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节 大贤者伊奥奈特

    “嗯……大概客人们马上就要来了,小雷。我们是不是该做些准备了?”

  在自然保护区深处的小屋中,一个扶着拐杖,看起来老态龙钟的人坐在豪华的皮制沙发上,对着自己的宠物——一只黑猫在说话。屋子中散发着淡淡的幽香,可能是非常名贵的极东香料。自从极东变成人类不能居住的地区后,仅产于极东的那些香料现在只有各国的大富豪才能用的起了。地上铺着从南方大陆运来的波斯地毯,壁炉里的火苗微微的摇曳着。白发老人的面前摆着一杯葡萄酒,琥珀的色泽透着名贵,连那高脚杯看起来都是纯水晶制成的。他手中夹着的烟斗散发着淡紫色的烟雾,淡紫色的烟雾在小屋中盘旋着升入壁炉上的烟囱。

  “这杯Necromancy1691……真是好酒啊。我也只剩下3瓶了……人一旦喜欢上了奢侈,就再也戒不掉了。是吧,小雷?”

  黑猫“喵”的叫了一声。

  “啊……客人们要来了。我们收拾一下,准备迎接吧。”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请问……你是大贤者,不对,您是大贤者伊奥奈特·哈特曼先生吗?”

  柯宁斯上校决定采用先礼后兵的手段。如果这个老头肯交出“中和”来,那是再好不过的。当然,他也抱着一丝希望,万一自己就是下一个可以扭转世界的人呢?贤者就会给予自己前路的提示……或许,自己也能不只是狙击王,也能成为大陆的王者呢!

  老人从沙发上拄着拐杖站了起来。“柯宁斯上校,狙击王先生,你先坐吧。”老人的黑猫叼来了椅子。

  我没有说自己是谁,他就知道!柯宁斯现在可以确定对方的确是大贤者伊奥奈特了。

  “嗯……你先给我找彩虹的水滴来吧。只要你拿彩虹的水滴来,我就告诉你勇者之剑在哪里。”老人一脸的严肃。

  上校是一脸的不解:“什么?彩虹的水滴?勇者之剑?”

  “啊……彩虹的水滴就在从这里向东南方向340公里的一个山洞里面,你去找回来,我就给你勇者之剑。”

  上校:“……”

  “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走!回来以后我再告诉你下面该干什么!”老人显得很着急。

  “是!”被老贤者的气势压倒,柯宁斯迅速的低着头退出了房间。

  “上校,得手了吗?”看到首领这么快就出来,在房间外面荷枪实弹的星组成员们急忙询问结果。

  “嗯……我们要去东南方340公里的山洞找彩虹之水滴……出发!”

  “啊?!上校,你在说什么?”

  “我在说去找彩虹之水滴……啊?!”柯宁斯上校终于反应了过来。“我被耍了!”

  ※※※※※

  “这里是怎么回事?这么多……死了的双足飞龙?”

  瑞丝强忍着呕吐的yu望,望着地下的飞龙的死尸群。绿色的血液流淌的满地都是,不过已经开始干涸了。现在,她们终于明白为什么在保护区内都看不到双足飞龙了。

  “是……这个……干的吗?”韵星发现了被上校遗留下的防空机枪。

  “双管对空机枪AAG─M2,很有名的机枪,是由精灵的的BrowningM2HB改装的。能够特意把这种武器带到这里……早有准备啊。看来,我们已经来晚一步了。”耐门迅速做出了判断。

  瑞丝立刻把这个推理告诉了大家。一行人立刻开始沿着森林中有人类通过痕迹的地方前进。这种时候,用来探查方向和遗留痕迹的魔法就派上了很大的用场。

  “其实呢……就算他们早到了,又能怎么样?那个伊奥奈特……”死灵法师如果有实体的话,一定掩盖不住嘴角的微笑。

  ※※※※※

  “哈特曼大贤者……我请你乖乖的把‘中和’交出来好吗?我们也不想向老人动粗呢。”上校的语气听起来狂傲,实际上他并没有轻视对手。再怎么说,对方也是一个享有盛名的大贤者,有相当的能力是可以预见的。

