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节 暂时的安逸

    1889年6月4日。星期日的清晨。

  中德兰火车站。一列火车轰鸣着开进了站,这列火车是目前地面上最快的人造物体,电气机车,在全大陆,只有从伦尼到德兰一条线在运行,这也是全大陆唯一的一列试运行中的电力机车。

  一个看起来虽然年纪不大,但颇有老成持重感觉的男人,从火车上面走了下来。

  “德兰的变化真大啊……有10年没有回来了呢。”穿着一身浅灰色西装,戴着墨镜的男人道。他没有穿他平时的衣服,否则他能不能离开伦尼都是一个问题。他在伦尼城的名气可是很高的。

  柯文·萨考曼爵士,原名柯索文斯·弗莱,31岁。法师段位不详,自称是9段3级,实际实力不明。自称大陆第一魔法师耐门·休的弟子,啊,不对,现在是真正的耐门·休的弟子了。在他的简历上写着,曾在旧柯曼帝国军中担任重要职务(其实是传令兵),作为元帅的唯一亲传弟子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其实只有一个集体三等功)。最终,受封帝国爵士(是不是真有此事谁也不知道,反正帝国已经完蛋了),因此人们都称他为柯文爵士(因为他坚决不肯别人称他和休·柯曼类似的姓氏)。英俊潇洒的青年绅士,全国十大杰出青年之一,两届连任。

  曾经为伦尼警方立下汗马功劳,在警察执法中会经常出动帮助执法;路见不平就会拔枪相助,和大多数手无缚鸡之力的法师一样,在射击的方面也是非常擅长的。而且,他的魔法能力更是高的可怕,自称是9段3级,正要迈上10段的最高顶峰,人称“自共体第一的大魔导师”。不仅在娱乐图书方面是登场的常客,在人们的街谈巷议中也是舆论焦点所在。新近发明并刚刚开始流行的电影,也试图找他拍一部电影,是关于他和他的老师的。相信如果拍摄关于大陆战争的电影,他也一定是少不了的吧。本来柯文爵士答应的很好,在两天前的那件事情之后,却突然改变了主意,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之中。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名人就这样悄悄的来到了德兰。

  “老师,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来到德兰了……你在哪里?我需要你的指导,我要成为真正的大魔导师,一个不比任何人逊色的大魔导师!”

  耐门·休·柯曼,大陆第一的谋将,死灵巫术的宗师,兼任柯文·萨考曼的老师。实际上,他们的师徒关系完全是间接教学的——因为那个家伙的魔法技巧都是看出来的,而魔法都是从他手中“顺走”的魔法书和笔记,以及从那些三流魔法师的手中用钱买来的,就连师徒关系,也是在两天前刚刚承认的。

  “……柯索文斯吗,不,柯文吗?当年真是走眼了……没想到那个传令兵竟有如此的资质,看着我用魔法,他只看了两年,就已经掌握了那么多的用法……看到我的魔法书,竟然能够掌握到那种地步……的确是对力量有着迫切追求的人啊。如果真的有我的教导,今日应该已经是大魔导师了吧……我似乎能够从他的身上,看到我当年的影子……”

  “耐门!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你走神了吧……”愤怒的思想从大脑的另外一方传来。

  “啊……这个……奎拉希亚小姐……”我为什么会突然想到柯索文斯的事情呢?耐门奇怪的想到。

  “这次我可是被骂惨了!工资啊,工资啊,我们被扣工资了!现在陷入了经济危机了啊!居然让那个人妖把神戒给偷走了……该死的人妖!我咒死你!还有,耐门,你在居然也会失败?!简直是……你真的是大陆上最强的魔法师吗?你真的是耐门·休·柯曼吗?”

  “……”望着歇斯底里的同伴,耐门决定保持沉默。和发怒的女性辩论是男人最愚蠢的行为之一,经验丰富的耐门自然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下,只能够离开瑞丝身体行动十分钟的死灵法师根本没有选择,只能待在瑞丝的身体里面随机应变。万一真的有人要加害她们,他必须挺身而出,根本不可能分心去保护车上的那个“神戒”。

  “我的分期付款啊!新车刚刚下了首期……现在,连吃饭都成了问题了……啊啊啊……我该怎么办啊?!”

