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节 动荡之前的酝酿

    美妙的古典音乐声在房间里面回荡,那声音是从魔法记录器中传出来的。用魔法记录的音乐比用当时已经算是奢侈品的留声机所能放出来的音质要好得多了——但是一般人也绝对用不起,仅仅一张碟片就要价超过5000元。房间的墙壁上摆设着名画,几乎都是著名画家的作品。但这些画的价格比他们的本来价值还要高的多,它们上面还附着了强大的魔法,是直接通向世界各主要城市的传送门。地板几乎是通体的原木地板,散发出自然和古老的气息,但在上面不知设下了多少种机关陷阱。在墙壁上,挂着各种各样可以体现主人品位的装饰品,包括龙的头骨、恶魔的角、古典气息浓厚的火绳枪、一套全身铠甲、一柄看起来威力强大的法杖……进入这个房间,至少你可以感觉出来,主人是一个很富有很有权利和地位的人,而且很喜欢显示自己的权利和地位。

  这件房间位于最高法师塔的地下的某一层。能够有资格在最高法师塔中拥有这样的房间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那就是魔法仲裁协会的会长。这个男人是十年前上任的,作为法师来说,现在50多岁的他正处在生命的巅峰期,无论是法力还是学识,都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之一了。在这十年中,在公开的场合他一直表示低调,甚至可以说是默默无闻,几乎没有任何大的举措和行为可以引起那些媒体的注意。他对于魔法的管辖也是历任会长中最宽松的,每个国家的魔法师都可以从协会得到新研究的魔法使用许可——当然,这些东西在背地里面是需要各国政府大把金钱的,不过公众不会知道就是了。对于科学的急速发展和政治的不断变化,他显得毫不关心,仿佛这个世界上只有魔法的力量才能够引起他的兴趣。

  房间的主人站在一幅名画前欣赏,那是一幅很大的东方水墨画,名字是《晚灯夕市图》,描写了长安城黄昏热闹的集市收市时的场面。这幅画描写了300年前极东鼎盛时期的都市风貌,它的复制品都被摆在德兰博物馆的展厅内,作为研究大唐历史的重要资料。但是,看起来,房间的主人没有欣赏这幅画的心情,他真正的用意在于他身后匍匐在地板上的人。会长开口了。

  “一群蠢蛋……许,你已经完了。这次,所有的神戒都已经脱离了我们的控制,而且情报已经被传播的满世界都是。”

  “……对不起。”

  “没有我的暗中扶持,你的那个什么‘选民’能够发展到今天的规模吗?不知道你究竟在干些什么!一再的失败,还搞的满城风雨,现在洪里那斯提、新京和伦尼的政府核心们都已经知道这个消息了!这样我们还怎么行事?万一真的闹到那个地步,整个计划都会完蛋!”

  “但是……”

  “你是想说敌人太厉害了是吗?你是想说敌人的能力超出了你的限度是吗?纯属胡说八道!MAT的人什么水平我清楚的很!你的实力应该比他们强的多!”

  “会长先生,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我还有一队训练有素的部队……”

  “嗯,把你的计划说一说。现在,有6枚神戒在MAT的手中吧?再有一枚,他们就可以凑齐了。”

  “我想强攻,强行突击他们的总部大楼。”许飞炎总算找到了回答并汇报的机会。

  “嗯……那是不可能的。MAT有二百名精英等级的保卫部队,几乎每个人都是大学以上学历,魔法专业毕业的学生,而且大多曾经在大陆战争中服过役。你现在手头最多还有50个人,你要怎么突破他们的防线?尤其是现在,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他们的总部大楼更是防卫严密……”在会长的口气中透露出了轻蔑,这种风险很大的孤注一掷是他最不喜欢的行事方法。

  “有一个机会,会长大人!今天,那些拍品都会运送到拍卖会现场去,从明天开始,MAT的保卫力量和警力都会分散在这两个地方。”