  “如果那个大贤者有使用魔法的倾向,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打断他。”上校事先向手下下好了命令。各种各样的攻击和防御魔法已经开始在星组的队员手中聚集,速度快而威力小的奥术系魔法飞弹以及命中率高的神圣系精神攻击都是用来打断魔法使用的好东东。如果大贤者伊奥奈特肯交出神戒来,这些准备自然就没有用处,轻易和一个高段的魔法使用者开战是没有好处的;不过一旦这个老人想用魔法还击,这第一波的攻击打不死他,也能让他脱层皮。如果一个法师的第一个魔法就被人打断,他的魔法就完全无法形成有效的连续攻击,也就没有任何威胁了。

  “咳……咳咳……我这里没有你说的东西啊……”老头衰老和虚弱的声音从屋中传来,还混杂着猫的叫声。

  “不用和我们拖延时间了!你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赶紧把那个‘中和’交出来吧!再拖延时间,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哦……好吧,那么我就不拖延时间了。既然你们那么着急的话……”

  老者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屋外,直接出现在了上校的眼前。贤者的嘴唇蠕动着,似乎在念一些类似于咒语的东西。

  “传送术?!不好!”柯宁斯上校急忙向后跳开了两步,下意识的从内袋中摸出了******。“还等什么?!开火!”

  如雨点般的魔法和子弹立刻向着老人飞去。当第一枚子弹接触到贤者的身体后……居然直接穿了过去!这很明显了,在这里出现的并不是贤者本人,而是他的幻影!

  无数的魔法被浪费在了这个无用的幻影上,星组的队员们都不知所措。

  但是……柯宁斯上校的确曾经是一个了不起的指挥官。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他都能做出最合适的决定,选择风险最小,效果最大的战术方案。在第一枚子弹到达那个“贤者”的同时,他就意识到了自己上当了。

  “所有人,立刻改换攻击目标!他还在屋子里面!”

  “Yes,Sir!”剩下已经念完咒文,但是还没有发出去的人大约还有一半,手中拿着的不是单发武器的人大约也有六分之一。星组还拥有2/3的战力,等到这时反击并不太迟。既然贤者没有出来,那么他一定会在屋子里面。虽然有可能在密集的攻击之下损坏那枚神戒,不过果真如此也只能怨命了,柯宁斯上校这么想着。既然叫做神戒,这等水平的攻击应当承受的住才对。

  “这等水平的攻击”在5秒钟之内就把房子毁灭的一干二净。反装甲火箭筒Bazooka可以击穿300毫米的均质钢甲,对付一个砖房子自然不在话下。强力的攻击魔法从Bazooka打出来的破洞中冲了进去。疯狂的雷电和灼热的火焰把豪华的皮质沙发、波斯地毯、大理石壁炉、装有极东香料的古董香炉都变成了垃圾。整座小屋完全无法承受这等攻击,转瞬就毁灭了,看起来老贤者和他的小猫应该已经不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了。

  火焰吞噬着屋子,浓烟飞上了天空,在很远的地方就能够看见。

  ※※※※※

  “天啊……那是什么?”里昂最先发现了异状。“火灾吗?这里怎么会有火灾?”

  “是敌人!那里一定就是贤者的所在……看来我们可能来晚了一步了。”韵星接口道。

  ※※※※※

  红热的烈焰燃烧着森林,连远处的飞龙们都感到了一阵恐惧。

  总算成功把贤者除掉的队员们松了一口气。看起来这个什么大贤者不过是徒有虚名罢了,虽然也做了像样的抵抗,但是在上校同志的英明决策下,这个老头片刻之间就没命了。柯宁斯上校虽然很遗憾没能在狙击记录上增加一个新的数字,不过任务完成应当是最紧要的。所有的人都不再准备魔法,而改为准备去房子里搜索贤者的残骸和那枚神戒。

  突然,枪声自他们的身后响起!当人们的精神松懈下来的一瞬间,就是攻击的最佳时机。在密如雨点的枪声中,星组的队员们纷纷倒下。

  “谁?谁在开枪!”上校暴跳如雷。眼看着胜利就在眼前,居然有人敢来破坏!

  “你判断错误一次,应该还有机会补救;你判断错误两次,对手就不会再给你任何机会……狙击王,难道你不知道吗?”

