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节 塞罗,向艳遇努力吧!

    精灵和人妖相对而立。在他们的中间,是庞大的轮盘。“洁丽丝小姐”认为,用豪斯继续赌博下去,没有一丝胜算,因此在众人的一致要求下,改为使用轮盘。

  轮盘,可以说是最传统的赌博方法之一,历史可以上溯到精灵帝国的时代,早在那时,精灵贵族们使用轮盘赌博的记载就见诸于史册。到了自由战争时期,还曾经有过利用轮盘决定领土分配的记载。轮盘、纸牌和骰子都是恶魔的发明,它们使得人类更加堕落。顺便说一下,也有传说那些东西是命运女神发明的,以便让人们更加信任命运……

  但是很遗憾,现在即将开始赌博的两个人不是信任命运的人,他们不屈服于命运,他们要和命运相抗争!——这么说听起来很威风,所以我这么说。其实还有另外一种说法,就是这两个人要出千。(……)

  现在,“抵押品”——伊芙妮·杰托尼顿小姐用她的玉手开动了轮盘。这是塞罗的要求,他的话是这么说的“我希望你能够用行动给我带来好运”。实际的情况是,杰里尼斯打算叫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开动轮盘,精灵觉得如果这么做自己就与变态无异了。红色的球,从转动的轮盘上空飞落而下,在轮盘的外径上滚动着……

  “会停在哪里?红还是黑?”两个人都紧张的判断着。精灵已经将自己新练成的精神特技提升到了满点,只待那一瞬间发出。在他的对手的手中,魔法的波动虽然无法觉察,但却是越来越强大。轮盘渐渐的慢了下来。精灵发现,那个球即将滚到红色的格子里面了,那是属于他的颜色。

  “混蛋!”杰里尼斯在心中暗骂,看起来命运并不站在他这一边。本来他是不想用这一招的,现在看来非用不可了。幸好早就用宝石把这个魔法贮存好了,要不然念咒一定会被发现的。隐形之操作丝从他的手中飞了出去,沾在了红色的球上。球的速度略微的减慢了,照这个速度,最后就会和刚才的格数差一格,落在黑色的格子里。他是一个赌博的高手,对此的控制已经是炉火纯青,一般人绝对看不出来。

  但是塞罗不是一般人,他可曾经是在圣森地下赌场独霸一方的高手。球速减慢了一点,他一瞬间就察觉出来了。对付这种花招,他早就有准备,上次苦练得来的“远距离操作”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发挥作用的技能。精神力的念波,同样向着红色的球飞去。

  双方的力量正面相碰了!到底谁会胜利呢?所有的人都拭目以待!

  瑞丝:“啊,如果赌博出千被对方发现会怎样呢?”

  耐门:“大概应该判出千的一方输吧!”

  “如果赌博出千的一方被所有人发现出千会怎样呢?”

  “这个人大概这辈子都别想进赌场了,水平这么低下,简直是垃圾才会做出的事情啊。”

  “那么如果双方都出千,而且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呢?”

  “……”

  这是现在发生在场边,某位散发着神秘魅力的美女身体中的对话。

  根据牛顿第三定律(牛顿据说是一个16世纪的大魔法师),当一个物体陷入受力平衡状态的时候,它就会进入匀速直线运动或者静止的状态。伦尼的第一大赌场“血玫瑰”看起来显然不像理想状态可以存在的场所。因此,当那个红色的球受到来自于双方的力的时候,它静止了。

  是在不停转动的轮盘上面静止。这种不合原则的事情,不用说所有人也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围观的众人甚至可以在两个对手的脸上看到汗珠的痕迹。

  当一个赌徒被人发现出千的时候,他会怎么做呢?

  不用说,自然是立刻销毁所有出千的证据。现在,塞勒多·萨斯凯尔和杰里尼斯·瓦拉瑞恩都是这么想的。两个人甚至来不及撤掉能量线和球的连接,就迅速的向后撤回了自己的能量线。这两个人都是很厉害的魔法师,当他们这么做的时候,另外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就发生了。

  忘记是哪个大魔法师说过的了,可能也是牛顿吧,作用力等于反作用力。当你给物体施加一个力的时候,在它的内部也会产生相应的力来抵抗。但是,当抵抗力没有外加力大的时候会怎样呢?