  “老姐啊!你刚才已经叫了半天了!为什么我到伦尼去一趟,也会被你给波及拉下水啊?你现在已经干扰我学习新的魔法了!我和你不一样,我可没有大陆最好的法师可以依赖啊!安静一些吧!”麦丽在另外一间屋子里面叫道,奎拉希亚家只有这么两间房子。顺便说一句,这个魔法是耐门在威胁之下写出来的。

  “你说什么啊?明天就是5号了!要交水电费、房租、分期付款……要凑到1500元啊!现在,家里有……”

  瑞丝拿出了钱包,打开一看,脸色变的惨白。从钱包里面,掉出了6个叮当作响的硬币。

  “3元70分……”

  三个人互相望了一望,然后沉默。

  ※※※※※

  “将军阁下……失败了,很对不起。”

  MAT的总经理盖兰在大厦的28层,向着一个神秘的人物赔罪。

  “啊……‘Stone’失落了?”

  “是的……很对不起。”

  “嗯……的确是个很不好的消息呢。”

  “但我们知道了夺走神戒的两组敌人身份。想要夺取神戒的是被称作‘COT’,真理的选民的人们,他们想要借助神戒的力量,取得诸神的眷顾。”

  “果然,不出所料。那个人不会动用自己亲自拥有的力量的,他一定会用这些下三滥的人。不过,就凭这些人,他也能拿到神戒吗?”

  “不……他们在伦尼被我们的人打败了。”

  “太小看我们MAT了吧。我们再怎么说,也是操控大陆经济命脉的大公司啊。那么,既然那个什么选民失败了,神戒是怎么失去的?”

  “这个……据汇报是玫瑰怪盗拿走的。”

  “玫瑰怪盗?!他要这个干什么?难道他也是那个人的手下?!”

  “应该不是,很可能是别人雇用他所为。他还留下了这个。”

  盖兰把那张绘有六色玫瑰的纸交给了神秘的将军。将军没有说话,陷入了沉默之中。

  “TheRoses……盖兰,你可以走了。”

  等到盖兰的脚步声在走廊消失,将军喃喃自语:“其实,失去了也无所谓……但是,TheRoses居然参与了这件事情……看起来,前方是一片迷茫呢。”

  魁梧的身影站了起来,在窗前俯视着世界第一都市的土地。

  “曾经的帝国首都啊……我会把你从那些侵占者和背叛者的手中夺回来的。”

  六色玫瑰的书信,在他的手中变成了碎片,随着高空所特有的风吹散开去,如同在夏日里的雪片一般,消失在了德兰的车流之中。

  ※※※※※

  “嗯……现在,怎么才能挣钱啊……?耐门啊~~~~~~”

  瑞丝用特有的“温柔”语气开始质问可怜的法师。

  “耐门啊~~~有没有可以变出钱来的魔法啊……?”

  “这个……用变化术变出来的钱很快就会失效的吧,而且也会很不真实。用幻像术制造的钱只要一摸就失效了吧。用镜像术……钱掉在地下就会碎裂吧。”

  “你的意思是……没有可以直接得到钱的魔法了?”

  “有的,但是段位很高,还没听说过有谁用那个魔法变钱的,不够触媒费啊。”

  “难道真的没有……我可以用的简单变钱魔法了?”

  这时,瑞丝的妹妹出现在房间门口。

  “老姐,有一个魔法可以变钱啊,而且是一个零段的魔法,只要是人都会用呢。”

  瑞丝喜出望外。“啊?!还有这样的魔法?赶紧告诉我!”

  耐门:“我没听说过有这样的魔法啊……”

  瑞丝:“那说明你已经落伍了,你不是最强的法师了!赶紧把这本魔法书拿来我看!”

  书上记载着这样的文字。

  魔法名称:CreateMoney(金钱制造)。

  段位:Aracne0,Divine0。

  施法时间:1个动作。

  射程:可视范围内。

  豁免:无。

  魔法必须手势:手持触媒1,双手平伸,对准目标。

  魔法触媒及必要物品:手枪一把(其他枪亦可)、蒙面黑头巾一条、大黑口袋一个。

  魔法咒文:对目标做出手势,然后大声念诵“把所有的钱装进这个口袋里,否则我就开枪了!”

  魔法须知:在银行使用效果尤佳。

  瑞丝:“哦,是这样的魔法啊……现在去试一试,不知道有效果没有。咒文很奇怪呢,把所有的钱装进这个口袋里,否则我就开枪了……不过很好记。”

  耐门&麦丽:“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吗?有时候真是迟钝的不一般呢……”

  “啊!这不就是抢劫吗?”