  在烟雾中走出来的人仍然是刚才那个糟老头子——还有他的猫。不过看起来,这个糟老头子有一点不同……

  贤者用他那看起来没有任何力量的双手,轻而易举的提着两挺黑色的MG─72机枪——要知道,这在平时可是要分成两个部分供步兵背着的,他居然一手就提起了一支!这两挺机枪起码有60千克重,这个“糟老头”居然可以这样轻松的拿着它们……

  下面的事情就不用说了,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也没有魔法准备的雇佣兵们就这样被一个弱不禁风的老贤者用枪打败了。他们原本都是用枪的高手,可是他们的对手已经超出了人类所能想象的极限。后座力在大贤者伊奥奈特身上仿佛不起作用……

  “您很厉害啊。我小看您了,尊敬的大贤者伊奥奈特。”上校的口气明显有礼貌了很多。对手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他的部下轻易的消灭掉了,本来就算正面战斗,对方也不见得会占到便宜——但是敌人最大限度的利用了他们的弱点。

  “咳咳……你知道你败在哪里了吗?”声音一样的苍老,但是现在听在柯宁斯上校的耳中有着特别的尊严。

  “我知道。我们轻敌了,我们低估你了。居然用连环幻术破坏了我们的反应体系,你的确很了不起。”

  “不对。如果给你再一次选择,你会怎样做呢?”

  上校一下子愣住了。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会怎样做?那个人仍然是大贤者,这个事实并没有改变……“我想,我还会采取一样的行动!这是能把我们的损失降到最小的行动。”他的语气斩钉截铁。

  “咳咳……你们的行动的确是正确的,任何法师都无法逃过你们的魔法攻击,毕竟是以一敌众啊。但是……你们从一开始就走进了误区。”老人的声音中没有任何恶意。“你们只知道用力量决胜负,在你们眼中,一切都要用强横的力量来取得优势。因此,你们的行动模式已经成了心理定势。无论怎样的敌人,也要预先定好计划,然后一举而克之……凭借力量和强权的人,就是所谓的‘邪恶’。”

  “您的意思是……”上校急忙追问到。

  “人们为什么说‘邪不能胜正’?因为,邪恶的思考模式已经落入了定势。无论是怎样的力量,也要凭借着清醒的头脑才能发挥出它的威力。然而,邪恶的人已经被这股力量的强大冲昏了头脑,再强大的力量,在他们的手中也不起作用。数不清的独裁者被推翻,数不清的魔王被杀死……他们拥有力量,然而他们却不能运用力量……”老人越说越上瘾,看起来人老了都有唠叨的毛病。难道是好久没有人听他说话了,所以一遇到个人就说个不停?10分钟之后。

  “(以上省略)……行了,你走吧。”老贤者看起来是有点累了。

  “什么?!”柯宁斯上校惊讶的问到,“你不杀我吗?”

  “嗯……你走吧。你的部下已经全完了,你也回不去了。自己去找一条可以生存下来的路吧!我想这对于狙击之王而言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老头!别以为我会放过你……”上校在心中默默想到。

  “啊,如果你还想向我下手,最好还是放弃的好。命运站在我的一边啊。要不然,你可以试一试,我保证你走不出这片树林。”贤者一边说着,一边夺过了上校手中的狙击枪,轻而易举的把这柄枪的枪管打了个结……于是,柯宁斯上校决定赶紧从这个老怪物的手中逃走。

  等到上校的身影消失在丛林中后,大贤者的脸上露出了微笑。“狙击王柯宁斯吗?还没有到你要面对死亡的时候……不过,现在我应该准备迎接我真正的客人们了。”他的手一挥,一座房屋在他的身后出现。“有些时候,制造一个伪造的房子也是挺有效的呢……那些人就在一个复制品的房子上面费了这么大力气啊。”

  “来,小雷,我们进去了。”大贤者走进了小屋。“嗯……我好像忘记了什么……啊!我的Necromancy1691啊!那是最后3瓶之一啊,那一瓶是真的……天啊!我怎么会把真的放在那个屋子里呢?”(难道是把那瓶酒当成了触媒?这倒是很有可能,完全复制术的确需要一个类似的触媒……)

  ※※※※※

  “嗯……这里就是刚才冒烟的地方了吧。”里昂指着那间小屋。

  “可是……完全看不到有燃烧的痕迹啊。”韵星接口道。

  这时,一个头发和胡须都花白的老人拄着拐杖,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对着四个人说:“你们好啊,五位客人。我是大贤者,伊奥奈特·哈特曼。它是我的宠物,小雷。”黑猫喵呜的叫了一声。

  四个人盯着贤者,很不礼貌的看了一会,然后就窃窃私语起来。

  “……这个老头靠得住吗?”

