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节 耐门·休的弟子登场

    “头儿,我们可以开始进攻了吗?”手下1号道。

  北云微微点了点头。

  “那么,我们现在要用隐形术和潜行吗?”

  “没有这个必要。对手有实力一瞬间消灭掉我们的4个人,可见他们实力雄厚,就算隐形了也难以取得什么效果,不如把魔法力留下来面对敌人更多的进攻。”作为瀛国的人,他考虑问题的方式就是纯以实力来衡量。他不认为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在一瞬间消灭他的四个部下,就算是瀛国引以为傲的“禁咒”也同样做不到。自然,这个男人是不会想到对手并没有和他的部下拼实力的……

  “明白!”

  接着,北云和他的六个部下就大步流星的向着馆内走去。

  “……喂~!你们7个!买票啊!”

  手下2号:“老大,所以我刚才说还是隐形进去的比较好……”

  北云:“嗯……大概吧……”

  “你们别废话了!赶紧交钱啊!140元!”

  ※※※※※

  “耐门,那个男人刚才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他说的神戒什么的究竟是什么?”在女厕所的门外,瑞丝着急的询问着刚才的事情。

  “SevenRelicRings……七神戒……”

  “是啊,那究竟是什么?我听的简直一头雾水。”

  “这是七枚戒指的总称,据说是诸神降世的遗物。”耐门开始了他的讲解,作为一名活了242岁的法师,他对于历史事件可以说是烂熟于心——因为很多都是他亲身经历的。“这七枚戒指是代表火的‘燃烧’(Burn),代表水的‘冰结’(Frost),代表土的‘坚石’(Stone),代表气的‘旋风’(Vertex),代表火和水的‘寒炎’(Coldfire),代表土和气的‘沙暴’(Sandstorm),最后还有代表平衡的‘中和’(Neutralize)。这七枚戒指曾经有一段时间很有名,据说其中蕴含了世界上最为了不起的力量。”

  “你的意思是……”

  “是的,实际上,出乎人们的意料,这7枚戒指每一枚都很普通。一般而言,愚昧无知的人们总是认为诸神创造出来的东西就是最好的,实际上,由于诸神的努力方向并不是在物品的制造上,这七枚神戒的威力大概也就是一个中等法师的水平,上面所蕴含的力量最多是6─7段的水准。当这七枚戒指的实际力量被在魔法仲裁协会上公布之后,所有的法师一时之间都对它们失去了兴趣。

  可是接着,大概在150年前,百年战争刚刚结束的时候,又有一个新的传说在法师和财宝猎人之中流传开来。集齐7枚神戒,就可以实现某个愿望,这个愿望在各地的传言中还不太一样。有的人说是可以实现任何的愿望,有的人说可以以此为凭证成为新的神祗,还有的人说诸神会以整个世界作为集齐七枚神戒的报酬。这个传说也因为那七枚神戒的不可毁灭性而越传越远,越传越大。”

  “听起来的确是很有煽动力呢,这是真的吗?”

  “真正有脑子的人想一想就会明白了。诸神赖以存在的土壤是什么?是人类的信仰。诸神真的会做出这种让一个人得到这么多利益,而广大的信徒什么也得不到的事情吗?那是不可能的,他们的力量在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信徒的忠诚信仰。如果让人以这种手段达成目标,怎么还会有人有信仰?他们的力量从何而来?这就和统治者与人民的关系差不多,不会有真正聪明的统治者努力制造太大的阶级差别和不平等现象,那样只能是点燃反抗的怒火。”

  “也就是说,这一次也是谣传罗?”

  “是的。”

  “等等……人们是怎么知道这是谣传的?”

  “因为我收集起了七枚神戒,然后在仲裁协会上当场展示。没有任何与平时不同的魔法波动,用了最精密的仪器也测量不出。就这样,谣言破除了。从此以后,有人说‘神戒’根本就不是诸神的作品,不过是后人挂名的作品罢了。谣言破灭之后,总是免不了要有人伤心失望的。”

  说的这么轻巧,在那种谣言满天飞的时候,收齐7枚神戒要付出多大的努力?这本来应该是每个人听到后的第一反应,不过神经大条的瑞丝没有注意到,大概是对于死灵法师的惊人能力和业绩已经麻木了吧。“这样啊……那这次又是一个谣言罗?”

  “应该是,不知道是谁放出来的,总喜欢用这种东西引得人们争斗,为了那种‘轻易得来的力量’争斗……世界上哪里有轻易得来的力量啊,全都要自己努力才可以实现愿望,获得自己想要的力量……”

  “你现在有头绪吗?”