  红色的球,从中心裂成了两半,分别落在了红色的格子和黑色的格子里面。

  周围的众人大哗。“出千!出千!”的声音响彻云霄——如果在晚上可以看到云霄的话。

  耐门长叹了一口气。“出千本没有错,但出千被发现就变成了错误。”

  塞罗和“洁丽丝”的脸上都开始冒出了汗珠,不管怎么样,要想一个办法收场。两个人的目光相对,今天晚上,喜欢美女的人和喜欢俊男的人第一次达成了共识。

  “嗯……瓦拉瑞恩先生。现在胜负应该怎么算啊?”塞罗先开了口。

  “有一半落到了红色的格子里,有一半落到了黑色的格子里。”

  “这个球的质量真是差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球会在转动的过程中碎裂呢。”

  “不过这样,赌局就不能继续下去了。我没赢,你也没赢。”

  “没赢就是输。赌场上不应该有中间状态吧?”

  “所以,我输了,你拿走我的赌注。你输了,我拿走你的赌注。萨斯凯尔先生,你同意吗?”

  实际上,如果出千的话,未出千的一方可以拿走对方的赌注。两人都出千,而且都被发现……以前没有出现过,但是按照规矩推论应该就是这样处理吧……就算是吧。

  “啊,就这样吧……”

  本来准备好的胜利之后对女士宣扬自己英雄形象的台词说不出口了……塞罗感到很懊恼。在那些小说里面,英雄救美之后,都应该拥有一个说自己伟大台词的机会吧。他现在只剩下一句台词可以说了。“该死的作者,居然这么设计剧情!”精灵朝天怒吼着。

  赌局结束了,人群逐渐的散去。那个人妖已经拿着500万走人了。

  塞罗暗暗的骂:“当反派就是舒服啊!不用构思台词。”面对着台边低着头的绝世美女,他现在想不出一句合适的话。

  他的三个女同伴外加一个没有实体的男同伴在一旁冷眼旁观,没有一个人打算上去援手。

  正当塞罗准备抬起头来说话的时候,伊芙妮·杰托尼顿红着脸,低着头走了过来。

  “啊……主人……”

  “不要叫我主人,我没有控制你的权利。”塞罗总算回应了一句早就想好的台词。

  “这个……反正我也属于你了,以后一切就随你了……”

  “啊……这个,你以后就自由了!你可以去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啊。”

  “我不会做啊……以前,都是瓦拉瑞恩先生帮我操持一切……现在……”

  和她在舞台上的高贵清新形象不同,现实生活中的伊芙妮好像是一个很腼腆的女孩子呢。红着脸的她,配上高贵的白色晚礼服,已经对任何男人都有吸引力了,更不用说这个好色的精灵。而且刚才被撕裂的袖子下面露出了两只玉臂,更加增添了她的吸引力。如果说塞罗可以克制住,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样吧,你现在已经没有经纪人了,不如先到我那里去,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我,OK?”

  “嗯……”

  瑞丝:“啊,真是看不下去啊。”

  韵星:“就由他去吧。”

  麦丽:“说的也是……我们是不是该打搅他们一下?再不走出租车就很难打了。”

  就这样,坐在出租车里回旅馆的人数由四人增加到了五人。

  “喂!那辆出租车,超载了!喂……!你们不知道只能坐4个人吗?”(为什么这么晚了还有交警呢?)

