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血玫瑰·Necromancer

枪·血玫瑰·Necromancer

necroman 著

灵异
类型
2002.06.12
上架
36.08万
完本(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节 身价500亿的死神

    枪,在西方文字中写作Gun。枪,不分善恶,它只是给予人们力量的工具。在邪恶者的手中,枪使邪恶变得更加强大。在强权者的手中,枪使强权变得更加稳固。然而,在弱小者的手中,枪可以用来对抗邪恶。在正义者的手中,枪可以用来消灭强权。枪,不分善恶,但是心分善恶。

  玫瑰,在西方文字中写作Rose,蔷薇科属灌木或藤本植物,茎干多刺,有羽状复叶,花朵色泽繁多且气味芳香,代表爱情,代表美丽。美丽的红玫瑰,也常常用来赞扬美女。但是,玫瑰也是有刺的。玫瑰,因为有了刺才更加美丽。永远不要小看玫瑰,爱情和女性的力量是无穷的。

  死灵法师,在西方文字中写作Necromancer.在所有的小说里,传说里,故事里,这些能够操纵灵魂和精神力量的人们都被视做黑暗的代言人,死灵巫术也被视做黑巫术。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死灵巫术,是唯一能够以法师自己的力量,而不是来自诸神的力量,进行治疗和复活的法术。同样,就算是死灵法师,也有善恶之分。最强大的死灵法师,被称作不死法师(Lich)。

  我们的故事,就是关于枪,玫瑰和死灵法师的。现在,就让我们进入金钱堆积起来的辉煌时代吧。

  ※※※※※

  在通向东柯曼共和国(作者注:RepublicofEastKorman,REK,在大陆战争后成立的远东共和国的傀儡国)北方重镇埃蒙的公路上所有的酒馆中,生意最好的就是这一家“赏金猎人”。这一家酒馆坐落在通向埃蒙城的公路的末尾,经过了这里之后,只需要15分钟就可以开车到达埃蒙城,过往的司机不由都在此停下车休息。要知道,一旦进了埃蒙城,禁酒令就会开始显现它的威力,休想在城里得到哪怕是一滴酒。在100年前赏金猎手大行其道的日子里,埃蒙城是赏金猎手的大本营,是通缉犯们不敢接近的圣地。因此,今日在埃蒙城中和城外,名字中带有“BountyHunter”的店铺起码有上百家。

  虽说曾经有一段日子赏金猎手实在是不太受欢迎,数量也随之减少;不过随着大陆战争的结束,通缉犯名单明显的扩张了,干这一行的人也就越来越多了。今天,对于这家酒馆的老板来说,是一个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日子。老板在之前一直都感谢赏金猎人给他带来了好生意,今天之后他恐怕再也不会这么想了。

  酒馆外面传来了刺耳的刹车声,伴随着拉开枪拴的声音。十几两黑色的防弹车停在了酒馆的门口。他们不是飞车党,聪明一点的人都应该知道他们是什么人:挂着赏金猎人名字的黑社会。他们车头上面有着鹰的标志,他们是埃蒙城中最危险的组织:

  苍鹰的成员。

  酒客们纷纷开始溜走,老板也不例外。那些男人很守规矩的让这些人离开了,根据现在不成文的通则,双方战斗前有10分钟的时间让一般人离开;违反这条规则的残暴者就会被列上大陆通缉犯清单,从此开始他们的逃亡生涯。今天,苍鹰来到这里,不是为了狙杀敌对组织的要员,也不是为了暗害政府里面不和他们合作的官员。今天他们是来干回本行的:追杀一个通缉要犯。

  “你确定那个家伙就在这里面吗?”苍鹰的首领疑惑的问着他的魔法顾问。

  “没错的。他一定就在里面。我离这里很远的时候,就探测到他的魔法波动了;不,应该说是全大陆都可以探测到。那个男人的实力太强横了,当他一回到这个世界,所有的人就都知道了。”

  “不过,很遗憾,离他重新出现的地方最近的是我们啊!500亿赏金,公爵爵位和神器都是属于我们的了!”