  “大概有几种可能性,但是在确定之前我不能说,等到适当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的。关于那个什么一切真理的选民,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大概是一个新兴的组织吧。”

  “那我们现在回去吧,把这件事情和情报告诉他们!”

  “……好吧。”

  接下来的话,瑞丝没能听到。“或许,这次……但愿是我多虑吧……”

  正当瑞丝向着馆外准备慢慢离开的时候,北云和他的手下们正在向馆内前进。和刚才一样,在纪念馆内仍然没有什么人。但对于我们的主角来说,很幸运的是在这个口字型的纪念馆中,双方走的不是同侧。从心理学上讲,人一般总会下意识的遵守靠右行或是左行的规则,当双方的规则一样的时候就会发生这种事情。看起来似乎双方可以井水不犯河水的离开……就在这时,警报突然大作!

  “怎么回事?谁触动了警报?!”北云贤二愤怒的质问他的手下。6名手下一片沉默,没有一个人回答。

  “混蛋!把我的计划全破坏了!这样敌人一定会有所准备的!现在计划改变!你们4个一组,我和另外两个一组,分头行动,争取找到敌人的同时,突击他们!”北云迅速的做出了判断。

  “怎么回事?”瑞丝在纪念馆的另外一个位置同样听到了警报声。“难道有人强行入侵?”

  “不好!多半是刚才消灭那四个人的时候不知怎么触动了他们的联络系统,他们叫来了后援!真是失策,看来十多年没做过特务工作,水平大有下降啊。”耐门开玩笑似的说道。“现在,我们大概已经深陷于重围之中了。”

  “那该怎么办?”

  “先探测一下敌人的多少吧。WizardEye!”耐门使用了用来探测敌人数量的魔法。“大概,在馆外有二十个左右,在馆内有8、9个人可能是他们的人……很多啊,出乎我的预料呢,按照这个数量,大概两个组应该都来了吧。”

  法师不幸言中了。

  “嘿嘿,呵呵,辰组真是无能啊。损失了人也就罢了,还让我们知道了这个信息,还要赶过来帮他们擦屁股。”日组的队长辉光是个中年男人,有点秃顶,带着眼镜,大概的形象和每次警察局扫黄打非的时候抓住的嫖客差不多。但是别从外表来看人,这个人可以说是大陆上对于破坏和突击行动最有手段的人之一。他的日组破坏和突击的效率之高已经不像恐怖分子了,倒是有点像特种部队。现在,他和14名日组的成员正在纪念馆的庭院里面,在他们的面前是守卫、保安和工作人员的30多具尸体。“大概,今天的伦尼新闻上会有这次的事件吧,还会说这可能是帝国残余分子和宗教极端组织的所为。警报既然响了,我们就要快速突击!一定要在30分钟之内解决战斗!”

  “是的,组长!”这些人虽说看起来实在是很嚣张,实际上他们杀掉这些人所出的声音对外面来说小于40个分贝,远不如大街上的车辆鸣笛声刺耳。早在进入馆内之前,他们就已经在馆外架设好了消除声音用的魔法屏障。利用让空气分子的传导力变化的魔法,可以有效的阻隔声音的传递。即使是破坏,这些人也不会明目张胆的行动。

  “行了,准备出发吧,让那个死东洋人大吃一惊!”辉光果断的下了命令。“还有,别忘了把今日谢绝参观的牌子摆出去。”

  想必,计划被破坏的北云正在暗暗的骂他吧……

  “人太多了,我一个人怎么对付?”这可以说是瑞丝第一次感到了紧张。刚才已经消耗了不少魔力,现在想要用剩下的魔法取胜……就算是历史上最强的人估计也做不到吧。“要知道,对手可有20多个人啊!”

  “没有办法对付,如果打起来,输的一定是我们。”

  “那……怎么办?等着被抓到,然后逃出去?情节桥段倒是不错,可你真的有把握吗?”

  “我们为什么要被抓到?直接逃出去就好了啊!真是死脑筋!……啊,从后面有4个人摸上来了,赶紧走吧!赶紧把身体控制交给我!”

  “好!”

  也许是耐门早已安排好了一切,今天瑞丝穿的是便于行动的连体紧身衣,另外再加上一件很容易脱下来的上装——简单的来说,就是一块用绳结系住的白色布。在这种装扮下,行动起来分外的得心应手。脱下了那块白布的瑞丝,看起来犹如一条黑色的雌豹,或者有点像伦尼传说中的美女怪盗。

  “Haste!”

