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节 群星交辉的光芒

    “你应该是一眼就发现我的到来了吧?”死灵法师问到,“要不然你怎么会在门口‘数错’人呢?”他特意把“数错”这个词说的特别重。

  “是啊。命运女神早就预言了你们的来到……之前我还打扫了一下附近的渣滓,顺便活动了一下身体。”说着这句话的人现在懒洋洋的倚靠在沙发上,很难相信这个老人在20分钟前提着两挺重型机枪料理了一排人。

  “行啦!你别再装出一副年老体衰的样子了!赶紧恢复你一般时的样子吧!易装癖!”耐门的语气突然变得很调侃,很轻松,和一般时他的严肃而沉重的语气大不相同。

  “我不是在200年前就告诉过你,我不是易装癖吗?我不是,不是,根本不是易装癖!不要把我说成变态一样!”伊奥奈特一边说着,一边换着衣服。他脱下了看着有些发灰——不,应当是发黑的白色长袍——一件长袍5年不洗就是这种颜色,换上了一身精干的装束。白色的贴身战斗服设计精良,十分实用,在胸前还绣着白色镶金边的十字标志——那是高等牧师,也就是高段神术使用者的标志。背后的披风也是白色,同样镶着金边,在远处一眼就能看出来拥有者的上位实力。他把下巴上的白色胡子卸了下来,在眉毛和头发上抹了一抹,把白色的魔法粉擦掉。现在的他,看起来不是刚才那个哆哆嗦嗦,奄奄一息的大贤者,而是一名精干的青年牧师。“我早就说过,那个不是易装癖!”

  “啊,对了,对了……那个叫什么来着?”

  “多重人格!多重人格贤者!”看上去最多也就有25岁的牧师纠正道。

  耐门在心里悄悄的说道:“我没看出来那两种东西有什么区别……”

  “嗯……还是这么看起来舒服。我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就是这么打扮的。”耐门决定转换话题。

  “是啊,那个时候我还不是大贤者,你也不是一个真正的魔法师。”

  “那还真是久远啊……我记得那个时候我才16岁……”

  “没错,你是一个俘虏,而我是负责审问俘虏的牧师。是吧?你是在那场战役中被俘的?”

  “第三次斯提尔堡(Steelburg)战役……不管怎样,现在还是想起来就不高兴——即使那已经是过眼云烟了。”

  耐门在那时有一段很不愉快的回忆。刚刚出师的他去酒馆喝酒庆祝,结果就在酒精造成的眩晕中糊里糊涂的被自共体军队抓了壮丁……更不幸的是他还是个法师,结果被派驻在最前线的部队里面配合进攻。最后,虽然斯提尔堡被夺了回来,但是追击的4个团统统成了俘虏。俘虏在百年战争中是重要的交易筹码,双方每次讲和都会交换俘虏——但是所有的会法术的人都不包括在内。在魔法教育没有普及的当时,法师和牧师都是重要的战争资源,没有哪个国家会轻易放过。对于被抓来的法师和牧师,一般会被询问是否投降,不投降的就下大牢——也有被直接杀掉的纪录。所以,几乎所有的法师和牧师都直接投降,然后常常在下一次战斗中被抓回去……自然,被抓获的俘虏也要经过魔法的审问,以便确定他们的忠心程度,在战斗的时候被自己的法师捅刀子是很不愉快的事情。

  “是我负责审问你吧?想起来,那次见面还真是戏剧性啊,真有纪念意义啊。”

  “最令人不爽的是……你居然是女装!差点就被你骗了!大男人居然穿女性牧师的服装!”看起来传说中的法师在这个男人面前毫无办法,变得没有任何理智和判断能力。大概就和传说中的周瑜遇到诸葛亮一样吧——不过不知道谁是周,谁是诸葛罢了。

  “那没办法啊……让真的女性牧师在那些可怕的,正处在生理旺盛期的牧师和法师(耐门:你在说谁啊?)面前出现还是挺危险的一件事情,毕竟这个世界上还有魔法是不需要咒语和手势的,俘虏里面也颇有实力雄厚之辈……”伊奥急忙为了他的行为辩解着。

  “说实话,咱们每次见面都要这样,是不是很无聊啊?我记得以前我们见面的时候,也讨论这个问题来着,是吧,易装癖?还有,你以前从我掌管的国库里面顺走了多少人民的血汗啊?”

