心法已有所成,只是最后一道关口仍是百思难解,文鸿儿心中焦燥烦闷,不由倒立起来,练起了铁头功,她日思夜想,早已神困体乏,片刻间便进入梦乡,梦中只觉四肢百赅俱是舒畅无比,丹田气海也是真气汹涌,正在这时,叶绿衣推门而入,瞧见她的姿势,不由哈哈大笑。文鸿儿猛然惊醒,若有所悟,却又在脑中一闪而过,她抓耳挠腮,急欲一探究竟,恨不得将脑中思绪抓过来瞧个究竟。只是越急越弄不清楚自己刚才想到的究竟是什么,不由得怅然若失。叶绿衣瞧她神色,道,别再想了,练功是水道渠成之事,不能急于求成。不如今日和我出去散一散心。文鸿儿黯然点头,也觉腹中饥饿,便吃起饭菜来,叶绿衣望着她的样子笑道,快变成一头小肥猪了,也只有我能将你养得这么肥。文鸿儿赌气要抓叶绿衣手腕,被他巧劲卸去。正要再来过,叶绿衣正色道,鸿儿,如今书籍你也看得差不多了,这屋阴暗潮湿,我们还是到外面再想办法。文鸿儿伸了个懒腰,道,这话说得极是,这像老鼠洞一样的地方我是再也不想来了。

九 一剑孤绝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