  加速术使得她的速度瞬间倍增,消失在了某一间展室之中。

  北云的手下6─9号在远处,只见到一个黑影一闪即逝,速度快的并非常人。“是敌人吗?”每个人的心里都这么想着,不约而同的向着那个方向飞奔而去。

  在瑞丝消失的地方,左右各有一扇木门,分别是“元帅的卧室展厅”和“元帅的厨房展厅”。如果敌人从走廊一路向前进,他们应当会看到,可见敌人一定是藏入了某一间房子。四人相对而视,点了点头,走进了“卧室”。

  远远的,他们就看到床上的纱帐中有一个黑影。作为精英队员的下意识反应,自然是抬枪便射。消声微冲疯狂的怒吼着,试图将那个应该在床上的人打成碎片。这种枪的杀伤力相当高,射速也很快,出声很小,是暗杀专用的不二选择。理所应当,床上的任何人都会被射成碎片;就算床上没有人,他们也随时警戒着周围,可以应付任何突如其来的袭击。可是对手的攻击,竟然是从他们最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现的。

  “轰!”四支枪的枪膛在同一时刻炸开了,四支黑色的枪管同时掉在了地上。四名精英辰组队员的手都被炸伤了,同时失去了战斗力。在这一瞬间,他们失去了警戒心,敌人的攻击也就随之而来,黑色的身影在他们的身后一闪而逝。每个人都感觉到头上被重重的砸了一下,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北云的另外四名手下也躺在了地板上,看来一时是醒不过来了。就算醒过来,被炸伤了手的他们也没有什么用处了。

  “耐门,你是怎么做到的?让那四个人的枪膛一瞬间炸开,简直像个魔术师!”一边继续着逃亡,瑞丝一边询问。

  “那个啊……你知道2段的‘风盾(WindShield)’这个魔法吗?”

  “那好像是个用增大空气密度来减慢飞行物体速度的魔法吧……可是到了枪械的时代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啊?”

  “的确是。对于面积大,速度慢的弓箭效果比较明显,但是对于截面极小,速度很快的子弹来说,这个魔法实在起不到太大的用处。可是,这道风盾可以架设在任何的地方,以任何的形状呈现。如果把它放在敌人的枪膛里面呢?”

  “啊……”

  “没错,枪膛中一旦有异物,爆风就会向枪筒的其他地方扩散,引起枪膛的爆炸。由于子弹在没有到达初速的时候就减慢了下来,对于连续发射的微冲和重机枪来说,后一颗子弹还会撞到前一颗上,引起惊人的大爆炸。这可是我的独门绝技啊!要知道,现在这些后辈的法师都不学这个魔法了。实际上,这么一个简单的魔法,有时候要比那些什么‘传说中的魔法’实用的多。”

  “是这样啊……我又学到了一招呢。看起来我这个3段的法师也不是一无所长吗……嗯?耐门,你在向哪里走啊?”

  仍然处在死灵法师控制下的身体并没有向着出口的方向前进,而是向着纪念馆的深处前进。

  “开玩笑!这样会被包围的!”

  法师的脸上露出了微笑:“我想,我找到援军了。”他径直走向了刚才的魔法书展厅。

  “小姐,你说什么!?”

  所有的盯着魔法书不放的人都转移了注意力,目光聚焦在走进门来的那位穿着黑色紧身衣,曲线迷人的女性身上。并不是因为瑞丝那么迷人,而是因为这个消息实在是太过惊人了。

  “有手持重型枪械的恐怖分子集团前来抢夺魔法书?!”

  “是的,你们没有听到从大门方向传来的枪声吗?那些家伙手中不仅有枪,其中还有装备精良的魔法师!他们要抢到这本魔法书,回去独占里面的秘密!他们人好多,好可怕呦!”

  瑞丝的双眼中显现出了真诚和慌乱交织的眼神。不管怎么说,漂亮的女士的话比那些手里拿着枪的家伙的行为要可信的多,魔法师们迅速的达成了共识。

  “这本书是全人类共同的遗产,怎么能让他们这么就拿走!!!”话虽这么说,如果有人真的解读了出来,想着要独占的人应当不在少数吧。但是现在在场的人,都没有解读出来,说什么也不愿意放弃。“没有人反对吧?准备迎战!让那些恐怖分子知道专业魔法师的厉害!”