  魔法顾问正要附和,情势的改变让他中断了话题:“老大,那个人开始移动了!”

  “开火!全体开火!”首领果断的下了命令。就算是再强的魔法师,也难以在弹雨下施展出自己的魔法吧?他和他的组织曾经用弹雨这样消灭了好几个魔法师,就算杀不掉他们,也可以干扰他们的法术。轻机枪、俗称盒子枪的TommyGun和远东共和国引以为傲的**********Type─76开火了,密集的弹雨转瞬之间就将酒馆夷为了平地,脆弱的木板墙完全抵抗不住这些火器的打击。法师的火球适时的填补了子弹的不足,将酒馆烧成了平地。

  攻击持续了一分钟之久。子弹打完了,硝烟散去了,酒馆沉浸在一片火海之中。

  人们一边换着子弹,一边听着魔法师的探测结果。

  “好像已经成功了,酒馆里面探测不到目标了……”

  魔法顾问正准备发表胜利的宣言的时候,一阵极大的魔法波动从身后传来,将他的话堵在了嘴里。就算是只会些魔法原理的人也能够探测到从他们身后传来的巨大魔力和杀气。所有的人回过了头,一身黑衣的男人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你就是耐门·休·柯曼,神圣柯曼帝国的总参谋长?”首领发觉自己处于不利位置,于是主动开始交涉。与此同时,他用眼色传令给部下,随时准备发动第二次攻击。

  “嗯。”穿着黑衣的男人看上去很年轻,实在不像曾经经历大陆战争的人,也许是因为将生命卖给了邪恶的关系吧。

  “久闻阁下的大名了。我们是神圣柯曼帝国的人,前来迎接阁下回京。刚才的攻击,不过是试探一下大人的实力罢了。”首领说着言不由衷的谎话,他要为自己的部下拖延时间。他现在希望那个男人刚从异界回来,不知道大陆战争的胜负。他需要时间……

  然后,他的思路就到此为止,他再也不能做任何的思考了。

  当有人再次经过这里的时候,就会发现着名的苍鹰的成员都变成了痴呆。彻彻底底的痴呆。如果他是魔法师的话,应该知道这个魔法叫做耐门·休的迷惑之云(作者注:9段的最高魔法,威力强大,但是需要很高的能力)。

  ※※※※※

  耐门·休·柯曼(NaimenSoeKorman),特级战犯。神圣柯曼帝国(作者注:SaintEmpireofKorman,SEK,大陆战争的战败国,国土被一分为三)的前总参谋长,三军总司令官,在大陆上享有不败死神的称号。悬红是500亿元,相当于10亿金币。另外附带神器、宝物以及公爵的地位;是有史以来最高的悬红额。

  那是一个把生命卖给了邪恶的男人。他出生于242年前,是大陆上最有名的法师。

  “世界上最强的法师”,所有人都这么称呼他。在魔法师的段位评定历史上,他是唯一一个被授予十二段头衔的人。即使是传说中大唐帝国的八圣人,活着的时候也不过是十段而已,死亡之后才被追授了十一段。在魔法教科书中,起码有二十个法术的名字前面冠着“耐门·休”这个前缀。他是开创了魔法系统化的最高法师之一,是魔法仲裁协会的最高元老。(作者注:在世界上,所有的法术使用者按照他们能够施展的最高级魔法而分为初段到十段。十段为最高段,活着的人没有超过十段的——耐门·休是个不死法师;按照能够施展最高级魔法的个数分级,能够使用几个就是几级。)

  耐门·休在柯曼帝国担任了50年的总参谋长。在他的指挥之下,柯曼帝国军从来就没有输过,领土不断的扩大。他打出过无数被记载在军事教科书上面的经典战例,被称作不败是当之无愧的。为了表彰他的功绩,帝国皇帝爱德华·柯曼十一世授予他柯曼的皇族姓氏。他唯一的一次失算是在大陆战争刚开始的时候。中了敌人的计谋,去和精灵族最强的三大法师决斗,却陷入了龙骑士的包围之中。最终,三大法师和龙骑士团都没能回到圣森合众国。耐门·休付出的代价是暂时回到异界恢复和整个神圣柯曼帝国的陷落——没有了他的帝国在3年的战争之后被圣森、自共体和远东瓜分了。

