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节 资本主义的都市

    金钱堆筑的城市,伦尼位于德兰南方1300公里,特快飞艇从德兰到达伦尼需要4个小时。自由国家共同体的中心城市,联合政府所在地,国家最大的经济、政治、文化中心。

  关于伦尼最早的记载是在公历240年,那是这里只是平原上一个小小的精灵村庄,伦尼在精灵语中的意思就是“安全之地”。在590年从精灵贵族的手中逃出来的人类奴隶在德兰建立了神圣柯曼帝国,之后这里由一个小村落演变为德兰、长安和圣森三地的交易中心。790年,圣森的精灵在和帝国的战斗中败北,伦尼最终落入了帝国手中。1196年,帝国在此建立了南方总督府,人们称德兰为“北都”,伦尼为“南都”。之后,在大贸易和探索时代,伦尼因其优越的地理环境,成为了商人和自由者的圣地。15世纪,自由运动开始在南方五省蓬勃发展,人们再也忍受不了帝国的盘剥。1473年,南方五省向当时的帝国皇帝安东尼·柯曼三世提出了自治议案,被否决。12年之后,准备充足的南方发起了内战,史称“柯曼南北战争”。战争持续了5年,从第3年开始,帝国军就攻到了伦尼城下。之后两年,帝国将无数的有生力量投入到了伦尼这个无底洞之中,一直到1490年初的“冬季歼灭战”,伦尼之围才告解,此役亦成为内战的转折点。无法再投入新的部队的帝国被迫在3个月后宣布承认南方五省为自由国家共同体,双方签订和约。

  然而,帝国时刻都想着收回这片领土。从1594年开始的一百年之中,帝国持续着和自共体的战争,史称:百年战争。绵延不断的战争,令两国都损失惨重。但是对于光荣的伦尼人民而言,即使帝国曾经三度攻到伦尼城下,但是都没能攻破这座坚固的城市。伦尼,自此被称为“无法攻破的城市”。直到1703年,帝国第71任皇帝爱德华·柯曼七世时,双方才签订了“永久和平条约”。接下来的170年,双方相安无事。直到大陆战争的爆发……

  ※※※※※

  麦丽·奎拉希亚在自己的座位上阅读着这些资料,了解着大陆第一商业都市的情报。直觉告诉她,这可能会有用的。但是,从甲板上传来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路。

  “啊!!!!!!!有色狼啊!!!!!”

  “对不起,小姐。我只不过是想拿那杯咖啡,不小心碰到的……”

  塞罗正在用冷静的腔调解释着。

  “啊,啊,这样就可以了吗?你不知道你今天已经做了8次同样的事情了吗?”瑞丝也在甲板上冷嘲热讽。

  “我不过是想看看这位小姐的胸部和刚才的相比谁的大……不好,说漏嘴了……”

  就在这时,坐在一旁的水韵星从套装的内袋掏出了一个像胡椒粉瓶子的东西,向塞罗的脸上喷了两下。精灵立刻昏了过去。

  “我想这样就可以解决了。”

  瑞丝:“那……是什么啊?”

  韵星:“高效的镇定剂啊。只要闻到就会生效呢,是我得意的作品。现在应该可以安稳的到达了吧。”

  “……”

  这时,艇上的广播传出了声音:“本航班即将在伦尼降落,将进入云层一下高度航行。请在甲板上观光的各位回到舱室里。再重复一遍……”

  10分钟后,飞艇降落了。仍然昏迷不醒的精灵被抬下了飞艇。

  ※※※※※

  “我们为什么在飞艇上面不行动呢?”

