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节 死灵法师的反击

    1889年6月2日。星期五。

  瑞丝从幸福的睡眠中醒来,对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发呆。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不是在家里,而是在离家1300公里远的伦尼。

  “耐门?”例行公事,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呼叫脑海里的法师,把法师从冥想中叫醒。“现在几点了?”

  “9点50分,早饭已经早就结束了。”

  “是吗……昨天晚上回来的实在太晚了。”

  麦丽也从睡眠中醒了过来。“老姐,起来了?”

  “嗯……我们穿好衣服,走吧,先去联络一下分公司好了。”

  话虽如此,穿衣打扮仍然把时间拖到了10点半。最为可怜的是耐门,要为姐妹两个挑选服装……这个法师的本事比专业人士还要大,用变化术制造的衣服比服装设计师设计的还好,实在很令人怀疑他原先的职业……他真的是大陆上最强的法师吗?这么多天了,一次都没有看过他拥有什么想要完成的目标,也没有发觉他有想重新掌握世界的野心……未免太无趣了,他究竟在想什么?

  瑞丝在心里思忖着这些事情,耐门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神秘,仿佛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可以难倒他一般。

  姐妹两个走到饭店的咖啡厅里,韵星和伊芙妮早已等在那里了。

  “我已经联系过分公司了,今天没有什么事情好做,大概又是休假吧。”韵星早就已经完成了她的工作,相比之下负责人本人简直就是个大懒虫。

  “休假?又是休假?总公司到底在想什么啊?居然这么安排,我们难道是来这里旅游的不成?”瑞丝不满的发着牢骚。

  “啊,有休假还不好,老姐?”

  “问题是如果让那个塞罗一天带一个女的回来,我们可招架不住啊……啊,对不起,没有那个意思,伊芙妮。”

  红发的演奏家今天换上了一套白色的短裙,还有纯白色的连裤袜,昨天的晚礼服已经破掉了。这套衣服本来是昨天她们出去买衣服时的战利品,现在正好派上了用场。

  “对不起,我……我不会给各位添麻烦的,真的!”听到了瑞丝的话,腼腆的伊芙妮红着脸道歉。

  “不,不,你不用道歉,应该道歉的是我才对……”

  水韵星突然插了进来:“啊,我今天要去伦尼图书馆,然后去伦尼魔法仲裁会,再到魔法材料和化学材料店去一趟。”

  瑞丝:“我想……最好不要出门……”

  “不行啊,就算你等在这里,麻烦也会找上门来的。是吧,老姐?”

  “说的有道理。”耐门强制发表了他的意见,“我们现在应该行动。根据我的分析,敌人是在等待我们运送货物的时机,如果等到我们回去的路上,就会和上次的那支车队一样全军覆没。与其等到敌人谋划周密后动手,不如我们现在就出去探寻敌人的蛛丝马迹。这样,诱使他们露出破绽,我们就可以省事很多。我相信,如果大家分头行动,做诱饵出去的话,附近会有敌人监视,但不会很多,拼一拼也很有胜算。”现在的队伍实力应当是不如上一次的那支押运队伍——当然,是在没有计算耐门·休进去的情况下,不过就算计算进去了,没有办法发挥全部实力的死灵巫师也不见得有多大效果。在这样的计算之下,死灵法师决定以自己充当诱饵,将敌人的侦察部队诱出,以获得所需要的情报。在过去的行伍生涯中,这一招几乎是屡试不爽,情报的优势永远是胜利的第一保障。

  “啊,这样的话,就是让我们分别行动了?”麦丽询问道。

  “不完全是,尽可能多人一组比较好,防止对手使用相同的手段各个击破。”死灵法师沉稳的解释着。

  “那么,我就和伊芙妮一组吧,这样我想比较安全。”

  “说的也对,比和瑞丝……不,和我本人在一起要安全一点。”耐门说完这句话,扭过头去问韵星,忽略了瑞丝的抗议。“我想韵星你是不是应该也找一个人同行啊?”

  “那么……好像只有男性了啊。里昂好了,比较可靠一点……那我就走了。”

  韵星立刻向着楼上跑去,从赌场逃回来刚刚睡了一个小时的不幸骑士就这样又被拉走了。精灵正在抱着被子,对这上面的污迹发愣……看起来萨斯凯尔家的长子今天要在房间里面度过一天了。

  在所有人都离开之后,瑞丝一个人走出了旅馆。这时,脑筋迟钝的女主角才反应过来一个问题。

  “耐门,你说你当诱饵,不就是我当诱饵吗?”

