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节 暂停时间的人

    大楼中恢复了寂静,仿佛几分钟前的战斗根本就没有发生过,只有散落在25层各处的尸体告诉人们,这里曾经发生过激烈的战斗。

  瑞丝·奎拉希雅静静的站在走廊中,把自己的枪收进了腰带上的枪套里。窗外代表文明社会的辉煌灯光映照在她的金色长发上,闪烁出一种令人遐想的光芒。只要看过刚才她的行动的人都会为之折服,果断,迅速,雷厉风行,从她醒来到子弹贯穿维克多的胸膛只有3秒钟!后来柯宁斯上校在自己的回忆录里面说:“只有那把银色的DerlanEagle才能配的上她的风采”,相信这个形容是非常恰如其分的。

  瑞丝走上前,研究着地上的敌人尸体。柯文也从藏身出走了出来,不过看起来他有点魂不守舍的样子……

  “这个家伙是个……柯瑞尔的牧师啊……”瑞丝说着,把尸体胸口上的战神的标记撕了下来。“不仅是个牧师,还是个主教呢。”

  柯文:“嗯。”

  “看来要先销毁证据,被人发现教廷的高级官员死在这里,到时候可是说不清啊。……FlameArrow,火焰箭!”瑞丝在搜干净了主教的尸体后,用魔法把尸体烧掉了,以便湮没证据。和教廷闹僵了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柯文:“嗯。”

  “没想到他们竟然能差使动教廷的高级牧师……这下子麻烦了。我们现在要重新估计对手的实力了。对手应当在仲裁协会和教廷中都有强大的势力……”

  柯文:“嗯。”

  “嗯……你在听我说话吗,柯索文……不,萨考曼先生?”耐门察觉了有些异样。说实话,虽说耐门经验丰富,有些时候还是挺迟钝的,毕竟没有做过女性的经验。(一般男性会有吗……?)

  柯文:“嗯……”

  “你有些不对劲啊,萨考曼先生……”还没有说完,柯文突然抬起了头,开口打断了她的话。

  “嫁给我好吗?瑞丝·奎拉希雅小姐。”

  现场一下子陷入了凝固中。

  半晌,瑞丝——不,耐门才又开了口。“什么?……请你重复一遍好吗?我好像没有听清。”

  柯文坚决的说道:“我说,嫁给我好吗?瑞丝·奎拉希雅小姐。”

  两人再次陷入了沉默。

  耐门上一次面对求婚的场景已经是200多年前的事情了,不过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变成被求婚的对象。这件事情对于死灵法师而言无异于大震撼……好不容易他才能拼出回答的话。

  “这个……这么求婚好像太着急了吧?”

  柯文的回答是这样的:“奎拉希雅小姐,请您放心,订婚戒指我一定会补上的。我以名誉发誓,绝对会给你一枚与你的气质相符的高贵钻戒……”

  “……等,等一等!能不能说说为什么你要这么快向我求婚呢?我们才认识没有两天吧?”耐门赶忙补上一句。

  “这个吗……可以说是一见钟情吧。”柯文的脸上露出了陶醉的光芒,就像那些通俗爱情小说里面所描述的一样。“自从我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对你有了兴趣。我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女性可以做出那么快而且有效的反应。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况下,几乎所有人都免不了会受伤,你却毫发无伤的离开了……这种决断力和技巧,我从没有见过哪个女性可以做到。什么‘美女魔法师’‘天才女神官’我见得多了,从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的。刚才你的行动也非常的漂亮和完美,居然能够以最快速度醒来的同时判断局势,然后做出最恰当的反应……你就是我一直在找的类型。”说完了后,柯文觉得意犹未尽,补上了一句,“当然,还有一点,你非常漂亮。如果错过你这样的美女,我或许会后悔一辈子的。”

  “……”耐门真的快无话可说了。一个堂堂男子汉,被自己的弟子求婚,而且双方都不是同性恋……这种状况还真是难办啊。况且,现在真正应当被求婚的对象还在昏迷中……等等,万一她接受了怎么办?耐门开始陷入可怕的想象。

