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节 传说降临

    那个穿着军服的男人,一瞬间就掌控了局势。日组现在已经有12个人倒在了地上,那挺火箭弹在自己人的手中爆炸,给了他们致命的打击。魔法师们一下子开始骚动起来。

  “是……萨考曼先生?”

  “伦尼第一的高手,萨考曼先生!”

  “元帅唯一的弟子,这帮家伙这次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柯文,柯文,我爱你!”(……)

  穿着军服的男人仍然保持着冷静,就像传说中大陆最强的人一般。据说,大陆第一的名将兼世上最强的魔法师是从来不会笑的,他在任何时刻都是保持着冷若冰霜的脸孔,冷静的分析每一个变数和可能性,做出最好的行动判断。还有人说,那个男人从来就没有做出任何的错误判断。当一个人被上升到了“神格”的高度的时候,总会有一些让他听起来不像凡人的传闻——当然,如果耐门·休·柯曼本人听见这些传闻,一定会嗤之以鼻。

  “我是柯文·萨考曼(ColvinSakorman,不用说也能看出这个姓和谁的相像)。我本来是不会随便出手的,但是你们居然敢在这个神圣的地方撒野,如果坐视不管,我就太对不起元帅阁下和他的在天之灵了!(虽然仍然有通缉令,但是耐门已经失踪了13年,大多数的人们都认为他已经死了,尤其是在崇敬他的伦尼)你们这些东西是从哪里来的?”虽说柯文是一个很讲究礼貌的人,但是他不会和这种人讲礼貌。

  辉光扔掉了手上自己队员的尸体。在刚才的爆炸中,这个冷血的男人用自己人挡住了弹片和爆风,因此没有受到一点损害。面对着不知底细的对手,自然要先评估一下敌人的实力。辉光很快就得出了不太令他高兴的结论:面前的敌人看起来实力不在自己之下,刚才那一招同时让自己方所有的枪械爆膛,自己就做不到。如果在平时,和这种人交手,辉光会好好考虑一下,但现在他没有选择——如果就这样损兵折将的回去,一定会被许先生“收拾”的。想要胜过这个家伙,只有一条路……

  “我是谁你没有资格知道,也没有必要知道,因为你马上就要死了!”

  突袭从辉光的手中发出,一枚绿色的翡翠珠滚入了大厅,白烟从那枚翡翠中冒了出来。

  “就让你们这些家伙,尝尝慢慢死在5重酸雾(AcidFog)下的感觉!哈哈~!”

  敌人没有像预料的那样使用魔法,因此原本打断敌人使用魔法的法师们陷入了一片慌乱之中。这些学究式的人物,以前就算经历过战斗,也不过是双方站在大场子上,使用攻击和防御魔法而已,面对着这些稀奇古怪的招数,完全没有防御的能力。不少人开始忙着改换刚才准备的魔法,有的人突然发现自己回想不起来那个可以清除空气中污染物的6段魔法——而且就算他们想起来了,那个杀人的5重高浓度酸雾也足以在他们施展出这个魔法之前,将他们置于死地。

  “耐门,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有什么好用的魔法吗?我记得在书上有提到过6段有一个可以清除空气中杂物的魔法,好像叫做……”瑞丝急忙开始询问解决办法。

  “现在的法师,真是死脑筋,不懂得变通啊。其实呢,雾不过是一种气体而已,只要明白了这一点,就有更简单的方法……只要用风吹开……”耐门还没有解释完,已经有人开始行动了。

  “……GustofWind(狂风)!”不知柯文从那里掏出了一个扇子,作为他施法的触媒。一阵狂风,轻易的将屋子里面的所有酸雾吹向了屋外的走廊上。原本在教科书上,GustofWind,狂风这个3段魔法是用来对付那些身体比较小的生物和敌人的,可以将它们吹倒和吹走,对付人类这样体型的生物是没有太大用处。可实际上在大多数时候,使用这个施法速度快的魔法的效果要远好于6段的清除魔法——不过大部分的法师想不到就是了。

  辉光大吃一惊,没想到那些酸雾居然会返回来攻击他!本来他想最多也就是被敌人清除掉,但万万没有想到对手会把它吹回来!

