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节 真实的虚像

    1873年6月1日,凌晨6:00AM,神圣柯曼帝国南方国境。

  自由国家共同体的士兵们仍然沉浸在睡眠之中。他们的国家,已经30年没有接触过战争了,他们也认为,他们的国家再也不会接触到战争。

  自共体的北方边境,由号称天下第一的防线——布莱特伦综合防线把守。布莱特伦综合防线,是由布莱特伦中将提议(在此时,他已经是布莱特伦元帅了),在15年前修建的,为了防止“北方的敌人”进攻他们的国家。以北方的重镇:斯蒂尔堡(Steelburg)为中心,修建了庞大的防线群。几乎整个斯蒂尔堡方面军(SteelburgFront)的力量,都布置在这条防线上。这条防线上,直接布置有24个师,并且斯蒂尔堡方面军其他的18个师可以在接到警报的48小时内到达防线,帮助据守。伦尼方面军(LoniFront)的42个师也可以在接到警报后的一周内赶到。在这条防线上及其后方,更是集中了自共体空军的半数,约有300架飞机和50艘飞艇可以在敌人来袭的同时起飞迎敌。

  这条防线堪称是固若金汤,根据计算,即使以4个步兵师、1个骑兵师和1个炮兵师的兵力正面突破仅仅由一个师防守的阵地,也需要付出50%的惨重伤亡,并且也要在36小时后才能突破过这条宽达30公里的综合防线带,那时,后方的兵力早已补充了上来。布莱特伦综合防线,由无数的铁丝网、战壕、暗堡、地道、碉堡组成,几乎没有任何办法可以突破它。

  此时,在国境线的北方,庞大的兵力正在集结。数不清的装甲车、火炮和自行火炮,还有世界第一的坦克集群,从首都德兰被调遣到了南方的边境。履带碾过了树林和农田,在奥术作战师的掩护下,庞大的军队从公路和铁路上被神不知鬼不觉的调动到了南方的国境。整个神圣柯曼帝国的一半兵力,137个师,210万人,集结在了战争的边缘。

  “元帅阁下,卫国第3装甲集团军传来消息,他们的部队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在中央集群总司令部内,柯文·萨考曼,不对,现在还是应该叫做柯索文斯少尉向着他的上级报告。他的上级,就是整个帝国,不,整个世界最有名的将领,帝国军队实际上的总司令官。

  “是吗?换句话说,就是我们的中央集群已经全部集合好了吧。”说话的人穿着帝国的黑色将官军服,在胸口点缀有一枚勋章。虽然只是一枚勋章,但是却是不平凡的一枚勋章。那是帝国最高荣誉勋章,金边铁十字勋章。在整个帝国,有资格佩带这枚勋章的只有一个人:帝国战争部总参谋长耐门·休·柯曼元帅。

  “是的,元帅阁下,卫国第1、2、5集团军,卫国第3装甲集团军、卫国第7机械化集团军、第1装甲集团军、第4、6机械化集团军,都已经集合好了。中央集群的8个集团军、2个集团军级集群,总计54个师都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

  “其他两个集群怎么样?”

  “除了西部集群的第2机械化集团军还没有准备好之外,其余的131个师都已经到位了。”

  “是这样啊……我们不用等待了。这么庞大的军队,不能耽搁一丝一毫。”元帅走出了自己的临时指挥所,望着南方的广阔土地。东方的太阳还没有升起来,在地平线上,只有淡淡的霞光和灰蒙蒙的雾气。“说实话,我不赞同现在发动的战争……但是既然皇帝陛下要打,身为一个军人的我,就要把这件事情做的最好。”

  柯索文斯紧跟着他走了出来。“元帅阁下……”

  “当年离开伦尼的时候,我会想到有这一天吗?统帅着可以扫遍整个大陆的兵力,向着广阔的土地进发……”元帅转过身来,面对着自己的传令兵。“柯索文斯,传令给各集团军的司令部。”他深吸了一口气。