  “每次和你见面,你都忘不了追究这件事情……虽说已经成了了不起的法师,但是讨厌的性格可是一点都没变啊。”看起来,那个自称为大贤者的家伙也拥有毒舌呢。

  “喂!这句话应该是我的台词吧?”

  ……

  他们两个已经是老朋友了,但是每次见面都要这么吵闹一番。虽说看着很不成体统,但是每次死灵法师的脸上都会露出难得的笑容。(顺便说一句,在耐门打理帝国朝政的时候,一直被称作“铁面宰相”,民间都传说这个宰相是没有表情器官的……)

  “行了,言归正传吧!耐门,说吧,这次你要来问一些什么事情?你的近况实在是糟糕啊。”伊奥的脸上恢复了严肃。

  “是啊……没想到,有那么多人处心积虑的算计我呢。这次真的是大意了,我承认我的失败。”法师的脸上挂着苦笑,“不过,也许以这种形势生存不是坏事,至少我发现了不少东西。我现在应该是牵涉在一件了不得的事情里面了,是吧?”

  “……没错。但是我也无法告诉你详情,这件事情实在是……请恕我无法告诉你实情。”伊奥的眼镜泛出了白光。

  “什么?!难道这件事情和未来有很大牵涉?或者甚至威胁到诸神的秘密?到底是怎样的实情?为什么不能告诉我?”

  贤者的脸上表情突然变得紧张。虽然明知道这里应当不会有人窃听,但他还是把嘴凑到了法师的耳边。“这件事情的详情……”

  “怎么样?”

  “……其实我也不知道。”

  小屋中一片沉默。

  “喂!你居然还在说这种笑话!这种笑话早在800年前就没有人说了!”

  “我是真的不知道啊!我没有骗你……但是,你们的处境会很危险。到目前为止,你们遇到的都是些不能对你造成威胁的人,但是,下面可能出现的人,很可能是你以目前状态,无法取胜的。顺便问一句,你现在能用多少魔法?”

  耐门抬起了头,双眼直盯着对面的年轻牧师。“你看出来了?”

  “自然,谁都能看出来你现在的力量极为有限。”

  “……不超过3段,总数……不会太多的,战斗时间也不能太长。”

  “看来情况比我想象中要严重啊。你认为你以这样的能力,能够战斗多久?你能够打败仲裁协会的那帮人吗?那是不可能的!”伊奥长叹了一口气。“所以你才会需要情报吧?”

  “是的。我的第一个问题是……”死灵法师终于准备开始提问了,但是对方打断了他。

  “第一件事情是关于那些女人吧……TheRoses?”

  耐门微微点了点头。

  “那么我可以告诉你,和你的判断一样,她们的确加入了对于神戒的争夺。”

  “我们不用管她们的目的……但是,她们的势力如何?在帝国倒塌之后,她们的实力应该有所削弱吧?”

  “……很遗憾,这次,你错了。她们的实力非但没有削弱,反而更加强大了。现在,她们的势力已经借助着金钱和资本的机器,渗透到了世界上的每个角落。”贤者的嘴角露出了笑意:“我想,你还是忘不了第一次和Roses接触的时候吧。你还是忘记不了她?”

  “不要提那种陈年旧事了。当年,我失败了,你也失败了,我们两个没有互相嘲笑的资本吧?毕竟,那时我不是一个称职的魔法师,你也不是大贤者……现在我们都不再年轻了。”

  “不衰老的人有资格说这种话吗?行了,我发现我们又离题太远了……我来接着猜吧,第二件事情是你要要走我的‘中和’,是吧?”