  “呜哇!妈妈啊……”恐怖分子一边惨叫着一边沿着走廊逃跑,7段的法师现在完全变成了惊弓之鸟。就如同刚才那些法师一样,他根本没有准备清除魔法的时间,甚至也没有准备狂风魔法的时间——不过他也想不到。可怜的日组组长的部下都被酸雾吞噬了,而他本人正在沿着走廊逃命。

  魔法师们望着那个家伙的背影哈哈大笑。

  “想跟萨考曼先生战斗?早了10年啊!”

  “萨考曼先生的魔法技巧是和元帅阁下学的,就凭你这种三脚猫怎能对付?”

  瑞丝又问了一遍:“你现在还不知道他是谁吗,耐门?对付酸雾的方法,和你简直如出一辙!”

  死灵法师陷入了沉思:“等我想想……很眼熟,应该见过……”

  他们都忘记了,还有另外一个人。

  辉光终于以可以和奥运会百米冠军相媲美的速度跑到走廊拐角处,停下来喘气。

  “终于从那片酸雾中逃了出来……”

  一个冷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说今天行动是怎么回事?原来是你这个家伙来了!”

  重重的一记攻击打在了日组组长的头上,辉光立刻就晕了过去。北云的身影出现在了黑暗之中。

  “和这种人同等地位,实在是我的耻辱。居然扔下手下,独自逃命,太污秽了!”刚才的一切,其实都已经落入了他的眼中,不过他迟迟忍住不出手,一直到日组全军覆没,他才出现。“是那个柯文·萨考曼吗?……我想,我总算见到这个世界上出名的‘强者’之一了。”是强者,就要向之挑战,这是他的准则。

  北云让他的两个部下在这里等候,扛着昏倒的辉光,一个人向着酸雾之中走去。

  “PurifyAir!”

  随着净化咒文的声音传来,门外的酸雾散去了。一个身影在门口出现,将他所扛着的东西向地下一扔。

  “十分对不起,这个家伙给你们添麻烦了,我特意带他来给你们赔罪。我为这个不知道羞耻的人所造成的损害致以深深的歉意。”

  来人的打扮十分奇怪。那种服装无论是在精灵、西方还是在现在的远东,都是绝对不会见到的,可能跟500年前的大唐有些相似。他的头上还捆着一根白色的布条,中央画了个红点,还用远东的文字写着“必胜”的字样。他的腰间还带着一柄应该被称作“弯刀”的武器,脚下蹬着一种特殊的鞋,在这些伦尼的市民眼中看来,简直不能称之为鞋,不过是在一块木板上绑上绳子而已。

  瑞丝看到来人的打扮,简直忍俊不禁:“天啊……那是什么服饰啊?”

  耐门:“嗯……那个,我记得应该是‘瀛’的服装。那个服装,我记得叫做‘和服’,脚下踩的那个应该叫做‘木屐’……啊,我是150年前去的那里,如果有的记错了也是难免的吧。”

  “那……他为什么要在头上绑上布条啊?不能戴帽子吗?”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那个岛国的一种风俗吧,表示信念和决心……”

  就在此时,来人又开口了。

  “阁下是尊敬的柯文·萨考曼先生吗?”他的口音很重,听起来像在用他们自己的语言拼名字。

  由于搞不清楚来人是敌是友,柯文也不敢怠慢。“阁下过奖了,多谢帮我们抓回了侮辱我恩师的犯人。请问阁下尊姓大名,有何贵干?”

  北云深吸了一口气。“我叫北云贤二,是这个家伙的同伴。”他的手指着地上的辉光。

  众人一片大哗,有的人当即就开始准备自己的魔法,准备向这个家伙发射;但是柯文还是保持着冷静。

  “那么,你为什么要把这个人带来?为什么要来见我们?”