  “连环闪电计划,从现在开始。各部队按计划执行。”

  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灾难,大陆战争就从此刻开始。

  1889年6月9日,上午11:00AM,柯曼三国的共同首都德兰。

  “奖金……这就是奖金啊……我今天的预感果然是正确的!”我们的金发女主人公,瑞丝·奎拉希亚在公司财务科门外拿着一个信封热泪盈眶。

  “嗯……奎拉希亚小姐,你是不是……有些太夸张了?”耐门不安的看着周围。周围经过的人都以一种异常的眼神注视着她们——不,应该说是自己吧。“那个美女为什么在走廊上面流泪呢?”“那个美女究竟是为了什么流泪呢?”“她为什么要拿着一个信封流泪呢?”“那个信封里面究竟是什么呢?”“是那个混蛋让这么漂亮的姑娘流泪啊?”……一般人的想法大概就是这样的吧,他们所能想到的东西耐门闭着眼睛也能猜出来。

  “这次的奖金有5000块呢,加上本周的工资就有8000块了!公司真是大方啊,我终于可以继续供我的那辆车了……”

  “……”耐门现在真的无话可说了。可以对周围人异常的目光熟视无睹的女性,大概说什么也是不管用的吧。

  “啊……挨饿的日子终于结束了!饿着肚子,忍受着房东和银行的催帐,前往偏远而危险的动物保护区,连续20个小时的紧急鉴定工作……这一切噩梦终于结束了!拍卖会的准备工作终于结束了!万岁!”瑞丝兴奋的冲下了楼,跑步的速度可以和电梯相媲美。作为和她朝夕相处的人,耐门很清楚她的爱好……死灵法师也觉得吃了一星期的泡面和汉堡包实在是太过分了。

  在新德兰一家高雅而且高价的高档自助餐厅中吃完了午饭,已经24个小时没有进食的瑞丝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在她的背后,留下了堆积如山的自助餐盘和一大群目瞪口呆的侍者和顾客,其中很多女性还对瑞丝的保持体型的秘诀感到极为好奇,想要知道如何才能在尽情吃喝的同时保持魔鬼曲线。自然,也有许多人认为,那个女人一定是一个了不起的幻术师,还有几个看起来颇有些魔法功力的人向着她的背影疯狂的使用清除幻象的魔法,但最后都无功而返——没有使用任何幻术,自然不会被清除。

  我们一点也不淑女的女主角接下来就开始实践她的另外一项爱好……自然就是开着她的爱车沿路飞驰。无视于法师的抗议,瑞丝的新跑车开始以150kmh的速度在公路上飞驰。今天虽然是星期五,但由于拍卖会的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了,所以公司额外放假一天,瑞丝才可以这样自由自在的度过一天。这样的日子,在她来说,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两旁的景物飞快的向后逝去,无论是山、树还是公路两旁的道桩,或者那些不幸的速度比瑞丝的跑车慢的车辆,都在不停的后退着。高速运行的敞蓬跑车激起了劲风,金色的长发在风中飞扬着。瑞丝的一只手扶着方向盘,另外一只手的小指按住了自己紫罗兰色的墨镜,食指则在整理着被风吹乱的头发,她和耐门都很喜欢的水仙香味的清香香水沿着风向悄悄的飘散,消逝在了空气之中。每当这种时候,望着广阔的天空,消失在地平线尽头,如长蛇一般延伸的公路,公路两旁一望无际的绿色田野,瑞丝就会感到特别的轻松感。

  “耐门,你喜欢风吗?”瑞丝用声音说出了这句话。

  耐门一时之间颇有些错愕,瑞丝还从来没有和他用真正的声音交流过,从来都是用意识直接交流的。

  “我喜欢风。”瑞丝没有给他回答的时间。“我喜欢这种沉浸在风中,在天地之间陶醉的感觉。只有在这种时候,我才能意识到自我的存在。”