  但是,所有的人都担心有朝一日他回到这个世界,耐门·休也成为了悬红最高的男人。

  ※※※※※

  大陆上悬红最高的男人刚刚解决了一批敢于向他出手的无知赏金猎人。在那批人开始攻击之前,他就知道他们要来干什么——读心术有时候是很有用处的。不过这一幕提醒了他,自己已经是全世界所有力量注意的对象。魔法的波动停止了,耐门将自己大部分的力量暂时送回了属于自己的异界。已经到了神的境界的人,不需要这么多的力量——至少现在他是这么认为的。

  事态的发展的确和耐门预料中一样。他的出手,让所有的潜在敌人都开始警惕了起来。整个东柯曼共和国都行动了起来,军队频繁的在埃蒙─德兰公路上面调动,到处都能够看到草绿色的军用吉普。世界最强的远东军也行动了起来,北方军区已经进入了全体戒备之中。飞艇和双翼飞机也全部飞翔在天空,侦察着那个可怕男人的行踪。

  远在南方的自由国家共同体和西方的圣森合众国军队虽然没有调动,但是他们的情报机关已经全部开始了行动。在这样的混乱中,免不了会有很多谍报人员暴露。估计明天各大国的谍报核心会有许多人暴跳如雷吧?

  不过,在所有的行动者之中,只有一个人和他的集团是最冷静的。

  魔法仲裁协会的会长几乎没有任何行动。因为他早就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不死的法师总会回来的,当他回来的时候,一定会来到仲裁协会,从他这个叛徒的手里夺回自己的力量。自己的地位是十年前大陆战争的时候,通过背叛协会得到的;可以说他对帝国的覆灭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因此,对于那个男人回来的可能性,在十年中一直敲打着他的心窝。这是一种恐怖的体验,生活在日日夜夜的提心吊胆之中可不是什么好的回忆。当不死的法师真的回来了,会长反而松了一口气。十年之中,早已筹划的对付那个男人的计划,终于可以实施了。

  会长走入了最高魔法塔的顶层。说是叫做最高魔法“塔”,其实是坐落在德兰市中心的一座108层大楼。这个年头把大楼叫做塔好像有一些愚蠢,不过这是为了纪念古代的魔法工会……嗯,魔法师们是这么说的啦。这座大楼体现了魔法仲裁协会的崇高地位——它是整个德兰城中最高的建筑。在这座建筑物的顶层,是为了进行超级魔法使用特别设计的天穹,这个位置也是经过精心计算的,天穹的焦点是这个世界上的元素汇集点之一。

  精选出来的9位魔法师已经等在了那里——他们每个人都是拥有9段头衔的,等级在1级到3级不等,可以说是会长手中最强大的力量了。而由最高教廷派来的9名牧师、神官和祭司也已经等在了那里。这一任的教皇上台的手法和会长类似,他派人来援助也是义不容辞的。18名顶级的法术使用高手已经集合在了天穹处,18枚同样品质,同样大小的大钻石也已经准备好了。不知道这一次行动会花掉纳税人的多少钱……顺便说一下,魔法仲裁协会的资金80%都是由各国政府“募捐”的。

