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节 魔都深夜的战斗(下)

    “我想,这一次的战斗看起来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呢。”

  “我认为也是。如果我早知道这些家伙这么强悍,我就不来找他们的麻烦了。”

  对话的两位男士现在正陷在手持铁棍的飞车党徒群之中,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事后回忆起这一段事情的时候,塞罗是这么说的:

  “我本来是想很友好的和他们交涉的……”

  瑞丝:“世界上有人拿着左轮手枪指着对方和别人交涉的人吗?还要胡乱射击,你当你是国家公权力的执行者啊?”

  “啊……这个……不过他们本来用枪就打不死……这不能怪我吧……”

  “你射击的时候真的知道这一点吗?”

  “这个……”

  ※※※※※

  红色的跑车一停下,塞罗就拔出了自己的手枪。作为拥有贵族血统的精灵族,他接受过完善的射击训练。

  “你们,赶紧停下!破坏了我们的车,你们要怎么赔偿啊?那可是LL的最高级跑车啊!要120万啊!”他预想那些没有与实弹打过交道的飞车党会立刻吓的屁滚尿流,然后高举双手投降。

  “哎呀,哎呀,用武器威胁手无寸铁之人可是违反骑士守则的啊。各位女士,我是不会做出这么没有水准的事情的。”能够说出这样的话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伟大的骑士里昂·冯·兰斯洛特。

  “你说什么?是不是想用你的摩托来试试我的枪法啊?”

  “哦,那么你就也成为了侮辱我的荣誉的人!我的荣誉不会放过你的!”

  “等一等……他们摸上来了。”永远在关键时刻保持冷静的黑发女士适时的提醒正在进行口头斗争的两个男人。

  飞车党徒们完全无视于那把枪,提着铁棒就冲了上来。在他们的眼眶里,燃烧着诡异的绿色光芒。

  “不要再接近了!否则我就开枪了!”塞罗说完,向天空开了一枪,权当鸣枪示警。但是,没有一个敌人后退。

  “那是没有用的,应该这么做。”

  随着话音,子弹从塞罗背后的座位上面飞出,每一枪都正中一个飞车党的心脏。

  瑞丝的脸上,笼罩了和往常不一样的严肃。“那帮家伙是狂战士。眼珠变成绿色是发狂的标志,是以精神压下肉体和情感的标志。”她手中的。357口径的枪口上还冒着硝烟,“大家赶紧弃车吧!”

  “狂战士?那不是在200年前就绝迹了?这些飞车党居然有这么强的精神?”韵星发出了疑问。

  “如果他们真的有坚韧不拔的精神,他们也就不会变成堕落的飞车党了。那是药物的作用。”

  就在这时,两名男性飞身跳出了跑车。

  “不过是没有足够能力开拓自己前途的家伙,就算发狂了又有什么可怕!”(塞罗:开玩笑,如果在这里后退,在美女面前的形象何存?)

  “真正的骑士,应当在任何时刻都可以掌控自己的行为,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像你们这样放弃了自己的家伙,就让我来收拾吧!”(里昂:圣骑士的守则是不能后退……这一条大家都知道,真是麻烦啊……其实我很想跑的……)

  “唉……真是沉不住气啊。”瑞丝继续发着她的感慨。

  虽说是狂战士,对于他们的对手也是有选择的。塞罗相比之下看起来要好对付一点,这些平常也是欺软怕硬的人自然要先拿他下手。那个大个子穿着铠甲,背着剑,看起来不是太好对付……

  塞罗的精神进入了战斗状态(CombatSense)。他是一个精神力者。和依赖咒文、动作和触媒来完成魔法的法师不同,精神力者通过自己强大的精神力来战斗。由于精神力者需要很高的天分,在大陆的一般法术职业中并没有这个职业。但是一个精神力者对于任何法师和牧师来说,都是极为危险的敌人。他们一般都拥有强大的精神障壁,几乎所有的精神和意志魔法都很容易失败。他们的法术不需要通过动作和咒文,因此无法被打断。

  战斗状态是精神力者最为常用的战斗手段,现在塞罗可以感觉到四面八方敌人的行动。虽然这个状态的消耗很大,他不会吝啬。狂战士的攻击非常有力,也就代表了没有技巧。在远处如果有人观看的话,就会看到一个轻巧的身影在四面摩托车和汽车灯光的辉映之中,犹如影子一般闪躲着飞舞的棒影,右手中的银色手枪不时的轰鸣着,左手中的短剑也表演着华丽的剑舞。他的战斗,给人的感觉只能用“优雅”两个子来形容,不象是一名正在浴血搏斗的战士,倒象是参加舞会的翩翩贵公子。如果给这副景象配上华尔兹,应当也是非常优美的吧。

  然而,对手实在是太多了,而且也完全不惧怕他的攻击。无论是子弹的攻击还是短剑造成的伤口,那些人都不屑一顾。在群敌环伺下的塞罗只能够保证自己不受到致命伤,但是小伤受多了也是非常影响状态的。