  “风啊……是虚无不定的东西呢。虽说科学家们总是在那里说风不过是空气的流动而已,但在人类的眼中,风,永远是虚无飘渺的存在啊。”

  “耐门!”瑞丝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别用你的思想说话了!用声音吧!我知道你有法术可以做到的。”

  “……好吧。”现在的声音,已经是从瑞丝的副座上面传来的了。“虽然只是一个影之声(ShadowSound),但听起来应该和我是一样的。”

  瑞丝扭过头去,看到了耐门的幻像坐在副座上。她的嘴角露出了微笑。“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我才能切实感觉到你的存在。”

  “是吗……或许吧。我现在自己都对自己的存在感到怀疑了……我好像的确已经不存在了。现在的我,真的还是那个耐门·休·柯曼吗?”幻像的眉头皱了起来,在他的脸庞上写满了忧郁。虽然知道了自己有可能得回力量……但一切还都是未知之数呢。

  “没关系的!只要在迷惘的时候,沿着公路飞驰,就会发现自己,找回真正的自己。”150kmh的劲风吹拂在她的脸上,使得声音听起来有些颤抖。“只有在这种时候,这种地方,我才能和你用声音交谈。在那个虚伪的城市里面,我们一定要装扮成一个人……实际上我们一直是两个人啊!”

  “是啊……两个人,没错。我是我,你是你,我们一直是两个人。不管有多少麻烦和不便,有一点是我们可以确定的,”幻象的嘴没有动,因为那些声音只不过是从一个声音源发出的,“只要我们还在一起,就不会感到孤独。”

  “只要我们还在一起,就不会感到孤独……”瑞丝不自觉的复述了一遍,陷入了沉默。这时,车子的速度突然越来越慢。

  “嗯?怎么了?”她急忙开始检查仪表。油料表的指针赫然指着“0”,她用最后一点动力让车子在路边停了下来。

  “备用油呢?”瑞丝从后备箱里面拿出了一个油罐,里面空空如也。“我想起来了,我这个星期太穷了,所以没加过油……”

  两个人陷入了难堪的沉默中。

  1873年6月12日,自由国家共同体斯蒂尔堡方面军司令部所在地,斯蒂尔堡。

  战事进行的令斯蒂尔堡方面军司令部焦头烂额。号称坚不可破的布莱特伦综合防线在敌人开始进攻的同时就崩溃了。在12天前的那个清晨,神圣柯曼帝国的几乎全部的火炮和自行火炮的炮弹倾泻在自共体的阵地上,扫清了铁丝网和暗堡。奥术和神术作战师穿梭在防线之中,清除着那些无法以火力扫清的据点。曾经在以前的战争中发挥了巨大作用的战壕和铁丝网,在装甲战车的履带之下变的不堪一击。那些认为“这个大铁东西根本不是魔法对手”的魔法作战本部的士兵们,被每辆战车上都有的法师击退了,他们的魔法完全无法起到任何作用。

  “仅仅6个小时!仅仅6个小时,我们15公里,耗资无数的综合防线就崩溃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整个政府乱成一团,他们所能想起来的事情只剩下一件了:那就是向帝国宣战。

  自共体一半的空军被击毁在了机场上,或者被帝国军队缴获了。认为坦克和装甲战车无用,一味发展空军和步兵的中央指挥部终于尝到了苦果。马牵引火炮的机动性完全不能和帝国的履带自行火炮相比,步行作战的魔法部队在已经机械化的对手面前也是毫无用武之地。开战仅仅5天,制空权就已经完全落入到了帝国的手中。“StormGiant”级飞艇和俯冲轰炸机“Duskal”在斯蒂尔堡的上空自由的飞行着,向着城市投下无数燃烧着的炸弹。对空机枪和防空炮疯狂的怒吼着,但是没有任何作用。仅仅12天,正面作战的防线上的24个师已经损失过半,直到此时,政府才能组织起有效的抵抗。