  “既然你这么聪明,也就省得我多费口舌了。我们现在很需要它,没有它,我们就无法引出幕后的主使者。”

  “反正,这个也是你的东西,就还给你吧!”伊奥奈特从墙壁上的一个密室里面拿出了一个完全密封的小盒子,扔给了耐门。法师接到了盒子,立刻感到了里面的巨大力量。

  “没错,可以提供完全魔法防御的戒指……就是这个。这次,我没有其他事情要问了——反正也没有机会拿回自己的力量了,以人类的力量是不能打开位面的封闭的。”说完,耐门开始准备使用魔法,解除他的同伴们的睡眠状态。

  “等一等。你没有东西要问了,我可是有东西要告诉你!”伊奥奈特突然开口,再次打断了耐门的行动。

  “是什么?”耐门好奇的问。

  大贤者伊奥奈特慢慢的从衣服的内袋掏出了一张纸:“拿过去,自己看吧。”

  耐门接了过来,纸上赫然写着:“作战费、占卜费、情报费、资料费共计国际标准货币单位2万元正。”

  现在他真的无话可说了。

  面对着满脸青筋横露,正在准备掰下椅子扶手的死灵法师(嗯?很奇怪呢,他有青筋吗?),贤者急忙解释。

  “不,不,没关系……不是让你现在付款啊!向下看,向下看……不,不,别凑过来,先看完再说吧?”

  “我想没有那个必要了吧?”耐门说着同时向纸上瞟了一眼。“啪”一声,他手中的扶手掉在了地上,差点把一旁的里昂惊醒,多亏伊奥奈特及时补充了一个魔法,才让五大三粗的骑士继续他的美梦。

  纸的最下方写着:此笔费用请在7月份,7星大十字交会之前付清。

  “难道……难道,这种奇特的天象,竟会在今年出现?这是真的吗,伊奥?”看到了这行字,说话一向冷静的法师声音竟然开始颤抖。

  “是的,你的运气可真是好啊!自从182年前出现了一次类似的景象后,这还是第一次出现。星系的7颗行星,会在空间中构成3个互相垂直的大十字。虽然在物理上来说,它们之间的万有引力是微不足道的,但所有的魔法元素能量,都会到达最大的顶峰。”

  “换句话说……我有机会穿过位面屏障,就是这个意思吧。”

  “不,不是这样……到那时,这个世界与其他世界的联系会变的非常简单易行,也就是说,在那时,你可以恢复你的力量!”

  “这样啊……”

  “虽然最多只有一天时间,不过对你来说,应该够用了,是吧?”

  耐门陷入了沉思。“群星交辉之日”,这个世界上魔力最强的日子,居然就在今年!这个消息来的太突然了,不过的确是非常重要的情报。如果说这次的魔法现象和182年前的那次一样,那么……在他要利用这个异常魔法现象的同时,对方也要利用。这么说,对方的阵营之中至少有一个能力和智慧都不在当年的自己之下的人物!能够恢复自己的力量的确很诱人……但是,一个不慎,就会造成巨大的惨剧。现在,他终于明白对方想要的是什么了。

  “我明白了,伊奥。我终于明白对方想要的是什么了!计划要改变了。”耐门把那个装有神戒的小盒子扔回给了贤者。“照我说的去做!要如此这般……”

  “……大概就是这样,以你的能力,应该马上就能完成这一切吧?”

  “你还真是狡猾啊。……大概那些人根本估计不到,会有一个这么强的人搅到他们的计划里来。那我现在就去处理,15分钟内一定解决。”随着远程移形换影的魔法,贤者消失在了空气之中。和奥术不同,神术使用的时候虽然同样需要手势和咒文,但却不需要触媒,成功概率也要略微高一点。但是神术的使用限制也不少,根据牧师信仰的神的不同,他所能使用的魔法是极为有限的,这种限制比所谓的“专精法师”要高出数倍。神术魔法的总数虽然比奥术魔法还要多,但是根据“领域”(Domains),分配到每个牧师身上就很少了。自然,我们的大贤者已经贵为一个神的选民,他基本上是不受领域的限制的。

  耐门一个人留在了小屋里面,等待着伊奥的归来。这间小屋,和他们第一次到这里来的时候几乎是一样的,但是里面的摆设变了很多。毕竟,小屋的主人已经从一个简朴严谨的老人变成了一个喜欢奢侈享受的年轻牧师了。耐门不太清楚为什么命运女神会选上这种人做她的使者和代言人……也许是因为命运女神喜欢小白脸?