  问话的人是一个看上去很一般的带着眼镜的中年男子。如果看他的外表,任谁也想不到,他就是CoT(真理的选民)日组的队长。实际上,在他的手下,有着21名一流的破坏精英,不少人还是有记录在册的恐怖分子,也有在逃中大陆战争的战犯。他本人就曾经是柯曼帝国的秘密行动局的要员,后来因得罪人太多而被列入战犯名单,被迫逃入COT的阵营。如果让他炸掉一架飞艇,他大概会毫不犹豫的去干吧。

  “上面的命令是让先静观其变。即使要消灭对手,也要等到他们手中有了值得冒险的目标才可以啊。这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如果行动过早,敌人加强了防范,再要完成任务就不容易了。”

  答话的是辰组的队长,他化妆成了机场的工作人员,正在暗处窥视着一切。经过思忖再三,上层决定还是不要在机场动手,在这里动手会变成所有人的焦点;而是在那些“MAT的特殊部队”拿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后再寻机下手。他的16名手下也已经分布在了机场各处。

  “总之,先向许先生报告,目标已经到达,完全落入监视中。”

  ※※※※※

  飞艇上的乘客一批批的离开了,一行四人是行动最迅速的。

  “对不起,请问这一位是?为什么你们抬着他呢?”在通过海关时,海关的官员问他们。由于自共体和柯曼原本是一个国家,使用的语言也是一样的,不存在语言障碍问题。

  “啊……是这样的,他是一名轻度癫痫病患者,刚才发作了,不得已,给他打了一针镇定剂。”瑞丝忙不迭的解释着。

  “那么请问……有证明书吗?”

  “这个……”

  韵星仍然适时的开了口:“有的,在这里。”她居然真的拿出了一份写着医生建议的诊断证明书,签名是塞勒多·萨斯凯尔。

  “啊,你们可以通过了。”

  离开了海关,感到奇怪的瑞丝急忙问韵星。“你为什么会准备这种东西啊?”

  “那个家伙在公司很有名的,有备无患吗。你看,这不就用上了吗。”

  “……你到底准备了多少东西啊?”

  “这是为了按你的要求做好准备啊。”

  “……”

  在她们后面,一名穿着玫瑰红色服装的女子,从外交豁免的免检出口走了出来。她戴着一副同样是玫瑰红色的墨镜,就连高跟皮鞋和帽子也是玫瑰红色的。头发完全被拢在了帽子里,连长短和颜色都分不清。容貌虽看不出来,仅她的魔鬼身材和天使气质就足以吸引无数的男人了。突然,神秘的美女站住了脚,开始凝神,脸上笼罩了严肃的表情——虽然被墨镜挡住看不出来。

  “10……20……30……37人,加上两组队长,COT居然派出了日组和辰组的全部队员呢。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了吧?”

  不知道她用了什么魔法,竟然能如此准确的知道对方的数量。

  “人多又有什么用处?就知道用人海战术的家伙……相比之下,我倒是对那几个人颇感兴趣呢。根据昨天紫和绿的报告,那个男人是精神力者啊。看来这一次可以好好玩一下了。”

  从神秘美女的镜片下,闪过了一道一闪即逝的光芒。她走出了大厅,坐上了一辆纯黑色的防弹轿车——车上还挂着“外交车辆”的标志。黑色的轿车消失在了高速公路上。这时,“MAT的特殊部队”正在等TAXI……

  ※※※※※

  “终于又回到这里了……我的家乡。”处于灵体状态的耐门望着车窗外的景色,暗暗的想。上次回来,还是在大陆战争的时候呢……

  “司机,请到中心区的MAT驻自共体分公司。”

  “好吧!美丽的小姐们,你们还是第一次到伦尼吧。”

  “是的啊。怎么了?”麦丽接上了话头。

  “没什么,不过是想给你们介绍一点伦尼的名胜好了。”司机显得十分热心,“伦尼是千年古城,可以说名胜无数。但是作为一个伦尼人,我还是先推荐你们去胜利广场。”

  “胜利广场?”

  “对,在那附近有旧总督府,国会山,三驾马车大楼(注:是自共体的政府核心所在地,因其中有三个最大国家的政府而得名),还有耐门·柯曼荣誉公民纪念馆……”

  “什么?!”耐门听到了颇感惊讶。还没有等他借瑞丝的口发问,麦丽给他使了个眼色,继续问下去。

  “那个耐门·柯曼,就是前帝国的总参谋长,不败的死神吗?”