  和一个男人一起手拉着手看电影……

  和一个男人一起去浪漫的餐馆喝红葡萄酒……

  在露天咖啡馆和一个男人……

  法师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这种事情……好像……现在先推掉再说吧。能够在这种场合适合于女性用的句子很少,耐门现在就只想到了一句。如果让他去设计40个师的进攻战略他或许一点都不会感到棘手,但是让他挑句这种话回答却刚好碰到了他的短处。如果他真的擅长这方面的事情,也就不至于200年独身一人了吧。(耐门:我抗议啊!是该死的作者设定问题啊……)

  “这个……能不能给我些时间考虑呢?现在先把他们救醒比较要紧吧。”

  “啊,是了,我都忘了。……DispelMagic!”随着解除魔法的咒文声,地下的三个人从昏迷中醒了过来。等到柯文转过头去准备继续说话的时候,却看到瑞丝快步走上了通向26层的楼梯:“你们在干什么?快一点!”

  就这样,耐门·休·柯曼逃过了一劫,得以继续前进。

  ※※※※※

  “这里就是MAT本部的最高层吗?还真是简朴啊。”寒阴环视着四周。这里是MAT大楼的第28层,突破了空无一人的27层的几道铁卷帘门,把盖兰的办公室翻了个低朝天后,寒阴和他剩下最后的20个人(有一半的兵力去了25层堵截追兵)来到了MAT大楼的核心。这里是一个空旷的大厅,除了有几个支撑的柱子之外看起来几乎什么都没有。“不过或许不太安全呢。”说着,他把从一个隐蔽的通风口散发出来的绿色毒雾用魔法净化了。看起来这层遍布着陷阱,由此就可知最重要的东西一定都摆在这里。

  “所有人现在都去解除陷阱!赶紧找我们所需要的东西!”作为队长的寒阴立刻下令去寻找他们所需要的目标,虽然楼下有高手撑着,但是他们也要速战速决。

  “你们终于来了啊。”一个声音不知道从哪里突然传了出来,回荡在第28层的每一个角落。“我已经等你们很久了。”

  所有的人都开始惊慌失措的环视四周,试图找出敌人的踪迹,却都一无所获。声音仿佛是从这层楼的每一个角落中传出来的,无论你站在哪里,都可以听到声音是从自己的身边发出来的,就像说话人就在你身边对你说话一样。

  声音没有理会,继续往下说:“如果想活命的话就赶快走吧,我还可以饶你们一命。我是个慈悲为怀的人。”

  “开什么玩笑!我们还没有达成任务……”一个侵入者随口说道。

  “那么,你只有死了。”地板突然裂开,试图将这个男人吞噬进去。不过能够活着侵入到这里的人都是高手,自然不会被这么简单的一个陷坑害死。

  “Levitation!(浮空术)”男人在一瞬间使用了对付陷阱的法术。正当他想松一口气的时候,从陷阱的下面飞起了几道寒芒……悬浮在空中的他瞬间被12把飞刀分尸了。尸体仍然悬浮在空中,血则一滴一滴的滴在了地上……

  “看见了吗?这里的所有陷阱都是在我控制之下的。你们还要顽抗吗?扔下武器投降吧!”声音继续说着。

  寒阴突然想起了什么。“MAT的精神领袖,将军先生……?”

  声音沉默了一会儿,回答道:“是的。”

  寒阴也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突然开口。“这样你就没有办法了吧,伟大的将军先生。……Darkness!(黑暗术)”

  浓重的,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立刻笼罩了全层。无论将军原先是用什么办法监视他们的,现在一定也什么都看不见了。

  “厉害。”将军说着发动了全部的机关。对付这种情况,最合适的方法就是这个,用蛮力破坏技巧。

  大楼的顶层到处都是机关发动的声音,每一个角落中都暗藏着致命的机关。飞刀的声音,机关移动的声音,毒气释放的声音,还有自动机枪的连射声……代表着死亡的声音在大楼的每一处回荡着。选民行动组队员的惨叫声不时在空中响起。黑暗中的战斗持续了10分钟,就慢慢的平静下来了,再也没有任何声音。所有能够触动机关的人大概都已经死光了。