  “这个……”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本小姐,一个柔弱的女子,要当作吸引敌人火力的诱饵啊?”

  “嗯……你才反应过来啊?真是迟钝的可以。”

  “你说什么啊?!本小姐不同意~!”

  死灵法师轻轻的说:“已经来不及了。看看附近,已经有4个人开始跟踪我们了。”

  “你……耐门大混蛋……”

  “先坐出租车走吧,看看能不能路上找到机会抓到活口。总是被别人牵着鼻子走,不是我的作风。TAXI!”

  一辆草绿色的吉普车停了下来,这是在这个时代最为常见的车辆。

  “胜利广场。”

  出租车带着浓浓的黑烟,飞速的驰往伦尼的中心。

  真理的选民组织的成员其实并不是某个神的选民——如果真的都是的话,他们早就统治世界了。这个组织是一个在世界各国都有正式登记的宗教团体,可以在免税和免检的盾牌保护下进行任何的活动。作为组织的中心执行部队,日、月、星、辰四个行动组可谓是组织领导人许先生手中的尖刀。日组擅长爆破和正面攻击,月组擅长破坏和偷袭,星组擅长走私、武器制造和金融操作,辰组擅长秘密行动和情报收集。据说每个组的组长,都是魔法8段以上的精英——这个段位不是那种通用的常规魔法教育可以得到的,就算是某方面的专精魔法博士,最多也不过是6段到7段而已,8段的水平,已经足以在仲裁协会或者各国的魔法研究院,谋得院士的称号了。现在跟踪着瑞丝的,就是辰组的四名精英。

  本来,这些人都是有名字的,但是由于他们的名字几乎都在各国警方的通缉令上,所以在组织内部,他们之间都以编号相称。这四个编号为5、12、13、14的人现在坐在距离出租车100米远的一辆蓝色汽车里面,静静的追踪着他们的目标。虽说距离听起来有点远,但是也处在探测魔法的范围之内。这一次,日组和辰组几乎是全体出动,因为根据可靠的信息,第五枚神戒“坚石”就在伦尼,而且在他们所追踪的目标的手中。这些追踪术和隐秘行动的专家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们的对手的经验比他们更加丰富,如果耐门·休·柯曼真的不想让人追踪的话,绝对没有人可以找到他的任何踪迹——法师是前大陆第一的柯曼秘密警察的创建人,可以说是间谍们的老祖宗。

  现在,他们即将成为目标的“猎物”——当然,如果一切顺利的话。

  胜利广场,是伦尼的象征性建筑。

  当耐门和瑞丝在广场南面的“四伟人雕塑”旁下了车。“四伟人雕塑”,是自共体历史上最伟大的四位公民。第一位是建立自共体的首任总统,领导人们在独立战争中取得胜利;第二位以商业总统闻名,唯一连任5任,在其任期内让国家一直保持和平;第三位不是总统,但是领导军队,在百年战争的后期一直保持着和帝国的均势;第四位是个发明家,他在战争前30年发明了电力系统和内燃机,给全世界带来了光明和力量。这是耐门上一次来这座城市时的记忆……

  “嗯?怎么是5座雕像啊?怎么回事?”瑞丝望着手上的旅游地图,上面清清楚楚的标记着“四伟人雕像”。

  旁边的一位老者插话进来:“在大陆战争结束以后,他们修建了新的雕塑啦,但是那个地名就沿用下来了。”

  “那个是……”

  瑞丝上前看到了那雕像下面写着的名字。上面赫然写着“NaimenSoeKorman(1647─)”。

  “耐门,看……”

  思维不自觉的停止了。从法师的脑海中,传来了充斥着豪迈与壮阔的感情。很显然,法师早就看到了自己的雕像,陷入了昔日的回忆之中。瑞丝·奎拉希亚没有再打搅他,因为她也明白了法师的心情。还有什么比看到自己的一生被后人承认更加令人心情激动的事情呢?