  “没错啊,就是那个人。”

  “那不是你们的敌人吗?为什么要给他封荣誉公民,还要建造纪念馆?”

  “这是当然的啊!元帅先生是我们伦尼历史上最了不起的人!虽然是敌人,但是他是唯一一个攻下我们城市的将军。他在2年之中四次攻下了伦尼,但是却没有给伦尼造成任何伤害。想当年,我才20多岁,当元帅先生的大军第一次进逼到伦尼城下的时候,城中高官和要员带着粮食、金钱和家眷落荒而逃,元帅先生不仅没有伤害我们的城市,还将军粮分发给城里的贫民。自共体的军队回来之前,城中没有一个人饿死,在他的严厉军法管制下,没有一件恶性案件发生。第二次攻城,为了保护城中的古迹,元帅没有用任何大威力的破坏性武器,而是使用奇袭破城。当他的军队第二次被迫撤出的时候,市民们都夹道欢送。相比于治军严明的元帅先生,我们自己的军队简直就像流氓一般。第三次,他用了计谋,将伦尼倾城之兵诱出城市,在野外加以全部歼灭。这一次统治的时间特别的长,大概有3个月吧,城中的生活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比在自共体的统治下还好,连税都不用交!全城的年轻人如潮水一般涌向帝国的招兵处,想加入耐门元帅的军队,但是全部被拒绝了。元帅不想看到普通市民上战场送死。最后一次,他攻进城只有一天,就紧急撤退了。从此,他再也没有回到过这里——他的家乡。在1周后的圣森那群混蛋的阴谋中,元帅先生失踪了……他是我们所有伦尼市民的偶像。”

  “是这样的吗……”耐门暗暗的想。当时,他只不过是不想让这座古都毁于战火罢了,如果像往常一样用围困或者强攻,一定会使城市损失惨重,所以他才用计谋破城。没想到,居然会被那些市民感恩……

  司机喝了口水,继续往下说:“鉴于耐门·柯曼元帅为了城市做出的贡献,在战后,经过全体市民表决,将他最后一次进城的日子定为‘光荣之日’,每年举行庆祝活动;在胜利广场旁边修建雄伟的耐门·柯曼纪念堂;授予他荣誉市民称号,为了满足民主国家的要求,将他名字中代表皇族的‘Soe’去掉了。直到如今,伦尼的市民还都非常尊敬元帅先生。虽然被我们的国家列为首席战犯,但是我们市民不会这么看他的。如果他还在世,真希望他能来看一看……”

  那个司机还在往下说,但是死灵法师已经没有心情继续听下去了。200多年来的情景,重新浮现在眼前。初次从军时的振奋,结束百年战争时的喜悦,苦练魔法技巧时的烦躁,成为不死生物后的迷惘,重新投入战场时的激情,大陆战争时孤军奋战的孤独……一切都历历在目,仿佛昨天发生的事情。自己的朋友几乎都已经不在世上了,只有自己一个人以这种形式存在……他不知道回忆经过了多长时间,周围的一切都仿佛化作了过去。他已经没有余力控制住自己,放任着自己的思维波动飘散。

  瑞丝感觉到了这一点,她现在居然可以感觉到死灵法师的思维波动了。她可以知道死灵法师正在想什么,她从中感觉到了无数的不同情感,其中最深切的就是悲哀。如黑夜般的悲哀。或许,世界第一的称号,并不像人们想象中的那么值得骄傲……

  “耐门,你没事吧?”瑞丝迅速把思维送了过去。

  法师从冥想中惊醒了过来:“啊,没什么。”

  “没什么就好,刚才我从你那里感觉到了很多的情感……”

  “不要再说了。”

  “啊……是。”

  “就当这一切没有发生过吧……不过,谢谢你为我担心。”

  最后的一句话是很微弱的波动,但是瑞丝可以通过她的心灵清晰的感觉到。两个人沉默了,不再说话。

  这时,司机开口了:“啊,小姐们,到了。56元。”

  “这里,给你。”

  “对了,别忘了后备箱里的东西。”

  “啊,对了,差点忘记了。”

  瑞丝和韵星从后备箱里面把行李和处于镇静状态的塞罗搬了出来,水韵星拿出了解药。塞罗醒来之后,一行人进入了大楼。至于精灵如何愤怒的抗议,我们在这里就省略不记了。

  ※※※※※

  “又是鉴定工作吗?”