  “我对于这个家伙的行为也很不齿,为他的卑鄙行为感到羞愧。因此,我把他带来,给各位赔罪,以便让大家知道我们对于元帅先生和各位的敬意,以及对这次事件的赔礼道歉的诚意;并且想请求各位给我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说吧。”柯文听到了这里,对这个男人已经有了相当的好感。

  北云拔出了腰间的弯刀,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想请这里唯一可以被称之为强者的柯文先生,和我一对一的比试一下。这是一个武士的心愿。”

  “什么?”所有的人大吃了一惊,柯文也是。一个武士象魔法师提出邀战?这实在是前所未闻的事情。

  “那是不可能的!我是一个魔法师,怎么可能和你作战?这对我是很不公平的事情。你还是带上这个人,赶紧离开吧!我很欣赏你这个人,不想和你动手。”不管怎么说,柯文毕竟是一个经验丰富的法师,他不会在明显不利的情况下答应赌约。

  “不,自然不是这样的。”北云立刻补充着,“阁下可以使用一切的魔法和枪械,我知道你腰间的那把左轮也很有名,是元帅曾佩戴的SpellSlayer.而且,你也可以在战斗之前,准备好你任何的辅助魔法和防护魔法,否则我对于阁下的挑战就失去了意义。我的生存目标是,挑战一切的‘强者’,并且在他们发挥出全部实力的情况下,消灭他们。我的唯一条件不过是,不让任何其他的人插手,我们两个进行决斗。”

  “这个……”听上去实在是很公平的条件,听不出有什么拒绝的理由,柯文这么想着。周围围观的人也都被这种“邀战”的萧杀氛围所感染,如果他拒绝的话,一定会被视为懦夫。“我同意。是可以使用任何的魔法,并且在之前做一切准备吗?”

  “是的。等您准备好之后,请和我说一声。”北云的脸上和声音中也充满了冷静。

  眼看着,一场激烈的决斗就要开始了。围观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双方的准备。瑞丝也屏住了呼吸,忘记了一切,也没有注意到耐门的反应。

  柯文从上衣口袋中掏出了一把大概和手掌差不多长的白金制的小剑,看起来价值不菲,这是他下一个魔法必须的素材。

  “我的这个魔法是先师研究出来最好的魔法之一,基本上除了老师之外,没有人使用过,今天为了表示对你的敬意,我就使用它吧!”柯文说完,开始吟唱咒文。

  “……NaimenSoe’sSword!”7段的魔法咒文念诵了出来,一把若有若无的剑出现在他的手中。所有的知晓这个魔法的法师都吃了一惊。

  “那是……幻剑啊!”

  “那把剑拥有超越一切真实武器的力量,据说是耐门看到最高级的神圣之剑后发明出来的魔法!命中率随着法师本人能力的增强而增强,伤害力更是超过了历史上最好的实体剑!在法师意念和双手的控制下,可以发挥出最强的力量,可以击中范围内任何的敌人!”

  “据说那把剑还拥有自己的意识,可以自动攻击敌人!耐门就是拿着那把剑,打败精灵的第一剑士的!”

  柯文的准备工作并没有完成。“如果仅有这么一把剑,我觉得还是对你的敬意不够。为此,我要把自己的战斗能力提升到更高的境界……Tenser’sTransformation!”一瞬间,法师的身体周围笼罩上了一片白光。

  对于法师来说,今天的决斗简直就是魔法表演了;不用说,又是一片惊叹之声。

  “没想到,6段的这个魔法还有人会用啊。”

  “坦瑟的变化术,也有人叫做坦瑟的战斗机器啊。一瞬间给人以额外的生命力和战斗力,惊人的力量和速度,更加坚韧的精神和意志,所有武器使用的犹如专家一般得心应手。有了这个法术,再无能的法师也会变得强大!看起来这个北云什么的要失算了。”

  柯文看样子不打算使用更多的魔法了,在他的眼中,这两个魔法应该足够了。他手中若有若无的剑指向了对手,身上散发出了只有最强的战士才有的气势。

  “北云先生,请出手吧。”

  北云点了一下头,以他们所特有的礼仪向柯文行礼。

  “北云一刀流第14代免许皆传,北云贤二。请多指教。”

  柯文(小声):“嗯……我应该怎么回答啊?”

  北云(也是小声):“你回答你的称号、姓名,再加上请多指教就可以了!”