  “萨斯凯尔先生,对不起了,你下车吧。”

  众女一脚把他踢下了车。塞罗美好的夜晚梦想就这样破灭了,站在伦尼夜晚寒冷的道路旁,等待着另外一辆出租车的经过。

  “我要做男主角!我要做那种主角周围美女如云,而且人人暗恋他的小说的男主角!……”

  这种喊声,我们就忽略不计吧。

  “血玫瑰”赌场附近的屋顶上。身上永远装饰着玫瑰花,在出场和退场的时候都要使用的男人,迎着夜风站在那里。如果不说穿,没准你会认为他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大美女,据说有无数想成为武侠小说男主角的家伙装作看出了他的真实身份,然后来套近乎……结果不说也罢,只要他到过的地方****科都爆满。

  “任务总算完成了。差一点就上当,幸好最后用花招赚回了报酬啊。”

  “洁丽丝”望着自己手中的手提箱。在那里面,装着500万的现金。

  “我喜欢钱,他喜欢美女……还真是好搭配啊。我坚信,总有一天,塞勒多·萨斯凯尔,我们还会见面的!哈哈哈哈……”

  听起来象是反派经典的台词啊。

  “这一次是我的任务所限,下一次,我不会让你从人家的手中逃脱的!我要定你了,塞罗!”

  站在寒风吹拂的马路边的塞罗感觉到了一阵特殊的寒意,发自心底的寒意,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只不过是一阵寒风吧。

  四个女人安全的回到了旅馆。

  当初定三间房子真是有先见之明啊,否则现在就没有地方住了。等她们坐定,每个人都开始做自我介绍。

  “我是瑞丝·奎拉希亚,这位是我的妹妹麦丽·奎拉希亚。”

  “我是水韵星,我们是MAT的员工。”

  “啊……我叫伊芙妮·杰托尼顿。”仍然穿着演出服的红发美女自我介绍说。

  “嗯……能不能问一下……MAT是什么公司啊?是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吗?”

  众人昏倒。

  “你居然连MAT都不知道……你真的只知道音乐吗?”

  “啊……我从10岁出道开始,就一直在瓦拉瑞恩先生的公司里面,一切都是他操持的,对于外面了解不多……”

  “瓦拉瑞恩……就是那个人妖?”想要把这个高贵的精灵姓氏和本人对上号还是挺困难的,至少对于瑞丝来说是这样的。

  “嗯……就算是吧。不过我不知道你说的人妖是什么意思……人怎么会是妖怪呢?”

  众人面面相觑。看起来和这个涉世未深的女孩子说话真是一个难题。

  “总之呢,人妖就是和你的经纪人看上去差不多的人……算了,别说这个了。你为什么会被那个混蛋如此对待啊?你没有去告他或者脱离他的控制吗?”

  “嗯……他私下里一直这么对我,一直叫我做奴隶,我都习惯了。他说他不喜欢女人……”

  众人已经无话可说了。这个看起来很清纯的演奏家居然从小就接受那个人妖的灌输,什么也不知道……在资本主义社会居然还有类似于奴隶制度时代的事情?

  “今天晚上你就在水小姐那里睡吧,她的房间还有一张空床。”

  伊芙妮显得很诧异。“咦?我不和我的主人睡吗?”

  “你的主人是……”

  三个女人想起了那个被她们抛在马路上的人。如果让这个一无所知的天真女孩子和可怕的美女猎手睡在一间房子会怎么样?一道阴云划过了三个女人的脸庞,决不能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和那个人妖在一起的时候她还是安全的,看起来那个家伙已经变态的对女人不感兴趣了。可是……属于她们同伴的这个人……

  “不行啊,那个家伙是个大色狼,你会有危险的。”瑞丝试图打消她的不正确认识。

  伊芙妮发出了一声尖叫。

  “啊!萨斯凯尔先生居然是大色狼?”

  “没错,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色狼。”

  “这么说,他晚上可能会吃掉我吗?但是我觉得他看上去像一个精灵啊?”

  “稍等一下……伊芙妮,你知道色狼是什么吗?”

  “嗯……不是彩色的狼吗?”

