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节 华丽的危险序曲(下)

    “还有多少敌人?”发问的是一位主教。作为高级的神术使用者,他现在正在架设结界,以便增强炮火网的防卫力。

  “还有……28个。”28个狂战士的威力相当巨大,他们所剩余的40个人完全不是对手。如果是在平地上,大可以利用速度优势仿照耐门200年前的做法消灭他们,但是在前后卫的战车都变成废铁的情况下,他们的部队委实无法行动。对付由钢铁的战斗车辆组成的队伍,最好的方法就是断其进退之路,这一招真是阴险啊。如果真的是在战争时期,他们一定会提防,可是谁能想到敌人居然会在繁忙的大陆公路上来着一手?

  在轻机枪和枪榴弹的帮助下,这一队人暂时保持住了均势。敌人的第一波攻击消灭了他们一半以上的兵力,对于MAT的卫队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他们不敢再奢望胜利,但是希望能够撑到援军到来。对付狂战士,就是要拖时间。或者撑到他们药效结束,或者撑到他们流血而死,反正都是对于MAT的人有利就是了。

  由于害怕殃及货物,这些狂战士除了手雷之外并没有携带更多的重武器。他们只能用手雷进行必杀的攻击。但是,在4位高手投入战斗的情况下,他们的攻势不是那么有效了。

  “主教大人,有敌人上来了!”

  8个黑衣的男人怀揣手雷,分散着向防卫线袭来。两个人把手雷投向机枪手,试图击毙这个危险的火力点。

  “MagicMissile(注:魔法飞弹,几乎没有任何用处的魔法,但是用于攻击定点很有效)!”这次是一位法师发动了防御。魔法飞弹堪称攻击力最低,效果最差的攻击魔法,没有绚丽的效果,没有惊人的杀伤,但是在对付手雷,火箭一类的飞行物体的时候,这个简单的魔法分外有效。

  紫色的光芒击中了空中飞行的黑色物体,耀眼的光芒在人们的眼前暴开。一个狂战士直接沐浴在火力之下,他的右臂瞬间随着飞舞的弹片消失了。这个强悍的男人用左手抓紧手雷,疯狂的向机枪冲去。那耀眼的火光反而成了他的掩护。

  “HoldPerson(注:定身术,可以让类人生物暂停行动片刻,根据施法者能力而提高)!”能够暂时停止敌人活动的魔法在神圣的光芒之下吟诵着。狂战士对于这个魔法拥有很高的抵抗力,这只能停止他的行动一瞬间。这一瞬间已经够了。3名机枪手手中的班用轻机枪疯狂的向着他扫射,飞翔在空中的手雷则被唯一的一名狙击手打了回去。另外一名黑衣人就这样在自己同伴的手雷下陨命了。

  可是对于另外一侧防守的人来说,他们的运气就没有这么好了。在这个方向上,他们只有2挺轻机枪和最后1辆坦克。黑衣人看透了这一点,在这个方向上调集了主力。12名敢死队员在枪的掩护下像坦克突进。大多数法术对他们完全起不到作用,狂战士对于精神攻击几乎是免疫的。2挺机枪疯狂的扫射,暂时遏制住了敌人的攻击。战车炮也在连续发射……

  一枚流弹,飞入了战车炮的炮膛。这不是那些狂战士特意瞄准的——他们也没有这个能力;这完全是一个意外事件。正在开炮的过程中,炮膛进入异物会有什么结果,只要是军人都应该知道。90mm滑膛炮轰的一声炸开了,法师的施法受到了干扰,减速术失败了。一挺机枪的机枪手也被飞翔的铁片击中头部,瞬间死于非命。借着这个机会特攻队们接近了。2声巨响之后,又一位法师死于非命。

  “东侧失陷了!火箭手,不用顾及坦克,开火!”

  西侧的指挥者这么命令。5名黑衣人被反坦克火箭筒正面击中,当即变成了“总悬浮颗粒物”。然而,在坦克附近和里面的11位同志,显然也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又一轮攻防战结束了。黑衣狂战士又减少了8名,但是护卫队方面也只剩下26名队员和一名法师、两名牧师了。

  “至少,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没有货物失陷。”领头负责的法师这么安慰着自己。他们的总负责人,公司的第一高手陈宣德正在前往总部搬救兵,援军一定很快就会来了。这是他的精神支柱。如果他知道陈宣德正在陷阱之中,一定会立刻昏倒的。

  ※※※※※

  下午2点40分。在护卫队们又打退了敌人一波攻击的同时,陈宣德,他们的总负责人,正在德兰东方85公里,大陆公路旁边的树林里。

  和那个不速之客的对峙已经有5分钟了。两个人都隐藏了自己的杀气和行动。

  交火刚才已经有3次了,但是谁都没有占到便宜。今天一天的行动好像都完全落到了敌人的预料之中,自己却被敌人牵着走。陈宣德尽可能不想到这件事情,保持平静的心态面对眼前的对手。这个家伙是有生以来遇到的最为难缠的敌人,这一点毋庸置疑。不败的“Blizzard”今天仿佛也失了准头,已经有6枪打在了树干上,只有一枪命中了那个家伙的右臂——代价是他自己的左臂。这对于一个善用左手的人来说,是很大的打击。