  翻开墙角的书本,想着自己的名字,自己当年的冒险生活又一次出现在了眼前。在这本魔法书籍里面,记录了大陆上所有的历史——自然也包括他过去所有的历史。耐门微微一笑,把书合了起来,现在应该没有时间怀旧。但在现在和这些新同伴们的冒险中,法师好像找回了当年那种面对未知事物的勇气,那种明知不敌,还要努力向之挑战的锐气……

  一阵魔法的波动从屋中传来,伊奥回到了自己的小屋。“耐门,我干完了。”

  “多谢。现在我可以把我的同伴们唤醒了吧?”说完,法师就开始准备自己的咒语。

  “等一等!这次我帮你的忙,应该收多少钱啊?”伊奥奈特还是打断了耐门,“我这里的生活都是很需要钱的啊,上次你送给我的亲酿葡萄酒也喝完了,应该去买新的了。我也不要太多,有个20万就行了吧……嗯?你在干什么?”

  不死的法师二话不说,就把刚才的椅子上的另一个扶手掰了下来。

  “喂!喂!……虐待老人是不好的……~!!”顺便说一句,刚才伊奥又换回了老头的装束。

  “这个老头很爽快啊,他这么痛快就把神戒交给了我们这些素不相识的人?真是不可思议。”塞罗一边开车,一边说。

  “我也觉得很奇怪,按理说,他不应该这么相信一些陌生人啊?难道只要来了就能得到神戒?这不就和RPG里面那些见人就往他们手里面塞东西的村民一样了吗?贤者应当是要别人拿东西去换的吗!”如果柯宁斯上校听到她们这么容易就得到了神戒,现在一定会气的发疯。

  瑞丝听了韵星的话,感到很奇怪。“RPG是什么?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那个啊……那个是作者硬加给我的对白,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作者:……)

  “一定是因为贤者看到了我这个伟大的圣骑士,深深感到我是一个真正的大英雄,他才把神戒给我们的吧。”说这句话的人是谁,大家都应该明白。不过看起来,在这辆车上面坐着的人都不同意他的观点,人人一副想要呕吐的表情……

  红色的跑车沿着大陆高速一路向着德兰前进。

  在那间小屋里面,现在又只剩下贤者一个人了。

  “有的时候……一个人还真是寂寞啊,是吧,小雷?”

  黑猫“咪”的叫了一声。

  “你说你不寂寞?但是我寂寞啊……葡萄酒又喝完了。”贤者从桌上拿起了水晶酒杯,里面已经没有任何东西了。“刚才那个男人告诉我……让我暗中协助他保护他的同伴们。这么自信的人,现在也会感觉到危险了啊。他实在是帮了我很多忙,这个人情是非还不可的,是吧,小雷?”

  黑猫“喵”的叫了一声。

  “你说是的?既然你这么说,我们就走吧!”贤者猛然站起身来,除掉了脸上了化妆用具,穿上了牧师的服装。“这样看起来,我就是一个一般的牧师了,应当引不起别人的怀疑了。嗯……?等一等,小雷,你也要化妆!”

  黑猫“咪!咪!咪!”的狂叫起来。

  “你说你不化妆?!你说你不是变装癖?!混蛋!真是忘恩负义的猫!我今天一定要给你化妆!”

  贤者不知从哪里掏出了刷子和一桶颜料。

  “这是卫生环保型的!你今天逃不掉了,小雷!乖乖的化妆吧!”

  贤者的狞笑和黑猫的惨叫从小屋中传了出来……接下来,小屋就突然消失了,什么也没有剩下,就仿佛在这里从来没有它存在过似的。

  在高速公路边上的小山上,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衣的女人站在那里,用她的目光追击着那辆红色跑车。一阵脚步声从她的身后传来,一男一女走近了她。黑衣女子开口了:“Orange,你回来了?怎么样?和我估计的一样吗?”

  被称作Orange的女子背上仍然背着那杆狙击枪,她就是能够在800米距离准确命中飞龙双眼的女狙击手。“是的,我把柯宁斯上校带回来了,但MAT那些人拿走了神戒。不知道为什么,伊奥奈特居然会把神戒给MAT?”

  黑衣女子默然,没有回答。她也曾经尝试过,但是伊奥奈特并没有把神戒交给她。

  红色的跑车,消失在了地平线上。她凝视着车子消失的方向,低声自语着,声音小到连她的部下都听不到。

  “这样就可以确定了,那是真的。耐门·休·柯曼的确是回来了,就在那辆车里面……我可以确定。我知道你仍然存在……”

  

第二十一节 群星交辉的光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