  “……”

  站在马路边上的精灵打了一个喷嚏。从刚才开始,他就感觉不太对劲,先是感觉到浑身发冷,然后又玩命的打喷嚏,这里可是属于亚热带的伦尼,应该不至于如此才对。也许是背后有个女人在暗恋我吧,不是说有一个女人喜欢就会打3个喷嚏吗?塞罗这么告诉自己。但是民间传说说有1个人在背后议论就会打一个喷嚏,他刚才打了4个……自从他在路边下车以后,交通警察就回去睡觉了……他越来越感到不安。已经在路边等了30分钟了,居然一辆出租车也没有等到。在这个汽车还不是十分普及的时代,出租车深夜是不运行的。他也曾经试着想过拦车回去,但看到一个大男人站在路边,没有一个司机会停下。

  “真******混蛋!居然等不到车……”

  塞罗在路边上发着牢骚。但是,他的超能力不断的给他发着预警,今天晚上有很不安的感觉。

  又有一辆车过来了——确切的说应当是车灯。这辆车看起来有个车灯坏了,只有一个大灯从远处接近。塞罗又一次伸出了手,开始拦车。

  这辆车居然奇迹般的停下了!塞罗颇为感动,走上前去,准备向司机道谢。到了近前,他发现这是一辆摩托车。司机转过了头,望着他,对他说话。

  “啊呀,我大概有好长时间没有上过场了吧。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塞罗的预感不幸的应验了。

  大陆最后·最强的骑士,里昂·冯·兰斯洛特端坐在这辆车上。夜空的寂静被划破了。

  从此以后,传说在伦尼地区也是有狼出没的。

  “你怎么会在这里的?你不是应该在德兰吗?”

  塞罗连珠炮似的对里昂发问。本来在这趟旅程中,只有他一个男性,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程咬金据说是原来大唐帝国一个以收买路钱闻名的大盗,总喜欢在半路杀出劫掠从西方来的商人,因此,这一句话成为了西方人常用的谚语之一,代指不速之客。(出自歇后语和谚语辞典)

  “这个,说来话长了。我加入了护卫队,但是我嫌他们的破装甲车走的实在太慢,所以就自己开着摩托过来了。”

  “……这有什么话长的啊?”

  “对了,你的房间应该还有空床位吧,这一次好像只有你一个男性来了呢。”

  塞罗的幸福美好的夜晚就此彻底成为了泡影。

  “啊???!!!”

  瑞丝用她的手指指着门口出现的不速之客。“里……里昂……你怎么……怎么……”

  “女神陛下,用手指指着人会有失风度的……大陆最强的骑士,随时为您效劳。”

  麦丽不认识他,相比之下还是很冷静的。“你是……?”

  “里昂·冯·兰斯洛特,大陆……”

  从门外跟着进来的塞罗打断了他的自我介绍。“不用说你那长串的称号了。”他转向坐在屋子里面的伊芙妮,“杰托尼顿小姐……”

  话还没有说完,伊芙妮扑了过来,紧紧的抱住了他。“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属于萨斯凯尔先生的了。”

  瑞丝:“哇耶!好夸张啊。”

  韵星:“嗯……简直就是告白吗。”

  耐门:“……这个家伙……我也想要实体啊……”

  塞罗显然感觉很舒服,但是想到一般男主角都不能够显现的太好色(实际上好不好色另说),决定先收敛自己。他的目标,就是成为美女环绕的男主角。

  “啊……杰托尼顿小姐,你是自由的,你不属于任何人,也不属于我。”脸上挂着严肃表情的精灵推开了拥抱着自己的美女。“如果你真的想要答谢我,从此以后就去过自己想过的人生吧。再也没有人可以限制你了。”

  “但是……我还没有答谢过你呢,主人。”

  “能够再一次听到你自由的小提琴声,就是我最大的欣慰了。还有,不要叫我主人,也不要叫我萨斯凯尔先生,叫我塞罗就可以了。”

  精灵严肃的答道。看起来平时苦练的口上功夫并没有白费啊。

  “喂喂……那个家伙好有形啊。”瑞丝悄悄的向着麦丽耳语。

  “是啊,和平时的形象不同呢。”

  水韵星插了进来:“你们还是先看看骑士先生吧……”

  里昂呆在那里,目瞪口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刚才的事情看在他眼中是这样的:一个见都没有见过的美女,突然就抱住了那个精灵,还对他示爱!而且这个绝色佳人居然对他一点反应都没有,连自我介绍都没做!这对自视甚高的骑士来说是很大的打击,脑子好半天才回过味来。

  “你……你们……谁能给我解释一下啊?”

  水韵星迅速把当天晚上在赌场的事情大概给里昂说了一遍。

  “有这种好事啊……不公平啊!为什么!”