  “但是本部大楼的精英部队基本上不会撤离,拍卖会场的保卫交给魔导警察部队就可以了吧?这种常识都不知道!难道MAT那个将军真的会笨成这样,把自己的嫡系派去守卫那些并不重要的拍卖品?”将军是个成名已久的神秘人物,会长也不太清楚他的底细,但他对于他的对手们的心理还是知道的很清楚的。

  许找到了可以显示自己周密策划的机会。“但是,有一个日子,他们公司的守卫会离开,有另外一个地方需要更多的警卫……”

  “你是说……那个庆祝酒会?”会长的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微笑——当然,这种笑容不会让他的部下看到……在他的语气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兴奋,这也可以看出这个人作为御人者的高明之处。

  “是的,在酒会的同时,我们集中所有的力量,就有可能一击成功!所以,我想请会长把……”还没等许飞炎开口,会长就打断了他的请求。

  “你想借超魔组的人?”会长的语气变得很奇怪。“你不知道,作为反面大魔王的我们,不能把所有实力一次都派出去吗?否则万一把我们的敌人打的全军覆没了怎么办?”

  “……”要求被用奇怪的理由拒绝了的许只好退了出去,留下会长一个人在房间里面。

  “唉……这种行为,成功率实在太低了……我不能用上我的真正实力,还没有到时候呢。现在绝对不能被三国政府抓到空子,只要再过一个月……”即使只有自己一个人,会长的声音在五米以外也绝对听不到,谨慎小心一直是他的作风。很难想象,就是这样一个人,把曾经雄霸大陆的柯曼帝国彻底的变成了历史……

  “Red,我们要怎么行动啊?”几乎与此同时,在神秘的组织BloodRose的最高层,秘密的会谈也在进行着。

  “大家应该都清楚了吧?那个会长这次可能要全力一击了呢。”被称作Red的女性回答道,她们之间的通信是通过最能够保密的信息传送魔法,只有组织核心的三原色才知道这个魔频段的使用方法。

  “说起来,那个男人也真是可怜呢。他是篡位上来的,所以根本不知道,这栋大楼在建造的时候就已经被前代的Roses完全监控了起来。他的一言一行都在我们的窃听之下。”另外一个人回答道。

  “对了,Yellow,你到底打算怎样?你已经在那个地方好长时间了吧?你究竟打算怎么做,不会就这么不走了吧?”Red说道。

  “我现在可以控制局势啊,也可以得知情报。而且,那个耐门……的存在,应该只有我们知道。那个男人实在是太危险了,就算只是灵体也一样……”

  “行啦!别再临时找理由了!”最后一个人,Blue开口了,“很明显……你和他恋爱了吧?”

  “没……没有啊!别胡说,我还是很冷静的!这次行动就交给我吧!”Yellow的语气变得急促起来,即使是掌控有强大力量的她们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也会显露出年轻姑娘的心态。“Orange上次和你行动吧?这次该轮到我来指挥了。Green和Purple现在应该还在行动中吧?”

  “Orange啊……对了,她最近新找了一个厉害的下属呢,有这两个人,应当足够协助你阻拦住那个许的困兽之斗了。”

  “这样啊……但是总还要防止暴露呢。Blue,你把消息通过秘密渠道放给远东的魔导警察部队吧,再给他们制造点困难。再怎么说,许也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太轻视他了也不好啊。”

  “就这样吧!这次我去不了那个酒会,真遗憾啊。”Blue轻轻的说。

  Yellow回答道:“我现在可是很期待那个晚上呢。将军究竟还有什么法宝可以使出来?希望用不到我们的人吧。”说完,她挂断了通信。

  ※※※※※

  新的太阳又一次在东方升起,晨曦划过了奎拉希亚家的公寓。

  今天喜欢睡懒觉的瑞丝早早就爬了起来。如果是往常,她一定叫耐门去挑选服装,自己则继续美好的睡眠——反正剥削法师的劳动力不要钱,只要不要钱的事情瑞丝就很乐意去干。不过看起来今天是非得她自己动手挑选服装不可了——耐门正在“享受”强迫的休假。而且,今天她还必须要以美丽的外表出现在酒会上,不能像往常一样应付。