  瑞丝仰望着雕像,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耐门的真实形象。用黑耀石雕刻成的面部充满了坚毅和果断,但是看起来并不苍老——这可能是因为不死的法师是不会衰老的。雕刻家一定见过耐门本人,那双眼睛雕刻的尤其传神。从脸部看不出来的岁月沧桑和丰富经验在眼神中体现的淋漓尽致,而且并没有失去进取的锐意和决心。法师穿着的并不是人们常常认为的法师长袍,而是柯曼的标准军装,肩上还扛着5颗闪亮的星星。这应当是无血攻克伦尼城时,他所留下的英姿吧。看到这个雕像的人,都免不了会想起这位柯曼历史上最伟大的名将的丰功伟绩。瑞丝在这雕像下,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现在自己和这个历史上的传奇人物共存,也许只是运气吧……感觉上一切都像一场幻梦一般……

  “……瑞丝小姐,我们走吧。”耐门好像恢复了常态,开始催促瑞丝。虽然如此,瑞丝仿佛听到了他长长的叹息……

  “嗯——对了,耐门,这真的是你的真实形象吗?”

  “怎么说呢?你认为是,我也认为是,那就是了吧。”

  “你还有机会回复自己原来的身体吗?”

  “……”不死的法师陷入了沉默。

  “对不起,我不应该问的。”

  “或许吧……”瑞丝不敢肯定自己是否接受到了后面的话,也许只是幻觉;但是她觉得,耐门说了一句“……如果我们努力的话”。

  “两个”人走到了耐门荣誉公民纪念馆前,四个跟班还牢牢地追在后面。

  “这里就是我的纪念馆啊……想想还真讽刺呢。我带着部队来攻打他们,结果他们给我修建了纪念馆。而我为之奋斗的国家,分裂之后,新的权力者却把我列为战犯,还被弄成现在这个样子……”在这个曾经是他故乡的城市,耐门每时每刻都有新的感触。

  “不过,更讽刺的是这个啊。”瑞丝指了指墙上的“活动时间表”。

  “6月2、3、4日耐门元帅唯一亲传弟子的讲座——80元门票

  6月3日下午耐门元帅遗存魔法研讨会——请凭请柬参加

  火热展览中耐门元帅遗物大展览!10段魔法的魔法书密藏!——20元门票……”

  死灵法师不得不苦笑。

  “对了,你的那个亲传弟子很厉害吗?”瑞丝好奇的问,“我好像经常在广播的新闻中听说他的样子,在自共体很有地位啊。”

  答案是瑞丝料想不到的。

  “我根本就没有收过任何弟子,哪里来的唯一弟子啊?”

  “什……什么?!”听起来耐门完全不像在开玩笑,也就是说,那个亲传弟子多半是欺世盗名的冒牌货。

  “我们去听一下那个讲座吧,也许很有趣呢——不,一定会很有趣的。”

  两个人无声的笑了起来,那个“亲传弟子”的命运好像已经决定了。

  “对不起,请买一张讲座的票,这是80元。”

  瑞丝仅仅是想像下面的情景,就忍不住要笑出来。不知道死灵法师会怎样整治那个家伙呢?

  “……对不起,讲座已经结束了。”售票窗口传来的回答就这样让一场喜剧消失在无形之中。

  “……”

  最后,瑞丝不得不买票进去看“遗物大展览”。让本人看遗物的感觉是很奇怪的……

  在门口的牌子上写着:“全部来自于帝国最高元帅府,100%真实。”

  展厅里面的人并不多,几乎可以说是空无一人。这大概是因为前面的展厅和分支的展厅里面大多摆着帝国元帅府的日常生活用品,例如“元帅穿过的鞋子”“元帅睡过的床”“元帅厕所的马桶”之类的东西。但是有一个展厅例外,就是那个正在展示“10段魔法书”的展厅。

  那个展厅里面聚集了100多人,人们集中全力盯着那本魔法书,一看就知道不少人使用了感知和透视类型的魔法。耐门·休·柯曼,世界上最强的法师,他所撰写的魔法书是所有想要在魔法上有所作为的人梦寐以求的宝物。时不时的有人由于法力和精神耗用过度,轰的一声倒下。接着,旁边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医生就把这个人立刻抬到一旁早已准备好的担架上放好,等他醒过来以后,就会给医生付钱的。为了帮助这些一直呆在这里的人,还有十几个小贩在摆卖水和盒饭——自然价钱要比外面贵上很多。据说,这里面呆的最久的人已经6个月没有出去过了。

  “天啊……简直把我的元帅府全都搬过来了。”耐门一边看一遍感叹。所有的家具都被分门别类的摆放在房间之中,重要一点的和小一点的东西还被摆放在玻璃橱柜之中。不过,像“元帅府的茶几展厅”这种地方,几乎没有人进来就是了。

  “耐门,他们正在研究的那本魔法书是什么啊?”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熏陶,在高中时对于魔法教学课最为厌恶的瑞丝,现在对于魔法也充满了兴趣。

  “哦……那一本啊……”死灵法师端详了一会,“那一本是‘传说中的魔法书’。”

  “嗯?里面记载了什么样的魔法?”