  所有的人都开始了准备,不少人开始回想久已生疏的攻击魔法咒文。

  “耐门啊……我们欺骗他们是不是不太好啊?”真正的瑞丝本人在脑海里面询问。

  “反正那些人也不会放过他们的,用一本假魔法书加上点善意的小谎话也没什么不好的。”曾经的大陆第一名将,现在身份是“报信的谜之女郎”的人这样说道。

  10分钟后。

  辉光和他的人“小心谨慎”的前进着。所有见到他们的人,都已经变成了死尸,而他的队员一个也没有减少。这些家伙是破坏的狂人,如果不是顾虑到在馆内还有辰组的同伴,大概整个纪念馆都已经被他们炸掉了吧。平日里这些家伙对待敌人和一般平民十分凶残,总是用“定身术(HoldPerson)”把那些人固定住,然后用枪一点一点的打掉对手的身体,或者用各种各样的酷刑收拾对手。今天是要快速突击,所以他们只是简单的用乱枪把对手打成筛子罢了。

  “呸!居然一个值得碰的对手都没遇到,北云的那些人真是太废物了,能被这些废物干掉。”辉光不满的数落着他的竞争对手的不是。整条走廊上横尸无数,全都是他和他的手下的杰作。这种作风最大的优点就是不用判定敌人的身份,见人就杀肯定错不了,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他们走到写有“传说中的魔法书展厅”的房间前。

  数不清的攻击性魔法和诅咒性魔法从门中飞了出来,打向那些一直没有受到像样抵抗的队员。庞大的火球、神速的雷电、绿色的毒云飘向了这些手持重武器的恐怖分子。很明显是许多功力深厚的魔法师的杰作,但是并没有子弹飞出来。大概有2、3名队员受到了致命的攻击,倒了下去,还有5、6个人受了轻伤。

  “在这里建好据点了吗?这次的敌人还像点样子!开始攻击!”辉光下了命令。日组的武器和魔法也像雨点一般向着屋内倾泻。

  北云刚刚发现自己的第二组又失去了联系,正在烦心,突然又听见从馆中央传来了激烈的枪声。

  “妈的!怎么搞的,居然今天行动这么不顺?这次又是怎么回事?谁在开火?”

  “不管怎样,头儿,我们是不是也应该赶过去?”手下一号道。

  “走吧!希望不要看到太讨厌的东西,比如辉光什么的。”北云和他辰组的残部也向着中央赶去。

  在伦尼和整个自共体,持枪是违法的,所以这些临时拼凑起来的魔法师们都没有枪,在敌人的重火力压制下逐渐的落了下风。他们的魔法虽然厉害,但是屡次有人的咒文被子弹打断,然后整个人也在锐风的乱舞中飞扬着面对死亡。本来在这间大厅里面有50多个魔法师,应当占据绝对优势,但是一是没有指挥和默契,二是没有武器,死伤要比训练有素的敌人大的多。只用了5分钟,能够战斗的人就已经不到30个了,而敌人方面失去战斗力的只有5、6个人。

  “混蛋!耐门,你能不能再用一次刚才的魔法?”见到情况不妙,瑞丝担心的询问。

  “困难啊!要对付十几挺重武器,用2段的WindShield是不够的,范围差的太远了!必须要用到4段的风之墙WindWall或者7段的操风术WindControl!你之前又没有好好练习,我没有办法用你的身体使用高段位的魔法!”耐门一边不满的抱怨,一边用自己精湛的枪法干扰着敌人的攻击。

  “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

  瑞丝还没有问完,一阵巨大的爆炸从门外传来,将门右侧的墙炸了个大洞。敌人居然拿出了火箭筒!

  “糟糕!他们居然连那个都有!这下麻烦了,要赶紧用魔法!Wind……”

  耐门的魔法还没有用完,另外一个声音传来。

  “操控空气的精灵啊,倾听我的命令吧!WindControl!”

  人们只感觉身旁的空气一阵骚动,一阵狂风向着门外的敌人飞去。所有的轻重机枪、微冲、甚至那挺火箭筒都发生了爆膛,辉光的日组一瞬间就失去了所有的武器和几乎所有的战斗力。

  一个听起来大概有30多岁的男性声音从众人的后方传来了:“竟敢在我尊师的纪念馆里动手,不自量力!就让我来代替我的老师在天之灵,惩罚你们这些不自量力的家伙吧!”

  所有的人都回头,见到一个突然出现在魔法书之前的黑发男人。男人大概有30岁出头,个头不低,穿着酷似旧帝国军服的服装,还披着披风。他的手中拿着一柄法杖,腰间一把黑色的左轮手枪闪闪发亮。

  “我是元帅唯一的亲传弟子,不会让你们这些家伙在这里为所欲为!”

  瑞丝大惑不解:“你不是没有弟子吗,耐门?这个家伙使用的招数原理和你的一模一样,到底是怎么回事?告诉我,耐门!”

  虽然是“灵”,但是并不在天的法师冷冷的注视着这一切。

  

第十四节 耐门·休的弟子登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