  败退下来的残部和从后方增援上来的新的部队,集结在了斯蒂尔堡。担任斯蒂尔堡方面军司令官的,就是布莱特伦元帅。他发誓要守住斯蒂尔堡,和强大的帝国中央集群决一死战。后方也已经下达了死命令,说什么也要守住斯蒂尔堡,如果这座北方的重镇,工业的生产中心失陷的话,对于全国的士气打击将是无与伦比的。几乎整个伦尼方面军都在向着这里前进。

  斯蒂尔堡北方50公里,帝国中央集群司令部。

  “元帅阁下!”柯索文斯向着他的直属上司报告。“第4机械化集团军的攻击失败了,损失过大,要求后退30公里,接受补充和重整!”

  “斯蒂尔堡方面军的防御力量还真是不小啊。虽然在开战的同时被我们狠狠的打击了一下,但是还有许多当时处于2线的防御部队几乎没有受到损失。而且,通向国家中央的交通线也并没有被截断,数不清的部队仍然在从后方增援上来。想要以我们一个集群打败他们几乎就是不可能的。”耐门·休·柯曼元帅听到了战况汇报,下达了新的命令。“告诉仍然在前线战斗的那几个集团军,不要做太实质性的攻击,只要保持住现有的战线就可以了。但是一定要保证,不能被敌人的反突击打乱了阵脚!”

  “是的!”

  “通知西方集群和南方集群的司令官,从明天开始,可以按照连环闪电计划的第二步执行了。如果一切顺利,我们就可以被永远载入战争史册了。”

  “布莱特伦元帅,斯蒂尔堡方面军司令官。非常感谢贵部的驰援。”在斯蒂尔堡城内,两名穿着自共体将官服饰的军人激动的握着双手。

  “鲍卢上将,现在是北方方面军司令官,我率领着原来属于伦尼方面军的部队来增援了。后方的总司令部有严令,所有离斯蒂尔堡近的部队都要增援,绝对不能够让这座城市失陷。”鲍卢上将还很年轻,大概也就是40岁出头,属于军方少壮派的代表。

  “多谢多谢。你带来了多少个师?”这名老将也是不讲求繁文缛节的人,他最关心的就是战斗的状况。

  “几乎全部的伦尼方面军,37个师,现在已经到位的约有30个师。大概在明天,剩下的7个师也会到达。你还有多少部队?”

  “原本的11个师连同从附近撤退回来的17个,现在还有28个师。才12天,就丢了十几个师,真是丢人啊。”

  “面对着那个男人,可以保留下28个师,您已经很了不起了,不愧是军方资历最老的名将。”

  “没想到,我自己设计的防线居然没能拦住那个男人24小时……我实在是很敬佩我的对手,他的战略思维超出于我等之上啊!我也早就想过在军队中大批使用履带装甲车辆,但却被那群守旧的国防部的家伙们否决了。他们坚信着过去那种用人命向上填充阵地的方法,却没有想到敌人已经彻底放弃了这种战术。”老将饱经风霜的脸上露出了苦笑,中央给他下了严令,要他守住这座北方的工业重镇,他必须做到。按照他本来的设想,应当立刻放弃这座城市,将主力集中在伦尼,才可以最大限度的保存力量。

  “布莱特伦元帅,我们现在只有一条路:就是击溃耐门的中央集群。我们在这里有60个师,在局部拥有兵力优势啊!只要击溃了中央集群,我们就能取得胜利!”作为少壮派的将领,鲍卢还没有和耐门交过手。他们这些将领一心希望能够有朝一日把那个“传说中的名将”打败,自己就可以被传诵千古了。

  “国防部不许我们弃城……我们只有赌一赌了。”布莱特伦不知道在斯蒂尔堡周围集结的200万人中,有多少人拥有明天。

  1889年6月9日,下午13:30PM,德兰附近某公路边。

  “有没有人支援一点油啊?对不起啊,停一下就好!”