  在某个房间的角落,传来了一个咒文的声音。“Light!(照明术)”光芒驱散了黑暗。将军要确定自己是否已经胜利了,他走出了自己的秘室。

  就在他走出密室大门的一瞬间,一阵响亮的枪声响起,数十枚子弹射向了门口站着的将军。

  寒阴本人成功的躲过了所有的陷阱,但是他所有的部下都已经不在了。他的对手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将军本人,所以他一直静静的呆在充满血腥气的黑暗之中,等待着目标的出现。他终于等到了,眼看着胜利就要在望了……他等待着将军变成活靶的那一瞬间。没有魔法防护可以同时抵挡住数十枚子弹的。

  将军听到了枪声,也看到了飞来的子弹。出乎寒阴的预料,他的脸色并没有变得惊慌失措,而是露出了笑容,显得胸有成竹的样子。

  接着,从他的口中传出了一个咒文:“……TimeStop。”如果寒阴听见了这个咒文,或许会大吃一惊,但是很遗憾,他没有办法听见。

  时间已经被暂停了。

  “TimeStop”,时间暂停术。魔法学历史上最伟大的成就之一,突破了时间的禁制的唯一一个法术。

  曾经有不少人想要研究出超越时间的法术,可是都失败了。传说中古代的魔法能够超越现在、过去、将来的限制,但是那已经是难以重现的效果。对于时间的扰乱会造成怎样的结果是谁都不会知道的。经过了这么多年,这么多魔法师的研究,唯一能够影响永不停歇的时间的魔法只有这一个。虽然只能让时间停止大约20秒,但是足够了。

  毫无疑问,这个魔法是9段的最高魔法。而且,就算是在9段的法师之中,想找出会这个魔法的人也很困难。这个魔法一直属于在极少数的人中传递的最高秘密之一,就连现任的魔法仲裁协会会长是否会也是个未知之数。但是将军就会。

  高速飞行的子弹在时间暂停的一瞬间就停止了。子弹的速度还在,但是因为时间被停止了,所以子弹再也不会移动。将军慢慢的离开了子弹的杀伤范围,走向了寒阴的身边,准备了下一个魔法。

  “Paralysis!(麻痹术)”在时间暂停的时候,只有两种人可以行动:一是已经超越了时间限制的人,另一种就是施法者本人。

  时间恢复了流动。

  寒阴惊讶的发现子弹攻击的目标在一瞬间消失了,所有的子弹都打在了墙上!自己的身体也不能移动了……

  他移动了自己唯一还能够自主控制的器官:眼球,看到了站在一旁的将军。那是一个头发已经花白的老人,但仍然显得英气勃勃。在他的心中闪过了一个念头——时间暂停,但是因为舌头已经被麻痹了,因此他说不出话来。

  “算了,解除你头部的麻痹吧。我想,你应该有些话想说,也应该有些话想问吧。”将军把“Dispel”的效果集中在了寒阴的头部,就这种使用魔法的变化手段来看,就可以知道他绝对是个奥术的大高手了。“一定是许先生让你来的吧。我估计你也不知道再向上的顶头上司了,我说的对不对?”

  寒阴惊讶的睁大了双眼,对方说的完全正确,让他几乎无话可说。他能说的台词只剩下一句了:“你都已经知道这么多了,还需要我告诉你什么?”

  将军道:“我需要你告诉我,你们是不是许先生的最后力量?”

  寒阴叹了口气:“完了,全完了。组织所有最后的精英,都已经集中在这里了。”其实他心里还抱着希望,希望25层的那个柯瑞尔的牧师能回来救他。但这种希望在接下来的一瞬间立刻就破灭了。

  瑞丝他们从楼梯跑上了顶层。

  瑞丝等人跑上了顶层,只看到满地都是死尸。COT最后的精锐尽数死在了这里,身上有着各种各样不同的陷阱留下的痕迹。看起来还活着的只有站在那个柱子边上的两个人了,但是瑞丝还没有来得及看清那两个人的长相,变故就发生了。

  在他们上楼来的一瞬间,将军分了一下神,仿佛在考虑接着应该怎么办。借着这一瞬间的空隙,本应该被麻痹的寒阴一跃而起!他在空中大喊出了黑暗术的咒文……月组的组长只要嘴还能动,他就能继续战斗。不像那些通俗小说中愚蠢的恶党,非要在牙齿里面放上毒药,在寒阴的牙齿里面放着的都是解毒药、解麻痹药、瞬间加速药、瞬间力量药……只要咬开,他就能在最危险的时候恢复战斗力。只要还有一线希望,就不能放弃奋斗;这并不是只有主角的专利啊。