  当一行人出现在存放此次货物的房间里面的时候,瑞丝不满的发着牢骚。在房间里面,摆放着无数的大小盒子,估计起码有上万个。

  “不,不,不,自然不是。这些都已经鉴定完了,只不过是请你们过目一下。上级有命令,一定不能让你们亲自动手鉴定。”伦尼分社的副经理,一个中年秃顶男人,忙不迭的解释。盖兰总裁下了严令,让这些人不能做任何鉴定。看来上次瑞丝鉴定的东西实在让他心有余悸啊。

  “那么我们到这里到底是干什么来的?”水韵星发问了。

  “这个……在3天后,护卫队到达之前,就在伦尼城里面观光吧……这是我们分公司的一点心意啊,你们总公司的人出差不易,偶尔游玩一下也不错啊。”

  “换句话说,就是放假?”

  “可以这么说吧……”这个副经理实在搞不清楚总公司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居然直接下令让出差员工出去玩,在想什么啊?不过他也无能为力,总公司的命令高于一切,更何况是将军阁下亲自下的命令呢。“你们先跟着我们的人去MAT的酒店——德兰风情酒店住下好了。”

  “好啊!那么我们就告辞了。”

  “再见,不送了。如果有什么事情,我会给你们打电话的……”

  副经理还没说完,瑞丝突然出手了。一枚子弹从副经理的脸颊划过,击中了他背后的墙壁。瑞丝手中的枪口还在冒着轻烟。

  “怎么回事?”深知瑞丝出手代表着什么的麦丽急忙问道。

  “看看子弹的下面吧。”冷静的语调取代了往常的活泼。

  “那个是……苍蝇?不对,是……召唤兽……”

  “那种东西是很常见的窃听装置,灵活又有效率。”

  这时,传来“蓬”的一声,副经理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张着嘴说不出话来,看来是惊吓过度。

  “啊,老姐,有必要使用这么耸人听闻的手段吗?用魔法解决不是更好?”

  “我的魔法力实在不多,不能这么浪费。节约每一个魔法是高段法师……不,法师的准则。”

  水韵星插了进来:“不过这样就可以确定我们成为目标了。”

  “是啊,我们还是先离开这座大楼吧。不知道敌人在这里已经做了多少准备……我们一行人要尽可能不分开行动,否则可能会被各个击破。”耐门做出了结论。然而,他的经验暗暗的提醒着他:这一次的出差真的是表面上那样单纯吗?敌人为什么会这么注意我们?不过这一切,现在他还无法确定。无法确定的事情就不说,说了不过徒增不安而已,在他带兵的时候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

  一行人就这样离开了公司,下楼和接待的人员一起上了车。幸好在大街上敌人没有再派出窃听虫,否则在大街上开枪可是会引起骚动的。要知道,这里不是枪声天天响起的德兰,而是和平的都市伦尼啊。

  ※※※※※

  下午,死灵法师被迫好好的休息了一下,因为瑞丝花了一个下午沐浴,挑选衣服加午睡(一个下午的午睡)。同在一间房子的麦丽和另一间房子的韵星早就拉着精灵外出逛街去了,不过有了一流外形顾问的瑞丝小姐现在的购物yu望大大减退。想要找到比耐门好的造型师还是挺困难的……有时候,瑞丝也不免想到,这个家伙到底以前都在干什么?从哪里掌握了这一套本领啊?