  “可以开始了。”会长用他一向冷静的声音下达了命令。准备需要12个小时,大概在明天正午的时候就可以运作了。

  ※※※※※

  耐门·休刚刚离开埃蒙城区10公里,就觉得不太对劲。

  他现在开着一辆刚刚“借来”的汽车——当然,是昨天可怜的苍鹰组织的防弹黑色汽车。

  在路的中央,摆放着军队用的路障。路的两旁树林里面,炮管的反光时不时的闪入他的眼中。很明显,今天是难以离开了。

  当他的车进入了射击范围之后,火炮开火了。整条公路化成了一片火海,看来起码要花上数百万的资金维修了。汽车转瞬之间就被摧毁了。

  一个人影从火海中站了起来,在他的身边,火元素和火海交相辉映。碧蓝的天空蒙过了一道乌云。

  这时的时间是大陆历1249年,公历1889年5月22日,上午10点整,西埃蒙平原的屠杀开始的时间。

  火炮不停的怒吼。防护的法术不停的使用着。但是完全没有办法对付如海一般冲出的敌人,那些可怕的异形怪物。

  那个男人居然在这里打开了通向外层位面的通路!这不应该是凡人可以做到的事情……

  部队的指挥官只能眼看着他的精英部队被那些怪物吞噬。他们本来想象的是对付一个不死的巫师和他手下最多几百个的骷髅,完全没有想到对手会这么战斗。这应当是那些小说作者的错误,在他们的描写中,不死的法师身边应该只有骷髅,没有人想到可以打开位面通路。而现在是成千上万的比骷髅厉害的多的家伙在前进。装甲战车也没有用处,火炮的轰鸣只能打死一群敌人,但是在装弹的时候就会被怪物淹没。这些怪物没有任何人可以控制,耐门也不行。但是他只需要消灭一些怪物就可以了,发现他不好惹的外层位面居民们便向着那些可怜的东柯曼军猛冲。

  防线一层又一层的溃散。已经有3个步兵师,2个炮兵师和1个装甲师被淹没在了怪兽的海洋里面。

  现在的时间是中午11点45分。愤怒的总指挥官向着指挥部的那个十段法师发出了请求。他已经保有了必死的觉悟。

  ※※※※※

  耐门觉得数量已经够了,动用了他的力量关闭了位面通道。他不想造成过多的伤害,也不想伤到前面的东柯曼第三大城市索塔兰。正当他要开始收拾残局的时候——

  杀戮之风(作者注:Nameless’sKillingWind,一个十段的最高法术,由一个无名法师创造,公认是最残酷的攻击魔法)吹过了西埃蒙平原。十段的法师用他的生命作为代价,要杀尽范围之内所有的生物。即使是位面居民,也承受不住这样的魔法力。杀戮之风是一个十级的至高法术,专门用来消灭一般的生物。所有的士兵和他们的敌人都倒下了,森林和平原上的动物都倒下了,花草树木也都枯萎了。即使是最强的不死法师,也不能够承受住这样的打击。他的肉身消灭了。

  对耐门来说,肉身消灭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只要他能够运用自己的力量,就能够在20分钟内重新塑造一个肉身。

  然而,这一切都在仲裁协会会长的计算之中。

  中午12点整,当太阳直射在天穹上面的时候,耐门·休的位面封闭——这是他自己创造的法术——对着他自己的力量之源发动了。

  ※※※※※

  18名顶尖的法术使用者现在精疲力竭了,他们手中的钻石已经变成了黑炭。这一次的魔力消耗,足以让他们降低一个段位,他们需要更多的修炼才能够找回失去的力量。要以凡人的程度达成神的功力,耐门·休可以一个人完成,但是别人就需要大的多的代价。

  就算如此,现在会长也是心花怒放,他在自己的秘密研究室里面仰天大笑。十年的噩梦,终于在今天结束了。各国的权力者们,也不用再就自己的国家担心了,最可怕的挑战者已经死了。还有一点,他们节省了500亿的悬红。

  他把用来诅咒的耐门·休·柯曼的照片,摔了个粉碎,这一辈子他都不想再回忆起这个人。

  笑声,传遍了全世界的权力中枢。只要没有任何不妥当因素,耐门·休可以说是100%死定了——魂飞魄散。

  这时候,不妥当因素正在从埃蒙开往索塔兰的一辆红色敞蓬跑车上面……

  ※※※※※

  瑞丝·奎拉希亚(ReeceQuliacia)是一个很平凡的女人。她是德兰联合保险公司的一名职员,等级很低,低到了连办公桌都没有的地步。她的任务就是在东德兰境内调查保险案例,然后赔付,尽可能的减少公司的损失。这一天,她了结了在埃蒙的3件理赔案,正在驱车赶往索塔兰,处理下午的工作。如果她完不成一定数量的工作,就会被扣工资。在这个经济不景气的时候,还很有可能被解雇,这对于只有高中学历,又对魔法一窍不通的她来说简直是噩梦。