  柯文:“嗯……耐门·休·柯曼的第二代弟子,柯文·萨考曼。请多指教。”

  生死攸关的决斗,就从此刻开始了。

  两人肃立,四目对视,谁也没有出手。

  柯文是不想出手,对手的身上有着强大的杀气,如果先出手,无异于向刀锋上撞。而北云是不想出手。

  在瀛国武士之间的对决中,出手的第一刀是非常重要的。这一刀,被称之为“居合”,在那个岛国的刀法中是最重要的一刀。

  虽然谁也不想出手,但是那把拥有自己意识的魔法剑是不会停止的。魔法剑无形之中变长了,向着肃立的武士直刺了过去!

  就在魔法剑到达的一瞬间,两个人都动了。

  柯文迅速的挺剑向前,他的手腕一转,变刺为削,准备攻破武士强大的气网。

  可是武士也不是省油的灯!在那一瞬间,他的刀犹如飞龙一般,从魔法剑无形的空隙中,随着他的人飞向了柯文。

  “奥义·翔龙突!”(众:……这个名字……)

  然而,柯文的速度在魔法的帮助之下,已经超越了人类的界限。在那把刀即将碰到他的刹那,他下意识的向后飞退。刀尖堪堪划着他的身体而过,无论如何,很明显,这一刀落空了。但是,柯文的魔法剑由于他的后退,也没有达成任何效果。从第一回合,两人都没能占到便宜,于是便开始比拼招数。

  柯文的魔法剑是可以变形的,没有重量,速度快,灵活,杀伤力大,这让他在攻守上都占了不少优势。相比之下,北云就只能依靠招数和刀法的精妙来取得平衡——但是再好的刀法也难以胜过魔法剑的威力。随着战斗的进行,北云的情况越来越不妙了。

  “看到了吗?萨考曼先生占到了优势呢!”

  “那个日本人节节后退,他的刀又不能和耐门·休之剑相比……他还真是难办呢。”

  仅仅过了两分钟,柯文的剑就把北云逼到了绝境。

  “中!”无形的剑在正面和北云的刀相碰了,所有的人都可以看到冒出的火花。

  柯文的脸上布满了胜利的表情。“北云先生,你是要弃刀,还是要让你的宝刀碎为两段呢?”

  “真正的武士,是不会弃剑的!”北云的脸上布满了汗珠,双手青筋爆起。

  正如柯文的预料一般,那把弯刀“叮”的一声折断了。没有任何武器可以胜过耐门·休的剑。

  然而,骤变就在此刻发生!

  “密奥义·碎龙烈突!”

  北云的右手突然放开了刀柄,以人类所不能想象的速度放出了早已贮存好的魔法!碎龙烈突,就是当刀断时使用的最后一招,一瞬间将碎刀的速度加到最大,一招取下敌人的性命!魔法剑已经远在数米外,完全不能控制;身体更加来不及闪躲,柯文只能眼看着那柄刀尖直指着自己的咽喉而来!观战的众人都发出了尖叫,眼看着北云的击杀列表上又要增加一个强者了。

  “砰”的一声从柯文的咽喉前传来……

  一柄银白色的手枪冒着轻烟。全密封式的结构减少了漏风,拥有一般手枪所不能够相比的子弹初速和破坏力,是德兰军工最引以为傲的产品,在大陆战争中,这种造价昂贵的手枪只能够被柯曼的高级指挥官装备。名枪DerlanEagle(DE),几乎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到了今天仍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拥有的手枪。现在发射的这一柄,就是所有型号的DE中最有名气的一把。

  SpellSlayer,可以穿透几乎所有魔法结界的枪。这柄枪如此的威力强大,只有一个主人可以配的上它——就是这个纪念馆的主人。

  从这柄枪里面,射出的子弹击中了刀尖,偏转了那柄刀的方向30度。只有30度,但是已经足以避开柯文的颈动脉。飞出的断刀,只不过在他的脖子侧面划了一个浅浅的伤口。所有的人,都把目光转向了子弹射来的方向。每个人都呆住了。

  “谁?竟然破坏神圣的决……”北条还没有指责完,他也说不下去了。

  看上去简直就是外面的雕塑的翻版,肩膀上扛着5颗闪亮的金星,穿着柯曼帝国军服的男人出现在那里。看起来很年轻,比柯文还要年轻,但是他的眼中充满了黑暗和死亡的光芒——至少在其他人看来是这样的。一头浓密黑亮的头发,坚毅的表情,手中的枪瞄准着决斗中的两人。每一个伦尼人都认识他,至少也认识他的雕塑——不用说了,他就是SpellSlayer的真正主人,一个真正有资格在名字前面加上所有了不起的头衔的男人。当然,谁也不知道他现在的身体是能量暂时的聚合,最多可以支撑10分钟。