  瑞丝决定像耐门一样,用变化术制造几件衣服,平常看他这么干都是很简单的……

  “变化术!”施法的对象是家里的窗帘,要制造晚礼服,需要的布料比一般的衣服要多不少。颜色吗,就黑色的好了,又高贵,又典雅。

  魔法的效果立刻就显现了。

  “老姐,那是什么?”麦丽揉着眼镜从自己的房间出来,刚好看见姐姐拖着一团黑色的东西从房间里面走出来。

  “那个……那个啊,是抹布,抹布,抹布啦!家里面没有抹布了……对了,麦丽啊,你今天去定一条新的窗帘好吗?”现在瑞丝才体会到想用魔法做衣服需要多么高的设计能力,怪不得都没有人用魔法开服装店……

  “嘿嘿……今天连衣服都找不出来了吧?老姐啊,这就是平时依赖男人过多的下场了。化妆打扮的本能都消失了吧?”麦丽的脸上露出了狡猾的笑容。“本来不想帮你的,不过还是帮帮你吧!谁让我们是姐妹呢!”

  “喂!你说谁依赖男人,我只不过是利用男人而已……”

  “行啦,不必辩解了,我来帮你化妆吧!虽然可能比耐门差一点,也绝对是专业水准的喔!我的选修课可是有选外形设计学的!”麦丽立刻开始忙碌起来。

  当妹妹开始给自己画眼线的时候,瑞丝突然想起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外形设计学不是……大学的选修课吗?”

  “我是天才,自修的,没问题的啊!”

  “自……修……的……我要离开啊……现在去找美容院还应该来得及!”说起来,今天的奎拉希亚家又是充满了混乱呢……

  ※※※※※

  “今天你来帮忙,真是太感谢了,真是麻烦你了,兰斯洛特先生。”韵星坐在沙发上,看着正在忙得满头大汗的里昂,面带歉意的说。

  “这个……这个……这是作为一名骑士所应当做的事情啊……”里昂现在就差哭出来了。平常一直穿着的铠甲也脱了下来,因为穿着那种东西根本没法干活。“我能不能问一下……为什么你有这么多箱子要等着安装呢……?”

  “哦……那些都是我的研究设备啦。我从国外订购了这两个集装箱的设备,所以特意带到这个我父亲留给我的别墅来安装。但是,我的体力又不够,很多重量超过50千克的东西我根本就拿不动……幸好有你在,我才能今天来装这套设备。”

  “这……这究竟是什么设备啊?”里昂望着那堆满5间房子的东西暗暗叫苦。今天他的来意本来只是来邀请韵星去参加酒会的——因为如果邀请不到女伴,一定会被那个该死的“耐门·休·柯曼的弟子”看扁的。(到了现在,他也没记住柯文的名字……)没想到居然被拉来做苦力……出于骑士守则又不能拒绝。很少有的,他被骑士守则利用了,平常都是反过来的。

  “这个的全称是‘继电器式元素能量原理魔法物品能量分析、设计、模拟及计算辅助用机’……一次要使用的电力就高达500度,而且要用1500V的高压直流。但是它可以模拟各种各样的魔法物品效果。有了这个,我们这些炼金术士就不用每天生活在危险的爆炸中了。”韵星一说起这个就眉飞色舞。

  “等一等……水小姐……你刚才说什么?爆……爆炸?”里昂难以置信的说。“你不是炼金术士中的高手吗?”

  “是啊……但是爆炸是不可避免的。和人们一般的理解不同,其实炼金术士担负了大多数的魔法物品制造工作,并不是只制造药水的。不过药水我们制造的最多就是了,那是因为在200年前,人们都没有魔法的基本知识,只有药水是不需要任何魔法知识就可以发挥效果的。”

  “那么,就是说,你的工作其实是很危险的啦?”