  到了晚饭时分,外出的三个人总算回来了,看起来最不爽的就是塞罗。耐门颇能理解他,死灵法师也知道一个被迫出去跟着女人购物的男人的痛苦。对塞罗而言,更痛苦的是时刻都开着超感觉的超能力——因为“带他出去就是为了警戒敌人”。一个下午,精神力的专家可是累的够呛。

  “女士们,我晚上能不能去恢复一下自己的精神力啊?你们下午可是把我剥削惨了……”

  “没办法,谁让只有你一个人能警戒……嗯?你说的恢复是……”休息的十分充足的人正要安慰,却突然发现了精灵话语中的问题。

  “就是去红磨坊的艳舞……”声音越来越小。

  “开玩笑!现在让你一个人去行动,不是摆明了给敌人提供目标啊?”

  “没错,我也同意瑞丝的意见,决不能去那种地方。而且,那种地方我们其他三个人也不能去……”

  “那么我去赌场好了,我让一步吧!你们去不去随便,反正我一定去啊!去世界第一的公开大赌场——血玫瑰(BloodRoseCasion)豪赌是男人的梦想啊!反正那里也有上好的餐厅和表演,你们也可以去啊!”

  “我们怎么能去那种地方啊!你要去自己去吧!”

  “啊……谈判破裂了……我的梦想只能实现一半了,我一直梦想能携自己的美女在赌场大显神威的……圣森的那种地下赌场实在是不过瘾啊。”

  “谁是‘你的美女’啊?”瑞丝脸上开始浮现怒纹。

  “别生气啊,反正不是你……”

  “你说什么?!!”

  “不对,是你……”

  “凭什么!?”

  塞罗突然发现不管自己说什么都是自己不对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这句从远东传来的格言他还是听说过的。

  “嗯……啊……我走了!你们在这里休息吧!”

  “走了最好,不要让我们看见你!”愤怒的瑞丝很想从手边找个东西扔过去,却发现手头没有合适的东西,就这样让那个男人跑了。

  ※※※※※

  30分钟后。瑞丝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和妹妹关起门来休息,瑞丝在听收音机,麦丽一边看杂志,一边显得很担心的样子。

  “老姐啊……你说我们做的是不是过分了一点?把只有大概一半精神力的塞罗一个人扔到赌场去……”

  “那是他自己的决定啊!不关我们的事情!”

  “可是……如果他有个万一,你不会觉得不安吗?”

  “这个……”

  “我们还是一起去一趟吧,怎么样也照应一下。”

  瑞丝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麦丽啊,你怎么会突然担心起别人啊?”

  “哦啊……这个……”

  “是这个东西吧!”瑞丝将麦丽手中的杂志夺了过来。上面赫然写着“6月1日,着名女小提琴家伊芙妮·杰托尼顿(EvanieJetenedon)在血玫瑰剧场举行演出”。“我早就知道我的妹妹是一个古典音乐迷了。”

  “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我的杂志上面有的?”

  “嘿嘿……是耐门告诉我的。”

  “啊!我忘记了你有强力帮手……”

  “就这样吧!那个家伙死了也挺麻烦的呢,叫上韵星一起去吧。”

  “那么现在就走吧。”水韵星突然推门进来,完全无视于这两个人的惊讶。

  10分钟后,三个美女就出发了。

  ※※※※※

  赌场的位置很好找,十分的显眼,就在市中心。富丽堂皇的大门上,“Casino”的霓光灯闪耀着。霓光灯还是战后发明的新技术,现在能够用的起的地方几乎没有,但是这家“BloodRose”却可以用的起,证明了它的地位。一行人走进了演出厅,同时,从赌场的方向,传出了一声惨叫!

  “这个是……塞罗的声音!”韵星迅速的判断。

  “什么?难道我们来晚了?”瑞丝大惊失色。不管怎么样,现在迅速去赌场是唯一正确的选择——一行人随着也想看热闹的人群前往赌场。

  

第十节 资本主义的都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