  “嗯……埃蒙这种小地方,连吃东西都只有街头的小店。那几个‘南国风味’实在是……”瑞丝正在车上面发着牢骚。已经21岁的她现在过着小职员的正常生活。对她来说,下一个重要的日子就是5月25日。

  “对了!发薪日只有3天了!我今天到了索塔兰,晚上可以去唐人街吃中国菜啊!先用信用卡付账好了……”微薄的薪水让瑞丝只能以食物作为自己的爱好。那些时装啊、化妆品啊的价格对她来说是不可承受的。做这份工作的月薪只有1800元——还要扣掉3%的个人所得税;但是瑞丝已经很满足了。那些和她同样能力和文凭的人比她的现状惨多了。有人在领着每月250元的救济过活;她的好友现在在德兰着名的夜总会里工作。瑞丝还是喜欢正常的工作,收入偏低一点也无所谓,再怎么说也是一家大公司的职员啊——实际上她连总部的门都没有进去过。

  她的车很幸运的在杀戮之风的边缘停了下来。这位粗枝大叶的女士没有发现今天埃索公路封闭的告示——就算没有守卫,一般人也应该发现路障和上面的告示吧?但是瑞丝小姐沉浸在美食的幻想之中,一阵风似的掠过了那里。守卫不能阻止她,他们都已经紧急投入到对付那些怪物的战斗中去了。

  在她的面前出现了奇怪的景象。路边的草原很明显的分出了一道界限,从她的车前5米开始,就全都是枯萎的草;树林也已经全部枯萎了。瑞丝在那里发了10分钟的愣——杀戮之风的魔法效果就在这段时间之内结束了。虽然感到奇怪,但是她还是继续驱车向前了。

  死亡。死亡。还是死亡。整个大草原蒙上了死亡的气息,穿着军装的尸体和异形怪物的尸体交错在一起,不时还能看到变成废铁的装甲车和火炮。没有一个活物,就连蚂蚁也没有剩下。瑞丝平日一向以开快车自豪(为此驾驶执照被吊销过4次呢……),今天她也完全开不快。她已经接近噩梦的中心了:路边的草已经不只是枯萎了,现在的地面已经寸草不生。尸体也从完整的变成了七零八落的。她不知道再向前开会有什么后果,只是下意识的继续前进而已。

  她以20公里的时速,接近了死亡的中心。现在是中午12点28分。

  ※※※※※

  耐门·休的灵魂与他的力量失去了联系。当他失去了力量的时候,他的魂魄会很快消散——快到只有30分钟。他用最后的力量,在所能及的范围内探寻生命的反应。

  结果是什么也没有。杀戮之风是一个很完美的魔法,连施术者都会被杀掉。耐门·休似乎已经看到了灵魂消散的场面,可他不是会屈服于命运的人。

  “最后的魔法!耐门·休的灵魂飞弹(注:NaimenSoe’sSoulMissile,从灵魂寄宿术改良而来的魔法,为了防止使用者死亡而创造的魔法)!”

  他的灵魂,如同一道闪电一般,击向了遥远的地方。

  头脑一阵眩晕,瑞丝·奎拉希亚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了。自己的脚大力踩下了油门,加速离开了这里。她以为这是因为自己太紧张了。红色的通用跑车,飞驰着通过了埃索公路。10分钟后,中午12点39分,东柯曼的侦察机来到的时候,留下的只有死亡。没有任何证据说明曾经有人来过这里,也没有任何耐门·休还存活的可能。飞行员心满意足的回去报告了。

  大陆历1249年,公历1889年5月22日,中午13点整。瑞丝·奎拉希亚到达了索塔兰。她不知道,崭新的生活就要开始了。

  

第一节 身价500亿的死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