  “没错……我的父亲就是……算了,我们不提这个了,赶紧继续装吧!”韵星低下头看了看手中的图纸,在她身边的茶几上面还堆放了大概有一人多高的图纸。“兰斯洛特先生,请你从C16号箱子,拿那个编号是19、20、21的零件,按图纸装上去好吗?有点重,我的图纸上说21号是760*190*100毫米的零件,还是秘银制造的耐高温高压……”

  “天啊……秘银的……应该会有500千克吧?”里昂暗暗的叫苦,“这不是要我的命吗……没办法了!”

  “……HolyStrength!”这个魔法被称作天赋神力,是正义之神莱萨多赐予他的骑士们的特殊能力,可以暂时提高他们的肌肉强度。“嘿……嘿……真辛苦……不过总算搬起来了……”里昂总算把那个秘银制造的500千克的零件搬到了它所应当在的位置。

  “兰斯洛特先生!我为你准备了足够的力量药水,您要是肌肉酸痛,浑身乏力就和我说一声,我的药水质量绝对是过关的……”韵星的声音从实验室里面传来。看来今天里昂能不能去酒会就要全看造化了……

  当天晚上。

  一辆又一辆的豪华轿车停留在了距离大陆魔法物品交易公司总部500米的魔法大酒店门前。魔法大酒店是5星级的酒店,堪称德兰最好的酒店之一,同样也是MAT的物业。今天,是魔法界的盛会,MAT公司的拍卖大会即将开始,每年的庆祝酒会都会在这里召开。

  今天能够来到这里的人几乎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当然还包括MAT公司自己的高层员工。特殊魔法物品部门被邀请的只有两位男性,这还是因为他们一个是圣骑士,另外一个是洪里那斯提的要人。在这个酒会上面,可以看到数不清的魔法界名人,仅9段的法师就可能有6、7个会到场,魔法仲裁协会各个派系的领导人也会来一半以上。原本在魔法仲裁协会的最大八个派系中,最有实力的是死灵巫术系(Necromancy),但是自从耐门失踪之后,许多的死灵巫术失传了,如今的这个派系就很衰落了。除此以外,教廷的诸神代表也会有很多人来到这个酒会,因为诸神也很喜欢宝石啊之类的东西……政府要员更是不必说了,柯曼三国的政府代表和远东、自共体、圣森的大使今天都会来。

  在MAT的顶层,盖文正在收拾文件,准备去参加酒会。就在此时,神秘的将军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盖文,会长还是没有来吗?请帖送到了吗?”将军用他那苍老而低沉的声音问。

  “没……没有。今年他还是没有来。自从他上任以来,他就从来没有来过。另外,属于他的那些派系的领袖也从来没有来过。”

  “这样啊……他还是对我摸不清底细啊。篡位上来的人,永远对于别人抱着一份警惕之心。”将军显露出一丝轻蔑。“对于敌人连见都不敢见,这个人也太胆小如鼠了吧!”

  “不过将军……你还是不去吗?”在盖兰的记忆中,将军从来没有在公众场合出现过。

  “我不能去。总部总需要人吧?记住,万一发生什么事情,按照紧急状况处理。明白了?”

  “是的,将军!”盖兰说完,身影消失在了门外。

  被称作将军的男人从玻璃窗向外了望,德兰的夜晚仍然是那么的明亮,无数的灯光把夜空照的犹如白昼,今天晚上,最亮的地方就是魔法大饭店。

  “我预言,今晚会是一个平静的夜晚。”将军的声音十分肯定,但是随即转化成了苦笑。“我的预言?从来没有灵验过吧?”

  有身份地位的人们不断的向着位于下德兰聚集——当然,也包括许飞炎和他最后的部队……平静的夜晚,真的会来到吗?

  

第二十四节 动荡之前的酝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