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节 华丽的危险序曲(上)

    公历1889年5月29日,星期一。瑞丝·奎拉希亚体面工作开始的第一天。为了表示严肃,今天瑞丝并没有戴上那条迷惑的项链,穿上了浅灰色的庄重服装。吃过早餐之后,又一次前往公司(星期天睡迷糊了就去了一次……)。

  位于下德兰繁华地区的大陆魔法物品交易公司大楼一共有28层。地面一层和地下一层是出售魔法物品的店面,号称“世界第一的魔法商店”。仅就魔法触媒一项而言,所有等级在“稀有”以下的魔法触媒备货都在5000份以上,就算是“罕见”等级的触媒也都能找到。就算你是新创魔法,需要全新的触媒,到这里来询问也可以事半功倍。至于魔法戒指、魔法项链等等更是不计其数,即使是魔法仲裁协会的藏品也要瞠乎其后。不少喜爱宝石的贵妇也常常来这里,这里有着世界最大最全的宝石仓库。

  对于魔法师来说,宝石就是最重要的资源,它们美丽的外表下面蕴含了自然的力量精华。

  在一层的庞大店面里,瑞丝向总服务台询问了自己工作的所在。由于在面试中的出众表现,她一进入公司就被填补在一个缺少负责人的部门担任负责人。

  她工作的楼层是第25层。24、25、26三层是鉴定人员们的办公室。1层是店面,直接出售魔法物品;2层、10层和20层是完全的防卫人员驻地,负责保卫大楼中物品的安全。除此以外的楼层房间中布满陷阱,楼道里面也遍布探测魔法和身份确认装置。27层是公司高层的办公地点,28层存放公司最重要的物品。为了保证高层物品的安全,大楼的最上层是尖顶的。28层的高度,据说正好是9段一级法师传送术的极限距离,而他们传送到别的楼层的时候就会触发警报。(说明:这个魔法叫做Alarm,只是个一段的魔法,但是在这时候却是很有效的。)

  至于为什么要把鉴定人员的楼层设计这么高?因为经常有穷途末路的法师以武力进攻,想要夺取珍贵的魔法物品,为了保护要员们的安全(对于公司来说,鉴定人员、魔法专业人员都是非常重要的人才),她们的办公楼层才设计在顶层。在最高的几层,每一层都有传送用的魔法阵以备不时之需(传送法阵架设和维护费用都极高,一般大楼根本设不起),而且几乎所有的要员都有能力在1分钟之内逃离大楼——这里没有魔法五段以下的人。

  现在,高层要员中唯一一个魔法五段以下的人正在前往她办公室的电梯上。

  ※※※※※

  漆黑的木门上挂着牌子:“特殊物品部门”。

  “嗯……就是这里了。”瑞丝站在了房间的门前,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进去。

  “请问这里是特殊物品部门吗?我是今天新来的瑞丝·奎拉希亚,请大家多多关照。”

  定睛一看,屋子里只有一个人——一个年轻的精灵。

  “欢迎代部长!”说话的就是那个人。纯金色的头发和略微发尖的耳朵说明他拥有圣森的血统;不一般的英俊自然是沿袭自精灵的血脉了。但是他的穿着打扮很是随便,大概是个很容易相处的人。不过由于有精灵的血统,年龄就很难推断了。“我叫赛勒多·萨斯凯尔(CeledorSaskiir),精神力者(Psionicist)6段3级,请叫我塞罗就可以了。”

  “嗯……对不起,萨斯凯尔先生,本部门只有你一个人吗?”

  “当然不是了!连你在内,两个人。”

  “……”

  “小姐啊,不要摆出那么一副苦瓜脸好不好?会影响到皮肤的光洁的。”

  “……为什么会这样啊?”

  “因为这个部门是上星期成立的啊!”

  (瑞丝:什么啊!简直是耍我吗……)

  强装出笑脸的瑞丝:“本部门都负责些什么啊?”

  “嗯……应该是和下个月拍卖会有关的事务吧。每年到了这个时候,都会组建这样的临时部门,大概就是什么都干吧。去年我也参加了这个部门,在拍卖会之前把所有的拍品价格和说明检查了一遍,然后在拍卖会开始10天前到各地抓紧寻找主顾们点名需要但还没有到手的东西,在拍卖会中还兼任警卫……”

  换句话说就是杂务部……瑞丝感到眼前一片黑暗。

  “不用着急啊,代部长小姐!既然总裁派了你来担任负责人的职务,就代表马上就会有人加入进来了!去年也是这样子的!”