  “天啊!那些家伙到底是……”韵星惊讶的发问。

  “狂战士是不死的,啊,不对,不能说是不死的,而是不知道死亡的战士。”耐门想起了自己200年前的战斗。看到漫山遍野的狂战士时的震惊感,无论怎么用枪攻击也无济于事的失败感,仿佛又回到了他的心头。“只要有耐性,就可以打败他们。拖时间对我们有利,但是对他们不利。”

  “砰!”一铁棍重重的打在正在换子弹的塞罗的肩头,听声音看来是打断了肩胛骨。“混蛋!”他左手上的短剑“叮”的一声掉在了地上,“我不会这么就完的!我可是6段的精神力者啊!分解!(Disintegrate,对于精神力者来说是最强力的异能,包括生物在内也可以瞬间使之碎裂死亡的特技。)”

  一个狂战士应声而碎裂成了碎肉,红色的血液和肌肉的碎片散落在地上。其他的狂战士呆了一下,但是迅速又恢复了正常。就在这一瞬间,塞罗已经得到了使用瞬间转移(Teleport,几乎完全用于逃跑的技术……)的机会。“啊,伟大的骑士先生,剩下的就交给你了!”这是在他传送到500米开外的时候留下的最后一句话,英俊的精灵消失在风中。

  “真是缺乏战斗经验的家伙,和那些低档次小说的主角和大魔王一样,只会炫耀自己的力量,不知道有计划的使用。已经掌握了分解和瞬间移动,如果他真的会使用的话,敌人只需要他一个人就可以消灭干净了。”耐门在瑞丝的身体里冷冷的评价。

  听到精灵台词的骑士一阵苦笑,但是敌人并没有给他太多时间。有的敌人因为精灵的打击流血过多而倒下了,但是还是有10个左右的敌人围了上来。

  “啊哈,看来今天真的要出手了呢。对付你们这些人,看来要使用神圣之剑才可以了。出来吧!贯彻正义理念的神圣之剑!”

  神圣之剑(HolySword),并不如它听起来那样是一柄拥有神圣力量的剑,而是一种力量的象征。自从13世纪教廷应正义之上位神莱萨多(Lathado)的要求,设立了圣骑士之位以来,根据圣骑士们的表现,莱萨多会赐予他们代表神圣和正义力量的精神之剑。这柄剑根据使用者为正义所做贡献的多少和坚守骑士守则的程度,会拥有相应的力量。传说中,最高段的神圣之剑不仅威力可以开砖裂石,速度可以快过子弹,重量可以轻如鸿毛,更可以随着使用者意识的变化而变化形状和威力。但是要达到那个境界,必须要拥有坚定的信仰,广阔的胸襟,正义的信念,还要有莱萨多的祝福以及极端强大的个人能力。

  现在,最高段的神圣之剑正在里昂·冯·兰斯洛特的手中形成——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在骑士的手中,散发着白色光芒的剑逐渐成型了,不是最高段,不过是一把中段的剑而已。

  瑞丝看到了那把剑,为之感动。

  “啊!!!没有想到那个家伙真的是圣骑士啊!我还一直以为他是邪恶势力派来混进圣骑士队伍的间谍呢!”

  “同感,同感。”

  如果里昂听到这些在他背后的对话,他一定会哭的吧……不过,现在他只能留意到眼前的这些节节逼近的敌人。“在神圣的光芒下,升天吧!诸神会接纳你们的灵魂的!”里昂手中的剑开始如流星般的飞舞。神圣之剑最大的优点就是重量轻巧,但是如果使用者的功力不够的话,不仅维持时间短,破坏力也不会有真正的剑高。一般而言,即使是拥有高段神圣之剑的圣骑士,也只有在对付恶魔和不死生物的时候会使用。

  耐门在一旁观看着圣骑士的战斗。他现在不能出手,感觉告诉他,指挥这些狂战士的敌人就在附近。自己的能量不够,如果现在出手,一会儿敌人头目出现的时候就不会有足够的力量对付他。向圣骑士身上挥舞的铁棒虽然威力很大,但是被那银白色的铠甲吸收了不少动能,真正到达他身上的伤害还不足以造成巨大的伤害。但是那柄剑,根据自己的经验判断,无论如何最多也只有中阶。

  “为什么他有真剑不用,却要使用神圣之剑?如果是高阶的,也许还有情可原……中阶的无论如何破坏力也是比不过真剑的啊!”耐门感到很疑惑。想当年,自己认识一个拥有超高阶的神圣之剑的圣骑士,结果那个男人在受封为骑士总统帅的前夜,和自己一同对付一个来自于外域的恶魔,结果和那个恶魔同归于尽……就算是他,也不会胡乱使用神圣之剑这种极度耗费精神力的武器的,虽然他的剑几乎已经可以斩断大陆上最好的利器……

  “啊!”骑士的身上又吃了重重的一击,回身的一剑斩中了偷袭者的身体,但是却无法将伤口继续扩大。没有实体的剑威力始终是有限的。兰斯洛特的嘴中逐渐开始喘着粗气,他的战线也不断的后退。现在,他已经被逼到了瑞丝跑车的旁边。敌人还有8个,但是骑士估计自己已经收拾不了8个了。

  “里昂!快闪开!”在说话的同时,女化学家从大衣内侧摸出了两捆一共10个试管。骑士闻言,急忙在地下一滚,向旁边滚出了5、6米。水韵星将手中的试管向车子扔去。一瞬间,瑞丝可怜的跑车化作了黄色的火团,那些处于疯狂状态下的飞车党徒的身上开始冒出火焰,痛苦的在地下打滚。

  “这是最新研制出来的强力液体zha药*。”韵星望着那辆“火团”介绍说。

  “问题不在这里啊!水小姐……请问我的车怎么办?”