  他的对手的心情也是一样。陈宣德的实力,只有更在传说之上,“枪下无活口”可以说名不虚传。就算魔法实力不算顶级,但是他的战斗经验和枪法完全可以弥补这个缺点。即使只有一点疏忽大意,那个男人也可以用他的枪将它撕裂成鲜血淋漓的创口。幸好腿还没有受伤,行动速度不会受到影响。右手所受的伤仍然在吸收着他的精力和体力,但他知道他的对手也一样。子弹击中肉体的声音和击中树干的声音是不一样的。

  两位可怕的猎手仍然在对峙着。双方都失去了惯用手,局势仍然保持在微妙的平衡之中。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

  不速之客的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兴奋的光芒,他察觉到了对手的行动。有一棵树的树叶摆动的幅度突然加大,看来是陈在潜行中一不小心碰到的。他捕捉着对手可能的行动轨迹,手中的沙漠之鹰四四口径发出了怒吼。子弹穿过了树丛,击中了目标,接下来是一声惨叫。

  不速之客的左手也流出了鲜血,银色的手枪落在了地上。子弹从对手的“Blizzard”中飞了出来,将胜负的天平彻底逆转。那枚子弹只不过击中了陈的左手,一只手受两次伤并不会减少很多战斗力,但是如果两只手都受了伤就会丧失战斗力。

  “你的错误在与太过于相信自己的判断了。”陈从树林中拿着枪走了出来,在说话的同时向对手的两腿各补上了一枪,他是一个很谨慎的人。“你这一次认为完全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但是那不过是我制造出的假象而已。现在轮到你说了,你到底是谁?”

  “哼……”男人的话中断了,气息也逐渐减弱。

  “服毒了?!不好!”陈如此判断,在关键时刻服毒以中断线索的家伙他见多了。他拖着受伤的身体上前检查敌人的尸体,试图找到一些证据,查清敌人的身份。

  当他接近对手的“尸体”的时候,火光自对手的口中飞出。这种距离上,再没有准度的武器也能够命中。不速之客的行为并不是吞毒,而是准备反击的手段。完全没有准备的陈就这样被一枚超微型的子弹射中了胸口,发出惨叫轰然倒地。他的最后一个反应就是将最后的子弹射向地上敌人的胸口,他的确成功了。四肢齐断的对手完全没有办法闪躲,晃了几下就真的再也不动了。

  (陈宣德:喂!一般在小说中邪恶人物败了不是都会自杀的吗?为什么这个家伙还会想着反击啊?Necroman:……)

  嘿嘿……没想到会死在这里。不过总算是保持住了自己的杀人纪录,那个家伙终于死在自己的枪下……陈宣豪这么想着,在他看来,获救的希望已经等于零了。

  ※※※※※

  穿着重铠,身背利剑的飞车族正在他3000cc的神速摩托上享受着飚车的快感,发泄着昨天被拒绝录用的愤怒。说实话,这也可能是他在他的爱驹上的最后一次狂奔了。他身上已经没有钱了,这次加满油还是向加油站老板讨价还价才以八折的价钱成交的。

  在“枪下无活口”陈宣德倒下的同时,他的摩托正经过那片树林。即使在摩托车庞大的引擎声遮掩下,那声惨叫他也听的非常清楚。世上动力最高的摩托就这样从公路上飞落而下,稳稳的停在两名都倒在地上的对手之间,正如飞将军从天而降。大陆最强的骑士(自称)就这样开始了他生平最大的转折。

  “老伯!没有事情吧!”他看到了倒在地上的两个人。(其实陈只有四十二岁……)

  “嘿嘿……可能……咳咳……不行了……你把这个送到MAT的总部……说是陈送来的……”

  “你是MAT的职员?”里昂突然发现那个人衣服上有MAT的徽标。

  “是的……让他们……援助……”他再也撑不下去了。一代高手,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在了这里。

  “我明白了!”里昂义正词严的答应。然后,他跨上自己的摩托……

  (啊……没有油料费了……)

  里昂回来把陈身上的1500元搜罗一空,就当作是报酬;而那个黑衣人身上他没有动,这大概是因为“骑士是有尊严的”吧。(……)

  1个小时后,MAT总部。(为什么花了这么久呢?大概他加油去了……)

  “我要面见总裁安格里德斯先生,我有陈先生捎来的口信。”穿着铠甲的骑士这么说明。职员们将这个情况向27层报告,仅在2分钟后就得到了允许的命令。

  在传送阵的帮助下,1分钟后,里昂·冯·兰斯洛特就出现在了盖兰的面前。盖兰一看到他,脸上瞬间蒙上了一层阴影(这是自然的反应)。

  “你带来了陈宣德先生的什么口信?”

  “那个老伯要你们派人去援助。”

  “什么!那他人呢?”

  “死了。”

  “死了!!!!”