  二人:“……”

  ※※※※※

  德兰某秘密地点。

  一个打扮的很奇怪的男人裸露着上身,闭着眼睛,对着一块大石头发呆——不对,是对着一块大石头集中精神。他的头上缠着布条,中间画着一个红色的大斑点——可能是太阳吧,据说那是某个岛国的标志。在红色斑点,不对,是太阳的旁边写着四个大字:“神风特攻”。在他的腰间,别着一把弯刀——虽然那个岛国上的人们都管弯刀叫做剑。

  杀气逐渐的在男人的身上聚集。周围的空气气流都起了波动,仿佛为了这个男人的杀气而颤抖。

  男人突然睁开了眼睛,双目中寒芒一闪!

  “北云一刀流·最终密奥义·天龙烈突!”

  腰间的刀,如同有了生命一般,飞速随着它的主人向着石头斩去!人刀化作一体,向那块起码有2吨重的巨石斩去!如同烈风一般的杀气,刀未到,杀气已到!在如此杀气和速度之下,即使是顽石,也要退避三舍!

  “轰”!两吨重的巨石,瞬间化为了齑粉。这是何等惊人的破坏力和速度!如果凡人的血肉之躯受此一击,会变成怎样?

  “我练成了!北云一刀流的最终密奥义,可以将巨石斩为碎片的密剑!太好了!下一次,我不会放过你的,柯文·萨考曼。还有你的老师,耐门·休。即使是鬼,我也会用我的神剑将你们赶尽杀绝!你们害的我失去了一切,同伴、家园、身份、地位,甚至使我处在被驱逐出组织的边缘!我会复仇的!”

  北云贤二将自己的弯刀收入鞘中。

  “啪”的一声,弯刀的上半截从鞘中滑了出来,掉在了地下。北云的头上冒出了晶莹的汗珠。

  “这个……一般的刀还是承受不住岩石的威力啊。可惜是上次我的铭剑‘靖国一文字’断了,否则以此剑开石一定不会有此结果。”北云望着自己的断剑,叹了口气。“唉,如果能够得到和‘靖国一文字’威力相当的好剑就好了。”

  “好精彩。”一个人鼓着掌,进入了这个秘密地点。“能够在德兰动物园的狮虎山中练剑,一定并非常人吧。”

  “你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在这里?”北云道。能够在狮虎山中冷静的练剑,的确不是常人啊。

  来人是个女的,而且还算的是个美女。“我是谁……你无需知道,你叫我做Purple就可以了。你就是选民的辰组队长,北云贤二吧。”

  北云苦笑了一下。“我曾经是,但是现在不是了。组织已经不需要我了,他们要对MAT进行更进一步的攻击。”

  “你一定为了剑不好而烦心吧。”

  “你怎么知道?!”

  “是你刚才自己说的啊。”

  “啊……”

  “你的配剑是‘靖国一文字’吧。”

  “是的。那是靖国大师所铸造的铭剑。”

  女人微笑了。“你知道吗?靖国一文字本是两把。”

  “什么?!我都不知道啊!”

  “北云流原是以此剑为掌门信物,但这一柄是所谓的‘影打’。”

  “难道……”北云大吃一惊。难道他们流派奉为神物的“靖国一文字”只不过是影打?

  “不错。尚有一柄‘真打’存世。”谜一般的女性这次没有给北云插话的机会,“如果你对‘靖国一文字·真打’感兴趣,就随我来。”(……)

  紫色套装的窈窕身影,消失在了管理员的小屋之中。北云略犹豫了一下,就紧跟着这个女人而去了。

  神秘的地点又恢复了寂静,只留下化为了齑粉的大石。

  狮虎山的老虎:“妈妈……那个人好可怕……好可怕……他一刀就把我们的厕所劈掉了啊……”

  ※※※※※

  “我饿啊……耐门……我要吃饭啊……”

  “这个……”

  身上只剩3元钱,只能够吃盒饭了;而且,麦丽已经拿走这3元钱去吃盒饭了。瑞丝现在陷身于致命的饥饿之中。

  “你不会像制造食物这样的魔法吗?那是一个很低级的魔法啊……”

  “问题是……我是个法师,那是一个牧师的魔法啊……”法师急忙的辩解着。

  “所以说,人们才说感谢上帝赐予我们食物吗?早知道有今天,当初就应该进入神学院……”

  “唉,你考的进去啊?一看就是没虔诚之心的人呢……”

  “现在要是有人肯到我家里请我出去吃饭,我就答应他的要求了……”

  “问题是,世界上哪里有男士敢没有预约直接到女士的家里面去请人啊?”