  话音刚落。“对不起,请问这里是特殊物品部吗?”

  塞罗:“你看,来了吧!”

  从门外进来了一位标准女式西装打扮的年轻女性,手里还拿着一个大纸盒子。

  “对不起啊!听说你们部门对于鉴定疑难物品特别有一手,我们魔戒鉴定部有这些戒指属于疑难物品,无法判别种类,请你们帮个忙吧!”

  塞罗&瑞丝:“……”

  女性:“多谢了啊!”

  塞罗:“嗯……这次属于特殊情况,这可以证明我们部门的优秀……”

  敲门声。

  “对不起啊,我是宝石鉴定部的,我们部内对于这些宝石的分级产生了严重分歧,听总裁先生说贵部对此颇有心得,请贵部帮我们解决吧!”

  “……”

  瑞丝盯着宝石呆若木鸡。

  “耐门!快点,全靠你了!”

  ※※※※※

  两个小时之后。

  自从魔戒部和宝石部得到了满意的结果之后,什么武器部、盔甲部、项链部、药材部、魔法部……的人络绎不绝。幸好耐门·休能力过人,鉴定速度奇快,才得以顺利的度过上午。

  “瑞丝小姐啊……已经两个小时,快到上限了啊……我的力量不够了……”

  “耐门啊,再坚持一下吧,马上魔法卷轴就解决完了,魔法书不多,你就可以休息了!”

  “嗯……你有考虑过下午怎么办吗?”

  瑞丝脸色大变:“啊!怎么办啊?”

  “要不然我先休息,你装作鉴定怎么样啊?”

  “这个……好吧,现在你休息吧。”

  就在这时,门外甜美的声音响起:“对不起。请问这里是特殊物品部门吗?”

  塞罗&瑞丝(异口同声):“啊!对不起,现在不再接受鉴定的请求!”

  “我是由总裁指派加入特殊物品部门的职员……”

  “啊,快请进!”(又是异口同声……)

  穿着浅黄色套装的美女出现在门口。她的身材相当修长,比赛勒多还要高,但是却拥有近乎于完美的曲线。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一直拖到腰部,让瑞丝的长发相比之下成了短发。黄色的皮肤证明了她的东方血统,五官并不突出,但是在总体看来却有一种整体的美感,她可以说是“含蓄美人”的最好代名词。如果今天瑞丝做往日的打扮的话,和她应该能够不相上下;但是在这时,不免就略逊一筹了。

  “我是水韵星,炼金术士(Alchemist)7段2级。远东新京大学的化学兼炼金学博士,今天来到特殊物品部的新人,请多关照。”

  “……水韵星小姐,请你在那面的桌子坐下吧。”听了水韵星的自我介绍,看到她的容貌和身段,瑞丝·奎拉希亚有了深深的无力感。看到那个塞罗明显的欣赏神色,瑞丝更加心情恶劣了。

  “哦?最多不过25岁,居然已经拿下了7段2级?这位水韵星小姐相当厉害啊。”

  耐门不适时的在头脑里夸奖了那个女人几句。

  “哼!!!!!!!少废话,赶紧工作吧!不能输给那个女人,耐门!快一点!”

  “……我是招谁惹谁了啊?”

  “我已经告诉你了少废话啊!该死的死灵法师!”虽说那个家伙不仅是灵体,就连本体也是不死的,不过反正在脑子里面说话也不需要语法……

  正当死灵法师再一次陷入不幸的漩涡的时候,命运之轮开始转动了。

  在27层的一间密室里,盖兰正在和一个神秘的人物会谈——不,应该说是汇报更合适。

  “将军阁下,你所需要的物品今天就会从远东运过来,这样你的计划很快就可以实施了。”

  被称作将军的男人有着苍老的口音。“啊,这就好。不过……我有着不祥的预感啊!希望不会出什么事情……”

  “应该是不会的。有陈先生押运,应当是绝对安全的。”

  “是我的错觉吗?我总觉得敌人开始行动了……”