  “北云闲二,你还不走吗?”耐门冷静的,不,应当说接近冷酷的说道。

  “耐……耐门……”北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难道那个最强的法师真的显灵了?不可能……他的脑海一片混乱,下意识的逃了出去。在大陆的传说中,这个男人的存在已经近乎于神,北云的想法也只剩下逃命了。

  耐门走向了仍然倒在地上的辉光。“行了,别装昏倒了。”

  辉光睁开了眼睛,看到了耐门。他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当他意识到了眼前是谁,还有刚才自己在这个纪念馆里面干了什么事情之后,惨叫了一声,又昏了过去。看起来,比刚才被北云打的那一下昏的彻底的多,估计在2个小时之内是醒不过来了。

  魔法师们有的已经跪下了,有的双目圆睁,用充满了崇敬的目光望向传奇人物的方向。如果说现在还有谁敢向他动手,脑子一定有问题,刚才的一枪已经完全说明了他的实力。

  “传令兵柯索文斯,差一点就认不出你了。”耐门转向柯文,无所谓似的说道。

  “老……老师,不对,元帅……”柯文突然想起了自己是自称耐门的弟子……这下惨了!接着,他从脑海中接受到了耐门的信息。

  “你是从我那里顺了一本魔法书吧?跟在我身边2年,学了不少东西啊。你的悟性真是不低啊。”

  柯文急忙慌乱的解释:“不,我不是有意要用您的……”

  “我没有要说那个的意思,不要说下去了。很可惜,你还是没有学全。就算你有我的剑之魔法、盾之魔法,也不能在全不知对方底细的情况下和敌人战斗!碍于虚名和虚荣心战斗,想要在这种场合像那些什么‘勇者’之类的耍酷,不是真正高手的行为!你没有看出来那个人有着必杀的手段吗?否则他怎么会提出和你战斗?以后要学到小心谨慎,行事考虑周全,这才是我的作风!做不到,就不要自称我的弟子了!”

  “是,是,元帅!”柯文诚惶诚恐。

  “这就行了,吸取教训!不要给我丢脸啊……还有,到德兰去吧。”接着,死灵法师慢慢的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这时,柯文突然反应过来,刚才的法师意思是承认了他的弟子身份。

  回到了瑞丝体内的耐门:“呜……做个表演真辛苦,就开了一枪,耗光了我的所有能量……”

  瑞丝颇为不满。“你刚才干什么去了?哪里拿来的枪?怎么什么都不跟我说!”

  “你是说那把SpellSlayer吗?我突然想起了这里的卧室里面还有我的床。那把枪就在床的机关中……啊,我很累了,我要休息了,记得赶紧赶回去……”耐门又进入了休息的状态,任瑞丝怎么呼叫也没有反应。

  “这个耐门……又搞神秘主义……不过,他还是很可靠的。”

  挫败了敌人的突袭,现在瑞丝知道了敌人的身份和目的。现在,她要赶紧赶回去,告知伙伴们。

  当天的伦尼新闻报上面用大幅的标题登出了“耐门·柯曼元帅显灵!”的新闻。在整个伦尼,又掀起了新一轮的亡灵巫术狂热,亡灵巫术的教学班人满为患,纪念馆不仅立刻开始修补,前来观摩的人更是挤破了头。当时在场的好几个法师已经有了写回忆录的打算,题目大多是《大陆第一智将和我》、《走下神坛的耐门》、《我和耐门在一起的10分钟》这样的……还有不少的高段法师感觉到了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胁,联合推出了“死灵也能显灵??!!”系列书籍,争取要让人们认为耐门重新出现是一个幻觉,那从魔法和科学两方面来论证都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云云。

  不过,最高兴的人还是柯文·萨考曼。从现在开始,他就摆脱了“假冒耐门·休的弟子的人”的身份,从现在开始,他就是真正的“耐门·休的弟子”了!

  另外,日组组长辉光据说从此发疯了,被关进了伦尼精神病院……

  

第十五节 传说降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