  这时,电话响了。瑞丝拖着疲倦和饥饿的身体去接电话。是水韵星。

  “是瑞丝·奎拉希亚小姐吗?啊,我想请你到我家来吃个便饭,我们所有的部门成员聚一聚,不知可否赏脸光临……”

  此时,瑞丝已经一路飞奔下楼,坐上自己的跑车了。

  “真是救世主啊!韵星,我爱你,真的!”

  看起来,她们总算摆脱了饿死的危机了。不过,关于那笔钱吗……

  “可以管她们先借嘛!”

  里昂今天心情不错。韵星小姐打电话给他,请他到她家去吃个饭。有美女相陪,吃饭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

  然后,他就在街上看到了穿着浅灰色西装、戴着墨镜的男人——柯文·萨考曼。

  柯文现在正对着一群属于东柯曼共和国的警官解释自己的身份。不要误会,他不是受到了什么怀疑而被盘问。

  实际情况是这样的:刚才,一个人在银行里面使用CreateMoney的法术,然后他的法术不幸的被柯文打断了。柯文用了他赖以成名的特技:手枪爆膛术,结果当警察赶到后,被人们当作英雄一般的崇拜。警察们听到了他的身份——耐门·休的弟子之后,对于他的故事极感兴趣,缠着他让他讲自己的战绩。

  里昂本来打算看一下热闹就走,然而,一句话悄悄的溜进了他的耳朵。

  “我作为耐门·休的弟子,自然不能丢了我师傅的威名……”

  骑士的脸上露出了微笑,下了摩托车,将手放在在背上的剑柄上……

  “啊?为什么里昂还没有来?”

  韵星奇怪的问。她第一个请的就是骑士,但是骑士以他的速度居然到现在还没有到。

  “难道出了什么意外?”

  “想让那个家伙出意外,大概比登天还难呢!到底为什么会请他啊?”塞罗提出了反对的意见。“不要等他了!两位女士都饿得不行了。”

  伊芙妮急忙摇了摇头:“不,我不着急啊。”

  此时,瑞丝自然在暗暗的叫苦……幸好韵星决定不等他了。

  丰盛的菜肴端上了桌。所有的人看到了菜肴,都发出了由衷的惊叹:“哗……”

  此时,最后一位客人大概是不想来了。

  柯文·萨考曼刚从警察的重围中脱身,走到一个小巷子里。此时,在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魁梧的身影。

  “你是耐门·休·柯曼先生的弟子吗?”问话的人穿着盔甲,双手扶剑,立在身前。这是圣骑士标准的持剑手势,近年来是越来越难见到了。

  柯文感到很奇怪。“我的确是,我叫柯文·萨考曼。请问阁下是……?如果是索要签名,请恕我不能给你。”

  骑士严肃的说:“我是捍卫骑士,里昂·冯·兰斯洛特。我再问一遍,你是耐门·休·柯曼的弟子,是吧?”

  柯文感觉到了对方的认真,全身的肌肉开始进入紧张的状态。“我是。你有何贵干?”

  里昂从背后,“刷”的一声拔出了从来没有拔出过的剑。那是一把看起来很普通的剑。他把剑高高的举起,从身体的右上方慢慢的划到左下方。这是圣骑士用来表示正式挑战的动作。

  “我,里昂·冯·兰斯洛特,神圣的正义之神莱萨多(Lathado)的骑士,阶级是捍卫骑士。我现在正式向你,柯文·萨考曼挑战。”

  骑士的语气中没有平时的调侃和散漫,充满了作为一个真正的圣骑士的威严和气势。看到这种情势,看样子这一战是免不了了,柯文决定接受挑战。

  “我,柯文·萨考曼爵士,尊敬的耐门·休·柯曼的弟子,接受你的挑战。但我有一个要求,在战斗结束之后,告诉我你挑战我的理由。”

  骑士的脸上仍然是一脸严肃。“我以我的名誉发誓,我接受。”

  

第十七节 暂时的安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