  ※※※※※

  同样是5月29日上午。

  大陆公路如同长蛇一般,从远东的东方边界一直延伸到圣森的首都。这条道路作为东西方来往的重要通道早在14世纪就已经存在了,是从从柯曼帝国到极东的大唐帝国的交通要道。在16世纪初,大唐帝国失陷之后,远东到柯曼帝国的所有交易也都要经过这条道路。本世纪中叶,大陆各国处于和平年代的时候,由各国达成协议修通了全柏油的大陆公路,现在是全大陆最重要的交通干线。

  由迷彩绿色的装甲货运车组成的团队,前进在大陆公路上。在车辆的铁制外壳上面,写着醒目的“MAT”(魔法物品交易)字样。这是运送即将在拍卖会上拍卖的物品的车辆,正在从远东的首都新京返回德兰。作为最重要的物品运送队,拥有严密的防守和各国军方的允诺保护,还拥有魔法界的公认地位。谁想要打这个车队的主意,简直就是和全大陆为敌。

  然而,今天的车队看起来和往日的有一些不同。不仅是装甲卡车被安排在车队里,连坦克和装甲车也在队伍里增加防卫的力量。如果有人熟悉大陆高段法师的名单,就会发现有5名7段以上的法师在队伍里面增加防守的力量。3名牧师也都是主教以上等级的,合计整个车队居然有8名高段法术使用者。总负责人是公司防卫部门的第一高手,陈宣德。这个人在大陆战争的时候是远东出了名的高手,魔法水平高达8段。

  但是他最可怕的不是他的魔法,而是他的战斗经验。在远东战场上,他付出了18处伤痕和3条碎裂的肋骨,换回了可以欺骗死神的直觉。他可以在任何时候保持可怕的战斗力,即使是能力比他强的人一样不是他的对手。就算是火炮齐射也不可能伤到他一根汗毛,只要有一处空隙,他就可以在其中安全的避过死亡。在战争结束之后,陈宣德被公司聘请为防卫部门的负责人。

  公路慢慢的向前延伸。13点的时候,车队距离德兰只有120公里了,应该可以在2个小时之内到达。

  对于24名被公司聘请来的护卫来说,他们的时钟永远停留在了这个时刻。

  车队的最前方和最后方的路面突然同时冒出了火光,爆炸的威力使得前卫队和后卫队的3辆装甲车和1辆坦克化为了废铁。

  被爆破的车辆堵住了自己人的去路,整个车队完全被困住了。从路边的树林中冲出了上百名全身黑衣的蒙面人,他们手里拿着完全不同的枪支,年代和质量也参差不齐,看起来是一群乌合之众。

  作为MAT的护卫队,车队中的200个人几乎都是大陆战争的退伍军人,拥有丰富的战斗经验和正规军的作战方法。他们认为这些装备参差不齐的土匪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装甲车上的机枪不断的开火,护卫们借助着装甲的掩护向外射击。可是,情况出乎他们的预料。

  黑衣人的动作并不高明,也没有防护的魔法,枪法也不好。但是,当子弹射在他们身上的时候,这些黑衣人只是身子一抖,就可以继续拿着手中的枪进攻。有的人冒着枪林弹雨,突进到装甲车的旁边,拉开手雷,让装甲车和自己一起面对死亡。这些人仿佛拥有不死之身,但是又没有不死生物行动迟缓,智力低下的弱点。在这种不惧死亡的特攻之下,护卫们的防线很快就被撕裂了。

  “混蛋啊!这是什么啊!为什么……”

  “居然有人中了轻机枪20发都一点事情没有?!难道对付他们只能用炮?”

  然而,在这种地形上,坦克的90mm滑膛炮是不能开火的,万一炸碎了运送货物的车辆就完蛋了。坦克手只能眼看着同伴们一个个的死去,然后用车顶机枪对着那些狂人进行无用的扫射。5分钟之后,一个黑衣人爬上了坦克。惊慌的炮手对着那个男人疯狂的开枪,但是一点也没有用……坦克手眼看着自己在手雷的轰鸣中化为齑粉。

  “这些家伙居然破坏了大陆公路来袭击我们!这些土匪不想活了?”一名主教在指挥车里愤怒的咆哮,失去了平时的冷静。在混战之中,他的治疗魔法完全派不上用场,他的小队已经全灭了。