  这对于盖兰来说是一个很令人震惊的消息。那个人居然也会死?他可是公司防卫部门的支柱啊!

  “是被一个神秘的人杀死的,那个人现在也死了。”里昂用轻松的口气说出了这个事实,口气轻松的可以让所有的人都认为黑衣人是他杀死的。

  “那么……他有没有什么东西给你?”盖兰艰难的问出了这个问题,将军阁下的计划如果被破坏就糟糕了。

  “哦……对了,有这个!”里昂拿出了一枚闪烁着红光和兰光的戒指。

  “啊……那么多谢!”盖兰内心狂喜不已,但是不会显露在外。他迅速安排了救援人员的事宜。

  “请问我可以告辞了吗?”

  “啊!对了,你前天来这里求过职吧。(装成刚刚想起来的样子……)那么,请你留一下好吗?”

  ……

  ※※※※※

  大陆公路已经陷入了完全停运的状态。

  费尽千辛万苦赶到出事起点的MAT人员现在只能处理同伴们的尸体了。当警察赶到的时候,双方已经都没有幸存者,大概最后一击是一次自杀攻击吧……

  在地面上散落着数百具尸体,大多已经被炸的支离破碎。燃烧着的现代战争兵器好像在地面上宣示他们的无用和无能。公路的路面被炮弹和手雷的爆炸伤害的千疮百孔。如果不说明,人们一定会认为这里是大陆战争时遗留下来的战场。

  “最近恐怖分子好猖獗啊。这一定是柯曼激进派复国份子干的。”来自东柯曼的警官如此推断。现在,柯曼激进派复国分子成了警察们推诿无能的借口。如果那些复国份子真的有能力干下这些事情,大概神圣柯曼帝国早就复国了吧。对于这种官方的分析,公司的处理人员不屑一顾。那种没有正规装备,又在各国的打击之下没有还手之力的人能干什么事情?但是对于究竟是何方神圣所为,他们也毫无头绪。狂战士们都是连前科都没有的人——甚至连他们是哪国的都无法确定。其中有黄种人、白种人和精灵,看上去倒像是雇佣兵团。这次的调查自然是无功而返,就连陈和黑袍人的尸体都找不到了,大概是敌人的同伴来收走了吧。

  “混蛋!究竟是什么人干的?”盖兰·安格里德斯总裁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大发牢骚,在他的对面站着神秘的将军,MAT的董事长,可以说是大陆上最为有钱的人之一。

  “不管他们是何方神圣,一定很强,很可怕。我们自认为对我们的计划保密的很好,但是没想到……”将军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现在我们拥有7圣戒中的4个了。如果敌人是要破坏我们的计划,他们不用这么麻烦,只要藏起一两个,我们就无法按时达成计划。但是,现在的情况显然是对手也要执行同样的计划……走一步算一步吧。”

  将军神秘的身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

  下午5点。累了一天的瑞丝·奎拉希亚,总算熬到了下班的时间。

  “啊……今天那个女人真可怕,能力好高啊……胸脯好大啊……”

  瑞丝今天剥削了耐门一天的劳动力,可怜的死灵法师的能量在上午就被剥削完了。混来的工作并不好做啊,瑞丝现在迫切的盼望着能够外出公干。

  “两人”到了楼下,瑞丝打开了自己的跑车。然后,她就在自己的红色敞蓬跑车旁边看到了一辆熟悉的摩托车。

  “一定是看错了,是吧……”瑞丝这么询问着自己。“那个男人不是没有被聘用吗?”

  “哈罗,女神陛下!今天你的打扮不同,但是还是一样的有魅力啊!”里昂表情突然变得严肃,从身后抽出一束红玫瑰。“为了庆祝我们的再次相见,不如我请你去吃晚饭好吗?从明天开始,我们就是同事了……啊!奎拉希亚小姐!等等,别走啊……”

  瑞丝的红色跑车飞驰在回家的路上。“天哪……就当我是做了个噩梦吧……”

  ※※※※※

  “那些男人做事真是靠不住啊,简直没有资格和我们瓜分这个世界啊。”在这座灯火繁华的城市的某一个角落,一张圆桌旁边围坐了数名神秘的人,看起来颇有亚瑟王和圆桌骑士的味道。但是有所不同的是,这些圆桌骑士都有傲人的身材和天使般的面孔,即使是在黑暗中观看也可以感受到她们的高贵气质。

  “看起来,我们的对手第一次行动失败了呢。就让那些‘真理的选民’(ChosenofTurth)们费力去吧!我们静观其变好了。从MAT手里夺取货物实在是很困难的,要不是半路杀进一个不速之客,他们可能就成功了。”

  “不过我们也顺便去收了尸,这样那些自以为是的‘选民’又要大伤脑筋了。”

  “就让他们以为那是MAT的奸计好了!我们可以等到他们两败俱伤再行动啊。”

  “估计这些日子MAT会紧急加大行动力度,ChosenofTurth也不会闲着……嗯,有好戏看了啊。哈哈哈哈……”

  当然,在这里的一切,没有人会知道。

  

第六节 华丽的危险序曲(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