  “他刚才把人数数错了呢。大陆历史交在这个人的手里,真是让人担心啊。”

  “他真的知道现在是那一年吗?”

  老人没有容许他们把讨论进行下去,估计在进行下去就要危及到贤者的荣誉了……老贤者一脸严肃的说:“我知道你们的来意是什么。你们先给我找彩虹的水滴来吧。只要你们拿彩虹的水滴来,我就告诉你们勇者之剑在哪里。”

  “……”

  “啊,不对,我搞错了!那是我上一次的台词……嗯?是上次还是上上次的?不管它了……”

  瑞丝终于忍不住了,这个臭老头到底在想什么?!她打断了老贤者的说话:“伊奥奈特·哈特曼先生!!!!!请让我们先说来意好吗?我是瑞丝·奎拉希亚,这次来是为了……”

  贤者忽然睁大了双眼,一副怒目圆睁的样子。“不行!我早就说过了,我知道你们的来意!如果连你们的来意都说不出来,怎么能显出我这个可以预知过去未来的贤者,操纵大陆历史和命运的贤者的水准?!赶紧把你们的生日告诉我!!!!!!”

  瑞丝愣住了,下意识的说出了生日。“啊?!……1868年6月12日。”

  “嗯!就是这样……按照你的生日……啊?!”老贤者的脸上显现出一脸的惊慌,“你的生日……”

  “怎么了?有什么大事情发生?难道?”瑞丝急忙追问。

  “你的生日……”贤者长长的吸了一口气,“……今年是个星期天呢。”

  “……”

  贤者仍然低着头,继续向下说。如果他抬起头来,就可以看到四个人翻倒在地的奇景。“嗯……今年你的金钱运很好……恋爱运也不错,事业运很高,哦……今年你应该吉星高照啊,尤其是在年中,当七大行星排成大十字的时候,尤其运气亨通,估计赌钱都可以中大彩。行了,下一位。那边那位漂亮的黑发女士,你的生日是?”

  水韵星也许是目前唯一可以保持冷静的人。她可以看到骑士的手上暴起了青筋,而精灵的手一直压在他自己的手枪上。她深吸了一口气:“对不起,贤者先生,我们是为了您的神戒‘中和’而来的。请您和我们谈谈这个问题好吗?”

  “啊?原来你们不是来算命的?我居然猜错了?”老人的脸上露出了迷惘的表情。“这样啊……你们先进到我的小屋坐下吧,我们来慢慢谈。”

  现在,所有人都认为,大陆历史交在这个老头手里,已经不令人担心了——因为大家都知道,担心也无济于事了。

  豪华的皮制沙发。南方大陆运来的波斯地毯。大理石制成的壁炉。一看就是颇有年头的好酒,5个纯水晶制成的高脚杯摆在桌上。桌上还有一盒上好的雪茄烟。

  “这个贤者真懂得享受啊,他这里的东西比我在洪里那斯提的家里的还要高级的多。”花花公子塞罗不禁赞叹着。“这里的东西拿出去,至少可以卖到几十万呢。就那几个花瓶,几乎全是大唐的时代制造的官窑——还是皇宫里的那种呢。这瓶酒也起码要5万,那盒雪茄也能值回每根2000吧。”

  “小伙子很识货吗!我来纠正一下,那个不是大唐的瓷器,而是汉的瓷器啊,比唐要早500年呢。”老人一谈起这些奢侈品就眉飞色舞。“还有……”

  瑞丝皱了皱眉头,叹了口气。“贤者先生,我们可以谈正事了吗?”