  发疯般的骑士飞跑着出去了,把正打算安慰他的韵星晾在了一边。

  瑞丝:“他干什么去了啊?”

  麦丽:“大概去赌场了吧……今天晚上应该是不会回来了。”

  “伊芙妮,我回自己的房间去了。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你以后要怎么办,我是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事情的。”塞罗打开了门,“明天再见,美丽的女士,愿你的琴声永远和你的人一样美丽。”

  精灵用潇洒的动作关上了门,虽然用的力气看上去很大,但却是轻轻的合上——这个据说是精灵贵族们的特技,以示他们的优秀和高雅。

  美丽的小提琴家凝望着那道闭合的门,不愿意将目光挪开。

  “看起来,刚才的表演奏效了。”始终在阴暗之中存在的巫师喃喃的说道。

  伊芙妮突然拿起了琴,飞跑了出去。“我要让塞罗听我的演奏!”

  瑞丝大惊失色:“喂,你要是去了就危险了……回来啊!”

  但是伊芙妮没有停留下来,也没有回头。

  水韵星微笑着说:“你这样是叫不回陷入初恋中的女孩子的,看我的吧。”说完,她就冲快跑到走廊尽头的伊芙妮大声叫道:

  “我知道你很喜欢他,但是有件事情不得不告诉你!”韵星深吸了一口气,“——你知道他的房间号码吗?”

  两秒钟后,伊芙妮就出现在了房间的门口。“是多少?”

  “504。”

  听到答案的人一瞬间就又消失了。

  韵星转过头来:“应该像我这样叫才对。”

  “……”

  “砰!砰!砰!”

  塞罗心中暗暗高兴,和他所计算的一样,伊芙妮来了。

  “门没锁,请进吧。”

  预料之中的女性出现在了门口,手中还拿着她的小提琴。

  “塞罗……不,萨斯凯尔先生,你应该还没有听过我的演奏吧?我想在这里为你献上一曲,不知您是否……”

  “小姐的演奏,我随时洗耳恭听。我相信,你的琴声一定比你的人更美。”

  “那么,我就献拙了。”

  美妙的琴声,传遍了房间的每个角落,渗透进了空气中的每一个分子之中。塞罗如同浸入了碧绿的清泉之中。在他对面站着的白衣红发的美人,配合上琴声,看上去犹如天仙下凡……塞罗为之震撼,他没有想到这琴声居然这么动听。他彻底的融入到了琴声之中,彻底的陷入了无我的境界……他顺手把房间的大灯关掉了,以防影响这琴声的意境。灯灭了,琴声仍然在继续。塞罗似乎看到如梦似幻般的景象——一个白衣的天使,慢慢的走向他,白色的晚礼服从天使的身上滑下……

  此时,麦丽正在门外听着演奏——她是一个忠实的古典音乐迷。当她听到琴声渐小,终于归于无之后,她慢慢推开门,走进了漆黑的房间……

  15分钟后,麦丽带着伊芙妮回到了楼下的女性房间。

  “呀,带着妹妹来果然有用。你是怎么把伊芙妮从那个家伙的魔掌中拯救出来的?”瑞丝高兴的问。

  “这个吗……我用了一个3段魔法,给他以幻觉,让他以为棉被就是伊芙妮……是吧,啊?”麦丽向着伊芙妮做了一个狡猾的微笑。

  “啊……不过这样,我觉得对萨斯凯尔先生有些过分啊……”

  “没关系啦,把贞操给那个男人未免太可惜了。”

  “那么,现在我去……”

  韵星回答了她的问题:“走吧,去我的房间,我们两个一间好了。”

  安静的一夜开始了——耐门在黑暗中微微的笑着,仿佛他已经预见到了什么似的……

  当天晚上,塞罗抱着棉被,过了一个幸福的浪漫之夜。而在“血玫瑰”赌场,听说发生了这样的一件事情:一个明明连身上的铠甲和剑都输掉了的人骑着摩托车飞快的逃走了,那辆摩托的速度连汽车都追不上……

  

第十二节 塞罗,向艳遇努力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