  整个大厅又陷入了黑暗中。毫无疑问,无论是从楼梯上来的人还是将军,都陷入了措手不及的状态中。

  “Light!”两边的人同时念出了照明术的咒文,但是这一小段时间对于处在加速状态的寒阴来说已经足够了。

  他已经不想再完成任务或者杀死将军了,和会TimeStop的对手战斗就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只要逃到了窗边,跳下去,利用魔法着陆,他就胜利了。

  他到达了玻璃窗边,打破了玻璃,正准备跳下去的时候……

  两枚子弹同时击中了他的头部。

  在魔法大饭店的楼顶上,一男一女收起了自己的狙击步枪。

  “我想,根据临时指示,我们已经为红玫瑰小姐制造够干扰了。”橙玫瑰对着自己的搭档说。

  “原来红玫瑰也来了啊……她到底来干什么?”柯宁斯上校问道。

  “这个啊……将军很快就会知道,但是我们就不用管了。走吧!”橙玫瑰拆散了自己的枪,神奇的收进了裙子里面。“说实话,今天我对你的技术很欣赏呢。比大陆战争时候进步多了啊。”

  “哪里哪里,不过是练习的多罢了。还是你比较厉害啊,毕竟是远东的世界第一狙击手。当年我们还曾经在战场上碰过面呢,怎么也想不到有朝一日我们会并肩作战啊……”话音逐渐远去,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了黑暗中。

  “死了。”将军检查着他的对手的尸体。“这就是COT最后一个组长的命运吗?”

  一旁看着的柯文忍不住了,先开了口:“请问您是……?”

  “我就是MAT的董事长。别人都叫我将军。”老人回答道。

  “啊……!你就是将军!这么多人都是你……”所有的人——除了耐门都感到非常的惊讶,这个看上去很老的人竟然有如此的力量。

  “也可以这么说吧。算了,我回去了,今天晚上的事情真是多谢你们了,如果想要报酬的话,可以过几天来我们这里领取。”将军说完扭头离开了,扔下了最后一句话:“现在你们都可以走了。”

  没有捞到机会问更多的话,一行人只好离开。反正神戒也保住了,看起来这个漫长的夜晚就要结束了吧……

  “妈的,28层真高啊。”里昂抱怨道。混在急急忙忙赶来的人群和救援队伍中,5个人向着楼下走去。没有必要再在这里多加纠缠了。

  “电梯也坏了……”塞罗说道,今天这次战斗他几乎没出上任何风头。

  瑞丝突然开了口:“你们先走吧,我有点事情……”

  “嗯?干什么?”柯文问道,他还很关心对于自己求婚的回复呢。

  “这个……厕所……”

  “哦,那我们先走了!再见!”其他四个人离开了,瑞丝——不,耐门向着厕所的方向走去。在确认了并没有人回头看她之后,耐门走上了另外一侧的楼梯,向着最高层爬去。他的脸上挂着微笑,今天晚上的事件告诉了他不少事情。

  “ChangeSelf!”随着变身术的咒文声,久违的身影在僻静的楼梯上出现了。今天晚上,他必须作为帝国元帅耐门·休·柯曼的身份出现。

  ※※※※※

  将军回到了自己的秘密房间里面,坐在椅子上休息。突然,他感觉到有什么事情不对劲。

  桌子上面摆放着一张红色的,用玫瑰镶边做装饰的纸条。纸条上用娟秀的字迹写着:“这里的东西,我拜领了。请派遣你们的特殊行动部门到我们这里来,FriendorEnemy,asyourwish.”落款是“RedRose/Blood”。

  将军楞了半晌,急忙拉开隐藏神戒的暗橱。里面的五枚神戒果然消失了,现在他的手中已经没有筹码了。

  命运女神的选民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轻轻的说道:“看起来,命运的变化是越来越剧烈了。我已经看不清命运的流向了……”

  斑马色的猫在一旁狂乱的叫着,它很不喜欢呆在地下停车场里面吃废气。

  大贤者伊奥奈特站起身,向着MAT大楼的楼上走去。“现在,又该是我登场的时候了,对吧,耐门?”

  死灵法师突然感到了一阵寒意……

  

第二十八节 暂停时间的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