  “啊……对,对,我们先来谈正事。……对了,你们来这里干什么来着?我又忘了……”

  “是关于神戒‘Neutralize’啊。”韵星不厌其烦又提醒了一次。

  “啊……对,对……我想,我已经明白了,我想你也应该明白了吧?嗯?”贤者的目光中突然露出了与他身份不相符合的狡黠的光芒。立刻,空气中弥漫了奇特的香气……那是催眠魔法的香气。这个魔法使用者的能力是如此之强,四人都没有任何感觉的就进入了梦乡。

  “ChangeSelf!”用来改变自身外貌的魔法咒语在屋子里面响了起来。

  贤者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笑容。“还是这个造型的你看起来比较帅。”

  “其实你早就知道了吧?伊奥奈特·哈特曼,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呢。”黑衣的法师站在屋子里面——不过实际上他的身体还是瑞丝·奎拉希亚的。“虽然很对不起我的伙伴们,不过我还是只能这么做了。”

  “耐门·休·柯曼,你的变化可是不小啊。我们上一次见面,有几年了?”

  “你还是叫我耐门·索莱顿好了,毕竟你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还是叫这个名字的啊。我想我的目的你应该都知道了吧?刚才你的说话明确的告诉了我这一点。”

  “嘿嘿……就算是我,想要瞒骗你也是很困难的啊,大陆第一的智将真是名不虚传啊。”

  “别提那个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我就把我要问你的事情列出来……你可别告诉我因为会影响未来而不告诉我啊!”

  “你应该知道吧?我只是个选民啊!那种事情,我是没有资格知道的。你究竟想要问什么?看看我猜的对不对。”

  望了望窗外的阳光,耐门开始开口了:“第一件事情是……”

  ※※※※※

  “混蛋!现在我应该怎么办?我怎么能有脸回去啊?组织显然不会给我机会的……”落魄的狙击王柯宁斯上校沿着山路跌跌撞撞的向山下走去。他没有枪了,也没有机会再搞到枪。没有枪,他的4段神圣魔法就像垃圾一样了……枪就是他的生命。但组织显然不会再接受他了。

  一路上还要躲着双足飞龙——幸好刚才的攻击让双足飞龙的首领下了严令,不允许攻击人类。但是谁也不知道这个命令什么时候会取消,而且也有很多的双足飞龙无视命令,完全靠野性行动。上校提心吊胆的向着山下前进,希望自己能够安全的到达目的地。他的运气实在是不错,一直到了保护区的边缘,都没有见到过双足飞龙的影子。科宁斯上校高兴的向着山下跑去。

  一只飞龙——一只饥饿的飞龙——一只刚刚飞了很远,从外面觅食回来却一无所获的飞龙从山的外面飞回了保护区。它的心情很不爽——肚子饿了自然不爽。当它飞到了门口的时候,却惊喜的发现一个食物正在向着山下跑去。刚从外面回来的它自然不知道刚才的禁令。

  上校突然感觉一个黑影从他的头上掠过。是双足飞龙!那个捕食者正在像俯冲轰炸机一样向着他冲来。上校下意识的摸枪——却发现连手枪都被刚才那个老头缴走了。曾经的狙击王苦笑了一声,心里暗暗想到:“这个报应来的真快啊。”

  就在此时,飞龙的双眼突然流出了绿色的鲜血,扑击也失去了准头。接着,上校就听到了枪声。只有一声枪声。飞龙直直的从空中坠了下来,它的头部已经被子弹穿透了。

  上校上前检查飞龙的尸体。只有一颗子弹。飞龙的头盖骨很硬,子弹很难打进去——所以这唯一的一枚子弹是从飞龙的左眼射入,穿透了它的大脑,又从右眼穿出。更令他惊讶的是,这枚子弹是弹头先到,声音后到——也就是说,射击地点在800米以外。什么人能拥有这样吓人的枪法?上校也没有自信自己能够枪枪都做到,击中飞翔中的飞龙的眼睛!不过他相信,帮助他的人一定很快就会出现的。

  “你好啊,柯宁斯上校。”一个柔顺甜美的声音从丛林中传来,“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走呢?”来人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她的手中还拿着狙击步枪,和上校的枪型号一样,但是是奥术魔法加强的M1881/A50。

  “是你?那个……”

  “你就叫我Orange好了。你现在应该回不去你的组织了吧?但我们需要你。”

  “哼!好吧,能有地方提供对我这样的人的保护,我就应该感恩戴德了……”上校几乎没有作任何考虑,就做出了决定。

  “行,抓住我的手……Patrol!”

  在远距离传送魔法的白光消失之后,丛林中只剩下了那具死亡飞龙的尸体。

  

第二十节 大贤者伊奥奈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