  8名高级法术使用者已经只剩下5名了。一个是在爆炸中死在前队的装甲车里,另外两个是死在手雷的特攻之下。剩余的人也几乎都挂了彩——除了陈宣德之外。

  “不对……这些人不是一般的土匪,他们拿上那些乱七八糟的枪不过是用来掩饰真实身份的手段而已。这些人是狂战士啊……”

  “狂战士?!这种违反个人意志的战士早就应该销声匿迹了啊!狂信者之药已经是大陆上公约禁止了的……”

  狂战士,在中世纪曾经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名词。在冷兵器的时代中,狂战士可以不顾一切的杀戮,直到自己倒下为止。他们吞噬敌人的能力是所有战士中最强的。得到狂战士可以有三种方法:药物、信仰和意志。在16世纪,几乎每个国家都有庞大的药物狂战士团,这些被剥夺了生存权利的人的使命就是用自己的生命换来别人的死亡。

  狂战士在1676年的一场战争之后销声匿迹。那时,自由国家共同体刚刚成立,为了对抗强大的柯曼帝国,用药物得到了20万狂战士。虽然在战斗中伤亡很大,但是却将柯曼的主力40万皇家骑兵团几乎全灭。自共体的10万狂战士军团一路打到了德兰城下。柯曼的名将几乎都在皇家骑士团的溃灭中消失了,负责守卫的是当时只有29岁的耐门·索莱顿将军。他只有1万5千骑兵,这是柯曼最后的兵力。年轻的将军破天荒的让骑兵全体带上了火枪,这种当时在人们看来完全没有用处的东西。

  当狂战士接近的时候,5千管火枪一起轰鸣了——自然,没有任何狂战士倒下。第一梯队迅速撤下,第二梯队的5千管再度轰鸣。仍然没有人倒下。然而,当速度极快的骑兵部队后撤,拉开距离,反复进行这种攻击之后,狂战士们终于撑不住了。他们的血流尽了——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人可以继续战斗,即使可以视伤痕为无物的狂战士也不行。耐门·索莱顿看准了狂战士不能骑乘这一点,用拉远距离的方式,终于将大陆最强的狂战士军团全灭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使用狂战士了。年轻的将领耐门·索莱顿在这场战役之后,赐姓柯曼,升为贵族,开始了他威震大陆200年的传说。

  “今天这些人的目标十分明显,一定是这个东西了……我要赶紧把这枚指环带回给将军阁下!”陈做出了决定。“这里就拜托你们了,我先回去向将军阁下申请救兵!我先走了,一定要撑到我回来!”

  “没问题!”剩下的4名法师和牧师异口同声。

  随着传送术的使用,陈的身影消失在空气中。

  ※※※※※

  距离德兰95公里的公路旁,陈的身影出现了。

  “从这里,只需要再有4个大传送术就可以到达了……”

  咒文同样的从陈的口中传出,但却没有任何反应。

  “什么?这里有禁魔阵?!怎么可能?!”

  “哼哼……果然,8段2级法师的传送术距离最远就是这么多,我一点也没有算错啊!”一个声音从树林里传来。

  “你是什么人?”

  “你无需关心这一点!因为,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同样是全身黑衣,带着黑色头罩的男人出现在了陈的面前。“把那枚‘寒炎’交出来吧!不过就算交出来了我也不会放过你!”

  “不要虚张声势了。在这个结界里,你也不能使用魔法的。”陈仍然非常冷静,他看准了对方只有一个人。他对自己的战斗能力非常有自信。

  “听说你对于自己的战斗能力非常有自信啊?那么,我就满足你的心愿吧!我们在这里决斗怎么样?你可以拔出你那把有名的‘Blizzard’啊!早就听说那把Blizzard是左轮中万中选一的精密枪械,今天正好让我见识见识!”

  “如你所愿。你会成为死在这把枪下的第794个人。”

  “彼此彼此。我们就在这枚硬币落地的时候开始吧!”

  闪耀着光芒的银币抛上了天空。两个人的身形一闪,消失在密密的树林里。

  ※※※※※

  距离德兰东方60公里,同样是这条公路上。

  里昂·冯·兰斯洛特驾驶着他的摩托,和往常一样飞驰在公路上,今天他自然加满了油料。时速是200公里,比那可怜的车队要快三倍,只需要10分钟,他和他的摩托就会到达命运的交汇点。

  1889年5月29日,命运之轮的转速越来越快了。

  

第五节 华丽的危险序曲(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