  徒劳的站了很久的瑞丝倚着自己的车在求援。但今天她的运气实在是很不好,竟然没有一个人停下。

  “站在路边求援啊?我觉得这个情景很熟悉呢,好像在这本小说里面也曾经出现过。”耐门悠闲的发表着评论。“希望下次能够记得去加油吧。”

  “归根究底,还不是都是你的责任?如果你上次没有犯错误,我们就不会被扣工资,我们也就会有钱,也就不会忘记加油了!”有句谚语说女人是最会推卸责任的动物,相信现在死灵法师一定深切的感受到了。“你一定要负责任,给我搞油料来!这件事情都是你的责任!”

  “好吧,好吧,我负责任……你确定要把所有的事情交给我吗,奎拉西亚小姐?”耐门突然想到了应付的方法。“你应该已经很了解我的处事方法了吧?”

  瑞丝一愣,对于法师的处事方法,她的确了解的很清楚——一个彻头彻尾的实用主义者……“你不会是想打我的主意吧?”

  “嗯……你喜欢半透明的披风呢,还是喜欢肉色的比基尼呢?如果你穿上这样的服装,我保证可以很快就找到人停下来,然后就有燃料了。你意下如何,奎拉希亚小姐?”耐门乘胜追击。

  “……我们还是慢慢的等吧。”瑞丝停止了对于责任的追究,法师在心中悄悄的欢庆这次的战术胜利。

  时间飞快的过去了。

  “嗯……早知道就加满油了……”瑞丝仍然站在路边抱怨,“难道不穿的性感暴露就没有人会停下吗?”

  “认命吧,这就是现实啊。说起来,前半句对白听起来很耳熟呢,我记得某个人第一次登场的时候就在说这句话……”随着耐门的声音,一阵惊人的摩托车引擎声从远处逐渐的接近。

  “嗯……那个声音是……?不会吧……不会这么巧吧……这本小说不是不应该有那么多巧合的吗?”装有声音这么明显的引擎的摩托车,全大陆估计也只有这一辆。

  “啊!真高兴,居然能够在这种地方见到你,你还是一样的漂亮啊,奎拉希亚小姐!你的骑士随时为你服务!”里昂对于瑞丝头上冒出的斗大的汗珠视若无睹,或许是骑士守则告诉他现在应该忽视那些吧。

  “……这个……耐门,我非要请求他的帮助吗?我实在不想要他的帮助啊……”

  “现在大概没有其他的选择了吧?不过……这个人真的会带油吗?”

  瑞丝犹豫再三,开了口。“里……里昂啊,你有多余的油料吗?我的车子没有油了。”

  “啊,女士的要求,对于一名真正的骑士来说就是圣旨!刚巧,今天我有带备用的油!”里昂拿起了车后面捆着的油箱,“给你,尊敬的女士,就当是我报答上次你帮我的忙吧!”

  “……那么……那么,多谢了。”瑞丝接过了油箱,开始对自己车子加油。片刻后,油箱就加满了。

  “很荣幸有机会可以帮到你的忙,再见了!”骑士上了自己的车离开了。瑞丝也上了自己的车,拧动了钥匙……

  红色的跑车如同离弦之箭一般飞了出去,在5秒钟内就到达了120kmh的高速度,而且还在不断的加速中。

  “这……这是怎么回事?太……太扯了吧!”瑞丝急忙想踩刹车,但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也许,我应该告诉她那个油料是我拜托韵星特制的涡轮加速油料……算了,反正骑士守则只要求我们不说谎,忘记说的不算。”里昂在自己的车上喃喃自语着。接着,他就看见了瑞丝的红色跑车以200kmh的速度超过了他。瑞丝用一只手紧紧按住紫罗兰色的墨镜,嘴里还高喊着:“谁来救救我啊!”虽然有一只手操纵着方向盘,但那只手的控制权现在是属于耐门的……