  “说出来那些家伙会气死的。那个魔法是我随意写上去的,这本魔法书根本就是无法解读的,但是我却把它弄成怎么看、怎么鉴定都像超级魔法的魔法书。所谓传说中的魔法书,就是一点用处也没有的书。而且,越是没有人能够解读,人们就越以为它的威力强大,价值连城。不过是利用人类心理的一点点小手腕而已……”

  “那么你为什么要弄这么一本书呢?”

  “这个啊……很多人总想得到‘世界上最强的魔法’,他们想当然的认为魔法的威力越大越好。其实,威力再大的魔法也比不上一个榴弹炮群或者火箭炮群的攒射,杀人效果再好的魔法也比不上一挺柯曼的班用轻机枪来的有效。真正的魔法,应当能够发挥用别的东西代替不了的能力;只有做到熟知自己每一个魔法的效果,把每一个魔法用在最合适的地方,而不是用魔法威力来大肆炫耀自己的实力。做不到这一点的人,没有资格成为真正的魔法师——就算他已经达到了10段也是一样的。”

  “就比如说,一个能力很差的2段、3段法师,只要懂得把每一个魔法都用在合适的地方,也可以击败高段的法师了?”

  “是的。还记得上次那个用流星雨的法师吗?只知道炫耀自己的力量,结果我连魔法都没有用,就把那种货色消灭掉了。资质差并不要紧,要紧的是有没有掌握到法师战斗的本质。作为法师,一定要记住的一点就是战斗靠的不是纯粹的力量,而是技巧和头脑。”

  “这样啊……”瑞丝望着大厅中围着那本“传说中的魔法书”的人们,为他们盲目的追求力量而感到悲哀。

  “200多年前,在大唐帝国仍然繁盛的时候,我曾经到过一个叫做‘瀛’的东方岛国。在那个岛国上,人们十分好学,疯狂的从大唐、西方汲取知识,可能是因为他们缺少历史和资源吧。那些人学习来了无数的魔法,但是他们只注重威力。那些真正属于魔法精华的东西,看不到直接杀伤力的东西被他们抛弃了,他们简单的把魔法按照杀伤属性的效果分类,不同魔法的区别最后只剩下了威力和范围的区别,像火球、大火球、超级火球、火焰风暴……那个国家的武术也是从大唐学习过来的,但是在大唐充满艺术韵味的武术,到了那里蜕变成了只有一招的杀人技法,那些人还引以为傲的称之为‘武士道’。最后,这个国家被无穷的野心和对力量的渴望蒙蔽了双眼,打开了通向核心元素位面的通道,对富庶的大唐展开了侵攻……”

  “最后的结果就是那个……事件吗?”

  “是的。核心位面的力量太过强大,把这些只认识力量的人也吞吃了。最后,大唐帝国的八位先哲,沿着希玛拉雅山脉建筑了最为坚固的长城防线,才保住了大唐的西方领土——也就是现在的远东君主立宪共和国。可是,东方的千年文明,自此就毁于一旦了……我当时也在大唐,但是只能看着文明毁于一旦,毫无办法……这就是我决心成为不死法师的理由之一。”

  耐门回望了一下,发现那四个人也已经进入了展厅。

  “不多说了,看来我们的猎物接近了。现在我们向深处去吧。”

  其实,这四个辰组的秘密行动精英并不是那么容易被发现的。如果你也从耐门所处的位置看,你很可能会觉得那里空无一人。他们有的用了隐藏行踪的魔法,有的干脆就直接隐藏了身形。理由之一是为了防止目标发现,做这种工作,不被目标发现是最为重要的。理由之二,就是要逃票……

  他们的目标刚刚从那个标有“传说中的10级魔法书展厅”的房间出来,继续向着前方走去。只要经过了这个展厅,房间就逐渐开始空旷起来,人也几乎看不到了。人少对于追踪的一方来说是很不利的,但是这几个人作为精英,自然没有任何不利的感觉。对手只有一个弱女子,应该不用太多担心才对。

  这些人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当瑞丝走进了写着“元帅府的卧室展厅”的房间后,他们毫不犹豫就就跟了进去。