  “啊……这个……我想你应该有上保险吧。”

  “……”

  大概这就是最近保险业界不景气的重要原因吧。

  当骑士扑灭了身上的火焰走回来的时候,在他们头顶的树梢上,传来了令人浑身发冷的冷笑声。

  “呵哈哈哈哈……没想到你们连收拾几个路上抓来的飞车党徒都这么费力,看来总帅的确是高估你们了!现在,就让我来把你们全部毁灭吧!”

  那是一个黑衣的蒙面男子。在说完常见的反派台词之后,他开始念颂咒文:

  “……让来自天空的惩罚,打击在你们的身上吧!流星雨!(MeteorShower,6段,华丽的大型攻击魔法,通过魔法制造的流星攻击地面)”男人的手势一收,从他的高度流星开始向地面砸落。

  “不好!”里昂下意识的将离他最近的水韵星扑倒在地,用自己的身躯挡住了打向她的流星。韵星的脸上闪过了一抹红晕,但是被流星雨的红光淹没了。几个小流星打在铠甲上,对于铠甲保护下的他们基本上没有损伤。

  “啊!奎拉希亚小姐呢?”

  当他们将的视线转向不远处的瑞丝的时候,却发现她沐浴正在流星雨的攒射下。

  从外部看来,瑞丝·奎拉希亚的全身都处在流星雨的攻击之下。但是实际上,没有一发落到她的身上。她就像一个真的女神一般,所有流星在打击到她之前就在风中消逝了。说实话,想凭这样的法术打到耐门·休·柯曼还真是挺困难的,那个男人对于魔法力的操控可以说是炉火纯青了,这种攻击还不放在他的眼内。

  瑞丝用优雅的手势,掏出了自己的。357口径,修长的手在一瞬间之内完成了子弹的换装。接下来,她用枪瞄准了树梢上面正在念颂第二个流星雨魔法的黑衣人。

  “砰!砰!砰!砰!砰!砰!”

  六发清脆的枪响,法师的防御性结界在一点上被连续攻击撕裂了。后面几发准确的命中了他的心脏。

  “这……不可能……”

  黑衣人的身体从树上掉了下来,被他自己的流星击中,烧成了灰烬。

  “不管能力再怎么强大,只知道炫耀自己的魔法力量,不知道应当善用每一个魔法的技巧的家伙,永远都不能成为真正的法师,没有资格和我战斗。真正的法师,应当能够用最简单的魔法制胜,甚至不用魔法也能制胜。”说完,耐门吹散了枪口上的硝烟。

  流星雨随着施术者的消失而消失,月组的副组长再也回不到他的基地了。

  ※※※※※

  “啊,结束了。看完流星雨的可怕,看着今天晚上的星空,真是美好啊。我代表的正义终于胜利了。”

  能说出这种话的只有一个人。

  “嗯?那个传送走了的家伙呢?”瑞丝发出了疑问。精灵自从传送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突然,从海岸的方向传来了水声。湿淋淋的精神力者出现在沙滩上,裤腿还被一只螃蟹夹住了。

  “妈的!从这里离开500米为什么是海啊?!”塞罗抱怨着。为了今天的聚会特意穿上的最好的西装算是彻底完蛋了。

  “万能的莱萨多啊!你惩罚了邪恶,弘扬了正义!您真是太伟大了!”骑士做出了虔诚祈祷的样子。

  “谁是邪恶啊?”

  “诸神经·提萨摩记告诉我们,‘邪恶从水中而来’。”

  “……”浑身湿透的精灵现在已经没有力气反击了。

  “算了,别吵了,我们赶紧走吧。”水韵星适时的出来调解。

  就这样,一行人开始准备返回德兰城……

  “呜哇!车子已经全部被破坏掉了!”

  “这么晚了,也没有Taxi可以搭!”

  “那些飞车党的摩托,包括里昂的,都变成了流星雨的牺牲品!”

  “难道我们就只能走回去了吗?”

  众人沉默。

  “不!!!!!!该死的作者,居然给苦战后的战士们一个这样的结局!”

  “哎,反正我要休息了,我已经没有能量了,走回去的任务,就拜托你了,瑞丝小姐……”耐门进入了休眠,留下四个人在海岸公路上如狼之嚎。

  

第八节 魔都深夜的战斗(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