  1873年6月21日,原自共体斯蒂尔堡方面军司令部所在地,斯蒂尔堡。

  整师整师的自共体士兵站在空旷的田野上,每个人都垂头丧气。本来应该属于他们的武器、弹药、装备、车辆,成堆成堆的分散在平原的各处。每个师的周围,都有荷枪实弹穿着深灰色军装的帝国士兵把守着。整个斯蒂尔堡的守军,两个方面军的残部已经都集中在了这里——应该还有50个师左右,但就算是他们的司令官也不知道到底还有多少人,所有的编制和指挥都已经被帝国军打乱了。在24小时前,他们的司令官,布莱特伦元帅向他的对手递交了投降书,而那个主战的鲍卢上将,已经葬身在了卫国第3装甲集团军的某一次突击下。

  历史上最大的、最成功的包围歼灭战——斯蒂尔堡歼灭战已经结束了。在耐门巧妙的调动下,伦尼的那些政客们认为可以守住斯蒂尔堡。在他们盲目的命令下,几乎整个伦尼方面军都以急行军的速度前往支援,很多部队连火炮都抛弃给了准备补上他们阵地的预备队。当耐门得知两个方面军已经在斯蒂尔堡地区集结好了,并且准备向他们进攻的时候,就下达了收紧包围圈的命令。西方集群和中央集群以1.5倍的兵力把那些缺乏准备、疲劳而且没有重装备的自共体军队包围了起来,而南方集群则在切断铁路的同时,向着伦尼前进。仅仅经过了8天的炮轰和突击,90万自共体军队完全崩溃了。

  耐门元帅正在检阅俘虏的队伍,在他的身边还有各集团军的司令官和布莱特伦元帅——自然,还有他的副官柯索文斯少尉。

  “布莱特伦,我们是老朋友了吧。”身穿黑色将官军装的耐门向着失败的对手说道。

  “总之……这次,我又输给你了,还赔进了国家1/3的军队。”

  “那不是你的责任。我相信如果全权交由你指挥,你应当是可以突围而出的,是吧?”元帅扭过头去,看着数不清的俘虏群。“我想,这些人都是因为国家的无能才成为俘虏的……”

  正在这时,俘虏群突然骚乱了起来,四散奔逃;那些帝国士兵也都开始疯狂的逃跑。刚才还显得十分严肃的元帅的将军们只向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就纷纷双手抱头趴在地下,嘴里还喊着:“救命啊!”……实在没有一点将军临危不惧的风度。

  一辆红色的跑车以240kmh的速度出现在它所不应该出现的位置。

  幸好有一个人仍然可以保持冷静——那就是柯索文斯,他急忙用魔法把那些穿着将官服饰,却吓的屁滚尿流的人用短途的推力魔法推了出去,没有一点尊敬的意思。

  “Cut!Cut啊!为什么会有这种事情?”一旁的导演目瞪口呆。他的这一幕耗资惊人,但是看来是完蛋了。看起来,历史巨片“铁流”的拍摄完成日期一定要往后推了。

  在整个外景地,能够分析形势的只剩下一个人了——那就是扮演副官柯索文斯的演员,因为他就是柯文·萨考曼本人。

  “开车的是个女的?我好像在那里见过……不管了,一定要把这辆车截停下来!但是……我能有办法救出所有人吗?”柯文在任何时候都能保持住冷静,这也是一个真正的经历过残酷的大陆战争的人应当具有的素质,相比之下,那些扮演将军的人未免就相形见绌了。

  “耐门!快点想办法,把车停下来,否则就要压到人了!”瑞丝急忙用思想呼叫法师——但法师正控制着车子的方向,看样子是腾不出时间来使用法术了。

  “我尽力吧!”法师也知道自己实在难以扭转局势了。幸好他在那些人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或许会有奇迹发生。

  

第二十二节 真实的虚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