  “Darkness。”瑞丝轻轻的念出了这个咒文,手中同时将刚刚从“元帅卧室的壁炉”中拿出来的一小块煤搓的粉碎。整间房屋一下子变成了黑暗的世界,在这种黑暗之中,照明的电灯完全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那几个跟踪者眼前一瞬间变得黑暗。本来,这个魔法只要用高中有选修的Daylight就可以抵消效果,可作为跟踪者,使用了这个魔法,无异于将自己的位置暴露给对方。他们也没有人敢于行动,行动也很可能让对手发觉。如果这四个人里面有精灵族的话,可以依靠天生的夜视力来确认状况,但很不幸的是,5、12、13、14号四个人都是纯血统的人类。黑暗,同时也抵消了隐身术和潜行的效果——在黑暗中,只要你存在,隐不隐身又有什么区别呢?

  双方在黑暗中对峙着,没有人有行动。接下来,我们的女主角拿出了刚才在地上抓的一把沙子。“Sleep”——带有浓厚催眠效果的强力魔法粉散布到了空中。这些魔法粉本来不过是沙子而已,但现在却能发挥出强大的影响力。本来这个魔法效果是很难成功的,而且影响人数也不多;但是在死灵法师深厚的功力之下,就算这些身经百战的人也难以逃脱过去。

  四个COT——辰组的精英,就这样被无声无息的打倒了——没有硝烟,也没有火光。可是瑞丝和耐门没有注意到,其中一个人倒下的时候,身上的皮带扣碰到地上,发出了红光……

  “我看这个家伙好像是带头的,”耐门用瑞丝的手指着倒在地上的男人说。“剩下的人看来一时不会醒来,我们先把这个家伙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去拷问吧。”

  “安全的地方吗?就那里了!”

  5分钟后,瑞丝拖着那个家伙出现在女厕所里面的一个小单间内。

  辰组的队长北云贤二是一个中年的东方人,看起来可能是从瀛国逃出来的那些人的后代。他曾经在远东的情报部门供职,后来因为出了一个大纰漏,导致自己双重间谍身份曝光,因此才投入到了COT组织之中,以保证自己的安全。就算在组织里面,他也和原先的对手日组组长辉光不太合得来,一向看不惯辉光的那种正面硬攻的作风。两个组现在虽然是联手合作,但是实际上却是各有鬼胎。

  辰组行动基地里面的警报器忽然刺耳的响了起来。在庞大的伦尼地图上,荣誉公民纪念馆位置下面的红色灯泡亮了起来。

  “这个讯息是……有成员遭到危险了。组长!”

  “什么?居然只用了最后的手段报信器?这么多人,连个有能力发qing报回来的都不剩了?”北云贤二感到很震惊,换句话说,就是他的部下一瞬间被敌人全部消灭了,只能有时间按动发报器。“今天派出去跟踪的有10人了……现在只有我亲自带队出击了。”

  这次来到伦尼的一共有16个精英队员,除去派出去的10人,加上他自己,还有七个人。这7个人分乘两辆吉普,迅速的向着瑞丝所在的位置而去。

  5号本来也是个意志坚强的队员,不至于轻易吐露组织的秘密,可是今天他是遇到了逼供的大行家。耐门·休从来不用严刑、利诱和自白剂之类的下三滥手段,他正面的催眠魔法还没有人可以抗的过去。催眠状态的人,不会有任何保持秘密的意识。

  “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唯一真理的选民……”

  “你们到底为什么袭击我们?”

  “因为……上面说,你们有第五枚神戒‘坚石’……”

  “什么神戒?”

  “神戒,是我们选民们追求的最终真理,只要凑齐了它们,就可以取得世界上最强大的真理……”

  “那究竟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是……好像……代表魔法力量的七神戒……在一起有着无穷的力量……”

  “什么力量?”

  “不知道……”

  看来这个家伙真的不知道更多的了。耐门想了想,提了最后一个问题:

  “你们还有多少人?”

  “有两个组……我们组负责跟踪你们,找出你们的秘密……”

  “行了,你在这里安眠吧。”

  5号就这样躺在女厕所中央的地上被捆着呼呼大睡,大概会被当成色狼抓走吧……

  “如果这个家伙所说属实的话,就麻烦了……”

  看上去,耐门好像从情报中知道了一些什么事情……就在此时,北云贤二和他的6名部下的车停在了纪念馆前。

  

第十三节 死灵法师的反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